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兵中绝将全文阅读 秦牧江筝小说大结局

兵中绝将全文阅读 秦牧江筝小说大结局

2019-08-25 07:57:18   编辑:紫南
  • 兵中绝将 兵中绝将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王命之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兵中绝将》 小说介绍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兵中绝将》中主要人物有秦牧江筝,由王命之徒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已完结。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兵中绝将》 第十九章:我如何? 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我如何?

海洋之心给人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震撼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以至于很多人都忽略了江筝的反应。

而婚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重磅礼物给打断。

众人纷纷站起来,忍不住想要靠近一些,一睹真品。

如果是其他人前来,把海洋之息当做礼物,还会遭到质疑。

但这可是玉轩阁主人,夏远亲自送出手,自然绝无人会去怀疑这海洋之心的真假。

而货真价实的海洋之心。

价值十亿!

一言以诺,就这么送出手去!

在场的女生更是被吸引得神魂颠倒,丝毫不加掩饰地露出羡慕的神色。

而旁边一向自傲的潘妮,此刻却脸色铁青。

她刚才说江筝像个凡凡无奇的村姑,配不上赵家成。

而现在,一位不知身份的大人物,却将海洋之心赠送到江筝手里。

珍宝配美人。

光彩夺目!

艳压群芳!

如果她之前和江筝还有的一比。

现在则是连站在江筝身边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显得黯然失色。

“筝儿,吉时快到了,我们先上台喝交杯酒吧?”

赵家成终于觉得情况不太对劲,上前拉起江筝的手。

他现在越来越惧怕,江筝会突然回心转意。

“不……”

江筝一反常态,甩开了赵家成的手。

“嘿,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是不是以为有几个人给你送礼,你就忘乎所以了?”

“别忘了,你依旧是我们赵家的媳妇,家成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还不快滚上来喝交杯酒!”张曼不服气,叉腰道。

“你们这做家长的,不赶紧教育教育?”

“轮不到你废话!”江海山震怒道。

他原本不想和赵家多做争辩,毕竟女儿的终身大事比什么都重要。

可现在,他突然觉得事情还有转机。

只见江筝挣脱赵家成,抓起一袭婚纱,踮着脚尖跑起来。

“筝儿,你要去哪?”赵家成惊慌道。

“我要找他!我要找他!”江筝已经泣不成声,只能哽咽着说出几句话。

“没有他,我的婚礼不完整!”

只见江筝辛辛苦苦,终于小步走到了父母面前。

“爸,妈……”江筝祈求道。

只见江海山释怀一笑,将手掌摊开,一个亮着屏幕的手机赫然在握。

不知什么时候,江海山已经接通了电话。

江筝迫不及待接过电话,热泪盈眶,顿了许久,终于能说出话。

“哥,对不起……”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一会,终于回应。

“怎么哭了?有人欺负你了?”

声音传来,仿佛在轻声安慰,带着一丝怒意,一如曾经。

但这句话,彻底引爆了江筝的情绪,她一头埋进母亲邱水霞的怀里,放声痛哭。

“对不起!你明明是最爱我,最疼我,最亲我的人,是我太小心眼,是我误会了你的好意,还把你当坏人!哥,对不起!!”

“没关系。”电话的那头,对方轻笑道。

“我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可以吗?”

此刻,全场寂静,不少人屏住呼吸,代入其中难以自拔,更有的人,心里暗自给江筝加把气,快要被急死,“快答应她呀!”

终于,秦牧释然一笑。

“好,我这就来。”

电话的末端,只听见一道雄厚盖天,气吞山河的声音。

“武穆,开车!”

“得令!”

听见回应,江筝终于喜笑颜开,趴在邱水霞怀中作乐。

“傻丫头,笑的这么开心。”邱水霞也为自己女儿解开心结高兴。

而江海山,更乐得见到这个场面。

两兄妹本就血浓于水。

只是在这件事上,两人都是薄脸皮,谁都不好意思先开口。

而现在江筝主动道歉。

作为兄长的,岂有不来的理由?

