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秦筝慕容舒小说结局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在线看

秦筝慕容舒小说结局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在线看

2019-01-15 15:16:09   编辑:惜雪
  •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看了小半辈子穿越小说的秦筝,没想到她有一天,居然,真的,穿越了!喜上心头,因为可以重活一世!悲上心头,因为被亲人扫地出门,寒冬腊月,衣食住用行样样皆无!好!既来之,则安之!谢天谢地再活一生,那就怎样都...

    简笑笑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小说介绍

看了小半辈子穿越小说的秦筝,没想到她有一天,居然,真的,穿越了!喜上心头,因为可以重活一世!悲上心头,因为被亲人扫地出门,寒冬腊月,衣食住用行样样皆无!好!既来之,则安之!谢天谢地再活一生,那就怎样都要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还要带着心爱的家人们一起活下去!还要活得红红火火、风风光光、轰轰烈烈!只是,她虽然财迷,但并未在脸上刻字为证。可偏偏这纨绔臭小子,每次遇见,便让她开价。还夸下海口:只要她愿意,金山银山都是她的。笑话!美女爱财,取之有道!她有的是变废为宝的本事,还用得着卖己求财!她倒要看看,这只知道“买买买”的臭小子,如何能抱得美人归?!

热门好书《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是知名作者简笑笑写的古风文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秦筝慕容舒,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看了小半辈子穿越小说的秦筝,没想到她有一天,居然,真的,穿越了!喜上心头,因为可以重活一世!悲上心头,因为被亲人扫地出门,寒冬腊月,衣食住用行样样皆无!好!既来之,则安之!谢天谢地再活一生,那就怎样都要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还要带着心爱的家人们一起活下去!还要活得红红火火、风风光光、轰轰烈烈!只是,她虽然财迷,但并未在脸上刻字为证。可偏偏这纨绔臭小子,每次遇见,便让她开价。还夸下海口:只要她愿意,金山银山都是她的。笑话!美女爱财,取之有道!她有的是变废为宝的本事,还用得着卖己求财!她倒要看看,这只知道“买买买”的臭小子,如何能抱得美人归?!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17章 断绝关系! 免费试读

但是,即便心中知道毫无希望,秦筝还是跪了下去,不为别的,只为秦章氏,为一个母亲!

她跪在地上,一字一顿地说道:“爷爷!求求您不要卖掉我,我们一家人做牛做马,一定报答您的恩情!”

不知谁好心帮她们通风报信,正在这时,只见有村民拥着村长和族长一同赶了来。

秦章氏见村长和族长都赶来了,忙跪在他们面前,哭诉着让他们帮忙求求秦展德。

村长和族长虽然之前都在秦展德那里碰过壁,但买卖人口一事,到底人命关天,他们依旧帮忙劝说。

然而,此时秦展德眼里、心里都只有银子,哪里听得进去。

老唐一脸大写的尴尬,他的这个少爷一天到晚给他出幺蛾子,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懂事!

众人都一脸无可奈何。

眼看双方就要签字画押。

秦章氏忽然伏地急切说道:“村长,族长,我要分家,我要和这个家彻底断绝关系!是不是断绝关系之后,秦筝就不归她爷爷管了,她爷爷便没有权力卖他了?对吧?村长,族长!你们倒是说句话啊!”

村长和族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

还是村长狠了狠心,说道:“弟妹啊,如果彻底断绝关系,那秦筝的确就马上不归她爷爷管了。只是,有这个权力提出断绝关系的,只有有安一人。莫说他现在找不到人,即便他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断绝关系啊!”

秦章氏一听,只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又瘫坐在了地上。

秦筝三姐妹都扑了上去,都哭着喊:“娘!娘……”

“我同意断绝关系!”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如同世上最好听的天籁之音,在秦筝耳边响起。

秦筝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根据原主的记忆,这是她最亲爱的爹爹——秦有安!

她爹回来了,而且,她的好爹爹,为了她,愿意放弃万两白银,愿意与秦家彻底断绝关系!

