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宠妻无度:迷人总裁很温暖周筱影欧阳宇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宠妻无度:迷人总裁很温暖周筱影欧阳宇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2019-11-27 13:01:08   编辑:梦松

《宠妻无度:迷人总裁很温暖》 小说介绍

当周筱影遇上欧阳宇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自己要么是一辈子离不开他,要么就是终生不嫁... ...

《宠妻无度:迷人总裁很温暖》男女主角为周筱影欧阳宇,由暖阳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微阅云连载。当周筱影遇上欧阳宇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自己要么是一辈子离不开他,要么就是终生不嫁... ...

《宠妻无度:迷人总裁很温暖》 第四章 还能怎么办? 免费试读

欧阳宇这样的人……周筱影感到很疑惑,昨天在餐厅他为什么会出手帮她呢?

也许他只是一时兴起吧,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而他……是光芒万丈的商界明星。

所以什么下次见面,周筱影根本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也觉得就是说着玩呢吧!

周筱影关闭了电脑,把欧阳宇这个人从脑海里面闪退,在周筱影这个从来不把男人当回事,可是这次真的不知道怎么了,做自然后逼着自己不要在想太多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还是少幻想一点吧,毕竟周筱影的心中刚受了打击,更加不在想男人这件事情了,她喜欢踏踏实实的生活。

可是,生活并不打算让周筱影如意。

她以为她和邓凯路分手了,他们之间就画上句号,从此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准确来说,周筱影和男人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可是,一篇帖子在一个八卦网站火了起来,又有人转发到微博上,然后就从微博火到各大媒体。

帖子的名字是:某餐厅直男怒撕上位女,要求赔偿!后其劈腿对象出现,要钱!!要钱!!

帖子里面详细的记录了周筱影和邓凯路在餐厅发生的所有事情,只是楼主把邓凯路塑造成了被欺骗的直男,而周筱影便成了让众人讨厌的上位女。

网友纷纷评论,张嘴就要钱有点奇葩甚至是狮子大开口,但是靠身体上位的女的才是最可恶的!

舆论一边倒的时候,楼主又上传了照片,很快就有人认出来,“上位女”是周筱影,在津河城一家企业工作,还是挺有名的。

因为周筱影在津河城工作的企业很有名,所以此论坛出来简直轰动了津河城,并且这个话题还如此的受关注。

周筱影面临前所未有的舆论压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又有人爆出周筱影的私生活极其不检点的种种照片,上次拿到工作上的高额奖金,她靠的不是实力,而是身体。

很快别人又爆出她种种私生活的照片,很明显就是有ps痕迹的,但是很快就得到了公司人的指指点点。

“真是想不到啊,周筱影那样的女孩子,居然是这种人。”

“所以才说人不可貌相嘛。哎哟,之前那么多人追她都不答应,我还以为她是真清高呢,原来……居然是上位,难道看不上那些穷酸的男生!”

“天,好恶心啊……”

这样的议论,总会在周筱影的背后响起,她很快就被公司停职了,动脑子想想也知道呆着的前景时间不长了。

这些事情,周筱影想想都知道是杨潇潇这个女人干的,可是又没有证据。周筱影统统不敢告诉父母,但网络时代,父母最终还是知道了,亲朋好友都跑来打探,问着周爸爸的问题简直让人难以回答,很是扎心。

母亲解释到流泪,周筱影本来平时性情就很高冷,所以这次的事情多多少少的会给她带来了一些伤害,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见人,但小区还是传周筱影这件事情,周爸爸为此甚至生了一场病。

周筱影十分自责,她知道这些流言蜚语都是邓凯路和杨潇潇制造的,而邓凯路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得到钱嘛。

为了照顾父亲,周筱影也无暇和他们周旋,只盼着这件事可以快点降温,父亲可以早日好起来。

没多久,周爸爸就不得不出院管理公司的事务——竞争和经营的关系,公司的***不灵,面临***的危机,他们急需一笔投资。

“爸爸,怎么办?”周筱影握着父亲的手,“我能不能为公司做点什么?”

周爸爸拍了拍女儿的手:“筱影,晚上爸爸要出席一个酒会,说不定能找到投资人。你跟爸爸一起去,好不好?”

