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已完结《史上最强富婿》王博古黄慕彤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已完结《史上最强富婿》王博古黄慕彤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2019-12-04 07:14:01   编辑:安蕾
  • 史上最强富婿 史上最强富婿

    “家主!我们来接您回家!”小巷子中,一个穿着寒酸,身下骑着电动车的青年,被一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拦住去路。

    梅八爷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史上最强富婿》 小说介绍

“家主!我们来接您回家!”小巷子中,一个穿着寒酸,身下骑着电动车的青年,被一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拦住去路。

《史上最强富婿》男女主角为王博古黄慕彤,是作者梅八爷所著的都市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家主!我们来接您回家!”小巷子中,一个穿着寒酸,身下骑着电动车的青年,被一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拦住去路。

《史上最强富婿》 第三章 免费试读

黄章义一听这么说,怒意渐生,眉头都紧皱在一起,越看王博古越不顺眼。

“你凭什么这么说?里面的东西都没见着你就知道好坏了?”黄慕彤虽然心里面没有底儿,但嘴上却不服输。

“还用知道里面是什么?看这破烂包装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黄华胜嗤笑道。

“不要吵了,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黄章义一听二人吵架,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说完,本来他就对王博古不爽,现在更想他当人众人的面出丑,因此他三下五除二扯开包装纸。

纸盒子内是一个素色,且没有印任何字的小铁罐。

“这一看也太低级了吧。里面难不成还是午餐肉?”说着说着,黄华胜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刘琴、黄慕彤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两人转过头来,狠狠地剜了王博古一眼。

周围亲戚们的气氛也活跃了起来,“穷酸”、“吝啬”等词语屡屡出现,冲击着黄慕彤一家的自尊。

而面对窃笑、议论,王博古则反倒像没事人一样,背着手,不发一言,神色如常,仿佛并不为这拿不出手的礼物感到羞愧。

打开罐子后,里面乌漆嘛黑,黄章义看了半天才看清楚,里面是已经发黑的茶叶,约莫几十百来克,似乎早已氧化、变色。

黄章义其实并不在意。

今晚王家的豪礼早已让他不太在意自己家人送的礼了,但是看王博古送的东西这么寒酸,他心里还是有些生气。

这是不把我当回事儿!

在一旁的黄华胜的撺掇下,他直接把罐子往门外一扔。

因为力气不足,罐子并没有飞出门,而在地上滚了几圈,掉在门口。

随即,他鄙夷地看了王博古一眼,说道:“这种东西哪还有脸送出来?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的脸皮这么厚。”

就在这时,黄家企业的一个职工从门口进来,跑到了黄章义旁边耳语了几句。

黄章义听到消息,神色一变,也没在理会王博古,对来人小声说道:“快请他们进来!”

黄家的职工得令,立马转身跑出门外,只留下黄家人面面相觑,而黄章义笑盈盈的,显得莫测高深。

“今天是喜上加喜,你们不要乱想,等就是了。”黄章义高兴地说道。

“还有喜事?”

“难道还有其他家族来送礼?”

“这不太可能吧,我们黄家在湖城都不入流,有一个王家来送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

众人议论纷纷,眉飞色舞地聊了起来,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家族兴,则个人兴!

正当众人议论得正欢的时候,一男一女从前厅走了进来。

女子不算高,年纪不大,二十出头,但气度不凡,黑发直至腰部,神色凛然,走在前面;后面的男人器宇轩昂,抱着个木匣子紧跟在后。

“这是什么?”

女子走进大厅时,没注意,踢到了一个铁罐子。她有些好奇,捡起铁罐子,边走边打开盖子,想看看是什么东西。

“李家小姐,欢迎您的到来!那只是垃圾,别弄脏手了。”

黄章义拄着拐杖,起身来迎接,正巧看见面前的女子把玩着铁罐子,顺势提醒道。

李静月听到他这么说,对罐子里的东西更加好奇了起来。

这又哪里是什么垃圾?

