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全文免费阅读 宁墨嫣商景郁小说最新章节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全文免费阅读 宁墨嫣商景郁小说最新章节

2021-12-03 15:08:51   编辑:之柔
  •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

    商景郁不爱自己就是不爱自己,她再怎么坚持下去也没有用。本以为在对方的身上付出最多的是感情,没成想最后却差点赔上性命,再不及时止损,她就真的傻到家了!

    慈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 小说介绍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主人公叫宁墨嫣商景郁,由慈笙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校园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商景郁不爱自己就是不爱自己,她再怎么坚持下去也没有用。本以为在对方的身上付出最多的是感情,没成想最后却差点赔上性命,再不及时止损,她就真的傻到家了!

《商少夫人又拒婚了》 第2章 捅刀子吗 免费试读

“我……”还未说完,电话铃声响起。

商景郁接了后,神情蓦然变得柔软:“现在雨很大,你先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到。”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外套往外去。

似乎完全忘了宁墨嫣还在这里。

“景郁。”哭过后的女声,有些娇媚的味道。宁墨嫣却不习惯,清清嗓子恢复正常:“别走好吗?”

她还没找到机会跟商景郁坦白胃癌的事。

如果今晚他走了,下次她再说,肯定会被说成装病的。

商景郁听到这,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眸中满是柔软,期盼地看着自己。

“希望我留下做什么?”他冷着脸,不复刚才的温柔。

“你只是我娶回来的花瓶,忘了?”说着这话,他却一步步往她的方向回来。

因为是他娶回来的花瓶,所以连要求自己的丈夫陪自己,都是过分的奢求吗?

心里被他的话伤得生疼,倔劲上来,宁墨嫣就是不想让他去走。

“你不是想我放过你吗?今晚陪我去参加晚宴,明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商景郁眸中闪过什么,嘴角微勾,站定在她身侧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他纹丝不动,眸光却仿佛能化成实质性的触碰,划过她身体的每一寸。

所以,他想要她身体力行地去求他?

三年婚姻,宁墨嫣从未主动求过他。

该怎么做,她一窍不通。

闭眼咬咬唇,宁墨嫣撑着身子从办公桌上坐起来,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想象着他以前的动作,侧头在他耳垂落下一吻。

轻柔,缠绵。

不知道商景郁是什么感觉,可她从未这样主动。

一时间,心跳如鼓,面红耳赤。

而她没看到的是,她吻上他的瞬间,他眸间神色暗沉,喉结上下滚动。

“宁墨嫣。”她的名字此刻从他口中唤出,无限柔情。

她轻“嗯”一声,正要学着记忆里的动作,摸索着继续时,门外敲门声响起,吓得她一抖松开了手。

“景郁哥哥~”苏弋去而复返,她带着哭腔小跑着扑进商景郁怀里。

而他们之间的暧昧,瞬间烟消云散。

对上苏弋时,他眸光如水,温柔地拍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怎么,受委屈了?”

她从他怀里抬头,一双美眸泪眼朦胧,委屈地:“我的礼服不合适,刚才景郁哥哥说要给我的呢,我要穿。”

商景郁没有片刻犹豫,给她理好有些凌乱的头发,温声道:“那套配不上你,我再给你挑一套更好的。”

配不上她?不够他心里纯洁无瑕的弋弋,只能施舍给他心里上不了台面的自己是吗?

多年来,她习惯了他的熟视无睹,和毫不在意。

可自己刚才小心翼翼怕他生气的场景还在眼前,此刻他就能当着她的面,这样给她的心捅刀子。

真是好疼啊。

刚才她竟然还幻想……

宁墨嫣垂眸,慢慢把衣服拢起,试图让自己在他们面前不这么狼狈。

而苏弋似乎是才看到她,抬手捂住眼睛:“呀~宁姐姐也太,开放了吧?这可是在景郁哥哥办公室,你居然就……”

宁墨嫣闻言,猛然抬头看去,苏弋的神情仿佛她做了什么有伤风化的事。

“商景郁,我开放吗?”

明明留在办公室这样,是他的选择。为什么他不会为自己辩解一句?

商景郁回过头淡淡看她一眼,揽着苏弋去沙发上坐下:“下次不要在苏弋面前衣衫不整,她和你不一样。”

设计师同时送来两套礼服,这次商景郁主动开口:“你出去,苏弋在外人面前换衣服会不习惯。”

所以,他一个有妇之夫陪着外人换衣服可以,他的妻子被别人看没关系?

苏弋靠在他怀里,小鸟依人的样子:“谢谢宁姐姐。”

“晚上我要陪弋弋,你自己去晚宴会场。”

“景郁哥哥要送我去?最喜欢景郁哥哥了~”

苏弋抬手环着他的脖子,窝在他肩窝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的眼睛疼。

宁墨嫣抱着防尘袋出门,给他们把门带上。

苏弋怎么样她无所谓,可她不想商景郁这幅样子被别人看见。

集团里已经流言四起,她不想活在别人传言里的他们,被猜中已经貌合神离。

刚走上走廊,正碰见商氏项目部部长贺泽一。

他拿着一份文件,行色匆匆,显然是要去商景郁办公室给这位总裁汇报。

想到走时他们两人的缠绵样子,宁墨嫣猜测,以商景郁的性子,如果贺泽一此刻进去,免不了被训斥。

“等等。”

“嗯?”正专心走路的贺泽一似乎才发现她,停下步来:“有事吗宁部长?”

在集团的人眼里,她这个总裁夫人的身份名存实亡,还不如苏弋在商景郁身边有特权。

更多人叫她,苏部长。

也是有商务部部长的身份,她才觉得自己站在商景郁身边,不那么慌。

才能告诉自己,自己和苏弋不一样。

苏弋只是商景郁身边的一个花瓶,而她,是商景郁的太太,也是他集团的能臣。

她才有理由一次又一次骗着自己,在今天这样的时候,不吵不闹地退场。

“没事,只是想提醒你,今晚的商业宴会,总裁会佩戴紫色配饰。不要撞了。”

宁墨嫣说的话让他有些意外。

他们之间,除了年初那次,商景郁在股东会面前训斥她时,他帮着解了围,似乎就没交集过。

但在宁墨嫣心里,她是更感激的。

当时是苏弋的问题,她装无辜把锅甩到自己头上。

她怎么跟商景郁解释他都不听,在一众股东面前把她说的百口莫辩。

若不是贺泽一,她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两人眼神交汇时,苏弋正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粉晶晶的唇釉溢出唇线一些,眼波流转,衣服也有些乱。

“景郁哥哥,我等你来接我哦?”

片刻间,贺泽一就明白宁墨嫣的突然搭话为何。

“谢谢。”低声道谢后,他和苏弋擦肩而过,点头致意后敲响了办公室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