周筱影本来就从她进津河城企业的时候,就不想让别人说闲话,现在成这个地步,周筱影只能默默的点点头:“好。”

下午,周筱影泡了个澡,换上一套米白色的晚礼服,乌黑的长发简单打理过后盘起来,又化了很淡的裸妆,她整个人犹如刚刚盛开的白玫瑰,鲜妍饱满,美丽夺目。

平时周筱影本来就美的不像话,现在又靠着这一身打扮,简直是完美。

工作关系,她平时很少这样盛装打扮,周爸爸乍一见到自己的女儿,不由得感叹了一声:“我们家的小宝贝长大了啊。”

周筱影多少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打扮,抿着唇笑了笑,挽住父亲的手:“爸爸,我们走吧。现在起我们是超人,我们要拯救公司!拯救地球!”

周爸爸哈哈大笑,挽着女儿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

酒会的举办地点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周筱影听说过这里,号称是津河城最豪华的酒店,深受前来津河城的富商和超级巨星的欢迎。

宴会厅在酒店的四层,门口的门童穿着质感良好的马甲西装,他们替来宾推开那扇华丽的木门,周筱影仿佛看见了另外一个世界。

以前她也跟着父亲出席过一些小型的酒会,但举办的地点都是在哪个熟悉的叔叔家里,宾客都是她所熟悉的人,但这里完全不一样。

年轻的男男女女,皆穿着华丽耀目的定制服装,女士优雅大方,男士风度翩翩,年龄大一点俱都是稳重温和的风格,相比之下,已经盛装打扮过的周筱影觉得自己真是……太随意了。但是,周筱影的气场很足。

“筱影,不必拿自己和别人比较。”周爸爸拍了拍女儿的手,“你都看到了,这里并不缺精致美丽的人。你是你,不需要和她们一样。”

周筱影微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是父亲最让她尊敬的一点,父亲心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对于名和利,他都没有过分的追求,他活得很自在。

“来,爸爸带你去见一见酒会的主人。”

周筱影一边跟着父亲走一边心中只是疑惑的在心中想到“是谁啊?”

“你查过人家的资料,对他很了解的。”周爸爸笑得高深莫测,似乎有一些含义。

周筱影晕头晕脑的想了想,猛地记起一个名字。

这段时间又是流言蜚语,又是父亲身体抱恙,她都快要不记得这个人了。

“周先生。”

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悦耳的好像每一个字节都要流进你的心里,周筱影突然就听见了心花绽放的声音,循声望过去,那个人的身影就这样落入了眸中……

那天一开始是因为意外没来得及,后来是因为不敢,洛心妍并没有仔细看过欧阳宇。

现在目光无意间和他对上,她竟然觉得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有一股奇妙的魔力。

否则,那一瞬间她为什么会有一种她要被那双眸子吸进去的错觉?

他深邃的眸底似是洇开了一抹笑意,周筱影不自然的移开目光,低声问父亲:“爸爸,你认识他吗?”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加速了。

“有过一面之缘。”顿了顿,周爸爸强调,“筱影,不管他多么迷人都好,不要对这个男人心动。”

不知道为什么,周筱影突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双颊也慢慢泛红:“爸爸,我没有。”周筱影每次见到这个具有魔力的男人就不知道怎么了。

就在这时,欧阳宇走了过来,和周爸爸握手寒暄,周筱影始终不敢看他,他却有意无意把目光移向洛心妍,最后叫了声:“周小姐?”很明显欧阳宇就是故意的。

周筱影不得已看向他,感觉双颊的温度更高了,僵硬的笑了笑:“你好。”

你好?听起来太生疏了。

周爸爸浸淫商场多年,最擅长察言观色,见欧阳宇的表情变得喜怒不明,忙转移了话题:“筱影,你认识欧阳先生?”

那天的事情周筱影并没有完全告诉父亲,含糊的应道:“嗯,偶然认识的。”

周爸爸的神色变得复杂,就在这时,舞曲响起来,欧阳宇突然对着洛心妍做出邀舞的动作:“周小姐,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赏脸跳支舞?”

他的动作明明那么绅士,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偏生还不会让人觉得无礼。

仿佛这个男人天生就是这么霸道。

周筱影还是觉得他危险,只想离欧阳宇远远的,但是一时犯难,用眼神向父亲求助,周爸爸却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我去跟你徐伯伯打个招呼。”说完就径自走开了。

“哎,爸爸——”周筱影不信她亲爹就这么抛弃她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越走越远。

下一秒,她的手突然被攥住,整个人被拉了过去。

反应过来时,她和欧阳宇之间,隔着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她几乎是被他圈在怀里的。

他身上那种轻淡却令人愉悦的气息再度钻进她的鼻息里。

他危险的看着她:“你是第一个敢让我等这么久的女人。”

“唔——你有多少女人?”周筱影根本不敢想象,也不是他能想到的问题。

欧阳宇眯了眯眼,目光深深的看着她,周筱影依旧还是那幅高冷的样子,丝毫无所畏惧,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其实他这种人……要多少女人都有吧?何必问呢?