秦筝睁着泪眼看着眼前这位三十来岁,高大魁梧,帅气有型,只是有些沧桑的农家汉子,看着她这一世可亲可敬的爹,一股暖流在心底深处奔腾翻涌、温暖滋润。

秦有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秦展德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痛苦说道:“爹,请恕有安不孝!秦筝是我的孩子,我们家的一份子,我们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绝不会将她卖给别人的!如果爹今天答应不卖秦筝,我们还是一家人;如果爹执意要卖掉她,我们一家人,只能与这个家彻底断绝关系。”

秦展德一听,忽然“嗵”的一脚踹在了秦有安身上,踹得他如此高大之人,竟一下子人仰马翻。

秦筝死命攥着拳头,克制着自己想打死秦展德的冲动。

秦展德气得抖个不停,喝道:“老太婆,看看,看看你养的好儿子。一家子赔钱货,吃我们的,穿我们的,现在,我们不过想卖他一个丫头,他竟要和我们断绝关系。好!断绝关系好!但是,断绝关系之前,把你们这些年吃的、穿的,都给我吐出来!”

老秦氏抹眼淌泪,泣不成声。

秦蒙氏一脸看热闹的表情,一直盯着老唐手中拽着的银票,挪不开眼睛。

秦有安不再看他爹,依旧跪在地上,但却冲着村长和族长说道:“麻烦村长和族长拟个文书,我们愿意净身出户,与秦家断绝关系!”

秦展德上前又想打秦有安,这回,被秦筝挡在了身前。

他看着秦筝狼一般凶狠的眼神,不觉后退了几步。

站在稍远的地方喝道:“秦有安,你敢!”

却挡不住已经有人送来了文房四宝,族长便起草了断绝关系的文书。

村长当着村民们的面,大声说道:“按照国法、村规,秦有安有权提出与秦展德彻底断绝父子关系。尤其是净身出户,虽然对秦有安一家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但是,这也是能最快断绝关系的唯一办法了。有安,你可想好了!”

“恩!”秦有安郑重地点了点头,在断绝关系书上按了手印。

秦展德气得面红耳赤,依旧不依不饶道:“我养了他们这么多年,就算白养了!我绝不会同意断绝关系的!”

老族长听他胡搅蛮缠,也气不过,喝道:“秦展德,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若论分家,你秦家现种着的十亩良田,十亩荒地,家里一应的钱粮油盐银两,怎样也要分作五份,给一份给有安的。如今人家一家六口,衣食无着,净身出户,于法于礼,理亏的都是你这个当爹、当爷爷的,你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蠢货,都是蠢货,你们都是嫉妒我这孙女儿可以卖万两白银。你们眼红心跳,只顾撺掇着有安,好让我们家发不了财,让你们称心如意!”秦展德气急败坏地说道。

族长、村长气得青筋毕现,直喘粗气。

秦筝冷笑一声,抓起他的手,便往印泥里按。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秦展德的手已经被按在了断绝关系书上。

断绝关系书,一式两份。

秦筝将属于自家的那一份,忙着藏进了怀中。

笑着想要搀扶起跪着的爹爹。

谁知竟被爹爹一把拉得又跪了下去。

秦有安带着大家,一齐给秦展德和老秦氏磕了三个响头。

秦筝不想拂了她爹的意思,看在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万两白银,更放弃了爹娘,选择了她的份上,她也认认真真,给二老磕了头。

再起来时,秦有安眼含热泪,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哽咽道:“爹,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您了。这是一两银子,是我的工钱。昨天有人看见秦筝在镇上挨了打,我一夜没合眼,赶了回来,是怕秦筝要抓药吃。如今,一并交给您吧!”

秦展德仿佛吃了秤砣铁了心,一点没心软,从秦有安手上抢过银子,便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老唐奇奇怪怪、口中念念有词地向外走去。

秦筝耳尖,听得他念叨:“少爷,该做的我都做了啊!您可再怪不到我头上来了,阿弥陀佛!”

秦筝差点笑出声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