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肖小笑李睿暄大结局在线阅读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肖小笑李睿暄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0-01-17 19:57:12   编辑:冰夏
  •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

    《快乐少年:一定要把老师“搞掂”》是快乐少年第四辑之整蛊校园之一,也是潘亮的第一本书,是一部全面反映小学生校园生活的小说,生动有趣描述了小学生的成长经历,肖小笑,“铁三角”中的老大,班长,学习好,头脑...

    潘亮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 小说介绍

《快乐少年:一定要把老师“搞掂”》是快乐少年第四辑之整蛊校园之一,也是潘亮的第一本书,是一部全面反映小学生校园生活的小说,生动有趣描述了小学生的成长经历,肖小笑,“铁三角”中的老大,班长,学习好,头脑灵活,是谋划把老师搞掂的主谋,还有“铁三角”中的唯一女生田田和军师范弥胡,当严肃...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主人公叫肖小笑李睿暄,是潘亮倾情著作的一部都市小说,目前正在掌文连载。全文讲述了《快乐少年:一定要把老师“搞掂”》是快乐少年第四辑之整蛊校园之一,也是潘亮的第一本书,是一部全面反映小学生校园生活的小说,生动有趣描述了小学生的成长经历,肖小笑,“铁三角”中的老大,班长,学习好,头脑灵活,是谋划把老师搞掂的主谋,还有“铁三角”中的唯一女生田田和军师范弥胡,当严肃...

《一定要把老师“搞掂”》 石老师的秘密“线人” 免费试读

星期一上午第三节课,石老师抱着一摞作业本走进教室,她的表情不祥,同学们一看就知道又有谁犯事了,一个个睁大眼睛等着石老师的发落。

"肖小笑,全班惟独缺你的作业,为什么不交?"石老师的狮吼功刚发作,全班同学会心一笑:哈哈,我没事了,该肖小笑难受 !

"我,我……忘在家里了……" 肖小笑说的是实话。早晨恋被窝睡了个懒觉,起床时慌慌张张爬起来就跑,赶到学校才发现把作业落在了家里。

"你怎么不把自己忘在家里?"石老师挖苦肖小笑,"强词夺理,你肯定是没做。去给我趴在走廊的墙上补起来,罚你做十遍,做不完不准进教室!"

"老师,我真的是忘带了。" 肖小笑面带难色,作为班长,这实在太丢人了。

"出去!"石老师听不进去。

"出去!"许多同学跟着石老师后面叫了一声,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肖小笑不知道为什么犯了众怒,只好慢吞吞地离开座位,打算往外走。

"哇咔咔!"一个细微的声音从肖小笑身旁的窗口传来,肖小笑扭头一看,喜出望外。那是他养的宠物--一只体型中等的蓝鹦鹉丢丢。肖小笑家就在学校附近,丢丢也经常在附近转悠,有时候肖小笑在教室里上课,丢丢就蹲在教室外的树上望着他,可有灵性啦!这不,丢丢居然把他忘在家中的作业本叼来了!

"老师,我的作业本找到了!"肖小笑悄悄接过作业本,扬在手中给石老师看。

石老师粗略检查一遍之后,示意肖小笑坐下,开始讲课。

下课后,范弥胡转过身来问肖小笑:"你明明带了作业,为什么说没带,你想摆石老师一道是不是?我跟你说,你别刺激石老师,最近我们和石老师的互动关系搞得很好,你别没事找事!"

田田也说:"对,你别犯迷糊,我当公关部长我容易吗?"

肖小笑和范弥胡同时问田田:"你在说谁呀?"

田田这才意识到,她讲的犯迷糊被他们误会成范弥糊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肖小笑打了个口哨,蓝鹦鹉丢丢从窗口飞了进来,肖小笑把丢丢介绍给同学们认识,告诉他们,是丢丢把他放在桌子上的作业本叼来的。大家都被这只神奇的鹦鹉吸引住了。丢丢有点人来疯,见大家注意它,就一会儿站在肖小笑胳膊上张开翅膀展示自己,一会儿满教室表演飞行特技,博得大家一阵阵的喝彩。

"它能说话吗?"有同学问。

"当然能!"为了奖励它,肖小笑掏出一块饼干来喂丢丢,丢丢心安理得地吃着饼干。

"你只要告诉它你叫什么名,丢丢就能马上叫出你的名字来!"田田经常到肖小笑家里去玩,对丢丢很熟悉,"丢丢,我叫什么名?"

丢丢赶快把嘴里的饼干吐出来,说:"田田,小甜甜。"

"啊?这么好玩的!"大家被丢丢迷住了。

阳光晨走到丢丢面前,拖着腔对丢丢说:"你好,我叫阳光晨,阳--光--晨--"

"阳光晨,阳光晨!哇咔咔!"丢丢心直口快。

教室里欢呼声一片。

"我桌洞里有饼干,我去给它拿!"阳光晨高兴地跑去了。

周曼迪也走了过来:"我叫周--曼--迪--"

"周曼迪!哇咔咔!"丢丢的发音还挺标准。

"哇咔咔是什么意思啊?"周曼迪歪着脑袋问肖小笑。

肖小笑还没来得及回答,丢丢就已经叫开了:"哇咔咔--口头禅!口头禅--哇咔咔!"