欧阳宇深邃的眸子里又浮出笑意:“你是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嗯?”

周筱影突然失去直视他的底气,别开视线:“才不是!你有多少女人跟我又没有关系!”

欧阳宇勾了勾唇角,慢慢的靠近他——

周筱影只觉得鼻息间他的气息越来越浓,扰乱了她的思绪、她的呼吸、她的心跳……他、他到底要干嘛?

凑到她的耳边,他热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侧:“以后就跟你有关系了。”

“……”什么意思?

周筱影尚未反应过来,突然就被人勾着腰带进了舞池,下一秒,欧阳宇的手搭上来,他带着她,跳起了华尔兹。

这个男人真是天生的妖孽,华尔兹这么悠扬缓慢的舞蹈都丝毫不能削弱他身上的那股王者霸气,他流畅的动作间透出一股优雅来,令人无法不心动。

周筱影想装都装不下去了,突然觉得,再不找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她就要心跳过快而亡了。

她问:“上次你说,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帮我。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和邓凯路有仇。”

“你那个前男友叫邓凯路?”欧阳宇一脸淡然,“我不认识他。”

周筱影更奇怪了:“那你到底为什么帮我?”突然感觉周筱影的套路满满的。

欧阳宇又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猜猜看。”

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像极了在地下封存了千年,刚刚揭开坛盖的酒,低醇醉人,洛心妍几乎要软在他怀里。

她悄悄深呼吸了几下:“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猜得中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可以给你很多次机会。”欧阳宇似笑非笑的说,“猜对了,有奖励。”

周筱影如此冷漠的眼神,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不猜!”

欧阳宇眯着深邃的眸看着她:“你对我说‘不’?”

周筱影强调:“我说的是‘不猜’!”

“呵——”他笑得意味深长,“很好。”

“……”不知道为什么,周筱影觉得背脊一凉,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舞曲结束,欧阳宇很绅士的结束了这一支华尔兹,招呼别人去了。

周筱影松了口气,也许是她想太多了。

她去找爸爸,路上莫名其妙的遇到一些西装革履的公子哥上来搭话,直接一点的就问她联系方式,是哪家的千金,为什么以前没有见过她,周筱影丝毫都不想理那些公子哥们,高冷的闪过。

对方愣了愣,笑着看着她走开。

在宴会厅里转了一圈,她终于看见爸爸。

他背对着她,她才发现,爸爸老了。

爸爸的背不再直挺,他的两鬓长出了白发,可为了让公司度过危机,他陪着笑脸和那些金融家谈话,得到答案明显都不是他想要的,对方走开后,他难掩脸上的失落。

周筱影忽然觉得心酸得厉害。

毕业后,她一句不喜欢死板的朝九晚五的生活,爸爸就没让她去公司上班,只说他的心妍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公司的一切都有他。

其实撑了这么多年,爸爸早就累了吧,而她一点忙都没有帮上。

周筱影忍住心底那股酸涩,走上去挽住父亲的手:“爸爸。”

“筱影,你跳完舞啦?”周爸爸笑着给她介绍对面的人,“这是华光银行的冯董,按辈分,你应该叫叔叔。”

周筱影这个时候必须得装出一幅模样,乖巧的笑了笑:“郑叔叔好。”

“筱影,你好。”冯董打量着周筱影,“筱影啊,不介意叔叔问你一个问题吧?看你刚才和欧阳先生在跳舞,你们——很熟悉吗?”

周筱影觉得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个?

不过既然长辈问了,就实话实说,周筱影仿佛看透却不说透

“我和欧阳宇不熟。”周筱影笑了笑,“刚才,他就是随便拉着我跳了支舞。”

“这样啊……”冯董的微笑突然不那么和蔼了,周爸爸和他说起贷款的事情,他闪烁其词,打着马虎眼走开了。

这就是拒绝的意思,只是不好明说,周筱影这还是懂。

“爸爸,没关系的。”她扬起微笑安慰父亲,“华光不肯给我们贷款,我们找下家去!”

周爸爸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筱影,你还是太单纯了啊。”

周筱影不懂爸爸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单纯不是单蠢,有什么不好?

