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兵中绝将秦牧江筝无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兵中绝将秦牧江筝无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2019-09-01 17:10:13   编辑:怜蕊
  • 兵中绝将 兵中绝将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王命之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兵中绝将》 小说介绍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小说主人公是秦牧江筝的书名叫《兵中绝将》,这本书是作者王命之徒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兵中绝将》 第四章:不敢置信! 免费试读

第四章:不敢置信!

“义父义母,我刚回到江城,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久留了。”

秦牧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武穆顺势站到了他身后。

“这么快就走啦?”

江海山还算淡定,但他听到武穆朝秦牧报告的时候,心里还是一惊。

他想过自己这儿子十年从军,必定大有作为,但却没想到这次回来,直接一步登天。

“嗯,我过段时间再来,说不定到时候,能赶上江丫头的婚宴。”

秦牧说完,便抽身离开,留下一个让人不敢直视的背影。

等到秦牧离开,在场所有人才爆出一阵阵惊呼声。

“将……将军?”

“你们看到秦牧旁边那个人了吗,太吓人了!”

三姑被直接吓瘫在地上,回想起之前秦牧那威严至极的一眼,只觉得一阵后怕。

赵家成也脸色苍白,双手发抖,差点喘不上气。

他怎能想到这一个小小江家里出来的人,来头竟然这么大!

这太匪夷所思了!

江海山送走秦牧后,才回过头来,哼哼道:“看你们这些人模狗样!”

“老黄,你家不是包了个场地吗,还想让我家小牧给你们搬砖来着?”

“没有没有,我这哪敢啊……”老黄极其尴尬地笑了笑。

“那你们家那个送水店呢?刚才不是叫得挺大声的吗?”

“不是,我这不开玩笑嘛。”

“还有你家……”

听着江海山这一轮质问,围观的一众人都脸上无光,作鸟兽散。

主要是刚才秦牧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太过吓人,久久不能平静。

请一位军部人员给他们干苦力活。

就算秦牧答应,他们敢吗?

江海山满脸得意,以前升职的时候都没现在高兴。

主要是这段时间过得太憋屈了,时不时就听到有人在议论他江家,说为了面子攀附权贵,连女儿都卖出去了。

现在秦牧替他把这一巴掌打下去,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谁以后还敢说他老江家不要脸,卖女儿?

赵家成也自觉尴尬,找个借口就带着三姑等人离场了。

最后,只剩还没回过神的江筝。

无论她一双粉拳怎么紧握,连指甲都陷进肉里,都无法平息心中的波涛起伏。

怎么会这样?

这个当初被自己父亲捡回来,一直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家伙,只是过了十年,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在她心中,以秦牧的本事,就应该默默无闻,拼死也走不出这个小县城才对。

这样,才能证明她秉持自己主见,下嫁豪门赵家,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行!我要找他问个清楚!”

说罢,江筝不管父母阻挠,一路冲下楼,正好赶上秦牧上车。

“江丫头,怎么了?”秦牧坐在副驾驶,看见江筝,笑着道。

“你……”

江筝看着秦牧这副和十年前一样的笑容,很多挂在嘴边想问的话,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来。

她忽然想起来,小时候自己遭同班几个男孩子欺负,哭着脸回家被秦牧看到的时候,秦牧二话不说,就冲回学校。

那时候秦牧还没现在这么高壮,甚至有些弱不禁风,但却硬扛着几个人的拳头,将他们全部揍趴下。

等江筝再看到秦牧,秦牧已经满脸都是肿包,但还撑着这副笑容,告诉她,有他秦牧在,以后没人敢欺负她了。

怪不得,父亲当初抱他回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对秦牧要好。

怪不得,自己说死也不嫁给秦牧,而是选择豪门赵家的时候,江海山连连叹气,像是老了十岁不止。

如今以秦牧的身份,这份姻缘,她终究是错过了。

江筝想到这,不禁有些黯然神伤,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到时候,我的婚宴,你会来吗?”

良久之后,江筝鼓起勇气,正视秦牧,故作洒脱道。

秦牧看了江筝两眼,随后重重点了点头。

“嗯,我会来的。”

……

“感觉那小丫头,和你关系不是很好啊。”武穆开着车,打空问道。

在战场上,他们是绝对的上下属关系,但在平时生活里,有时候不会计较这么多,所以武穆说话通常都很直。

“小时候我刚到江家,她就和我不是很对付。”秦牧闭着眼,回味道。

毕竟都是小孩子,平日像个小公主一样被家里供着,突然被一个外来人横刀夺爱,拿走了父母大半的倾爱,换哪个小孩心里都不舒服。

但秦牧心思早熟得很,从小就什么都让着江筝,才没把这矛盾放大。

直到秦牧离开从军几年,情窦初开的江筝开始想要追求赵家成,却遭到江父拒绝,并明确希望她嫁给秦牧的时候,江筝就彻底不干了,非要嫁入赵家,证明自己父亲是错的。

“可惜了。”武穆噘着嘴,摇头道。

他话里指的,自然是江筝。

“不说这个了,找到合适的住处了吗?”秦牧揉了揉太阳穴。

因为接下来要着手调查自己生父母的死因,所以在江城暂住一段时间。

“找到了,燕归园小区,在江城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环境,而且和江城中学距离不远。”武穆回应道。

“哦?”