大家听了捧腹大笑:连鹦鹉也有口头禅!

陈炳一看大家这么高兴,他也走上前来凑热闹:"我叫陈炳,快说快说!"

"陈炳--干,饼干!"丢丢提到"炳"就亲切,它又在后面添了一个"干"字。

这下教室里可乐翻了天。丢丢不光有口头禅,还能给人起外号!

课间十分钟总是短暂的,上课铃很快就不留情面地响了。肖小笑把窗子打开,指了指正从远处走来督课的石老师,让它留心,然后悄悄把丢丢送了出去。丢丢轻轻落在树上,注视着教室,小眼珠子滴溜溜转。

放学前,石老师绷着脸来到教室,大家一见,立刻阴云笼罩。

"最近大家的表现都还不错!"石老师先是轻轻地表扬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切入正题,"可是总有些同学把与学习无关的东西带到学校里来,学校是学习知识的地方,不是娱乐场!"

肖小笑心里一咯噔,难道石老师发现了丢丢?

"我再次重申,那些随身听、MP3、漫画书、掌上游戏机……一律不准带进学校。只要被我发现,统统没收,你家长来求情也没有用!"石老师的眼睛在教室里来回扫呀扫,仿佛是双具有穿透力的魔法眼,可以透过桌面看到每个人桌洞里都藏着什么。有些心虚的同学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桌洞,想要赶紧转移"违禁物品",而这一切,都被石老师尽收眼底。

肖小笑松了口气,石老师不是冲着丢丢来的。

按照惯例,石老师重申纪律完毕,就要开始具体到人了,全班的神经全部绷得紧紧的。

"阳光晨!"石老师叫道。

其他同学暗自庆幸不是自己,阳光晨面如土色地站起来。

"你今天又把什么东西带到学校里来了?"石老师盯住阳光晨的眼睛问。

"没……没……"阳光晨语无伦次,想要否认,却欲盖弥彰。

"把你桌洞里的东西拿出来!"石老师好像证据十足。

阳光晨眼看着不能蒙混过关,只好从桌洞里摸出一盘流行音乐磁带来。

"老师,这磁带是我向别的班同学刚借到的。"看着石老师伸出手打算把磁带拿去,阳光晨不由得缩了缩胳膊,可怜兮兮地求情。

"我不管这磁带是从哪儿来的,我早就说过,只要在教室里发现了与学习无关的东西,一律没收!"石老师毫不留情。

阳光晨是全班公认的大好人,他遇到了困难,大家都想帮着他度过难关,可这件事牵涉到石老师的"禁令",怎么办呢?情急之下,范弥胡悄悄侧过身子,对身后的田田说:"快,女孩子必杀技!"

田田点头领命,她调动起浑身的撒娇细胞:"石老师呀,阳光晨是我们班最最老实最最守纪律的同学了,念他是初犯,您放了他这一次吧!"

"不……行……"石老师一想阳光晨确实是最好的孩子,心有些软了,但是才宣布的纪律怎么就不算了呢?所以嘴上仍然很硬。

"石老师--阳光晨家里那么穷,所以才借人家的磁带听,您把它没收了,他没有钱赔给人家呀!"田田走向前附在石老师的耳朵上又说了一句话,石老师一听,可不是吗,阳光晨是贫困生,自己这样做确实不合适,嘿,多亏这小丫头提醒。

"下不为例!"石老师松了口,并且还用手摸了摸田田的头发。

"谢谢老师!"田田笑眯眯地转过身回到座位上,还偷偷地向范弥胡和肖小笑挤了挤眼。全班同学(尤其是男生)都惊呆了:女孩子必杀技炉火纯青了,只要趴在老师耳朵上说句话就行,佩服,佩服!

石老师走后,全班同学都跟着铁三角做起了那个经典动作--高举拳头:"把老师搞掂,耶!"

全班同学都高兴了,就连阳光晨也高兴得不得了,只有范弥胡在想事;石老师是怎么知道阳光晨桌洞里有磁呢?要知道,阳光晨根本没有拿出来,甚至连他的同桌周曼迪都不知道。不用说,同学间肯定有人充当了石老师的"线人",当起了"叛徒"。一想到这儿,他的心里憋着一口气:这种人最可恶!放学后,铁三角议论来议论去找不到头绪。

一般来说,这种事班长的嫌疑最大。很多班的班长都是这当的,手里拿个小本子,谁有什么就记下来交给老师。有的老师也鼓励学生这样做,他们说这叫加强班级管理。但是肖小笑没有这样干过,石老师也没有要求他这样做。可究竟是谁多事,要去找老师"告密"呢,铁三角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他们班谁会做这样的事。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才刚刚过去一天,第二天石老师再一次来到教室里找阳光晨的麻烦。

"阳光晨!你行啊,你是真拿老师不当回事啦!"石老师近乎痛心地说。

阳光晨一脸诧异地站起来,如坠五里雾:"没有呀,老师,我什么都没有干。"

"好,你还嘴硬!"石老师气得把课桌敲得砰砰响。

"老师,我真的没带什么!"说着,阳光晨猫腰从桌洞里拎出书包,往桌上一丢,然后把桌洞也掀起来让大家看,"不信,你们搜!"