周爸爸又带着周筱影去和一个银行的行长打招呼,出乎意料的,行长居然是对周筱影比较感兴趣,问她的问题却和冯董大同小异:“老周,你可真不够意思,怎么没听你提过令千金和欧阳宇是好朋友呢?心妍啊,你和欧阳先生认识多久啦?”

“这个……”

周爸爸刚要说什么,就被周筱影纠正了:“刘叔叔,我和欧阳宇不熟悉,我们不是朋友。”

“是这样吗?”刘行长的表情突然变得微妙,不再提贷款的事情,打着哈哈走开了。

周筱影不傻,已经意识到什么了:“爸爸,如果我说我和欧阳宇是特别好的朋友,他们是不是就会同意给我们贷款?”

周爸爸无奈的笑了笑:“这下,你知道欧阳宇的厉害了吧?”

周筱影想起刚才被欧阳宇弄得脸红心跳呼吸不顺畅,瘪了瘪嘴:“我早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哦?”周爸爸笑了笑,“那你倒是告诉爸爸,他厉害在哪里了?”这么多年来,周筱影简直对男人几乎没有动心过,除了那个势力的邓凯路。

周筱影的脸颊忍不住又烧红,拉着爸爸就走:“我们找别人去,我就不信没了欧阳宇不行!”

结果没有欧阳宇还真不行。

那些个银行家金融家发现她是刚刚和欧阳宇一起跳舞的女人,都试探她和欧阳宇的关系,只要她否认和欧阳宇是朋友,对方就会拒谈贷款投资的事情。

相反如果她默认,对方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好像是他们来找她贷款一样,最后,她又委婉透露她和欧阳宇其实没什么,对方又会一甩袖子离开,变脸像变戏法一样。

周筱影就不明白了,这个世界怎么了?被欧阳宇主宰了!?这些年来虽然也看透了一些社会上的事情,但是很少都这么势力。

全程观察周筱影的鲁立威看不下去了,摇摇头,问欧阳宇:“这姑娘是傻呢,还是傻啊?你和她跳舞,摆明是告诉那些资本家,她是你的人。可是她现在来个逐个否认……,你的脸疼吗?”

“她这样到明年都找不到愿意给她投资贷款的人。”欧阳宇抚了抚额角,他也没想到周筱影会这么……蠢。

其实周筱影不蠢,好看***面目。

他示意鲁立威:“跟我过去一趟。”

鲁立威放下鸡尾酒杯:“干嘛啊?”他猛地反应过来,叫道,“你冷静点啊啊!太大手笔了***!”

在被第n个人拒绝后,周筱影终于愿意相信了,这个世界真的被欧阳宇主宰了。

所以当欧阳宇再度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整个人都是怨恨的。

欧阳宇却是一副风度绅士的样子:“周先生,我想和你谈谈投资的事情。”

“什么?”周爸爸大感意外,欧阳氏那么大的一个集团,怎么会瞧得上他那家只有几百人的小公司。

周筱影也愣住了,怔怔的看着欧阳宇,他的视线移向她,深邃的眸底有一抹浅浅的笑。

他说:“欧阳氏投资你们一个忆,够你们度过这次的难关了吗?”

不只是周筱影和她父亲,旁边的人都愣住了。

凭欧阳氏的实力,拿出一个忆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周爸爸那家小公司……有什么吸引欧阳宇的地方?

想来想去,他们只能想到周筱影了,那个和欧阳宇一起跳舞的女人。

“周董事长,”鲁立威以欧阳宇助理的身份询问周爸爸,“你有什么问题吗?”

为了度过这次的资金难关,周爸爸吃过闭门羹,听过明讽暗刺,陪过无数笑脸,几乎是尝尽了人间冷暖,可他从未敢想过欧阳氏会注资他的公司。

现在,欧阳宇真的这么轻易就给了他资金,给他起死回生的机会?

“欧阳先生,”周爸爸最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安的问,“你有什么条件?”

“没有条件。”欧阳宇说,“我相信你们的实力,给你们注资,就这么简单。”他看了周筱影一眼,仿佛明白过来周爸爸在想什么,“周董事长,你多虑了。我明天就让律师拟好合同,你下午去一趟欧阳氏如何?”

“好的。”周爸爸忍住激动,“那具体事宜,我们明天再谈。”

欧阳宇点点头,和鲁立威走了。

半晌周筱影才反应过来,追上去,看见欧阳宇进入了一个休息间里,她过去想敲门,却被鲁立威拦住了。

“周小姐,欧阳宇在里面和人谈事情,现在不方便。你稍等一下?”

