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全文阅读 金流言祁摄小说最新章节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全文阅读 金流言祁摄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19-04-15 16:38:33编辑:夏槐

主角是金流言祁摄的名称为《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这本书是作者十歌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海城最负盛名的废柴大小姐终于被人给娶回了家什么?不是心甘情愿?是卖过去的?金流言咬牙切齿:“姓祁的!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祁摄面无表情:“金小姐,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冥婚吗?”金流言默了……婚后,金流言某天福至心灵发现,自己个儿的这位债主虽然心狠手辣,冷得像座会移动的珠穆朗玛峰,但他对自己,好得过分了吧?不仅手把手教导她经营之道,给她买菜做饭洗衣服,还帮她暖床叠被……亲自传授驭人之术?!!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 第三章:破釜沉舟 免费试读

  坐在W集团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内,流言一颗心紧张的快要跳出来了。

  昨天突然接到W集团总裁特助庄特助的电话,电话里,庄特助说,祁先生要见和自己见一面,谈一桩合作。

  黑白双色调极简风格,每一件家具摆设,都是在大气中透着无声的奢华,流言私心觉得,这个神秘的祁先生,应该是个有年纪有阅历,温文儒雅的大叔,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矜贵意味。

  可当见到沙发上端坐的男人时,流言还是蒙逼了。

  这一次见到他,嘴角挂着浅浅的酒窝,令那天还凛然严肃的男人,隐约有几分孩子气。

  流言持续一脸蒙逼,问:“你就是祁先生?!”

  “是我……坐吧……”

  四目相对,流言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她时不时偷瞄一下吧台边的男人,发现他动手煮咖啡,手指修长指节分明,一举一动都优雅的像在处理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不一会儿,满室的咖啡醇厚香气,祁摄先是端了咖啡给流言,继而在她对面坐下,缓缓道:“金小姐。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谈谈。”

  “啊?好的!您说!”流言端着咖啡,紧张得不行。

  “我们结婚吧。”

  “什么?!”流言一口咖啡喷了出来,惊讶道:“你没说错吧!结婚?!和我,为什么是我啊?!祁先生,你搞错了吧?!”

  这个剧情发展的是不是不太对啊?他们要谈的不是金氏和W集团的合作吗?怎么变成结婚了?!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我年纪大了,也该结婚了,想说你还挺合适的。”祁摄一顿,“再说,你不是也需要我的帮忙吗?金氏的注资……”

  “所以呢?你觉得我什么地方符合您的择偶标准了,愿意出这么大一笔钱让我出现在祁先生您家的户口本上?”

  流言很生气,早先进门的刻意伪装成温顺安静的样子早就被她丢去了太平洋。

  “我真不知道,我这么值钱啊!两亿三千万,真是看得起我。”

  “这个不用你操心。”祁摄用手指将合约推到流言面前,翻到了第五页,继续说:“关于这份合约,第一,我们必须签婚前协议。第二,无论生理或心理,双方都必须忠诚于这场婚姻。第三,只要我愿意,你必须为我生一个孩子。”

  流言红着脸,难堪至极,昨日那个女生的话言犹在耳,今天就这么被现实狠狠的打了脸,流言拿过文件一个反手丢进了茶几边的垃圾桶,怒道:“祁先生,抱歉,我对你的提议并没有兴趣!希望您能找到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还愿意陪您玩一场无聊透顶游戏的女人!我在这儿先祝您早日如愿以偿!”

  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一番话,流言拿过包起身就要走,祁摄轻轻笑了,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已经找到了。”

  “看来,你还不清楚现在金氏的处境。或者说,你还寄希望于奇迹。可是,在整个南方范围内,能给你这个奇迹的,只有我。”

  “你有一天时间思考,一天之后,我期待你的回答。”

  流言愤愤然:“那你可以好好期待了祁先生!我绝对会给你一个难忘的,被人拒绝的经历的!!!!”

  啪的一声,流言干脆利落的甩了门。

  室内归于安静,天已经全黑了,他起身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走到窗前看马楼下如同蚂蚁一样小的人,走来走去。

  桌上堆满了高高摞起的文件,电脑品屏幕上不断变化着的股市交易数字,祁摄其实也惊讶于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明明是没有资格拥有幸福的人,却还是,在又一次见到那个小丫头的时候,忍不住想要靠近她的心情。

  一想到将来的婚礼,古井无波的心底也泛起阵阵波澜,他在脑海中不停勾画着教堂的情形,笑起来像太阳的小丫头,穿起婚纱的时候会是怎样的美丽……

  她会答应吗?万一,她拒绝了……

  即使十六岁第一次单独面对动辄上亿元的收购案,他都没有这么不确定过。

  “……小丫头……我真是,败给你了……”

  微风吹动着窗帘,轻轻蹭到了流言的脸上,若有若无的清轻触感,将流言从梦中唤醒。她撑起身子,窗外难得的阳光漫布。

  昨天喝了点酒,一回来就睡了,现在浑浑噩噩的,头还有点痛。

  恍惚中,流言好像听到楼下门铃在响。

  看了眼闹钟,八点四十一分,她以为是张兴平,便裹了外套下楼。

  结果下楼一看,流言彻底懵逼了,自己是穿越了吗?

