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兵中绝将免费资源 秦牧江筝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兵中绝将免费资源 秦牧江筝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2019-08-21 16:36:38   编辑:从卉
  • 兵中绝将 兵中绝将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王命之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兵中绝将》 小说介绍

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小说角色名是秦牧江筝的名称为《兵中绝将》,这本书是作者王命之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有恩,砸锅卖铁还你;有仇,拆房卖地揍你。十年后,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快意恩仇!

《兵中绝将》 第五章:蛮不讲理! 免费试读

第五章:蛮不讲理!

“这是怎么回事?”

武穆扼住一个保安的喉咙,质问道。

“我们不知道啊,我们只是几个看门的,要问得问管事的黄姨!”

几个保安的内心都绝望了,他们好歹是经过培训出来的职业人员,在武穆手下竟然连动弹都做不到。

“滚,叫她过来!”

武穆一脚踢开,几个保安爬也似地逃跑。

琪琪看到这个场景,当即哈哈大笑,也不顾手臂上的伤,小小的粉拳往空中挥了挥,一脸出气的样子。

没几分钟,一个体态臃肿,嘴里叼着牙签的老妇女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吃的,连几个人都看不住?”名叫黄珊的妇女开口大骂。

一听到黄珊的声音,所有在玩闹的小孩全部停下手,再不敢乱动。

琪琪原本也准备坐起身,却被秦牧按了下来。

“不用怕她。”

可这一幕正好被黄珊看个正着,扬着巴掌威吓道:“臭丫头,想死是吧?我的话你都敢不听,今天不把昨天的衣服洗干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武穆一手拦住黄珊,冷道:“我记得这里明明是个福利院,请有专业的护工,为什么要让小孩子来做事?”

“怎么,他们在这里白吃白喝,做点事怎么了?再说了,让他们做点家务,锻炼一下动手能力,有什么问题?”黄珊挺直腰板,理直气壮道。

“其实不止洗衣服,平时大家的碗筷,还有周围的卫生,也是我打扫的……”琪琪嘴里小声嘀咕道。

秦牧听罢,俯下身,轻声问道。

“这些活,你每天都要干吗?”

“死丫头,你再敢多嘴一句,老娘就抽烂你的脸!”

琪琪还想说什么,就听见黄珊扯着嗓子怒骂,顿时缩了回去,不敢说话。

“给我打!”

一旁早就忍不住,只等命令的武穆瞬间出手,一巴掌将黄珊拍翻在地,抽得她半张脸都红肿起来。

“混账!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躺在地上的黄珊捂着脸,被扇得头脑发胀,但嘴上还硬着叫骂。

“我还没说停!”秦牧呵斥道。

武穆当即大声报道,接连着又一巴掌打了上去。

黄珊每一次想起身叫骂,武穆就是一巴掌,打到黄珊不敢坐起来,只能趴在地上,像条丧家之犬。

这下,黄珊算是明白,她这是遇上硬茬了。

黄珊是院里的老员工了,和不少上头的人都有交情,所以平时在院里都狠惯了,谁敢不听话就是一顿臭骂,谁知道突然出来这么一尊货色,根本不吃她那一套。

“妈,你怎么躺在地上?”

这时,朱斌正好从赌场回来,刚在桌上通宵大杀四方,虽然走都快走不稳,但倒是精神得很,可这一进门就看到自己老妈躺在地上。

再看看动手的武穆,还有里面的秦牧,朱斌一下就明白了。

“谁允许你们在福利院里打人的!”

“知不知道你们这样会给孩子带来多恶劣的影响!”

朱斌拿出平时应对正式场合那一套,指着两人,张口就来。

一看到朱斌,原本还坐着的孩子们顿时四散而逃,眼中都带着恐惧。

“怎么了?”秦牧朝琪琪问道。

琪琪看了看凶神恶煞的朱斌,再看了看比他大几个身位的武穆,轻轻伸出自己的手,指了指角落的细旧竹子:“那个叔叔很凶的,每次回来心情不好,都喜欢拿那个竹鞭打我。”

这句话,让秦牧心神猛地紧绷。

这种事秦牧早就不是第一次见了。

小时候他就惨遭过朱斌的毒手,但胜在自己皮糙肉厚,耐打。

但没想到朱斌连这恶习在十年间不见悔改,甚至变本加厉,连这些才刚刚四五岁,娇弱至极的女孩都下得了手!