“你是他的助理,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帮我们?”周筱影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他有什么目的?”

“你认为他有什么目的?”鲁立威笑了笑,仿佛对周筱影的这种傻有了新的定义“现在我想你心里有两个答案。一:欧阳宇投资是看好你爸爸公司的前景;二:他的目的是你。对不对?”

这个时候周筱影倒不会脸红了,不,不对,除了不看欧阳宇,周筱影看谁都不会脸红。冷静的看着鲁立威:“我很认真的在问你,你能不能别开玩笑?”

鲁立威“啧”了声,这丫头还是有脾气的嘛。没看出还有这样的气势。

他举手投降:“ok,这么说吧,感情和工作,公和私,欧阳宇一向分得很清楚,绝不会混为一谈。周小姐,我这么说,解开你心中的疑惑了吗?”

那么按照鲁立威的这种说法,也就是说,欧阳宇不是冲着她投资的。

周筱影松了口气:“谢谢你。”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鲁立威又叫住她:“周小姐,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吃顿饭?”

周一情霸气的回过头,微微一笑:“没时间。”简直让鲁立威很是难堪,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鲁立威摸了摸鼻子——哎,合着他们家欧阳总花了一个忆,却连顿饭都没有约到?

啧啧,亏大发了啊!不过这一切也和鲁立威没有很大的关系,只是替他们薛总感叹一下。

“筱影,”周爸爸把周筱影带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你没跟爸爸说实话吧?”

爸爸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今天欧阳宇的投资,左左右右的周爸爸总有一些疑惑,周爸爸指的是欧阳宇的事情,周筱影知道。

“我……”她低着头,十指不安的扭绞在一起,“我之前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周筱影有着自己的见解。

“现在很有必要了。”周爸爸说,“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她在企业勾当上司的事情早就传入父母的耳朵,周筱影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把和夏一犯分手那天的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周爸爸万分疑惑:“欧阳总跟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出手帮你?”这也行

周筱影摇摇头,也是满头雾水:“我问过他,可是他不肯说。”

周爸爸打量了一圈周筱影,哈哈笑起来:“也许是因为我女儿漂亮!”

“爸爸……”

周筱影倍感无奈,心里却也有一丝丝的窃喜,不知道怎么了,抑制不住。

长相固然重要,却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所以一直以来她都不大在意外形方面的事情。和邓凯路在一起后,薛小雅和周珍珍劝她好好打扮,因为当时周筱影她也从来都是一笑置之,那两人痛心疾首的表示她不懂“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扮”的道理。

从前的周筱影高冷的态度从来都不注重自己的美貌,总觉得自己不需要打扮。

但今天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突然前所未有的渴望欧阳宇肯定她的长相,别人无所谓,她就是希望欧阳宇觉得她好看。

哎,为什么一碰上欧阳宇,她就处处都开始不正常?

“老周!”一位年龄和周爸爸相近的中年男人亲近的拍了拍周爸爸的肩膀,俨然是老友的样子。有些小细节周筱影还是能看出来的,但周筱影记得清清楚楚,这个人从她和爸爸进来就避着他们,无非是怕他们向他求助。

“老是听你提起你们家筱影,没想到已经是这么漂亮的大姑娘了。”方总笑着恭维道,“我看啊,津河城的名媛圈子里,你们家筱影相貌说排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这句话说的可真的是不违心。

刚才周筱影不懂,但是现在她懂了——欧阳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布注资周氏,他们都怀疑她和欧阳宇关系匪浅。方总这些资本家恭维的,不是她,而是欧阳宇。也都是看着欧阳宇的面子,真的是心累啊,活在这个圈子里面。

周筱影莫名的有些反感这些人,刚要找借口离开,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强大气场逼来。

“鲁立威说你找我?”

欧阳宇微微笑着,和面对别人时疏离不耐的样子判若两人。更加的让周筱影不知所措了。

周筱影愣了愣,由于她那些问题不好当着外人的面问欧阳宇,下意识的看向父亲那边,方总是人精,不管周筱影和欧阳宇是有什么话要说,他们现在都得给小两口空间,于是暧昧的笑了笑,拉着周爸爸走了。

还一直说道“给年轻人留一点空间吧”。

“你可以说了。”欧阳宇说。

周筱影咬了咬唇:“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帮我们?一忆不是一般的数目,你不怕这笔钱有去无回吗?”