  “金小姐,早上好啊!”

  十几个身形强壮的汉子,手持铁棍木棍菜刀,其中还拎着一桶汽油,毫无例外的都是一脸凶相,流言背后一凉,下意识手握紧。

  “你们是什么人?”流言慢慢的往后退:“怎么进来的?!”

  “金小姐,我们就是照吩咐来找你拿钱的。珍珠港的工程款,您什么时候给啊?”领头的壮汉说着,接过小弟手里的汽油桶,往地上一放,“金小姐,给个准话吧。”

  其他人纷纷抽出菜刀,明晃晃的刀刃刺眼的很,吓得流言脸色惨白手心冷汗直冒,小区门口不仅有保镖,院子门口也有密码锁,更不用说大门的指纹锁,可这群人就这么在大白天,拎着汽油、菜刀,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家里。

  想想都可怕,流言强装镇定:“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们的!”

  “您当然可以告我们了!”领头的壮汉嗤笑:“不过在这之前,您还是给我们一个交代,着工程款,什么时候给啊?我们兄弟几个可都揭不开锅了。老婆都不让我们上床了,要不委屈您一下,给我解决解决这方面的需求。”

  流言脚下一软,靠着楼梯把手才没让自己滑下去:“应该支付的工程款,我们金氏绝对不会赖账,你们可以放心,金氏就在那里,哪里也不会去,如果你们最后没收到这笔钱,到时候你们再来找我也不迟,你们不是很厉害的嘛,连我家都可以随意出入。是吧?”

  壮汉想了想,还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摇头:“不行。今天一定得给!不然!”壮汉举起油桶,语带威胁:“这桶汽油的木塞子盖得不是很稳啊金小姐!!”

  “……那好啊……”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侮辱、不甘和愤怒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流言抓过楼梯口用来点蜡烛的打火机,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吼:“你倒啊!现在就倒!你要不倒你就是孙子!我告诉你,不用你动手,只要你倒,我马上点火!我说的很清楚了!反正金家也快完蛋了!要死一起死啊!到黄泉路上还有一个伴呢!这位大哥,你说是不是啊?啊!”

  流言疯狂的大吼,壮汉也有点蒙,这种场景下,哪个小姑娘不是痛哭流涕,怎么到了这位金小姐,就变得这么奇怪?

  流言看着壮汉出去又打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大手一挥,竟然是把人都领走了。

  厚重的木门徐徐关上的那一刻,流言浑身的力气被抽走,软绵绵的摊在楼梯口,忍了许久的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张兴平就拿了产权转移合同来给流言签字。

  流言攥着合同站在客厅中央,半晌的沉默,一笔一划签上了名字。

  下午,流言收拾好了所有的行李,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搬到了在学校旁边的一栋五十平米的公寓。这还是当初她读书的时候,因为嫌弃每天要绕半个海城才能到学校,不顾金崇来反对,偷偷用压岁钱租下来的。

  现在的流言很庆幸,那时候自己付了十年的租金,不然明天海城早报的头条就是,昔日富家千金流落街头的新闻了。

  海城市中心,金氏大厦门前聚集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刚刚被金氏毫不留情辞退的员工,他们中间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脸上满是风霜,他们靠着金氏的工资来养活家人,负担孩子的学费。

  站在最前头的是一身西装的男人,布料一看就很廉价,此时,男人举着话筒,大喊:“我们没有犯错!金氏不能辞退我们!我们要求重返岗位!!!”

  金氏大厦的保安全体出动,拿着盾牌严阵以待,***的人群往前涌,保安和人群扭打成一团,而就在此时,金氏大厦地下车库,一辆车缓缓开了进来,金氏总经理张兴平恭敬在一旁站着,车门打开,流言从车上下来。

  “张叔叔,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张兴平递上一份资料,解释道:“目前集团几个主要的在建项目都在这上面了,这里面最重要的是珍珠港开发案,金董在世的时候,在这个项目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当初投下这个项目,也是花了集团很多资源,现在其他项目也需要***……”张兴平停顿了下,看一眼流言的表情,才又继续说道:“资金严重短缺,工程款拨不出去,工人***,而我们用裁员节流的方式拢集可用资金,但是没有效果。还有就是,陆氏增持的股份,已经有30%了。”

  “现在,海城还有哪一家财团可以提供这一笔资金。”末了,流言补上一句:“除了W集团。”

  张兴平为难道:“大小姐,能拜访的我们都去了,除了W集团,没有了。”

  脑子里乱的很,陆氏,陆域,祁摄,W集团,结婚,各个乱七八糟的字交接呈现,流言受不了地抱住头蹲了下来。

  “大小姐!您怎么了?!要不要喊医生过来?”

