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锦衣行胭脂兰绍大结局免费阅读

锦衣行胭脂兰绍大结局免费阅读

2019-09-03 09:25:35   编辑:翠风
  • 锦衣行 锦衣行

    无所不用其极的腹黑锦衣卫,碰上一心复仇,温婉又倔强的琴手。他们一个是官,一个是奴。一个遭万人唾骂,一个受万人排挤。却偏偏被命运一张大网扯进了勒进了同一根鱼线上。“你嫁与我,做我兰家的媳妇儿,我便什么事...

    金十两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锦衣行》 小说介绍

无所不用其极的腹黑锦衣卫,碰上一心复仇,温婉又倔强的琴手。他们一个是官,一个是奴。一个遭万人唾骂,一个受万人排挤。却偏偏被命运一张大网扯进了勒进了同一根鱼线上。“你嫁与我,做我兰家的媳妇儿,我便什么事情都由你!”那个时候,胭脂以为兰绍会是这一辈子的依靠。可是后来,那一夜漫天星辰灿灿,她带着她的孩子永远地离开了。ps:明朝架空文,考究党轻轻拍。不特别代入历史人物原型。

独家新书《锦衣行》是来自金十两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胭脂兰绍,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无所不用其极的腹黑锦衣卫,碰上一心复仇,温婉又倔强的琴手。他们一个是官,一个是奴。一个遭万人唾骂,一个受万人排挤。却偏偏被命运一张大网扯进了勒进了同一根鱼线上。“你嫁与我,做我兰家的媳妇儿,我便什么事情都由你!”那个时候,胭脂以为兰绍会是这一辈子的依靠。可是后来,那一夜漫天星辰灿灿,她带着她的孩子永远地离开了。ps:明朝架空文,考究党轻轻拍。不特别代入历史人物原型。

《锦衣行》 第10章 习武的好儿郎 免费试读

兰绍一双眼瞳一怔,缓缓松开手长出了一口气,握紧拳头忽然朝着地上一捶,正中那静躺在地上的砚台,便见那石砚碎成两截,朱砂浆水裹了满手背,瞧不出有没有破损出血。

“姑娘不必死,到我这儿来要人也是枉然。”

胭脂听他这意思心上一揪,本以为是他下定了决心要金缨死。却见他满脸失望回到座上,又继续说到:“我镇抚司的人没得姑娘想的那般神通广大,就算是能造出假的人证,也比不上姑娘的人一身好功夫来的重要。”

胭脂一双眼瞧着兰绍搭在桌案上的拳头,混着血的朱砂染在他刚画的一幅丹青上也不知伤口是深是浅。

“这是......何意?”

她半响才反应过来,满眼里都是猩红色,脑袋里莫名感觉十分混乱。

“姑娘还是请回吧,金缨并不在我镇抚司,他逃了!”

事情突然间转变,胭脂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方才满肚子的怒火与底气,忽然间泄了个干净。

就算是金缨他逃跑了,你所做的事情也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只是老天有眼没有让你得逞罢了。

胭脂本想这么恶狠狠地反驳他,可是话到嘴边上好几次,却还是怎么也都说不出来。

万一他真的只是爱慕自己罢了,万一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报复一事。万一金缨的事情又正好是个误会,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罢了。

万一真的是这样,自己今天闹得这一出,又是怎样伤了他的心。

方才他因为金缨的安危有些着急了,如今冷静下来才渐渐考虑周全。

沉默良久,屋中渐渐暗了下来。胭脂觉得方寸地方的气氛几乎快要将人结冻成冰,起身要出门去,走了两步又觉得心上着实不通畅,回身补了一句:“大人台上的灯捻子该剪了,光暗了伤眼睛!”

“无碍!”兰绍语气冷冷。

迈出门槛去阖上门,她还想提一嘴兰绍伤口的事情,刚将头探起来,却见兰绍用那只受伤手在空中一摆:“姑娘回吧!”