“不怕。”欧阳宇俯身到周筱影耳边,一字一句的说,“我有把握,我不但不会亏,还会赚到无价之宝。”

“难道我们周氏有一张藏宝图?”周筱影脑洞大开,“你投资一个忆的目的是为了进驻我们公司,好让你找到这张藏宝图去挖宝?”有些时候,周筱影还是比较通人情达理的。

欧阳宇忍住笑意,揉了揉周筱影的乌黑的长发:“你比我想象中可爱多了。”

洛心妍有些懵。

没几个人知道,周筱影有一个怪癖,她的头很敏感,除了父母外,她基本不让外人碰她的头。

欧阳宇这样毫无预兆的揉上来,她却不觉得抗拒,反而觉得……很舒服。不同于父母的溺爱,欧阳宇的力道让她心如鹿撞,心头好像被浇了蜜糖,丝丝的甜渗入心脏里。

周筱影的小鹿乱撞,心中一万个开心。

而不是像被别人碰到那样,会让她头皮发硬,浑身都不自然。

这个欧阳宇……他到底有什么魔力?

洛心妍突然觉得害怕,下意识的就要逃离这危险。不想让男人控制了自己。

“你忙,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周筱影转身就想走,手却被人从身后拉住了。

她回过头,愣愣的看着欧阳宇攥着她的手,只觉得欧阳宇掌心的温度透过手腕传遍了她的全身,那温度还在缓缓上升……四周的人虽不至于光明正大的盯着他们看,但那别有深意的目光简直就是在向周筱影的脸皮宣战,有一些名媛们眼神当中还充满了嫉妒。

“你放开我!”她挣扎起来,“欧阳宇,他们会误会的!”

欧阳宇不以为然的扬了扬眉梢:“那就让他们误会,有什么不好?”

“影响不好!”周筱影没好气的低吼,却没有能力挣开欧阳宇,急得像一只小猫在红着脸挠墙,不知所醋。

殊不知欧阳宇就是喜欢看她这个样子,轻飘飘的攥着她的手,唇角噙着一抹惬意的浅笑。

在旁人看来,他们刚才只能算是亲昵,但现在,已经是光明正大的打情骂俏了。

围着周爸爸的人突然多了起来:“老周,你可以啊,竟然瞒得这么好。外面有人传欧阳宇有一个神秘女友,就是你闺女吧?”

周爸爸不承认也不否认,和一帮人精打太极,掩饰着心底的浓浓的担忧。

另一边,洛心妍是真的生气了。

她和欧阳宇清清白白,他这样攥着他不放手是什么意思?

“欧阳宇!”她酝酿了半晌才放出狠话,“你不要以为你帮了我们公司,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欧阳宇勾了勾唇角,猛地一用力,周筱影就跌跌撞撞的落入了他怀里。

两人之间,只有不到5cm的距离,他身上那种好闻的气息又钻进周筱影的呼吸里,她再次听见了自己急促而又有力的心跳——“嘭——嘭——”究竟该怎么办啊?

她抬起头看着欧阳宇,目光里只剩下无措。

欧阳宇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就算没有那一忆的投资,我照样可以为所欲为。”

周筱影相信欧阳宇不是开玩笑,他的确有这个实力。

她稳了稳呼吸:“专横霸道!”

欧阳宇笑了笑:“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我的优点不止专横霸道。”

周筱影:“……”这人到底自恋到了什么程度。

“咻——”

尖锐的口哨声传来,然后就有人叫欧阳宇的名字:“欧阳宇!”

欧阳宇循声看过去,周筱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有人找你诶,你快去吧!”快放开她啊啊啊!

欧阳宇却拉着她往前走:“你陪我一起过去。

周筱影瞪了瞪眼睛:“喂!喂喂!欧阳宇!”想解脱但是好像没什么用。

“安静点。”欧阳宇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你现在好歹算一个名媛,代表着你们周氏,注意点形象。”

周筱影想想也是,虽然她不想听欧阳宇的话,但还是乖乖的收了声,小媳妇一样跟着欧阳宇。高冷变成了萝莉。

她没看见欧阳宇唇边满意的笑容。

他们还没走近,暧昧的声音就先传来:“欧阳宇,行啊,动作够快的。”说着,视线飘向他们牵在一起的手。

周筱影不适的挣扎,却还是没能挣开,欧阳宇不动声色的朝着几个人抛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薛天俊立刻敛容正色,规规矩矩的朝着洛心妍伸出手:“你好,我叫薛天俊。”

