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恐怖红包雨叶枫王春山无广告小说全文阅读

恐怖红包雨叶枫王春山无广告小说全文阅读

2019-04-28 13:56:38   编辑:映梅
  • 恐怖红包雨 恐怖红包雨

    过年扫红包的时候扫到一个特殊的二维码,通过这个二维码我弄了不少红包,但每一次那红包里面都带着一句话,我本以为只是随机发的,却没有想到,因为这些话,我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

    仙树下的红衣少年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恐怖红包雨》 小说介绍

过年扫红包的时候扫到一个特殊的二维码,通过这个二维码我弄了不少红包,但每一次那红包里面都带着一句话,我本以为只是随机发的,却没有想到,因为这些话,我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

经典美文《恐怖红包雨》由知名作者仙树下的红衣少年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叶枫王春山,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过年扫红包的时候扫到一个特殊的二维码,通过这个二维码我弄了不少红包,但每一次那红包里面都带着一句话,我本以为只是随机发的,却没有想到,因为这些话,我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

《恐怖红包雨》 第四章 神秘人影 免费试读

我俩对于在牛结实家里面发生的事情讳莫如深,谁都没有提起。我回了家,便用柚子叶洗了个澡,就上.床睡觉。

事实上,我一直在做噩梦,一会儿梦见在水井里摸出了个脑袋,一会儿又梦见有孩子哇哇的哭,或者看见牛结实的媳妇在那里说明月落地可活。

睡了不到三小时,我就醒了,心想都是那该死的红包惹的祸。

早不碰那红包不就一点事儿都没有了吗?

刚坐起来没多久,就接了王春山的电话:“叶枫,你知道不?早上村长从外头请来的阴阳先生,跑了。”

“跑了是几个意思?”对这个事情我特别的敏.感,一蹦三尺高:“昨天晚上哥几个差点把命搁在那,今天早上他就跑了?”

“可不是嘛。”王春山连忙说道:“那阴阳先生一早上说要发丧,结果喊了十七八个大小伙子去,竟然没办法把那棺材给抬起来,然后那阴阳先生就点了一排香,结果每一炷香都烧成了两短一长,说是绝户香,阴阳先生就说我们村子的事儿他管不了,连忙跑了,谁都劝不住。”

我顿时觉得头大:“什么叫绝户香?”

“我也不太清楚,说什么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一炷香烧成那样也就算了,偏偏一排香都是如此,就说明有人要对我们村子的人下手,那阴阳先生跑得飞快,现在估计都已经回县城了。”王春山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你快来看看吧。”

“我看个毛?”我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大不了大家一起等死吧。”

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我却想着那阴阳先生应该知道点什么,若是能把他给找回来,这事情肯定就解决了一半。

我和王春山说了一会儿,便提出要去镇上找那个阴阳先生,王春山也同意,于是我俩说好了,直奔村口。

可我俩刚走到村口,却发现外头一片白茫茫,村子外面像是起了一层浓雾,看不清楚路,甚至遮天蔽日。

在那浓雾当中,似乎有一个一个的人影,那些人影摇摇晃晃,像是步履蹒跚的老人。

这雾起得怪,尤其围绕着山村来的,仿佛要把全村的人都堵在村里。

我和王春山站了一会儿,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突然听到有人奔走相告,说是死人了。

我和王春山对视一阵,便火急火燎的跟着那人走了过去。

死的人就是阴阳先生,那阴阳先生还带着包袱,看上去马上就要离开的模样,可却死在了村子里。

村长的脸色都变了,阴阳先生的尸体被放到了牛结实家的院里。

村子外面的浓雾已经渐渐的延伸到了村里,当我们赶去牛结实家里的时候,甚至我觉得连不远处的房子都看不清楚了。

大雾起的奇怪,周围几乎看不见什么了,村长年纪大了,见过的事情不少,哪怕没有阴阳先生,也知道周围的雾气奇的奇怪。

村长将几个年轻人留下,让其他人回去都守好门户,千万别出去。又单独叫了我和王春山,说是拜托我们几个昨日里守灵的阳气重的后生,去隔壁的村子喊一个卖棺材的老头过来。

那卖棺材的老头姓李,是个瘸子。村长说附近也就他懂一点了,说不定能解决村里的事儿,还叫我们快去快回。

我和王春山本来都不想去,但村子里的事儿的确太邪门了,我俩便做伴,一同朝着隔壁村走去。那隔壁村子距离我们也没多远,中间隔着一条河。

刚刚出村,王春山便冲我说道:“你说这事儿到底因为什么?”

“不知道。”我从头到尾都只是个看客,脑中一直回荡着明月落地可活这几个字。也很奇怪,为何王春山会问我,可我刚准备说话,就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王春山这孙子,居然用一块石头把我给拍晕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被人捆得结结实实。周围都是大雾,雾气里面隐隐绰绰的坐着一个人,那人的面前放着一面磨刀石,枯燥刺耳的声音就在我耳边不停的响着,他在磨刀。

这人的身影长得有些像王春山,我尝试着叫了一声,果然是那孙子,提着刀朝我走来。

“你疯了吗?”我忍不住说道。

王春山的样子很奇怪,翻着白眼,眼珠子只能看见眼白看不见黑色的眼球,也没有什么神采,摸着手中的刀,冲我说道:“既然有人已经开始惦记了你,那我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就不用知道了。”王春山笑眯眯的看着我,比划了一下那把刀,似乎在想着用什么样的角度切进来。

我深吸一口气,盯着王春山说道:“你我都是发小,我俩一起长大,到底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自己是什么东西吗?”王春山盯着我道,突然笑了笑:“反正,你知不知道也无所谓了,不过你要记住,牛结实一家变成那样都是因为你,村子里的人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也多半因为你。”

王春山说着,便走了过来,他高高的扬起了那把刀,朝我脖子的方向一刀切了过来。我被王春山捆得结实,无法动弹只能闭上眼睛。

就当我以为我要完犊子的时候,我睁开眼,却发现王春山后退两步,额头上都是鲜血,在他的脚边掉落了一块沾了血的石头,也不知道谁丢的,竟如此精准。

“谁?到底是谁,快出来。”王春山一惊一乍的吼道,提着刀子,一脸凶狠。

周围都是浓雾,可不远处的树林里面,似乎真的走过去一个身影,王春山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了神,提着刀就追了上去。

我顿时松了口气,不多时,从那堆树林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这人戴着棒球帽和黑色的口罩,可我同那人对视一眼的时候,便觉得特别熟悉,仿佛已经认识了很多年。

那人看了我一眼,便低下了头,手里拿着短刀给我松了绑,压低了声音冲我说道:“赶紧跑,往大路上跑。”

他说话声音我都熟悉。

我连忙问道:“是你给我发的红包吗?”

我觉得知道这事儿的,除了那个发神秘红包的人,似乎就没有别人了。

可我问了这句话之后,很久都没有得到回答,我有些疑惑,当我回头,却发现那人早走了。

我身后的草丛有半米多高,可我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