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小说最新章节 白筝凤临渊全文在线阅读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小说最新章节 白筝凤临渊全文在线阅读

2019-12-26 15:09:16   编辑:雅琴
  •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化学系天才博导一朝穿越成三品侍郎之女。白筝怎么也不会料到穿越后的生活竟如此……精彩纷呈!本因无才无德而被退婚,却在灵魂易主后成了京都所有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比试招亲宴上,因一场战役而容颜俱毁,重病缠身...

    夏初暖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小说介绍

化学系天才博导一朝穿越成三品侍郎之女。白筝怎么也不会料到穿越后的生活竟如此……精彩纷呈!本因无才无德而被退婚,却在灵魂易主后成了京都所有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比试招亲宴上,因一场战役而容颜俱毁,重病缠身,隐匿六年的他来到她面前。她戏谑地挑眉:“侯爷明知希望渺茫也要奋力一搏,当真是对我用情至深啊。”他点点头:“白小姐的命格可化解本侯命中的劫数,与本侯八字相合天生一对,本侯自然,一见倾心。”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小说主角名为白筝凤临渊,是夏初暖生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化学系天才博导一朝穿越成三品侍郎之女。白筝怎么也不会料到穿越后的生活竟如此……精彩纷呈!本因无才无德而被退婚,却在灵魂易主后成了京都所有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比试招亲宴上,因一场战役而容颜俱毁,重病缠身,隐匿六年的他来到她面前。她戏谑地挑眉:“侯爷明知希望渺茫也要奋力一搏,当真是对我用情至深啊。”他点点头:“白小姐的命格可化解本侯命中的劫数,与本侯八字相合天生一对,本侯自然,一见倾心。”

《步步生芒:我为侯爷平天下》 第8章 试探白笛 免费试读

“筝儿回来时,正好楚公子在白府门口退婚,我看二伯母哭得可怜就上前劝慰了两句,筝儿看到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我……说我……”

说到这里白笛的眼泪又落了下来,端的是一个楚楚可怜的模样。

何氏对白筝回来一事倒是没什么触动,只着急地问:“她当着众人的面说你什么?”

“她竟……说笛儿与那楚公子私相授受!都是笛儿魅惑了他,才使得楚公子上门退婚……”白笛一副越说越屈辱,又羞又恼的模样。

“筝儿丫头竟说这种话?倒是出息了!”何氏的目光透出冷意:“女儿家最重要的就是名誉,她倒是狠毒,敢这样污蔑你。”

“筝儿怎么能说那种话,这话若是传到三殿下耳朵里……皇家怎会娶一个名誉受损的女子!”赵氏着急起来。

听到三殿下凤景烨的名字,何氏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三殿下不会相信这些浑话吧?”

“流言猛于虎,只怕三殿下当真会因此嫌弃笛儿……”白笛眼中盛满泪水,无助地说道。

何氏闻言,目光仿佛漂在水面的浮冰,越来越冷,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奶奶定不饶她!”

……

车轮驶过结冰的路面,直到停在将军府门口。

白筝由竹苓服侍着走下马车,天青色兰花纹的绣鞋踩过将军府的大门,正欲朝白奕樟书房而去,却被一道尖锐的声音喝住了。

“你还有脸过来!”

正从百福堂出来的白笛,撕去了方才无助可怜的伪装,一脸怒气冲冲朝白筝走来。夕阳的余晖映在她身后,头上的步摇叮啷作响,让回头看去的白筝一时晃了眼。

这样一个美人,怪不得凤景煊与楚风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待到白笛走近些,白筝才微笑道:“筝儿是来找二姐的,前些日子二姐来我府上时落了东西,今日筝儿特地送来。”

“你倒是还有心思来送东西?”白笛挑眉,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皱眉道:“我哪有落下什么东西?”

白筝勾唇一笑:“筝儿在爹爹的书房翻到了它,虽然一开始没认出是二姐的,但福伯说这几日里我白府除了二姐,就没来过一个外人,想来这东西定是二姐落下的了。”

白笛的脸色变了几变,似乎没料到白筝竟然会说到这个,结结巴巴地问道:“什,什么东西?”

二伯方才落了狱,将军府也才得到消息。白筝竟来得如此之快,她不是才回来吗!

白筝仔细盯着白笛,不放过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半晌轻轻一笑,那笑声轻灵得,如同刚落下的雪花:“二姐想来是记性不大好。”

边说着,边从袖中缓缓掏出一片绣缎,里面黑色的字迹渗透出来,一看便知是封书信。

白筝越往外抽,白笛的脸色越是白上一分。

二伯不是落狱了吗!这书信,难道没有被搜出来?莫非是白筝知道了什么?

她的脸色越来越白,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这,这不是我的!”

白筝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心下了然。自己这个二姐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只是这种程度的试探便什么都暴露了。

“二姐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怎知不是你的?”白筝唇角笑意渐深,手上却换了动作,另抽了一块手绢出来。

“二姐你看,这不就是你落下的帕子么?”

白笛一愣,呆呆地看了半晌,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猛地抬头,眼里崩出一道寒光:“贱*人,你耍我!”

白筝一脸无辜地道:“我没有啊,难道这不是二姐的帕子吗?”

竹苓低头道:“小姐定是为了老爷的事心神不宁,认错帕子了,请二小姐恕罪!”

“恕什么罪,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耍我!”白笛厉声打断。

白筝不着痕迹地冷笑一声,无心再与她周旋,微微一福道:“二姐误会了,大伯那里还有事,筝儿不敢怠慢先行告退,下次再向二姐请罪。”

说罢也不理还未反应过来的白笛,顾自朝将军府书房而去。

“白筝,你个贱*人,你有种!”身后,白笛歇斯底里地怒吼着,涂着丹蔻的指甲嵌进肉里。

走到书房门口的白筝轻轻抖了抖落在肩上的雪花,听着管家白寿的回禀:“三小姐,老爷说知道您所求何事,方才他也派人去打探了,二老爷现已入了大理寺,他也无能为力……您还是回去吧。”

对于这个闭门羹白筝毫不意外。

她清亮的眼眸望着白寿,嘴角挂着的笑若有似无:“寿叔误会了,筝儿来见大伯不是为了爹爹求情,而是为了,救将军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