“你好。”周筱影礼貌性的握了握薛天俊的手,“周筱影。”

薛天俊,她听死党周珍珍提过,津河城出了名的***,她没想到欧阳宇和他竟然很熟悉的样子。

那欧阳宇……会不会也是那种人?是个正常人的思维都会这么想。

“周小姐,你和欧阳宇怎么认识的?”薛天俊就差把“好奇”两个字写在脸上了,“你知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牵一个女人的手。”

周筱影“呃”了声,来不及回答就又挣扎了一下。这一次,欧阳宇依然不肯松开她。

囧……

“你们——”薛天俊笑得暧昧兮兮的,就冲这一点也暴露了他***的这一点“多久了?”

“你不要误会。”周筱影亟亟说,“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欧阳大总裁又被嫌弃了……

鲁立威死死的忍着笑,薛天俊的神色变得非常耐人寻味,随即看了看欧阳宇,毫不留情面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刚到不久,听鲁立威说今天晚上薛振东一直被周筱影嫌弃,起初还不敢相信,现在看看……啧啧,欧阳宇就是遭报应了嘛!要知道,以往只有他对女人不屑一顾的份。

不出所料,欧阳宇的脸色变得“精彩万分”。没有见过欧阳宇因为女人这样。

薛天俊笑得更加肆无忌惮,深深的握了握周筱影的手:“心妍,我非常佩服你!回头有时间请你吃饭,我们交个朋友。”

不等周筱影回答,薛天俊就和鲁立威走了。

周筱影完全摸不着头脑,迷惑的看着欧阳宇:“他是你朋友?人怪怪的。”

“哪里怪?”欧阳宇不阴不阳的说,“他还要请你吃饭呢。”

“我不会答应他的。”周筱影说,“我跟他又不熟。”

话音刚落,她就发现欧阳宇莫名的笑了笑,有感而发:“你们三个人都奇奇怪怪。”

薛振东:“……”

这时,周筱影发现父亲正在走过来,紧张的用力挣扎:“我爸爸过来了,你放手啊!”

这回欧阳宇倒是没再为难她了,毕竟看见她的父亲走了过来,松开她的手,周爸爸就走了过来:“欧阳总,公事我们明天再谈。我先带筱影走了。”

欧阳宇笑得非常绅士:“慢走。”说完,看了周筱影一眼。谁知道欧阳宇心中有多少不情愿。

周筱影总觉得欧阳宇的目光意味深长,别开视线拒绝和他对视,跟着父亲离开了宴会厅。

出了酒店,她问:“爸爸,我们这算是早退了吗?”

“拉到投资了,早点回去不好吗?”周爸爸笑了笑,“还是说,你舍不得欧阳宇?”周爸突然好像也会开玩笑了,他高冷的女儿不知道怎么了。

“怎么可能!”周筱影红了脸,嘴上却说,“我巴不得离他远点。”

“刚才有好多人突然变得好像跟我很熟悉似的。”周爸爸感叹道,“其实都是来打听欧阳宇会不会成为周家女婿的。”

周筱影抿了抿唇:“爸爸,短时间内我不想谈恋爱了。”本来就对男人失望,现在更加失望。

夏一犯的事情虽说不至于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但确实敲醒了她,让她想重新审视对待感情的态度。

高中之前,在父母的监督下,她拒绝早恋,将一份青涩朦胧的感情深藏在心底,上了大学四年也就邓凯路这一个男朋友。

四年里,她尽心尽力为夏一犯付出,最后却发现邓凯路都是为了钱而进行的一种伪装。更恐怖的是,离开邓凯路,她竟然就像和邓凯路开始恋爱一样,毫无感觉。

她终于明白了那句话,感情不可以将就,否则,一生都不知道所谓的感情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她不想再为了让父母安心就投入一段感情中去了,她要等,等一个能让她爱上的人。

她想谈一场有笑有泪有感情的恋爱。

周爸爸拍了拍女儿的手:“爸妈也不催你了,你尽管去找自己喜欢的吧。”

“不过,爸爸——”周筱影问,“怎么样才是喜欢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就是,见不到他你会不自觉的想起他,见了她你又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前你可能不在意自己的身材、相貌,但遇见他之后,你都会很在意,希望自己可以变得更完美。”说这段话的时候,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洛心妍愣住了——只听爸爸说完前半句,她就想起了欧阳宇。

哎哎,停停!错了,一定有哪里错了!她怎么可能对欧阳宇有感觉?他霸道又不讲理,她喜欢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啊!