"果真没有?"石老师见阳光晨一脸的真诚,陷入了沉思。

"没有!"阳光晨底气十足。

"好,我回去核实一下再来找你……"石老师一脸迷茫地离开了教室。

"阳光晨,真有你的!"看到石老师走远了,范弥胡兴奋了,"你这招太绝了!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表演得太逼真啦,你去当演员的话,汤姆.克鲁森肯定都要让位!"

"你说什么呀!"阳光晨似乎还在梦中,"我哪儿还敢带磁带来学校?我不要命了?"

"他确实没带。"肖小笑判断道。阳光晨这个人他最了解,老实巴交,一说谎话就脸红。刚才那一幕绝对不是表演出来的。

"这就奇怪了,石老师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冤枉你呢?"田田纳闷,"你什么地方惹着她了?"

"依我看,阳光晨不是惹着石老师了,而是惹着那个'内鬼'了!"范弥胡故意提高声音,好让那个"内鬼"也听见--尽管他并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老是无事生非,"阳光晨,是哪个缺德鬼跟你这么有仇啊,天天跑去专门告你的状?"

"没有呀……"阳光晨这个老实孩子跟谁关系都处得挺好的。

"你仔细想想,最近你不小心得罪谁了,还是弄坏了别人的东西没赔,让他怀恨在心了?"肖小笑提示阳光晨。

阳光晨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吞吞吐吐地说:"我没得罪过谁啊,除了,除了……"

"谁?"大家都竖起耳朵听。

阳光晨说:"除了前天我值日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洒在肖小笑的座位上了,你不会因此忌恨我吧……"

满教室的大笑声向肖小笑压过来。不过,这笑声中充满了信任。

直到石老师三天之内第三次找阳光晨麻烦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还没进教室门,石老师就已经嚷嚷开了:"阳光晨你给我过来,前天我放过了你,昨天又让你逃过一马,没想到你今天又……"

"石老师,消消气,消消气!"田田赶紧上前给石老师顺气,可石老师的火气实在太大了,女孩子必杀技此时竟起不到一丁点作用。

"我教书教了三十年,什么样的学生都见过,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石老师气喘嘘嘘。

"石老师,究竟怎么了?"肖小笑和范弥胡也走上来询问。

"阳光晨,你给我站到前面来!"石老师站在讲台上怒喝。

没有人回答。

"阳光晨!阳光晨人呢?"石老师喊了半天也没见到阳光晨的影子,"怎么回事?"

全班同学面面相觑。

"石老师!"肖小笑赶紧汇报,"阳光晨今天没来上学,他生病了!"

"什么?"石老师脸色木然,她终于回想起来了,今天早上,阳光晨的妈妈来请的假。

"可是……"石老师看了看手中的"黑名单",又瞧了瞧全班注视着她的眼睛,张口结舌。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这三天,你们谁每天下午跑到我那里去告阳光晨的状的?"

肖小笑惊讶:"老师您不知道是谁在告状吗?"

"我的座位在窗口,这几天下午窗外都会有一个学生来向我汇报,说阳光晨的桌洞里带了东西,我站起来往窗外看,人就不见了。"石老师的语调从气愤转换为纳闷。

大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感到莫名其妙。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这人够阴啊。

铁三角与石老师站在讲台上,四双眼睛像八只探照灯在教室里扫来扫去。

"对了!"石老师想起了一件事:"那个谁讲完了话,还哇咔咔叫了一声。"

"哈!"全班同学恍然大悟,笑开了,真相大白了--这个"内鬼"竟然是丢丢!三天前,阳光晨说他桌洞里有饼干,要去拿给丢丢吃。可饼干没拿来就已经开始上课了,丢丢也就没吃成,原来它一直惦记着呢!它不断向石老师提起阳光晨的桌洞,指的是饼干,可石老师误解成阳光晨带着"违禁品"藏在了桌洞里。

肖小笑还是奇怪:"丢丢想吃饼干应该来找我,或者去找阳光晨,怎么会去找石老师呢?"

"嗨!"田田拍了拍肖小笑的肩膀说,"那天你指着石老师提醒丢丢要小心,丢丢误解成你下令让它去找她!"

这时,丢丢扑腾着翅膀飞进教室,围着石老师叫嚷个不停:"阳光晨--桌洞!桌洞--阳光晨……"

这一回把老师搞掂的是丢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