得了兰绍的吩咐,柳招远带人护送着主仆三个人回了凤阳阁。

胭脂心思沉重,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回来的路上清冷极了,这才越想越觉得自己莽撞。

兰绍他扬言喜欢自己,却不强迫自己嫁与他。加上今日在城外的确能够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心思,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两句戏虐,便有意将她手下的人扯进一桩命案里去。

且方才她向兰绍求饶的时候,兰绍明明看不出有任何得意的模样,脸上只有淡淡的清冷与难过。

这样一想,她一拍额头大感不好。又听见轿子外面的人轻声咳嗽了两声,即刻便得了取证的办法,清了清嗓子出言问轿子外面的人。

“敢问大人,容大人被杀的那个案子,证人是.......”

柳招远特意将马凑近了些才回话:“是那晚打更的更夫,说是看见凤阳阁的金护院送容大人回宅的,所以我们才抓人的!”

停了一会他一笑,又补充道:“今儿将大人从姑娘那请回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事情,打扰了姑娘和大人相处,姑娘还请不要介意!”

胭脂一愣,眼神定定看着一处发起了呆。

她好像隐隐记得,那天晚上容大人执意一人回府,是自己叫金缨跟上去护着的。

云儿有了前面的教训,看着她面色一直不大欢畅,到底还是忍着一句话没有问出来。百无聊赖一钻出去坐在车帮子,撑着脑袋将目光停在柳招远身上不再挪开。

柳招远以为是胭脂对这事情有所介怀了,虽然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却还是一声没有吭。

等到了地方上,他不由地打了个哆嗦,忙送着几个人进了门去。

阖上门又照着兰绍吩咐在门口候了一会,见没有什么旁的差错,掉了头正要驱马往回赶,突然间楼上轩窗吱扭一声打了开来。

暗暗灯光下有一个影子看不大真切,却喊话:“大人留步!”

柳招远一勒缰绳停下马步,没过一阵子,那身影便从正门走了出来,趁着檐下两个大红灯笼才看清楚是胭脂,忙从马背上跳身下来。

“姑娘还有事?”

他不敢不恭敬,低眸子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胭脂。

趁着不大明亮的月光,胭脂打量那副模样,他谦逊有礼的一笑,虽然不比兰绍清秀,却是粗旷中又有别样的柔情与憨厚感觉。在这会儿反倒瞧得真切,不觉虚假。

“兰大人今日受了伤,我这儿有瓶金疮药,还烦您带回去,好生照顾着!”

柳招远一笑:“我就说姑娘定是也中意我家大人的,我家大人风流倜傥人中龙凤,哪会有瞧不上我家大人的人!”

这话将胭脂也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家大人若是知道有你这样帮他说话的兄弟,定是做梦时候也都会笑着醒过来的!”

柳招远挠挠后脑,伸手去接,却听胭脂又说:“不过你就不用提我了,就说你买的,你大家大人会高兴的?”

她面皮薄,今儿莫名到他面前将他臊了一臊,这会儿却又要先一步低头,她实在是做不来。

柳招远一脸纳闷儿相:“我镇抚司可全是习武的好儿郎,什么上好的伤药没有,若不是姑娘所赠那又买来作甚呢?”

胭脂抿抿嘴,觉得自己着实是多虑了,习武之人动刀动枪惯了,那点小伤口算的了什么呢,再说他们应该用的都是御赐的药石吧,又怎能将自己这凡物放在眼里。

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她也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大明白,明明自己什么事情也都没有做,却觉得胸口闷闷,好像亏欠了什么一样,又快速将那药盒子往袖中一收:“那便作罢吧,大人请便,回去........也不必提这一桩事情。”

柳招远见她表情凝重,屈下身子趁她不注意一把将那药盒子夺了过来塞进衣怀间。

“唉.......大人.......”胭脂不懂他究竟何意。

柳招远翻身上马,然后弓下身来与她悄悄说:“姑娘对大人的心意我怎敢隐瞒呢,若是拒绝了更是罪过。有了姑娘的关怀,大人的伤一定会尽快康复,姑娘放心,还请回去歇息!”

说罢驾马扬长而去,留胭脂愣愣地立在门口,良久后才忽然笑了出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