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十宗葬(张默杨生)最完整全文阅读

十宗葬(张默杨生)最完整全文阅读

2019-10-05 11:51:46   编辑:痴冬
  • 十宗葬 十宗葬

    寨子里祭河神的时候,却祭出了一具女尸,每天夜里跪在我家的院子里……

    桃林高歌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十宗葬》 小说介绍

寨子里祭河神的时候,却祭出了一具女尸,每天夜里跪在我家的院子里……

《十宗葬》中主要人物有张默杨生,是作者桃林高歌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悬疑推理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寨子里祭河神的时候,却祭出了一具女尸,每天夜里跪在我家的院子里……

《十宗葬》 第二章 女尸上门 免费试读

老九爷今年七十多岁,是寨子里辈分最高的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耳不聋眼不花的,精神特别足。最主要的是处事公道,为人和气,在我们这偏远山区,也没什么村长之类的说法,老九爷就成了寨子里的话事人。寨子里有个大事小情的,也都去找老九爷定夺。

今天的祭河神,其实就是老九爷带着人做的,毕竟都是为了寨子,大家也都表示同意。

这会儿听到老九爷这么说,大家伙都是点着头的答应了一声,其余的也没说什么。

我悻悻然的转身,觉得热闹都没了,也没有必要留在这。

张默这个时候跟了上来,压低了声音和我说:"老九爷说是让人打听,其实也就是说说,我听人说这女人怕是河神的女儿。咱们祭河神,河神的女儿就出来了,这是诚意感动了河神。"

"屁的河神,你脑子都想什么呢?管好你那张嘴!"我撇着嘴,对这个说法很不赞成。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也不太信什么鬼神之说,要是说捞出个女人我信,没准儿是失足掉进河里,被水流冲到了王传河,但如果说是河神的女儿,这就有点邪乎了。

张默有些不淡定了,跟我急了,说:"你咋还不信呢?"

"回家,我还看书呢!"我也没理会张默,转身就向着家里走去。等这女人的身份确认了,到时候张默肯定无话可说。

回了家,我翻了几本书,觉得百无聊赖的,但脑子里却一直回荡着那女尸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雄性荷尔蒙的旺盛的体现,总觉得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那个影子。

夜里吃过了晚饭,我还和我妈提起了这事,说是今天河里捞出个女人。

我妈的动作一僵,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让我吃完了赶紧睡觉。

我心想,可能是提到河里,让我妈想起了伤心事,索性的闭上了嘴巴,吃过饭就回了屋子。

这一夜,我睡得很死,好像还做了个梦,总是在梦里梦到那女尸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只是觉得浑身的不舒服。

临近半夜的时候,被一阵尿意憋醒了,我睡眼朦胧的拉过了衣服,准备去下厕所。在乡下,厕所几乎都在院子里,这不是什么秘密。大半夜的出去上厕所,实在不是什么情愿的事,不过人有三急,谁还能够和身体反应过不去?

迷迷糊糊的拉开了屋门,我刚迈出两步,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脑子里嗡的一声,顿时清醒了过来。

在我家的院子里,跪着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女尸。正是白天祭河神的时候,被大家伙捞出来的那个女尸!

这女尸跪在地上,清冷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仿佛带着一层阴冷。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像极了一副诡异的图刻。阴风吹动的时候,那发丝像是活了的蚯蚓,在不停的弯曲。最吓人的是她的姿势,孤零零的匍匐在地上,看不出脸上的表情,身体蜷缩起来,就像是一个尚在母体中的胎儿,仿佛是在忏悔。

几只乌鸦盘旋在院子的上空,发出嘎嘎嘎的叫声,拍打着黑色的翅膀,更显得阴森了几分。

我吓得浑身寒毛都站了起来,听到身后传来哐当一声,急忙回头看去,看到我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手电筒都已经掉在了地上。她却仿若不知,只是身子微微的发颤。

"杨生,你不要动她,妈这就去找人来,把她弄出去。"我妈颤声的说了一句,急匆匆的出了院子。路过那女尸的时候,还绕了一个极大的圈子,拉开院门,消失不见了。

我心里惊惧,直愣愣的盯着那女尸。大半夜的,竟然出现在了我家的院子里,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事啊?

没过多长时间,老九爷来了,还带着寨子里的几个人。一进院子,老九爷就拍着大腿说:"这是弄啥咧?哪个混球,把她给弄来了?"

我妈进了院子,拉着我的手,看似在安慰我,但身子却抖动的厉害。

"杨生他娘,没事啊,我这就让人送回祠堂。肯定是哪个混账东西,在和你们娘两开玩笑呢!"老九爷安慰了两句,急忙忙的带着人,给那女尸裹上了白布,抬着出了院子。

我妈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妈,没事,明天让张默打听打听,肯定是寨子里的王八蛋,专门吓唬咱们!"我安慰着说。

我妈只是点头,看样子是非常害怕。毕竟发生了这种事,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

我好言安慰了一阵子,这才回房间躺下,这一夜几乎没怎么睡。

第二天早上,我也没顾得上吃饭,急匆匆的出了门,就钻进了张默家里。

张默刚起来,一听说这事,脸色也不好看,不过还是拍着胸脯的和我说:"杨生,你放心好了,真要是寨子里的人干的,我今天肯定给你查出来!"

我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家,和我妈吃过了早饭之后,便再也没出屋子。

临近中午的时候,张默来了,脸色不大好看。一进门就和我说:"杨生,这寨子里都快被我查遍了,也没查出来是哪个混账东西干的!"

"没查出来?"我有些惊讶。

"没有!"张默摇着头,然后神秘兮兮的和我说:"不过我倒是听人说了,那女尸就是河神的女儿,你是被河神的女儿看上了,要不然怎么会跑过来找你呢?你可是咱们寨子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也会看上你。"

我吓了一跳,瞅着张默那渗人的样子,急忙瞪了他一眼,"屁的河神!这世界上就没有河神,你赶紧去给我查,肯定是有人捣的鬼!"

张默没办法,只能叹了口气,说:"这也就是你的事,要不然,哥们才不会和那些长舌妇说一句话!"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平时就愿意往妇女堆里凑,这时候还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不要脸了。

看着张默离开,我心情也多少有些不平静。我根本就不相信有什么河神,更别说是什么河神的女儿。如果老九爷那边进展的顺利,找到了这死者的家属,那就赶紧把这女尸送出去,虽然长得的确漂亮,但往我家院子这么一跪,也确实是闹心。

在我的心里,始终认为,这就是一场恶作剧,一定是寨子里的人干的。否则好端端的尸体,躺在祠堂里面,怎么无缘无故的就到了我家院子里?

想不明白,我也就没再想,安心等待消息就行。

临近晚上的时候,老九爷那边也没什么动静,我估计关于这女尸的身份,恐怕到现在还没个定论。寨子里通讯不发达,想要弄清楚一个人的身份,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妈沉默的没有说话,我也没敢多说什么。我和我妈坐了好长时间,眼看着天黑的厉害,这才回了屋子睡觉。其实说是睡觉,但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今天的事,这种事实在是奇怪。

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半夜,我突然间觉得一阵的心悸。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跳加速,眼瞅着要跳出嗓子眼儿一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厨房里传来了一声惊叫,急忙的爬起了身子,披上衣服就冲出了房间。

我妈颤抖着指着院子里,张大了嘴巴。我向着院子里看了一眼,感觉脚底板儿都在冒着凉气。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