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大结局阅读 秦瑟谢桁小说在线章节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大结局阅读 秦瑟谢桁小说在线章节

2020-01-13 19:53:52   编辑:易秋
  •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

    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村里人都不喜欢她?没关系,风水堪舆、相面八字、铁口直断、寻龙点穴,训到他们服气,一个个哭爹喊娘地叫祖宗!秦瑟意气风发的朝前走...

    巫山不是云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 小说介绍

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村里人都不喜欢她?没关系,风水堪舆、相面八字、铁口直断、寻龙点穴,训到他们服气,一个个哭爹喊娘地叫祖宗!秦瑟意气风发的朝前走,屁股后面却跟了个便宜夫君。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娘子,我的腿不舒服,你抱抱我……”“……”“娘子,我的腰不舒服,你亲亲我……”“……”“娘子,我的头不舒服,你快来陪陪我……”碰上个粘人夫...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中主要人物有秦瑟谢桁,是作者巫山不是云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追书云。全书主要讲述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村里人都不喜欢她?没关系,风水堪舆、相面八字、铁口直断、寻龙点穴,训到他们服气,一个个哭爹喊娘地叫祖宗!秦瑟意气风发的朝前走,屁股后面却跟了个便宜夫君。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娘子,我的腿不舒服,你抱抱我……”“……”“娘子,我的腰不舒服,你亲亲我……”“……”“娘子,我的头不舒服,你快来陪陪我……”碰上个粘人夫...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 第6章 趋利避害 免费试读

