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男主叫秦牧江筝小说 兵中绝将全文免费阅读

男主叫秦牧江筝小说 兵中绝将全文免费阅读

2019-10-01 10:29:26   编辑:冰萍
  • 兵中绝将 兵中绝将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王命之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兵中绝将》 小说介绍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兵中绝将》小说主角名为秦牧江筝,由王命之徒所著的都市小说,正在阳光书城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兵中绝将》 第十二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张峰身为老警员,一样肩负荣誉,明白每一份战功都来之极不易,岂能容黄倩在这里胡说八道?

他这一番犀利至极的话,彻底将黄倩的那份执拗打沉。

黄倩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实际也是如此。

没人会,也没人敢拟造一位将军的身份。

更别说这份资料是来自军区,无法造假。

黄倩多说的这几句,其实根本没有半点底气,无非是年轻不甘服输而已。

“好了,都别吵了。”

陈局长稳住场面。

“黄倩,明天写一份检讨书送我办公室,然后你现在赶紧去给人道歉。”

“我知道了。”黄倩心情低落道。

“我也一起去,免得她再惹事。”

张峰同时起立,一边出去一边给黄倩说教。

而休息室里,秦牧正悠闲地看着一些新闻。

武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站在秦牧身边。

“将军,您的资料已经经过处理,发送过去了。”

秦牧点了点头,不多过问。

他的资料,都是被列为最高机密,封存在国家机密库里。

除非秦牧本人申请,或者最高的那几人调动,没人能够窥视半分。

这时,张峰领着黄倩进来了,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家长带着惹事的孩子。

“先生,对于之前的不尊敬,我致以绝对的歉意。”

张峰直接鞠躬道歉,到了他这个阶段,分得清什么是轻重。

更明白,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们做得不对。

“对不起,之前我说你是个二世祖,是我狗眼看人低,太自负了。”

黄倩红着脸,一起鞠躬,向秦牧道歉。

秦牧摆了摆手,只是个不懂事的丫头,他没在意。

否则放在军区,谁敢对一位位列在世的将军口出狂言,缕缕侵犯,早就被拉出去军法处置了。

“我的朋友呢?”秦牧说道。

“您是说苏小姐吧,我们已经把她安置到另一个休息室,并请来最好的医生照顾。”

“这边请。”

张峰给秦牧引路,而黄倩心里还回想着秦牧的大气,不计较分毫。

和他一比,自己真如一个没有见识的黄毛丫头。

等走到另一个休息室。

苏芷躺在白色的床上,因为衣服被酒淋湿,所以换了一件橘黄色的长裙,正喝着热姜汤暖身。

虽然有些惊魂未定,但已经脸色温和。

一看到秦牧,苏芷连忙放下手里的碗,急忙说道。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警官,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他只是保护我而已,要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就可以了,不要牵连到他。”

苏芷一连串解释,听得张峰满脸尴尬。

“没事,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和秦先生都没事,做一下笔录就行,休息好了随时可以离开。”

张峰心里想的是,就算有事,他不敢,也没资格给秦牧定罪啊!

“这次多谢你了。”苏芷真心感谢秦牧。

如果没有秦牧,她不敢想象,今晚自己会遭受怎样的侮辱。

“没事,当是我还你十年前,借我那几本词典的情。”秦牧笑道。

苏芷眉头一跳,没想到秦牧还有这风趣的一面。

“不过你要小心啊,周明的势力可不比那几个大少,他是真正的黑白通吃,他父亲周东晨在江城,更是独居一方的霸主。”

张峰站在一旁,却听得满头大汗。

只怕这位苏老师可能并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什么大头兵。

而是一位风光无限,举国无双的将军啊!

“放心吧,是他惹不起我。”

“如果周明还敢找你麻烦,就打我电话。”

秦牧递上来一张名片。

上面用钢笔写了“秦牧”两个好看的字,然后是一串电话号码。

很朴素,很简洁。

并不像一些大佬的名片,又是镶钻又是镀金镀银的。

“好,有困难我就找你,到时候你可不能放我鸽子!”苏芷扬起小脸,配合着秦牧,心里其实只当秦牧是在开玩笑。

将苏芷送回家后,秦牧也没了再回校叙旧的心思,让武穆打道回府。

只不过将车开回燕归园小区的时候,碰巧另一辆豪车迈巴赫驶过。

两辆车交错的时候,因为军车实在是太过瞩目了,迈巴赫车主不禁侧目看了一眼。

但就这短短几秒的注视,就听见迈巴赫车主急叫司机停车。

秦牧的直觉向来灵敏,本来坐在闭目养神,忽然感觉到有道目光正在注视他,便让武穆留意一下。

很快,迈巴赫上,走下来一个和秦牧同岁的年轻人。

“秦牧!真是你!”

秦牧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来者,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刚在学校见过了苏芷,竟然又在小区里遇上了另一位老朋友。

夏远。

和苏芷不同,秦牧和夏远就是在教室里认识,成为朋友的。

那时候的秦牧并不富裕,家里只有江海山一人撑起整个家庭的花销,所以秦牧花费都很节俭,每次打饭基本都只要一大碗白米饭,混着些稀汤就着吃。

加上秦牧一心向学,有时候为了钻研一道课题,没空去饭堂打饭,夏远就帮忙买份饭菜回来给秦牧。

而且夏远的父辈是做珠宝生意的,相当富裕,在吃这方面从不客气。

他不忍秦牧吃的这么素,每次都私自出钱,帮秦牧加好菜,还骗秦牧说这是饭堂剩下不要的。

“这一晃都快十年不见了吧?可以啊,混得人模狗样的!”

“当初你说要走的时候,我就说你必定前途无量,你看我眼光不错吧,军车都开上了!”

夏远大步跑上来,就往秦牧胸口打了一拳,笑道。

就算隔了十年不见,夏远也一样将秦牧当成兄弟,对秦牧并不见外。

“你也不差,现在应该子承父业了吧?”

秦牧看向夏远,这个发小,从小就是贵公子模样,才华横溢,现在更是光鲜亮丽,举手投足间颇有大家风范。

只不过眼底下黑眼圈很重,精气神衰落,看上去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应该是有什么烦心事。

“哎,说来都是怨。”夏远叹了口气。

“我还有些急事要忙,下次再请你出来,咱两兄弟好好吃顿饭,聚一聚。”

“发生什么事了?”秦牧觉得不太对,出声问道。

夏远犹豫了两下,终于是说道:“我爸病了。”

“是一个怪病,我彻天彻夜去找各地的医生,可他们在检查之后,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我爸气血已衰,时日无多。”

“就在刚才,我大姐请的一个神医,给我发来紧急通报,说我爸可能快要熬不过去了,让我马上赶回去见我爸最后一面。”

夏远说话的时候,嘴角一直在抽搐,这是在强忍着眼泪。

他不想久隔不见,就让自己这老朋友看到自己哭的样子。

如今夏远子承父业,刚把家里的生意扛起来,正要大展身手之时。

父亲却病倒了,而且很可能是不治之症。

世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

“如果你信得过我,带我去看看。”秦牧语气认真道。

“少爷,老爷的病情不容耽误,您这……”车上的司机为难道。

“闭嘴,轮不到你打岔!”夏远怒喝,随后转过头看向秦牧。

打小,夏远就觉得秦牧不一般。

不是身世,或者其他什么别的。

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直觉,觉得秦牧注定一世不凡。

不然,岂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能和他夏远做兄弟?

现在,就算秦牧是骗他,在安慰他。

他夏远也认了。

“行,上车,咱们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