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古剑奇谭之浮生执念紫胤雪屠苏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古剑奇谭之浮生执念紫胤雪屠苏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9-11 19:51:53编辑:雅蕊

男女主角是紫胤雪屠苏的小说叫做《古剑奇谭之浮生执念》,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离小幺创作的古风言情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本文有涉及到古剑奇谭游戏的原剧情,原剧情的所有剧情对白都来 游戏,本文只是引用。 在天墉城发生了许许多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细说一番关于天墉城百里屠苏的少年事。 在桃花谷,那个少女以再不入轮回为代价,终于将那个英年早逝的少年带回了桃花烂漫中……

《古剑奇谭之浮生执念》 陵越往事 免费试读

紫胤从那矿石堆中取来数个不同的矿石,一一指给屠苏看,并且仔细地给他讲解着矿石里头的成分。屠苏听得很认真,他随着紫胤的手,用心地看着那些矿石,也记着紫胤的话。

紫胤垂眸看着屠苏:“可都记住了?”

屠苏用力点头:“记住了,师尊!”

紫胤到没有要考他的意思,只是说道:“型范正,金锡美,工冶巧,火剂得,剖型而莫邪已。铸剑亦讲求心神合一,你便从制范开始。”

“是,师尊!”屠苏仔细回想一番刚才师尊所教的知识,然后取来陶泥塑造剑范,却不知该做何好,于是一脸迟疑地看向了紫胤。

紫胤微微抬颔,示意他看桌子一角的凹陷处,那里放了一个小盒,里头却是铸剑简图,“你便照着上面的图来做。”

屠苏拿起那张简图,上面画的不就正是那“霄河剑”么。他立即专心研究这霄河剑的简图,然后仔细对着简图制造剑范,忘却身边的一切,异常地专注。

站在他背后的紫胤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小弟子那样忘其所有地专心于剑范的塑造。剑塔中点燃的蜡烛晃了他的眼眸,那一刻,这个孩子瘦小的身影似乎又与数年前他的师兄陵越的身影重合了起来。紫胤的神思亦不觉间仿佛也回到了那个初初见到陵越的雪天。

紫胤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天,昆仑的雪却下得异常的大,刚巧是天墉城每年的祭拜大典,同时也是戒律长老尘逸真人承袭第十一代掌门之位的日子,就此尘逸真人改道号为“涵素”,并在天墉城先祖墓前,任命尘凝真人为妙法长老,更号“凝虚”,肃直真人为戒律长老,更号“涵究”,肃正真人为威武长老,更号“涵晋”,肃还真人为凝丹长老,更号“还虚”,而执剑长老自是紫胤无疑。

待到众人从先祖的坟茔回来时,众人才到山门,紫胤却蓦地停下了脚步,只因他发现天墉城山门处的雪地上有一个微微的隆起,细看之下发现那是一个婴儿,那婴儿仅仅被一张毯子包裹着,然而大雪已快要将其覆盖,若不是他眼利,估计这孩子也就在这及膝的雪地中活活冷死。

这时候,紫胤旁边的涵素真人也发现了那个婴儿,他大步上前,弯腰抱起的那个孩子,与众人对视一眼,道:“且入内再细谈吧。”见众人抱拳同意,便解了阵法驱着石盘转动,打开了山门,带着众人回天墉城。

临天阁内,新任掌门与五位长老端坐在位置上,而涵素真人单手抱着婴儿在怀,那婴儿竟然就熟睡在此。涵素真人另一手抚须沉吟,良久他说道:“看来这个婴儿是被家人弃置在天墉城外,既然如此,便是与我天墉城有缘,吾思来想去,不如就将这孩子收入门派,各位长老可有异议?”

五人点头,齐声道:“愿从掌门之意。”

凝虚真人道:“倒是这个孩子却是婴儿之身,天墉城本是清修之地,要如何抚养这孩子才好?”

被凝虚真人这样一说,几人才惊觉此事,颇为苦恼。

苦思良久,还虚真人道:“不若请位温和爱幼的女长老照料这个孩子,掌门看这法子可行否?”

涵素真人略一思索道:“也只能如此,还虚可有人选?”

然而就在还虚真人等还在苦思的时候,紫胤却突然开口说道:“这个孩子与吾有缘,由吾养育便是。”

紫胤此话一落,涵素真人几个顿时一愣,不由满脸惊诧地看着紫胤,甚至都要怀疑自己幻听了。

掌门涵素真人最先回过神来,他迟疑一下才开口问紫胤:“紫胤刚才可是说什么了?”

