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苏晨歌翟庭小说阅读 苏晨歌翟庭全文免费无广告

苏晨歌翟庭小说阅读 苏晨歌翟庭全文免费无广告

2021-12-03 15:12:28   编辑:晓云
  • 婚内燃情总裁老公轻一点 婚内燃情总裁老公轻一点

    不过在听见瞿庭深说“随便玩我请”的时候,又恢复到了原先的疯狂,而且因为瞿庭深不在还玩得更嗨了。“瞿总,请问您和苏小姐真的不和吗?”“难道说真的像传闻中那样您其实喜欢的是陈丰婷但是因为家里压力无奈娶苏晨...

    狸猫不胖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婚内燃情总裁老公轻一点》 小说介绍

苏晨歌翟庭是著名作者狸猫不胖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不过在听见瞿庭深说“随便玩我请”的时候,又恢复到了原先的疯狂,而且因为瞿庭深不在还玩得更嗨了。“瞿总,请问您和苏小姐真的不和吗?”“难道说真的像传闻中那样您其实喜欢的是陈丰婷但是因为家里压力无奈娶苏晨歌吗。”

《婚内燃情总裁老公轻一点》 第二章: 恶意羞辱 免费试读

回到婚房,苏晨歌心底的难过再次被触动,一路没有忍住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滑落。

“晨歌,你快去洗个热水澡,把湿衣服换下来。”翟庭深从架子上取下一个毛巾给她擦了发梢的水。

苏晨歌点点头,手背在脸上抹了一把,从他的手中接过毛巾,沙哑道,“祁阳,谢谢你。”

语罢,转身进了浴室。

浴室里传来水流声,翟祁阳握着拳头从房间里退出来,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半饷,那边才接通。

声筒里只有嘈杂的音乐声,翟祁阳忍着怒气,压低了声音道。

“翟庭深,你是男人吗?”

翟庭深隐在暗色中,眉眼中的郁气渐沉,削薄的唇瓣一张一合,“是不是男人,她不是最清楚?”

翟庭深口中的她是谁,翟祁阳再清楚不过了。

在苏晨歌嫁给翟庭深之前,翟祁阳便守在她的身边了,他们可以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两人的母亲是闺蜜,他们也从小一起长大。

谁都没有料到他们之间会突然插入一个翟庭深。

结婚之前,翟庭深对苏晨歌是真的好,他的宠爱谁都看在眼里,翟祁阳只希望晨歌可以得到幸福,看着她笑就够了。

哪怕给她幸福的人不是他自己也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翟祁阳再次紧紧的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问,“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娶了她就完事了吗?是谁当初说会爱她一辈子的?”

“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翟庭深低沉浑厚的声音透过声筒,无形中带着强有力的压迫感。

他说,“翟祁阳,你是在肖想你的嫂子吗?”

翟庭深故意把嫂子二字咬的极重,一语便抓住了翟祁阳的软肋和痛楚。

果然,那边翟祁阳半饷都说不出话来,隐忍着没有直言说出自己心口的话。

“呵,你配吗?”翟庭深冷哼一声,“苏晨歌永远都只会是你的嫂子!”

他一字一句的落下,清晰入耳。

翟祁阳眼前几乎一黑,翟庭深说的没错,他没有办法得到苏晨歌,沉默几秒,他才压抑的说。

“希望你也能记住她是你的妻子!”翟祁阳的眼眶渐渐的湿濡,抓着手机的手微微用力。

正说着,苏晨歌披着浴巾从卧室里出来,“祁阳,你的衣服也湿了,要去洗一下吗?”

她的声音清丽又沙哑,是哭过后的腔调,软软的让人心疼。

矗立在窗边的翟庭深蓦地收紧了手指,手边的打火机岌岌可危的作响。

“你也最好是记住…”翟祁阳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切断了,只听到嘟嘟的声音。

......

清晨。

苏晨歌被床头的闹铃吵醒。

楼下有些嘈杂,她简单的洗漱了出去,下楼就看到了一夜未归的丈夫正坐在楼下。

拖鞋在楼梯上沉闷的响着,翟庭深也看到了她,鹰眸一眯,随即冷哼了一声,不悦的蹙眉。

苏晨歌抿了抿唇瓣,只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的嗓子有些干哑,声线不似往常的清丽,一反常态的沙哑。

翟庭深狭长的眸子睨着她,双腿交叠着放在前面,眸色渐深,讥诮道,“怎么,昨天晚上和小叔子的感觉怎么样?”

闻言,苏晨歌下楼的脚步一僵,差点踩滑摔了下去,只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不可置信的看着翟庭深。

几秒后,苏晨歌才一步一步的下去,迎着他的眸色,一字一句道,“翟庭深,不是谁都和你一样!”

她终于在他的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他,“我苏晨歌这辈子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新婚夜,你可以用一句睨了打发我,但是你没有资格来质疑我!”

“没有对不起吗?”翟庭深长腿微曲,鞋跟在羊绒的地毯上滑过。

起身的瞬间,苏晨歌只觉得下巴一痛,“唔...”她被迫仰头看着他。

“苏晨歌,你现在是我翟庭深的妻子,最好和你的竹马给我保持干净的距离!”

苏晨歌忍着痛意,唇角绽开一抹讽刺的笑容,倔强道,“你难道记住了自己已婚的身份吗?”

翟庭深舌尖在腮帮处顶了顶,烦躁的甩开她的下巴,力道没有掌控好,眼睁睁的看着她几个趔趄。

即便耳边就是她的痛呼声,他也只是淡漠看着,冰冷的神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收拾下,马上回老宅!”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什么感情,仿佛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苏晨歌眼眶微微湿润,不甘心的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翟庭深鹰隼的眸子微沉,拳头捏紧,好几次想掐着她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她们要那样对待他的母亲!

他又找谁为什么!

母债女偿!天经地义!

苏晨歌侧身看着他,心底的爱终究是压过了之前的气恼,她再一次把自己的尊严扔下,上前抱着他的手臂,“庭深,我们和好吧,好不好?”

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尽数落在翟庭深的手臂上,纯白色的衬衣瞬间湿濡了一片,灼烫着翟庭深,甚至一寸寸的蔓延到心口的位置。

翟庭深隐忍着,喉结上下滑动,漠然的牵了牵唇角,直接掰开苏晨歌的手臂,推开,冷哼了一声。

苏晨歌愣愣的看着手臂落空,茫然的抬头看着他的侧影,泪眼朦胧中只看到他紧抿的唇线。

下一瞬,翟庭深蓦然转身,掐着她光洁的下巴就俯身咬了上去。

是咬,不是吻!

苏晨歌抗拒的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想要推开,却被扣着后脑勺和他紧密相贴,舌尖被吮的生疼。

卷翘的睫毛轻颤了几下,上面未干的泪珠潸然滑落。

两人的唇瓣都是一咸。

翟庭深将她压向沙发,粗暴的撕开她的衣服。

一切来得突然,苏晨歌始料未及,以为他是要行夫妻之事。

而此时他们是在客厅,家里的佣人还在,苏晨歌的脸臊红,正要抗拒,身上的重量却蓦地一轻。

翟庭深漠然起身,嫌恶的睨着她几乎光裸的身体,眼里的情欲不见踪迹,冷冽道,“昨天晚上你就是穿这衣服和小叔子一起的?”

苏晨歌惊愕的看着他,那薄唇好看,出口的话却绝情又冷漠。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