  “没事。张叔叔,您先去忙吧,资金的事,我会想办法的,还有外面那些员工,好好向他们说明情况,该给的辞退金,一分也不能少。”

  “好的。”张兴平看着流言,略带不忍,金老爷子突然离世,整个金氏的重担一下子落在这个失去了这世上唯一亲人的孩子身上,张兴平想起上一次见到流言的时候,还是在金家,她坐在钢琴前,为金老爷子弹奏月光的婚礼,单纯而不谙世事。

  张兴平往外走,心下暗叹:金老爷子用心血养大的孩子,这下子究竟能不能撑起金氏的一片天,还是未知数啊。

  …………

  很快人就都走光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流言一个,她看着简洁明亮的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桌前相框上。

  那是带着圣诞帽的爷孙俩,去年圣诞节流言缠着自家爷爷一起拍的,还非缠着爷爷将照片放在办公桌上,让爷爷想自己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出来看看。

  这里还是什么都没有变,宽大舒适的转椅,资料排列整齐的书桌,装的满满当当各色书籍的架子,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还有……

  流言往角落柜台走去,拉来开了冰箱的把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冰箱里是一列列酸奶,流言仔细一看,各种品牌的酸奶,应有尽有,她想起小时候在这间屋子里哭闹着一定要喝酸奶,不然不吃饭的糗事,那时候爷爷还很健康,笑着把她放在大腿上坐着,听她叽叽喳喳讲着学校里有趣的是谁,最漂亮的又是谁……

  这是爷爷一辈子的心血,一纸结婚证而已,算不了什么。流言在心里默默做了决定。只是,那天自己振振有词的拒绝,她没有把握,祁摄还会愿意和自己签订那份契约。

  流言想,或许他已经找到一个更适合的人选也说不定了呢。可祁摄,现在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就算是死皮赖脸,也要求他……

  流言流着泪笑起来,也要求他,娶自己呢。

  祁摄从公司出来,一边随口附和自家姑姑让他这礼拜天回家吃饭的事情,一边开车门准备回公寓,结果不经意往马路对面一看,就看到了蹲在路灯下的小丫头。

  暗黄色的灯光将那个小小的人笼罩起来,她只穿了件无袖连衣裙,在冷风中显得可怜无助。

  祁摄挂了电话,又从车上拿了件大衣,才走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

  流言肩上一重,顺着为自己披风衣的手抬头看去,祁摄正皱着眉居高临下的看她。

  “哈喽~祁先生~晚上好啊~我有件事想找你聊聊~”

  祁摄问:“为什么不到办公室?”

  “哈,我一说我是金流言,谁都知道我就是去借钱的,谁还愿意让我进去啊~”

  祁摄继续问:“为什么不打电话?”

  流言囧囧有神:“……电话号码被我撕了……”

  流言觉察到祁摄说这话的时候,身边的气压陡然降低了好几度,周身都笼罩着一层黑雾。

  “我保证,我会遵守你的所有要求。喂喂?”流言听祁摄没有反应,急了:“你反悔了吗?”

  “哦,我以为,原本能有一个难忘的,被人拒绝的经历的!”

  “……”流言想嚎啕大哭的心都有了,立刻低头认错道:“祁先生,我错了!像您这么优秀杰出的人物,怎么会有人这么不长眼敢拒绝您呢!简直就是瞎了嘛!你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祁摄淡然盯着流言,流言不确定的问:“祁先生?”

  “嗯。”

  “祁先生,你说的……还算不算数?”流言攥紧了手,咬牙:“祁先生,之前是我太不懂事了。我道歉!关于您的提议,我答应。只要您肯出手帮金氏度过这次危机,您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眼泪模糊了视线,流言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只要您可以救金氏一次,我的命都可以给您。”

  祁摄沉默了许久,久到流言以为他不愿意时,祁摄终于开口:“明天早上九点,我去接你。”

  “??啊??”流言蒙……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

作者:十歌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海城最负盛名的废柴大小姐终于被人给娶回了家什么?不是心甘情愿?是卖过去的?金流言咬牙切齿:“姓祁的!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祁摄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