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重返辉煌时代第18章免费阅读 李恒李敏章节目录

重返辉煌时代第18章免费阅读 李恒李敏章节目录

2019-09-30 09:19:24   编辑:紫安
  • 重返辉煌时代 重返辉煌时代

    重生1996,风起云涌的年代,李恒坐在村口老榕树下,回首望向那栋斑驳老旧的泥土屋,给自己定了个短期小目标……先成为村首富,盖栋三层小楼,给家里添上冰箱彩电洗衣机。

    满堂花已醉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返辉煌时代》 小说介绍

重生1996,风起云涌的年代,李恒坐在村口老榕树下,回首望向那栋斑驳老旧的泥土屋,给自己定了个短期小目标……先成为村首富,盖栋三层小楼,给家里添上冰箱彩电洗衣机。

人气小说《重返辉煌时代》是来自作者满堂花已醉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李恒李敏,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重生1996,风起云涌的年代,李恒坐在村口老榕树下,回首望向那栋斑驳老旧的泥土屋,给自己定了个短期小目标……先成为村首富,盖栋三层小楼,给家里添上冰箱彩电洗衣机。

《重返辉煌时代》 第六章 稻花香里说丰年 免费试读

“妈,我回来了!”

远远看见灶房里升起的炊烟,李恒知道李妈的身影这会应该已在里面忙碌起来,喊了起来。

李妈听到儿子声音,跑了出来,看到他身上那身为了跑业务特地弄的行头,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真精神!”

李妈琢磨了会,只想出这么一个词来称赞。

不过随后,她又开始数量起来。

一边说着新衣服应该留到去大学报道那天再穿。一边看着那买回来的那大包小包,说他花钱大手大脚,不知道省着点。

说是数落,李妈却是没舍得说重话。

在她眼中,儿子不仅仅是她身上掉下的肉,更是她的骄傲。上学这些年拿回来的已糊满墙壁的奖状,不知给她涨了多少脸,怎么舍得说重话。

李恒嘿嘿笑着应付过去,随口转移话题道:“妈,我爸和大姐呢?”

“还在田里呢,我看时候不早了,就先回来准备晚饭。对了,你姐夫上午过来了,这会也在田里帮忙,你不用去了。”

李妈“不用去”的意思,是指家里已经出够了人头。

因为村里总共才有两台脚踩的打稻机,要是各家忙各家的,每家占用个一两天,排到后边使用打稻机的家庭肯定要耽误最佳收割时节,农忙也是有时节讲究的,耽搁了,接下来雨季会变长,稻谷没法充分晾晒,就会长芽坏掉。

于是村里就有了协同合作的规矩,每家多少田,出几个劳动力,怎么安排,事先统筹规划好。这样齐心协力,一天下来就能够收完好几家的田,没几天就能将所村里所有稻田都收完。

而李恒家那两亩多田,按规矩出四个劳动力就够了,今天李爸李妈和大姐姐夫都出了工,这才有了李妈可以“不用去”的话出来。

“我去帮下忙没事,要不然一大小伙子回来了躲家里不去田里,指不定要被人说闲话,说读书相公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了。”

李恒说着,收好自行车,开始换衣服。

李爸都还在那儿忙着,姐夫都来帮忙了,自己舒舒服服在家坐着,心里那道槛迈不过。

灶房里李妈沉默了片刻,被说服了,只是叮嘱了两句。

一会儿,一身破旧长衣长裤的李恒出了屋。

下地干活可不敢穿短衣裤,宁可热点,否则田野间杂草里的各种蚊虫,会让你知道田园只有远看才像诗人笔下那般美,走近了,很容易被叮一身包。

…………

夏季的白日较长,虽然已经下午五点出头,光线仍很充足,只是稻田里的蛙声叫的愈发响亮了。

看着两岸一些还未收割的金黄稻谷,沉甸甸的稻穗随风轻轻摆荡;看着不少乡邻即便是带着草帽依旧被晒的通红,却仍绽放着笑容的脸……

李恒内心有些小触动,似有诗情喷涌,憋了半天,终归是才情不足,只憋出一句古人诗词来感慨一二: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李恒家的两亩多水田离得有点远,他一路轻哼着稻香,一路和碰见的邻里打着招呼,沿着蜿蜒崎岖的田间小道走了有十来分钟,终于看到自家田里一大票人忙活着的身影。