村民们看到这一幕惊呆了,看了看王屠夫,又错愕地看了看秦瑟。
要是他们没记错,方才秦瑟还说让王屠夫小心血光之灾是吧?
这,这算是血光之灾吗?
秦瑟看到这一幕完全不意外,王屠夫眉目藏奸,印堂发黑,出意外是迟早的事,这也算是他胡搅蛮缠的报应。
秦瑟淡定地收回目光,转过头就见谢桁盯着她看。
一双黑漆漆的眸子,莫名有一种洞穿人心的力量。
秦瑟心里一沉,忽然有点诡异的感觉,她还是头一次在一个人的目光中,升起了一丝紧张之感,旋即她很快反应过来,朝谢桁歪头一笑,撒娇道:“夫君,我们先回去吧,这里怪吓人的。”
谢桁:“……”
荷花村的村民:“……”
秦瑟刚才叫谢桁什么?
夫君?
他们听错了吧?
秦瑟一向嫌弃这门婚事,荷花村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别说是这么亲热的叫夫君,就是唤谢桁的名字,她好像都嫌脏了嘴似的,从来没喊过,最多喂喂喂,颐指气使般的模样。
今天难不成掉了一次水,脑子里真的进水了吗?
谢桁同样很惊奇,这一惊就把刚才秦瑟说王屠夫的事给抛诸到了脑后,他像是看怪物似的看了秦瑟半晌,哑声:“哦,回去。”
然后有点呆愣地带着秦瑟往家门走。
秦瑟见谢桁没追究刚才的事,松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跟着谢桁进了家门,看到秦瑟那跟小媳妇似的,跟在谢桁屁股后面的模样,村民们更觉得惊愕,不由得齐齐望天:今天天上没有下红雨啊——
谢桁家外。
王屠夫从地上坐起来,看着自己的胳膊疼得龇牙咧嘴,心想秦瑟那丫头撞邪了吗?这都能被她说中!
难不成,那丫头真的撞邪了?
王屠夫心里一颤,愈发觉得秦瑟是鬼上身了,他顾不上去再去找秦瑟算账,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跑了.
与此同时,曹老板着急忙慌地赶回了家中。
熟料他一开门,进了母亲住的房间,就看到母亲倒在桌边,额角似乎磕到了桌角,鲜血不断地往外流,人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了。
“娘!”
曹老板惊得丢开了手里的东西,飞快跑过去将老娘抱在怀里,就往城里的医馆跑。
到了医馆,大夫说他送去的及时,血流不多,保住了命,再晚一会儿就真的晚了,曹老板蓦地想起秦瑟走之前说得话。
曹老板靠在医馆的墙壁旁,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秦瑟那张脸,呐呐地道:“那姑娘是不是知道我娘会出事……?”
他满心疑惑,要说秦瑟不知道这些,只是巧合,那未免太过巧合了。
曹老板早已娶妻,一直带着媳妇和寡母居住,这几日正好丈母娘生病,媳妇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而他母亲一直身体健朗,独自生活都没问题,今天怎么好端端摔倒了?
曹老板看着气息逐渐稳定的母亲,心想:那一定是个小神仙!.
谢桁带着秦瑟回到家之后,就先拿了两个买来的包子,塞给秦瑟让他吃一点,而他拎着个背篓俨然打算出门的样子。
秦瑟握住俩包子,不由地问:“你现在要出去?”
“嗯,我山上摘些菌子回来,明早拿去市集上卖。”谢桁紧了紧身上的背篓,再不想办法挣点钱,秦瑟就得跟着饿肚子了。
秦瑟忙道:“可你今天还没吃什么东西,天色又晚了,非得现在去吗?”
谢桁听见她关心之语,眉色沉了沉:“再不去,我们明天都得喝西北风。”
“不会的。”秦瑟断然道:“你信我一次,等会儿就会有人给咱们送钱来了。”
送钱?
谢桁看着白日做梦的秦瑟,就见秦瑟一脸坚定,不知为何他脑海里立即回想起秦瑟在面对曹老板和王屠夫时的模样,好像一切尽在掌握。
他眯了眯眼睛,“秦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秦瑟眨眨眼,故作不解,“什么?我哪有事瞒着你?”
“你——很不对。”谢桁摇摇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蹦出来四个字。
眼前的秦瑟很不对劲,与他记忆中的秦瑟,完全像是两个人。
如果不是他亲自把秦瑟从河里救出来的,他真要以为秦瑟在河里时被人掉了包,换了个同样模样的另外一个人。
又或者是——鬼上身了。
但瞥见秦瑟脚边的影子,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再说大半天的,哪有鬼能够出来的?
可不管怎么说,眼前的秦瑟着着实实像是变了个人。
明明外貌一样,性格却完全不同,虽偶尔装着懵懵的,但在面对对她有威胁的人的气场,绝对不是原本的秦瑟可以拥有的。
“我哪有什么不对?”见谢桁这么说,秦瑟瘪瘪嘴,“不就是被人推下河,摔了一跤,想通了很多事嘛。”
谢桁盯着她。
秦瑟委屈地继续道:“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嫌弃我,只有你们对我好,他们还想杀我,我要是再和以前一样,哪里还能活得下去?趋利避害,我也该变些了,你说是吧?”
谢桁不语,但眼里透着明显的不相信。
这话只能糊弄糊弄鬼了。
但瞧着秦瑟不愿意说实话,谢桁拽了拽身上的背篓,什么都没再问,转身往外走。
不管秦瑟变成什么样,她都是秦瑟。
谢桁要做的就是保护她。
其他都跟他无关。
瞥见谢桁就这么不问了,秦瑟觉得更古怪,总觉得谢家和原身间不像是单单的所谓恩情的关系。
她蹙了一下眉,来不及多想,便上前扣住了谢桁的胳膊。
谢桁立时回头看她。
秦瑟正色道:“你现在不能出去,天色渐晚,外头不安全。”
“你以前想吃山参时,从没这样说过。”谢桁忽然凉凉地道。
秦瑟:“……”
想起谢父的死,秦瑟颇为愧疚,毕竟是这身子造下的孽,她诚恳地道:“这件事,你能原谅我也好,不原谅也罢,是我的错,我认,但你不能为此拿自己的性命跟我较劲。今天就别出去了,你信我一回,再晚些会有人上门送钱的。”
秦瑟闪着大眼睛,尽量让自己的神情越是诚恳越好。
难得瞧见秦瑟一本正经的认错,谢桁有些恍惚,谢父死的时候,他不是没冲秦瑟发过火,但秦瑟当时是什么反应?
一副绝不认为自己有错的模样,还说又不是她让谢父从山崖上摔下去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但今日她却果断认错,并且诚恳之色,完全不像是作假或者敷衍。
谢桁握紧身上的背篓绳子,第一次对这样的秦瑟,有点手足无措。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