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我有一个聚宝炉小说全文 周凡林静雅微信内阅读

我有一个聚宝炉小说全文 周凡林静雅微信内阅读

2019-09-02 18:55:27   编辑:宛儿
  • 我有一个聚宝炉 我有一个聚宝炉

    从小孤儿的周凡,成了上门女婿,守着家里的中药铺,忽然有一天得到了传说中的聚宝炉,要啥有啥。从此逆袭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黑色的雪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我有一个聚宝炉》 小说介绍

从小孤儿的周凡,成了上门女婿,守着家里的中药铺,忽然有一天得到了传说中的聚宝炉,要啥有啥。从此逆袭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火爆新书《我有一个聚宝炉》是来自黑色的雪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凡林静雅,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从小孤儿的周凡,成了上门女婿,守着家里的中药铺,忽然有一天得到了传说中的聚宝炉,要啥有啥。从此逆袭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我有一个聚宝炉》 第十章 钱罡施法害周凡 免费试读

张德柏只觉得身体被猛地一拉,手臂上的疼痛还没缓过来耳边就听到重物落下的声音。

那根长半米的避雷针就插在地上陷进了六七厘米,把水泥地砸出了小坑。

“这…”张德柏骇然地看向那个地方,不敢想象刚刚要是周凡没拉他那一把的话,他现在会是什么下场。

“张先生,你的手可能被我弄骨折了,要不要先去医院…”周凡愧疚地说着,却被张德柏用另一只手拉住。

“周先生,我信了,我相信你的话,还请你现在马上帮我把房子里的事解决了!”张德柏现在感觉身上都开始冒冷汗了。

“张总,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而且钱大师还在这儿呢,您不用担心…”男助理忙跑过来,却被张德柏吼了一句。

“我要是出事了你负责吗?现在立马闭嘴!不然你就不用再干下去了!”

张助理听了这话,也被吓到了,只能退到旁边用眼神求助钱罡。

而周凡看张德柏的样子也听不进去要去医院的话,只能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答应下来去房间里看一看。

张德柏开了门,一群人跟着周凡走进去,周凡则是随着黑色光环的波动频率最后锁定了张德柏的卧室。

“应该就是这儿了。”周凡指了指里面,对着张德柏说道。

一直跟在身后的钱罡的脸色则是阴沉了下来,那件卧室是风水聚集地,是他经过精挑细选定出来的位置,怎么可能是那里,这个小子一定就是来砸场子的。

“那个,表哥…”张助理的脸色突然苍白起来,他拽了拽钱罡的衣服,乘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拽进厕所。

“你干什么?”钱罡现在正是心烦的时候,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暴躁很。

“表哥,你那个房间里…当时布置的一块玉…被我拿走了,有没有什么影响啊。”

钱罡听了这话,眼睛猛地瞪大,恨不得掐死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表弟。

当时布置风水的时候,那块金镶玉就是摆在那儿当阵眼的,金镶玉要是不在了,这反而成为了一个招厄的阵法。

“这可不关我事…我阵法布置的好好的,都是因为你才成这样,你自己去找张总认罪!不许把锅推到我头上!”钱罡说。

“表哥,这可不厚道吧?要不是我帮你介绍的张总,你能认识他还赚那么多钱?上回的护身符坑了不少钱吧?还有那回给张小公子的祛病,我没记错的话小公子只是普通的发烧。”张助理冷笑了一声。

他们现在可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钱罡想把他推出去独善其身?想都别想!

钱罡恨的牙痒痒,却也知道现在没办法动张助理了。

“那小子应该不是什么真正的内行,就算他真的是传说中的能观气的人,也不一定真能发现问题在的地方。”钱罡压低了声音。

“但要是那个观气真的能看到那个地方怎么办啊?”张助理现在已经完全慌了手脚。

而钱罡也因为这句话而开始想办法。毕竟就怕万一,万一周凡的天赋强,或许真的能看得到。

“你先进去给他们错误的信息,扰乱他们的思绪给我争取时间,我去想办法转移漏洞。”

“怎么转移?”张助理问。

钱罡的眼睛眯了眯,“这不该是你管的事,你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他们已经开始翻东西了。”

张助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走了出去。

等张助理一转身,钱罡的眼里就流露出阴狠

和贪婪来。

这么短的时间想要再找一个漏洞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足够他让周凡动不了手,等到周凡在张德柏那儿失去了信任,他就找机会抓了周凡,把他的观气之眼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来。

周凡被张德柏带着进入房间后,看似在认真地翻东西,其实是在用余光默默观察着张德柏头上的黑色光环。

而当张德柏的目光看向墙上挂着的闹钟时,周凡明显的发现那个光环颤动起来,晓得十分激动的样子。

是那里没有错!

而当周凡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张助理拉住,“哎您来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这个的问题?当时这个青花瓷是从黑市上进来的,就图了个好看,指不定是什么邪祟之物。”

周凡拿着青花瓷到了张德柏的身边,黑色光环并没收什么影响,“没事,这东西没问题。我其实觉得…”

“您觉得什么?这青花瓷挺好看的?哎是吧,当时买的时候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买的它,还好您说没什么问题,不然我可真是要去退货了。”

“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女人一样在嚷嚷?!”张德柏只觉得自己这个助理今天是发了神经,一会儿对周凡冷淡得有些恶意了,现在又热络得不行。

张助理被这么吼了一声,自然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了,他不再敢吭声,只能期待着钱罡给点力。

而厕所里,钱罡咬破手指,用血在空白的符咒上画,他要给周凡下咒,让他现在立刻眼不能观嘴不能说。

等到符咒画好以后,钱罡将它贴在对着卧室那边的墙壁上,开始念咒。

等咒语念完,符咒上的血连成一条血线,穿墙而过,直奔周凡而去。

而钱罡更是施完了法以后就瘫倒在地上,这种恶毒的咒语甚至寻常相术师都不会去学,因为它对人的伤害太大了,即便是钱罡这种也需要大半个月才能再次恢复画符能力。

周凡的手指刚刚指向墙上的钟,却发现脑子里钻进了什么东西让他头痛不已,但这种痛只维持了一会儿,就又感觉到有一道金光包裹着他让他的头脑清醒过来。

还不等他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众人就听到从厕所里穿来撞击的声音,张德柏和周凡也顾不上找东西,忙将厕所的门打开。

钱罡躺在地上,身体还在不断颤抖,而他的嘴角溢出了鲜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