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白筝凤临渊小说全集)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白筝凤临渊小说全集)

2019-12-29 14:13:25   编辑:盼山
  •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化学系天才博导一朝穿越成三品侍郎之女。白筝怎么也不会料到穿越后的生活竟如此……精彩纷呈!本因无才无德而被退婚,却在灵魂易主后成了京都所有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比试招亲宴上,因一场战役而容颜俱毁,重病缠身...

    夏初暖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小说介绍

化学系天才博导一朝穿越成三品侍郎之女。白筝怎么也不会料到穿越后的生活竟如此……精彩纷呈!本因无才无德而被退婚,却在灵魂易主后成了京都所有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比试招亲宴上,因一场战役而容颜俱毁,重病缠身,隐匿六年的他来到她面前。她戏谑地挑眉:“侯爷明知希望渺茫也要奋力一搏,当真是对我用情至深啊。”他点点头:“白小姐的命格可化解本侯命中的劫数,与本侯八字相合天生一对,本侯自然,一见倾心。”

小说主人公是白筝凤临渊的小说叫做《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这本书是作者夏初暖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化学系天才博导一朝穿越成三品侍郎之女。白筝怎么也不会料到穿越后的生活竟如此……精彩纷呈!本因无才无德而被退婚,却在灵魂易主后成了京都所有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比试招亲宴上,因一场战役而容颜俱毁,重病缠身,隐匿六年的他来到她面前。她戏谑地挑眉:“侯爷明知希望渺茫也要奋力一搏,当真是对我用情至深啊。”他点点头:“白小姐的命格可化解本侯命中的劫数,与本侯八字相合天生一对,本侯自然,一见倾心。”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第4章 失踪铁证 免费试读

“你!”

楚风被这话问得顿时噎住。

他当然不至于沦落为一个盼望白筝遇险的小人,尽管他一直不喜这个未婚妻,却不存有害人之心。

“可是,我们在山道上发现了你掉落的翡翠缠枝钗。这钗是楚公子幼时所赠,筝儿最喜欢了,每次见楚公子必戴,那日夜宴也是,怎么会掉在山道上……”

白笛见楚风不言语,围观众人又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柔柔弱弱的出声“提醒”大家失踪之事的铁证。

同时掏出一团手绢,打开赫然是白筝掉落的那只翡翠缠枝钗。

白筝冷冷的扫了白笛一眼,这一眼竟让白笛后背寒气陡升,“二姐,楚公子的态度你也见到了,那日夜宴是筝儿一时想不开,胡言乱语冲撞了你。出门之后,细细想来,也想开了。”

白筝说着转向楚风,眼神不复方才的疏离,竟流露出一股哀伤:“楚风哥哥……”

楚风怔然,这才发觉自见到白筝起便一直萦绕于胸的不快来自于哪里了,她一直叫他楚公子,而之前,她是叫他楚风哥哥的。

“筝儿这么多年追着你跑,也累了。那日夜宴上,你对二姐的维护,对筝儿的疏离,也叫筝儿彻底死心了……”

白筝的声音淡淡的,表情仿佛也不凄苦,但她的语气中,分明有一种巨大的伤痛、无助的凄苦、感慨的放弃流露出来。

楚风的心受到巨大的撼动,他看着眼前面容清秀却一脸凄然的白筝,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做得好像有些过分了。

“所以”,白筝转向白笛,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嘲讽:“二姐既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嘲笑筝儿的一厢情愿,炫耀楚公子对你的痴情,筝儿想通了便放手了,这钗不过是被我随手扔在了山道上,又有何奇怪?”

白笛闻言脸色一白,眼眸瞬间带上水气:“筝儿,你这是,这是在怪我吗?你误会我了……先前以为你失踪了,叔叔婶婶让竹苓来将军府询问你的下落,还央求父亲派人一起找你。”

白笛的嘴唇咬的鲜红似是要滴出血来,娇艳的眼眸泫然欲泣。

“笛儿自从知道你出事,吓得为你连着几日都在吃斋祈福!你若是去探望外祖母,白府上下怎么还会来我这里询问你的下落?”

看到白笛受了这偌大的委屈,楚风心疼不已,刚涌起的愧疚瞬间消失,只剩下对白笛的疼惜,怒目瞪着白筝。

白筝心里一阵冷笑,这个楚风显然是个见了美人就没有脑子的痴汉,自以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便能独善其身,殊不知他那份绝情才是压死先前白筝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白笛,从头到尾,说的字字句句,表面听着有多无辜,内里的意思就有多歹毒。

白奕楠夫妻爱女心切,私下求助了自认为信任的人——白大将军白奕樟。

但很显然,白奕樟可没把自己弟弟一家当做亲人。

“怎么会呢?”白筝故作吃惊,“当日宴会我走得匆忙没带上竹苓,但也托舅舅派了杜仲回来同父亲母亲说一声,怎么,杜仲没同大家说吗?”

“你有什么证据?杜仲既然没有回来,谁知道是不是你胡编乱造!”楚风仍旧不死心。

白筝微微一笑:“证据?楚公子及在座各位也都看到了,白筝此刻,究竟哪点像是刚从歹人手里逃回来的样子?”

明眼人都看得到白筝此刻没有半分狼狈,倒带着一身不可侵犯的高傲模样,实在与“逃回来”三个字没有干系。

“况且我若是如楚公子所说的,被歹人所拘,想必那些个匪徒定会要我父亲送钱赎人,那么二姐,我父亲怎么只是求助了大伯找人,却没有求助大伯来救人呢?”

白笛面色一白,她确实没有想到这点。

“此外,我这一趟从宁城回来,外祖母也托我带了不少东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