“呦,真凑巧,刚说起咱们村的大学生呢,你就过来了。”

“要说你爸妈是真有福气,等你将来读出来了,找到好工作,他们就可以好好在家享福,不用累死累活的来伺候这些田了。”

见李恒到来,一些关系比较好的邻里开始絮叨起来,话里话外的意思就一个,羡慕他这个将来能够拿城市户口,吃商品粮的大学生,更羡慕李恒一家今后可以摆脱地里刨食的辛苦。

而那些从小李恒一起玩的同龄人,男的不管心里是羡慕嫉妒亦或是佩服,大都会打声招呼。女生则比较腼腆,有的会点头笑笑,有的则只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

李恒倒是比较大方,即便是面对那几个年少时还曾一起在河里洗过澡,看过对方淋湿后身材曲线的同龄姑娘家,都会笑着点头回应招呼。

前世的他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或许曾自诩不凡过,但经历过那个大学生遍地走的年代,他哪还傲的起来,早被岁月打磨掉了。

事实上,若是没有重生的经历,他今后混得还不如他们当中某些人呢。

记忆中,村里后来可是出了几个小老板的,混得最好的,不仅在村里盖起了小洋楼,回家开的都是大奔。

还有一比他小了几岁的姑娘,据说再大几岁出落的挺水灵,后来去外边打工,嫁了个有钱人。虽然听说后来情路比较坎坷,不过每次回家探亲时都挺风光的。

诶,还是别想那些逆流成河的唏嘘往事了!

李恒看着一张张与记忆中某些事件挂钩的面孔,尤其是在那位前世李妈说起过的水灵姑娘身上多瞄了几眼。

额,两条麻花辫,一身特意为干活而穿的破旧衣衫,加上这会儿的农村姑娘因为吃的一般,脸色泛黄,身子干巴巴的,看上去就是一柴火妞。

李恒顿时熄灭了某些的小九九,开始撸袖子干起活来。至于今天在县城里找到的活,他没打算在这儿提,准备待会回家先和李爸商量下。

…………

六点左右,天已渐渐暗下来,今天的农忙就此告一段落。

李恒兴致高昂的和一群同龄人在田里摸了会田螺和泥鳅,又在旁边不远处那条没过胸口的小溪里,来回展现了下自己溜溜溜的狗刨式,这才踩着夕阳的余晖,施施然回了家。

因为姐夫的到来,虽说是亲戚,可毕竟算是客,而且还是来帮忙的,李妈特地加了菜,不仅切了腊肉,还杀了只鸡,李爸还拿出了昨天没舍得喝完的半瓶酒。

姐夫叫王国华,话不多,面相比较憨厚老实,实际上也是,大姐嫁过去后就一直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即便是后来子女一个个都快成年了,在外跑装卸的姐夫还是每天上交收入,除了过年时需要陪着亲戚打打牌的那会,他身上零花钱一般不超过一百块。

饭后,李妈和大姐收拾碗筷的时候,李恒悠悠然掏出了身上的那包白沙烟,给李爸和姐夫各自散了一根。

五块钱一包的烟,李爸平时肯定是不会去买的,虽然接过了烟,却没有点上,皱眉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今天!”

前世在北漂后逐渐成为烟民的李恒应道,没打算在这些旁支末节上多说,切入了正题:“爸,我今天去城里,帮你接了个活。”

为了加重这句话的分量,李恒又随后添了一句:“大活,干几天起码能赚上千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