秦牧听到后半句,突然觉得不错,因为他就在这江城中学读过两年书,看来以后时不时,可以回老校区怀念一下。

至于购买豪房的钱,秦牧懒得细问,以他现在的身份,这些小数字已经不在他管理范围内了。

因为是一级豪房,等到秦牧入住燕归园小区,整个房子已经装修布置完毕,连家具都摆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

而风格,武穆也特意随秦牧的喜好,挑选的是偏中式,简朴风的房子,所以当秦牧推开门,没觉得太过奢华晃眼。

“我睡主卧,你随便挑个客卧,也都坐一天车了,困了就自己回房躺着。”秦牧打了个哈欠,拿了些新衣服,准备去洗澡。

“对了,那个朱斌什么情况?”秦牧想起这茬,问道。

“我派人跟踪着,他离开之后,又找几个远方亲戚借了钱,现在还在赌场里泡着。”

“看来他是没把将军的话放眼里。”

武穆如实报告。

“行,明天找他算账。”

秦牧点了点头,淡然的话语中含着三分杀气。

因为他向来,说话算数。

……

第二天清晨,秦牧随意吃了个早餐,趁着朝阳蓬勃,穿着一件宽松的运动服,绕着小区小跑了几圈。

等到回来,武穆已经备车等在小区门口。

“走吧。”

江城第一福利院,又称小摇篮福利院。

这是江城最大的一家育儿机构,由市里亲自拨款建造,地处城中心,环境优秀,堪比豪华高校。

而且笼盖了全市大量优秀的教育资源,兼顾幼儿教育,对留守儿童的照顾等各方面,经常受到市里领导的好评价。

“将军,到了。”

经过十几分钟的车程,小摇篮福利院已经近在眼前。

“我曾经在这过了七年。”秦牧说着,眼中情绪万分。

无法想象,一对父母要在如何的死境之下,才能狠下心,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一个陌生的地方足足七年。

武穆趁着这个时间,停好车去办理入院手续。

连连摇头,秦牧没再陷入回忆,只是走到一旁的一个空大厅前,略感疑惑。

“我记得,这曾经是个图书馆,怎么关了?”

小时候,秦牧经常泡在图书管里,一看就是几个小时。

但眼前那个熟悉的地方,却大门紧闭,看上面积攒的灰尘,至少有好几年没开门了,透过玻璃门,能看到里面的书架早就空空如也,只有几张破凳子摆着。

不知为什么,秦牧突然觉得整个福利院有些冷清,没有多少小孩子天真的嬉笑声。

“弄好手续了,朱斌大概在哪我也问清楚了。”武穆办完事回来。

“不急。”

秦牧沿着路走向福利院内部。

武穆见状,也收声,连步跟了上前。

这里是负责管理孤儿还有留守儿童的一个小院子,隔着小木栏能看到不少小孩子在里面打闹。

秦牧没管保安,一步踏了进去,后面的保安还想阻拦,就全被魁梧的武穆给拦了下来,加上武穆手里那份通行证,也就没敢多说。

秦牧走进小院子里,没有大动声响,反倒是找了个角落,安静地坐下。

在他身边,有一个落单的小女孩,别的小孩都在结队玩游戏,只有她在一旁,用沙子堆着小城堡。

秦牧也把玩着一个小泥球,帮小女孩堆着城堡。

小女孩显然对秦牧这个大人有些惊讶:“哥哥,你叫什么呀。”

“我叫秦牧,那你叫什么名字呀?”秦牧轻声问道。

“我叫琪琪。”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回答道。

秦牧笑了笑,这女孩倒是和小时候的江筝有几分相似。

“你在这过得怎么样?”秦牧试探地问道。

小女孩听到秦牧这个问话,神情突然变得慌张起来,结结巴巴地回答道:“琪琪很好,琪琪在这过得很快乐。”

听到这个回答,秦牧似乎已经找到了端倪。

不过外面的保安却是突然急了眼,急忙叫唤道:“里面那个人干什么呢!快出来!”

眼见秦牧没有回应,保安拿出腰间的抽棍,但还没跑出两步,就全被武穆摁倒在地上。

秦牧想伸手握一下琪琪的手。

琪琪却如同触电一般,连忙缩了回去,蹲在角落,满脸恐惧地哭叫着。

“琪琪不敢了,琪琪会听话的!叔叔不要打琪琪了!”

听到这句话,武穆已经看到秦牧的脸色渐渐转阴。

“放心,有哥哥在,没人胆敢欺负你们。”秦牧蹲在琪琪旁边,双手摊开,静静等着。

他的话仿佛有一种奇妙的说服力,琪琪听得半信半疑,慢慢地伸出自己的右手。

秦牧小心地掀开琪琪的长袖,整个人却是愣住了。

在他的眼前,那原本稚嫩白皙的皮肤上——

赫然是十几道密密麻麻,用鞭子抽打过的血痕!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