紫胤也不在乎几人的讶异,很是平淡地重复适才的话:“这个孩子与吾有缘,由吾养育便是。”

在座几人总算明白过来,他们并没有幻听,只是事情太出乎他们的意料罢了,几人很似乎快就恢复了往常的仙风道骨,但其实,他们的心仍然处在一场猛烈的暴风雨当中,随着风雨晃荡啊晃荡。

最后涵素真人抚须点头,“如此便将此儿交由紫胤养育。”然后便将怀抱中的小婴儿交到了紫胤那里。

最后的最后,天墉城的掌门和四位长老难得的都傻愣愣地坐在位置上,一脸纠结地看着他们天墉城的执剑长老紫胤真人一派仙姿天逸,道骨清风地离开临天阁,隐隐还可以从手臂的地方看见一个小小的脑袋瓜子。这让天墉城这五位尊贵人物很是惊悚了一把,他们怎么也没有明白,这缘,来自何处呢?而且,他们的执剑长老懂得怎么照拂小婴儿么?五人更加纠结了。

等到第二天,涵素真人忽然想起要给那个孩子记录一番的,于是乎,涵素真人便前往了紫胤居住的东面祭剑阁。待来到门口时,涵素真人不禁迟疑了,昨日的纠结再次浮现在他的心头。这进去……不会……吧?涵素真人最终还是走了进去,只不过不由自主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罢了。

紫胤屋内一如既往地简洁朴素,一床,一书架,一剑架,二小案,墙上一幅字,上书一“道”字,经卷累叠,香炉焚香,俨然便是修道之人的清净居处。只是,这床上的风景怎么越看越让人觉得惊悚呢?比之昨日有过之而无不及。

床上风景到底为何呢?只见紫胤阖目敛神,双腿盘起,手捏法诀,自是打坐无疑,可是,他的腿间却安置了一个小婴儿,那小婴儿醒着,正睁着一双黑亮大眼,紧紧凝望着上头紫胤的面容神姿,不哭也不闹。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进了居处,紫胤睁开双眸,看见来人是涵素真人也没有意外,或许说,会来他这儿的人也不过寥寥几人罢了。他起来一整衣袖,将婴儿放置在床上,与涵素真人对视,问:“掌门因何事而来?”

涵素真人定了定神,看着紫胤说:“自是为此儿而来,记起该为这孩子做记录,便前来一问,紫胤可给此儿定了道号?”

紫胤敛眸一想,须臾便道:“掌门新任,此间应行陵字辈,便唤作陵越。”

紫胤话音才落,却听见床上本是十分安静的陵越蓦地一声哭声响起,其音激越高亢,也不似是小孩哭闹,反而像是对陵越一名甚是喜爱,在附和紫胤一般。

“陵越?却是逾越之意。”涵素真人却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哭声的孩子,“若单单看这‘越’字,倒是含着超越之意,且就看看这个孩子能不能担当得起这陵字辈大师兄的名号,以达风采清越,修为超绝。便唤作陵越!”

紫胤仅是淡淡一个点头,也不说他定此道号的意思是否就像涵素真人猜测那般。不过,既是他的徒弟,如何不风采清越,修为超绝?再说,陵越天资何尝驽钝了呢,只是,此时的陵越还很幼小,天资如何,还不到众人看重之时。

涵素真人这时才发现一向跟在紫胤身边的剑灵古钧却不在屋内,便问:“为何不见古钧?”

“照吾吩咐,该在山间为陵越找寻奶乳。”

紫胤说得风轻云淡,涵素真人却听得骇然不已,他愣愣地重复着:“奶……乳……奶乳!?”

紫胤淡淡地瞥一眼涵素真人,很是平淡地问一句:“难道婴儿不都是吃奶乳么?”

涵素真人一窒,也觉得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小婴儿确实是要吃奶乳的,他点头:“自是要吃奶乳,自是。”接着涵素真人一派掌门严肃正气之风对紫胤说:“紫胤好好照拂陵越,吾该回去记录记录,紫胤也不必相送。”

紫胤仍是凭样的清冷平淡,回涵素真人一句:“掌门好走。”

涵素真人当即往屋外走,只是他一转身,脸上浮现出纠结的痕迹,在那严肃的面容上显得煞是奇怪。涵素真人只觉不枉此行了,原来,他们的执剑长老确实会照顾孩子。

紫胤一甩衣袖,回床继续***,小婴儿陵越也继续仰望师尊仙姿,和谐而又自然。

古剑奇谭之浮生执念

古剑奇谭之浮生执念

作者:离小幺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本文有涉及到古剑奇谭游戏的原剧情,原剧情的所有剧情对白都来游戏,本文只是引用。在天墉城发生了许许多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细说一番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