她刚打开盖子就闻到了茶叶的香气,不由得站在了灯下,倒了点茶叶在手上仔细端倪。

黄章义见她对“垃圾”有了兴趣,也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站在旁边,等李静月看着。他转过头去盯了王博古一眼,似乎在埋怨王博古怎么不把垃圾拿走。

而王博古完全没有注意到黄章义的目光。他直直地盯着李静月,面露欣赏之色。

今天来聚会的都是草包,好像总算有一个有点见识的、识货的人了?

“你刚刚说这个是垃圾?”

李静月虽然才二十出头,是晚辈,但她的语气却对黄章义没有丝毫敬重,反倒带了点不屑。

要不是得知王家来送礼,她们李家如何会来这种没见识的小家族?

黄章义当然听得出李静月的语气,但他也不敢表示出任何一丝一毫的不满,反倒恭敬地问道:“垃圾一词只是夸张的说法,毕竟这茶叶黑不溜秋的,一看就知道是放了不知道多久的陈茶,与垃圾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而黄华胜早就想在湖城最大的家族李家面前混个脸熟了,一见有机会搭腔,连忙走上来附和道:“是啊,这是我们家的不肖子孙敷衍我叔公送的礼物,还包装了一层,要不是我眼睛尖给识破了,就给他蒙混过去了。唉,我们家有这种人真是家门不幸,不过它只是个上门女婿,算不得我们家的人。”

说完,他还锤了自己胸口两下,表情也似乎变得怒其不争起来,演得跟真的似的。

李静月听他们俩说这话,不屑之色溢于言表,再也不掩饰分毫,反问了一句:“你们说这是垃圾?那能不能送我呢?”

黄华胜连忙答道:“当然当然,但是这东西如何配得上您呢?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黄家一定竭尽全力给您弄到手。”

李静月不看他一眼,反倒是向四周的人群里望了望,问道:“请问这一罐茶叶是谁的?”

听到这时,黄章义有些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这茶叶真有什么门道?

王博古见周围的人都看着自己,也不胆怯,上前一步,说道:“是我送的,他们既然不要我的礼物,当然还是我的。”

李静月看着王博古,眼睛眯得弯弯的,对他笑着说:“那您能卖给我吗?我很喜欢。”

说话的同时,她掂量了一下:“二两的话,一百五十万怎么样”

“什......什么?!”

王博古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华胜反倒先诧异了起来。一旁喝水的黄家人听到这个数字,当即一口水喷出,而黄家其余人也很惊异。

“你要花一百五十万买这个垃......垃圾?”黄华胜沉浸在惊讶中还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问道。

黄章义最先考虑到了内情。

显然,李静月不是什么智障,而在湖城,李家几乎掌握了所有的酒水、茶叶市场。

那么,这一罐貌不惊奇的茶叶一定有其特殊之处。

李静月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明媚的笑脸惊艳到了在场的男士,而有些女人却神色复杂,有些嫉妒之意。

“我知道了,你们大概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吧?”李静月笑盈盈地说道。

她摊开手掌,将手掌上的几片茶叶展示给众人,说:“这可不是你们说的垃圾茶叶。”

随即,她踱步解释道:“这是武夷岩茶中的泥鳅火,是大红袍里最顶级的品种,经过了九次烘焙,茶叶凋萎扭曲,形似泥鳅,故称泥鳅火。”

讲到这里,她故作老成,咳了两声,捏起拳头假作话筒一般,很是可爱。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我一闻就知道,这是大红袍母树上采取的茶叶炒制的,母树十多年前就不允许摘采了,所以这茶叶至少陈放了十年以上,岩茶可是放的越久越好啊。”

“十多年前有一次拍卖,母树的大红袍,仅仅二十克,被一个香港人花15万买走了,现在我花一百五十万买走这二两,也不亏啊,何况早就有价无市了。”

李静月说完后,大厅如死一般的静寂,针落可闻。

说得夸张一点,许多人眼睛睁得老大,而黄华胜更是似乎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