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小说全集 (厉寒川白洛暖)无弹窗广告阅读

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小说全集 (厉寒川白洛暖)无弹窗广告阅读

2021-12-04 09:16:35   编辑:书兰
  • 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 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

    白洛暖在厉寒川最落魄的时候替继妹嫁给他,任劳任怨悉心照料,守得云开见月明之际,却收到一纸离婚协议书和他即将订婚的消息。继妹迫害,她为求自保仓皇离开。五年后白洛暖携萌宝强势归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不想...

    别枝惊鹊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 小说介绍

男女主角是厉寒川白洛暖的名称为《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别枝惊鹊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白洛暖在厉寒川最落魄的时候替继妹嫁给他,任劳任怨悉心照料,守得云开见月明之际,却收到一纸离婚协议书和他即将订婚的消息。继妹迫害,她为求自保仓皇离开。五年后白洛暖携萌宝强势归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不想却被某前夫挡住去路。厉寒川:“你很像我失踪五年的夫人。”白洛暖甜美一笑:“厉总,这种搭讪借口太俗!”数月后,前夫携子高调表白。厉寒川:“和我在一起,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白洛暖:“抱歉,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

《幸孕双宝:厉少追妻火葬场》 第3章 免费试读

白洛暖回到包厢,梦宝注意到她手背的红肿。

她跳下座位,捧着那只手:“妈咪,你的手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白洛暖摇摇头,揉揉梦宝的脑袋:“不要担心,只是遇到了一个不讲理的流氓。”

“妈咪,梦宝给呼呼,不疼了哦。”她在红肿的地方吹了吹,凉凉的气流羽毛般轻拂过手背。

“谢谢宝贝。”

梦宝萌萌一笑,奶乎乎道:“妈咪不用客气。”

她回到位置上,拿出平板,快速操作。

白洛暖柔声说:“宝贝,吃饭了,不能还玩平板哦。”

前几年,她们母女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电脑操作高手,

梦宝在电脑操作上很有天赋,耳濡目染,小小年纪已经成为世界上顶级黑客。

“知道了妈咪。”

梦宝说着,眼睛却盯着平板,小脸软萌又敷衍。

她看着平板上的监控视频,黑亮的眼仁中闪过一抹精光。

坏爹地,原来是你欺负妈咪。

“妈咪,我去洗手间哦。”

跳下椅子,小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

餐厅另一间包厢内。

白颖坐在厉寒川旁边,她是个调香师。

厉寒川从洗手间回来后,她敏锐地从他身上捕捉到陌生的香水味。

五年来,除了诺言,厉寒川不允许旁人离他太近。

什么女人能在他身上留下香水味?

她心里浮上不安:“寒川,你刚才出去碰到什么人了吗?”

厉寒川冷冷掀起眼皮,不怒自威:“我要向你报备?”

白颖畏惧,讨好娇笑:“当然不是了,我就是随口问问。”

眸子垂下,眼中闪过一抹阴霾,肯定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想勾引寒川!

她不会给任何人机会!

“寒川,奶奶问我们结婚的事,奶奶她年纪大了,我们就别让她担心了吧......”

厉寒川眸子微凛,冷冷打断她:“我不是说过了吗。”

“是......”白颖捏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五年了,在厉寒川强悍迫人的气场下,她依然难以完全保持镇静。

诺言也抬起头看向白颖,目光清冷。

那张脸还尚显稚嫩,但已隐隐有他父亲的凛冽气势。

让这样的父子两人看着,白颖犹如暴露的罪犯,无所遁形。

她飞速瞥了诺言一眼,眼中闪过愤恨和不甘:“寒川,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总不能因为诺言,我们就不结婚了吧!”

厉寒川语气风轻云淡:“白颖,你应该知道当年我答应和你订婚,完全是因为诺言。只有诺言接受你,我才会和你结婚。如果不满意,婚约随时可以取消。”

诺言虽然是白颖亲生的孩子,但很奇怪,这个孩子不仅不亲白颖,甚至还很排斥她,母子两人关系非常生疏。

如果诺言不接受她,他更不会接受她。

“寒川,不要!”白颖慌了,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就是有点心急才口不择言,我们本应该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我只是太希望我们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这时,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打断了她的话。

门开了一条缝,却不见人。

视线下移,才看到一个小奶团子。

来人扎着两个小辫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又黑又亮,鼻子小巧挺翘,皮肤奶白,整个人就像是用玉精雕细琢出来。

她乌溜溜的大眼睛在室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到厉寒川身上,迈着小短腿朝他走去,奶声奶气喊:“爹地!”

包厢其他三人傻眼。

“爹地!抱抱!”她举着***的小胳膊,扯着小奶音说,“爹地,抱抱梦宝嘛。”

小女孩又奶又乖,撒起娇来太可爱了,厉寒川鬼使神差地抱起她。

她身体软软的,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

自从她进来他就觉得很熟悉,现在抱在怀里,更是格外亲切。

他冷冽的眉眼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温和:“你是谁家的孩子?”

梦宝睁着乌黑的大眼睛,语气充满孩童的天真:“爹地,我是你的梦宝呀,你不记得我了吗?”

她在厉寒川的怀里动了动,原来这就是让爹地抱着的感觉!

真棒呀!

但她还没有忘记来的目的。

见厉寒川露出些迷茫,她大眼睛中满是伤心和控诉:“爹地,你忘记了梦宝,梦宝会不喜欢你哦。”

看着这一幕,白颖冷笑,寒川的孩子?这又是哪个女人的低级手段!

难道是寒川去洗手间偶遇的女人?

她心中警铃大作,豁地站起来:“寒川只有诺言一个孩子!你是谁家的野种?谁指使你来的?”

刻薄刺耳!

厉寒川皱了皱眉,凌厉森冷的视线扫去。

白颖浑身一寒,慌乱道:“寒川,这个孩子来历不明,我也是担心你......”

梦宝缩进厉寒川怀里,可怜弱小又无助:“呜呜呜,爹地,她是谁呀?坏女人,坏女人欺负我。”

她眼中闪着泪花,小小的脸皱起。

厉寒川潜意识不想让这张奶包子的小脸挂着伤心,情不自禁伸出手,轻拍她后背,面无表情说出哄孩子的话:“不怕,爹地保护你。”

白颖下巴都快惊掉了,她何时看过厉寒川对别人的孩子这么有耐心?还自称爹地去哄?

难道是......更喜欢女孩?

诺言也看向厉寒川怀里的小人,眉头皱了皱:“爹地,她是妹妹吗?”

厉寒川毫不犹豫回答:“不是,我不认识她。”

梦宝哭声变大:“呜呜呜,爹地,你骗梦宝。”

小奶团子哭的伤心,趁机将鼻涕眼泪抹在他身上,高定衬衣变得又脏又皱。

梦宝很满意自己的成果。

坏爹地,这是你欺负妈咪的惩罚。

她一瞬间止住眼泪,仰起嫩生生的小脸蛋,眼睛弯成月牙:“爹地,我要回去了,妈咪该着急了。”

笑容明媚阳光,纯真无害,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小天使!仿佛刚才哭的惨兮兮的小团子不是她。

变脸速度之快,在场的人都为之咋舌。

厉寒川愣了一秒,问:“你妈咪在这?”

“对呀。”梦宝重重点头,脸上的婴儿肥很像小奶糖,“我和妈咪一起在这里吃饭呢。”

白颖眼中闪过冷色,果然,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就在这里。

此时,门外响起一道柔和又焦急的女声。

“梦宝,梦宝,你在哪呀?”

梦宝从厉寒川腿上跳下,小小的身体朝门口跑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