“怎么了?”周爸爸看着女儿复杂的神色,“想起谁了?”

“没有谁!”周筱影忙忙否认,“根本没有谁可想的!”

周筱影勾当上司的这件事也算消退了,因为公司肯定周筱影的能力,所以打电话叫周筱影回去继续上班。

洛心妍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回了公司,再次见到了杨潇潇。

“你可离我远点。”杨潇潇一脸嫌弃,“我觉得你恶心。”

周筱影懒得搭理杨潇潇,坐到座位上收拾东西,杨潇潇冷哼了一声:“装什么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爸的公司出现资金危机,都快要倒闭了!你很快就不是千金小姐了!”

“潇潇,你都没有听说吗?”平时和周筱影交好的同事薛小雅走上来,“欧阳氏集团的欧阳宇投资周氏,整整一个忆呐!周氏的运作已经恢复正常了好不好!”

“什么?”杨潇潇此时的表情真的是气急败坏了。

先是不可置信,但看周筱影气定神闲的样子,杨潇潇相信薛小雅说的都是真的了。

那天从酒店回去后,她调查了一番,知道出手帮周筱影的男人就是欧阳氏集团的总裁欧阳宇,现在欧阳宇居然又帮周氏度过了难关?

疯狂的嫉妒涌上杨潇潇的心腔,她又是冷冷的一笑:“周筱影你的手段可是真的强啊,还没和一凡分手之前,你就已经勾搭上欧阳宇了吧?”

周筱影笑了笑:“那又怎样。”周筱影就是这中高冷的态度就能将杨潇潇气死。

杨潇潇的脸色不出所料的僵了僵:“周筱影,你少摆出这副姿态,我不会输给你!”

“你先把事情弄清楚——”周筱影提醒她,“杨潇潇,从大一到现在,如果不是你三天两头来找我攀比,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你总是说什么我有的你也会拥有,邓凯路你喜欢的话拿去好了,我试了一下,反正不好用。”

如果杨潇潇面前有一把大刀,恐怕现在战争早已经爆发了吧。

“还有,前段时间是因为我爸不舒服,我懒得理你。以后,别在网上散播任何关于我的谣言。否则——你不是说我只能靠我爸吗?我现在就靠一回——我爸的公司虽然不大,但自己的法律顾问还是有的,我***你很容易。”

“终于露出真面目来了。”杨潇潇故作冷艳的双手环胸,“周筱影,你从来就不是一只小白兔,以前装得真好。”

“所以你要小心了。”周筱影一字一句的说,“杨潇潇,如果你再制造什么流言影响到我父母,我保证,我会让你加倍不好过。”

以前她是懒得搭理杨潇潇,现在嘛……她突然不想再轻易就不计较了,她想试试咬人的滋味。

杨潇潇没见过这样的周筱影,诚如她所说,以前的周筱影是一只小白兔,看起来温良无害,毫无攻击性,人又大方善良,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都很喜欢她,也包括现在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很好。

这也是她最看不惯周筱影的地方,她认为全公司只有她看穿了周筱影,周筱影的善良大方都是伪装,她要拆穿周筱影的面具!

然而平时她的小动作小刁难,周筱影都是一笑而过,今天她却突然变了个样,小白兔长出了獠牙和浑身的刺,别说攻击她了,就是近她的身都会受伤。

杨潇潇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嘟囔了一声什么走开了。

周筱影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工作的事情,薛小雅捧着水杯走过来:“筱影,看不出来啊,你分分钟能整死杨潇潇的嘛,以前为什么惯着她。”

“以前我懒得理这种人。”周筱影伸了个懒腰,“但是最近我心情不好,吓吓她玩玩。”对于朋友的周筱影还是很能玩的开的。

薛小雅“噗”一声笑了,看了看时间,该午休了:“一起吃饭去?”

“走,我请你吃顿好的”。周筱影说道。

薛小雅放下水杯,走过来,双手搭上周筱影的肩膀,一脸真诚:“筱影,其实……我们想吃西餐。”

周筱影浑身起鸡皮疙瘩:“薛小雅,你够了,我请你吃还不行?”

薛小雅笑了笑:“好哒,爱你呦。”

周筱影收拾了一下东西起身:“去吧,我正好跟你说一些事情。”

薛小雅没想到周筱影会和她说辞职。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