在这之后,酒店按程序开始上菜,只是所有人都无心情吃饭,连海洋之心都不再倾注,全都遥遥相望门外,等着那个新娘子盼望的人。

“啧啧啧,真让人恶心。”

张曼看着这场面,全被江筝吸引了过去,真当他赵家不存在,当即啐了一口道。

“我说你们江家怎么这么傲气,原来是藏了一个身份不俗的亲戚啊?”

“那是我哥!”江筝扬起小脸,不卑不亢道。

“切,泥腿子终究是泥腿子,登不了大雅之堂。现在有点资本就到处炫耀,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是不是?”

“连吉时都不顾,打断婚礼流程,给自己留个压轴登场,让全场所有人连饭都不吃就等着他,你们江家真是好大的脸面啊!”

此话一出,江家脸色并不好看。

而赵家众人则都摆起脸面。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他们赵家的主场。

在气势上,未必就会输给对方。

只是这边张曼话音刚落,大厅之外,一辆车急促驶来。

所有人伸长了脖子,生怕错过什么。

张曼也不例外,看向门外。

一辆军车?

“我当是什么来头,原来就一个兵啊?”

张曼见状,顿时哼笑起来,正要继续嘲讽,却见主驾驶位上的武穆下车,拉开对面的车门。

而下一瞬间,她浑身麻木,手脚冰凉,双眼瞪到了最大。

只见一个青年踏步而入。

他的形象,瞬间惊住所有人!

军帽上印刻着奕奕国徽。

一身威武肃穆的军服,腰间系着一柄军剑,映衬得他身材巍峨如山,气宇轩昂,不容侵犯。

而金色麦穗在侧,肩抗三颗耀眼徽星。

“这,这是一位立世将军啊!!”

赵家众人双目呆住,连手里的酒杯摔落都没反应。

“肩抗三星,腰间佩剑,是为大将!你这家伙,居然是一位宏图大将!这不可能!!”

张曼脸色煞白,看向眼前的青年。

这才发现,他眉目如剑,气盖云顶!

极尽锋芒!

大丈夫当是如此!!

而在众人,后座的江筝踏着小步,强忍着泪水,纵然投入秦牧的怀中。

“哥,你终于来了!”

秦牧并无拒绝,轻轻搂住了江筝,为她抹开泪痕。

“对不起,我来晚了。”

秦牧这句话仅对江筝一人说。

而他安抚着怀中温玉,眼神骤然一收,如剑般射向坐在主席位上的赵家成。

赵家成此刻早是浑身虚汗,气喘不已。

他原本以为武穆口中的将军只是敬称,以秦牧的年龄,上至封顶也就是一位少校了。

如果是这样,以他赵家的脸面和人脉关系,尚能与之抗衡。

可谁曾想,这竟然真是一位护国山河,立于万人之上的三星大将军!

在一旁,张曼更是四肢发抖,惶恐不安。

她刚才骂得开心,不自觉就站了起来,想继续数落江家和江筝。

可现在,她站在当场,就如不知死活的出头鸟,正对秦牧。

说实话,张曼自一开始就看不起江筝,非常讨厌这个臭丫头。

因为江筝来自一个没什么前途的家庭,加上张曼天生就对这些卑贱的下等人有着歧视,觉得共处一室都是丢她脸面。

所以张曼经常利用长辈身份,狠狠责骂这个未过门的媳妇,让她清楚知道自己的地位,将来嫁进他们赵家,也就是个扫地服侍人的丫鬟。

可料天料地,张曼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江筝,竟然有这么一位风光无限,位极人臣的兄长!

张曼这次是真的慌了,她连忙向周边看去,想找一个人来帮她。

可眼下,赵家众人在秦牧面前,连头都抬不直,更别说为她说话了。

这边,秦牧将江筝安置好,轻轻踏步,走向主席位。

他每走一步,军靴都在红毯上踩出一个清澈的脚步声,听得张曼心里发慌。

“听说有人曾欺辱本将的妹妹,笑她登不了大雅之堂?”

“听说有人嘲笑本将的义父义母来参加这婚宴,是给你们赵家掉面子?”

“听说有人觉得我江家出身贫民窟,身份低贱,比不了你们赵家的任意一位?”

秦牧背负双手,气势如虹,走到张曼面前,轻言问道。

“你觉得。”

“我如何?”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