而且看刚才的情况,不止是琪琪,指不定院里的其他孩子,多少都遭到过朱斌的毒打。

“动手。”秦牧强压着怒火,吩咐下令。

武穆点头,从角落里拿出竹鞭,一步步走向朱斌。

“你想干什么!打人是犯法……啊!”

朱斌还没来得及威胁,就被武穆一鞭抽飞。

紧接着,又是几十鞭子打下去,抽得朱斌满地打滚,连声求饶。

“他在福利院是什么职位?”秦牧站起身,问道。

“负责管理资金和购入购出的分配。”

“那看来,江丫头平时捐给福利院的钱,都跑进了你的口袋吧?”秦牧说道。

而这边,动静闹得太大,朱斌的惨叫声传得整个福利院都是。

很快,就有十几个负责人听到消息,快步赶来,为首的是一位半秃顶,带着一副半框眼镜,斯斯文文模样的中年人。

“这怎么回事?”

黄珊一看救兵到了,立马爬过去,哭丧着脸:“院长,你可要住持公道啊!”

“你慢慢说。”院长何铭稳住大局,一边扶起黄珊,一边问道。

“我好心想要锻炼这些孩子的做事能力,结果有个小丫头给人告黑状,让外人来动手打我。”

“我做错什么了我!”

黄珊哭唧唧地向何铭解释,听得何铭脸上泛阴。

“放心,我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说吧,你们为什么要在我的福利院里随意打人,如果解释不清楚,今天局子恐怕你们是免不了跑一趟了。”

面对何铭的疑惑,秦牧不答反笑:

“我倒也想问问,一个硕大的福利院,由市里亲自拨款资助,加上经常有善心人士资助,资金方面理应不缺。”

“可我怎么连一个管理护工都看不到?还有洗碗,洗衣服等粗重活本就应该请人处理,为什么要让这四五岁的孩子全做?”

“而且,我还看到你院人员,有明显的对孩童施暴行为。”

“你们的有关记录,能拿得出手吗?”

面对秦牧狂轰滥炸一般的问句,何铭一时间竟然答不上来。

尤其是最后所说的记录,更是绝对不能给外人看的东西!

何铭咳嗽了两声,“这些是我福利院的内事,和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关心的是,你为什么要打人!”

秦牧摇了摇头,道:“既然你给不了我答案,那就让你的上头来说话。”

听到这话,何铭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

“小子,别我说欺负你不懂事,我是这福利院法定上的最高管理人!”

“在这个福利院里,一切东西,都是我说了算!懂了吗?”

何铭双手背负,嘴上不留余力地叫嚣着,一副蛮不讲理的恶霸模样。

但秦牧没有半点反应,挥挥手,武穆心领神会,走到一边,拨通了几个电话。

眼看武穆撤开,黄珊和朱斌连忙逃到何铭身后,一口一个叫冤,诉说刚才秦牧是多么心狠手辣。

何铭点了点头,道:“前面那个年轻人,你也听到了,我手下的员工向来兢兢业业,在孩子间也是有口皆碑,从来没发生过你所说的事情,作为院长,我要求你对你的恶行,向我手下的员工做出道歉!”

“还有赔偿名誉和经济损失,至于具体数字,你就和黄珊他们好好说吧。”

何铭伸出两根手指,向秦牧提出要求,可秦牧理都未理,只是拿出一些膏药,为琪琪抚平手上极为刺眼的伤口。

这下,倒让何铭左右为难。

“院长,这人我看是想在这耍赖了,要不报警吧?”黄珊献计道。

说完,黄珊恶狠狠地看向琪琪,狰狞着脸:“等收拾了那两个家伙,有你好受的!”

就凭非法打人这一条,就够秦牧喝一壶了。

“也好。”

何铭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正准备拨打110,就听见一通急促的电话打了进来。

何铭看着来电提示,心脏瞬间停跳了一拍,不敢怠慢地急忙接起电话。

“是,我在福利院……好的,我会管理好现场,谁也不能离开。”

只是这一通电话,就已经让何铭心力衰竭,连退几步,差点没摔倒在地。

他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神色看向秦牧,但还不等他问出口。

紧接着,第二通,第三通……无数的电话马不停蹄地打进何铭的手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