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风花雪月海全文目录 (纪周彤封粟)小说无广告阅读

风花雪月海全文目录 (纪周彤封粟)小说无广告阅读

2021-11-25 15:14:53   编辑:又亦
  • 风花雪月海 风花雪月海

    纪周彤从小的家庭教育就是高压的,要学很多种才艺,要考很高的成绩。紧绷的精神状态在被怀疑不是家里的亲生孩子时彻底崩溃,她患上严重忧郁症。而封粟也从养尊处优变为生活一地狼狈,他母亲得了绝症而去世,父亲欠债...

    是今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风花雪月海》 小说介绍

精选热书《风花雪月海》由知名作者是今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纪周彤封粟,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纪周彤从小的家庭教育就是高压的,要学很多种才艺,要考很高的成绩。紧绷的精神状态在被怀疑不是家里的亲生孩子时彻底崩溃,她患上严重忧郁症。而封粟也从养尊处优变为生活一地狼狈,他母亲得了绝症而去世,父亲欠债逃跑,从小他就和爷爷相依为命,心里的恨意越来越强烈。他们的相遇是缘分还是劫难,没人能说准。

《风花雪月海》 第三章 免费试读

纪红梅到了关注养生的阶段,每天的饭桌上必有绿叶蔬菜。

周小鸥最不喜欢的就是青菜,尤其是菠菜,不管纪红梅怎么说菠菜有营养,就是不肯吃。

纪红梅耐心耗尽,一筷子敲到她手背上,咬牙切齿道:“都是好日子过多了,饿上你几天我看你吃屎都香!有吃有喝的还挑三拣四,这不满意那不满意,老娘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要养两个讨债鬼。”

指桑骂槐的味道越来越浓,纪周彤忍无可忍,起身说:“我出去一趟。”

纪红梅没好气地问:“大晚上的出去干啥?你不是要准备明天的面试?”

“我去买件衬衣明天面试穿。”

面试的衣服早就准备好了,她只是想找个借口不待在家里。纪红梅粗鄙不堪的语言,随时随地发作的脾气,对纪周彤来说已经是一种不可忍受的折磨,她忍得已快到了极限。

纪红梅一听个“买”字,火就上来了,“那么多衬衣还买新的?你知不知道咱们家现在都快破产了?!”

这句话最近已经听得耳朵起茧,纪周彤心里冷笑,既然家里都快破产了,怎么不停周小鸥的各种辅导班?那不都是钱?

她压着火气,冷冷道:“妈,你也公平一点。小鸥上一节钢琴课几百块,我买一件衬衣才多少钱?你不能光宠着小鸥,好歹面子上也一碗水端平。”

纪红梅彻底火了,拍桌怒道:“你还有脸讲公平?小鸥才花了家里几个钱?要不是你惹的那摊子破事,你爸会改行做快捷酒店吗?至少我们家也开了十几家饭店了!”

纪周彤咬牙,“行,算我欠你们的,我将来都还给你们得了吧?”

“你还?你拿什么还?你吃的喝的用的哪一分钱不是我们给的?你到现在挣了一分钱吗?”

“我拿命还行不行!”纪周彤被逼急了,红着眼睛吼了一声,摔门而出。

车子冲出地下车库,径直开向叶怀章家的方向。

此刻她有个疯狂的念头,想要立刻去找叶怀章,在他家住下,逼着他娶她。如果他不答应,她就死给他看。

当然,只是吓唬他。

她怎么会死呢,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

她还要活的好好的,活的更上一层楼。

等红灯的时候,手机响了。

来电是好友沈倩倩,是唯一一位从学生时期就交好的朋友,对她家的情况也算是知根知底,最适合倒苦水。

“那个家我真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我恨不得现在先租房子搬出去住。”

沈倩倩开解道:“你妈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时是挺啰嗦烦人,但是出了事,她不分青红皂白都会站你这边,比我爸妈好多了,就知道吸我的血。这边的工作我又干不下去了,他们找到了我公司,不给钱就赖在前台不走。我打电话就想给你说,我最近要回A市找工作。”

纪周彤一听,说好啊,“我们两个租房子一起住。”

“这样不好吧,你这会儿和你妈闹翻搬出去住,叶怀章父母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纪周彤转念一想,沈倩倩说的对。在嫁给叶怀章之前,她的衣食住行都要靠家里,所以她和纪红梅的关系不能太僵,万一惹怒她,真的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总不能去找叶怀章要钱花。再说,和娘家闹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在叶怀章家人面前也没什么面子。

叶怀章已经看不上她的父母,她绝对不能让叶怀章再看不起她。

于是,和沈倩倩通完电话,纪周彤去了纪红梅经常光顾的一家首饰店,给她选了一枚胸花,打算回家缓和一下母女关系。

结过账,她刚走到大门口,突然报警器响了起来。店里的三名店员立刻围了上来,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我结过账了。”纪周彤很不耐烦地打开包,拿出刚买的胸针。打开盒子却愣住了,里面放着两枚胸针。

“这是怎么回事,这胸针不是我放进去的。”她态度不善地问刚才替她推荐胸针的店员,“是不是你放进去的?”

刚刚一直笑容可掬,热情周到的店员,突然一脸讥讽,“店里丢了东西我要赔钱的,我吃饱了撑的,嫌自己钱多做慈善吗?呵呵,就算做慈善,也不能捐给你这样的啊。”

纪周彤万万没想到这个店员态度这么差,气得一时片刻没反应过来。

另外一个店员也是一脸惊讶,赶紧打圆场,“陈兰你别说了。”

纪周彤瞪着这个叫陈兰的店员,气道:“你是不是眼瞎啊,我看上去是会偷一个几百钱小东西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陈兰一脸不屑地白了她一眼,对同事说:“我看这位小姐也穿得人模人样的,不像是个贼,算了,让她走吧。以后看见她来,再小心点。”

纪周彤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简直要气疯了,“不行,我没偷,把监控调出来!”

陈兰双手抱臂,“很抱歉,我们店里的监控今天出了问题。真是倒霉,今天监控坏了,今天就偏偏有人偷东西。”

纪周彤气得快要吐血,指着陈兰的鼻子尖,“你再这么血口喷人我就报警。”

陈兰反而冷哼一声,“快报警吧。”

“陈兰你今天怎么脾气这么急,算了你别管了,我来处理。”

另外两个店员一看两人要吵起来,赶紧把陈兰推开,让她提前下班,又向纪周彤勉为其难地道了个歉。看表情也不像是真的相信纪周彤没拿,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才息事宁人的样子。

纪周彤百口莫辩,可是有没有证据证明不是自己放进去的,只好憋着一肚子火离开。

冤家路窄,没想到在电梯前碰见了陈兰。纪周彤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阔步上前叫住她。

陈兰一脸倨傲地打量着她,“被人诬陷的滋味怎么样?周海燕。”

纪周彤本来气势汹汹要争个高下,“周海燕”三个字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楔子突然被钉进了喉咙,所有的话都被堵住了。

这个名字已经将近有十年没有人提过,乍然听见仿佛在耳边炸开巨大的声响,震到脑子嗡嗡。她突然之间有点喘不上来气,声调陡然降了下来。

“你认错人了吧。”

她佯作镇定地盯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脸上一阵阵发白。

陈兰盯着她的脸,“我是不认识你,不过我认识纪红梅。上一次你们俩一起来逛街,还带着你妹妹。如果不是看在你妹妹的份上,那一天我就要质问你,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纪周彤吸了口气,反问:“你是谁?”

“我是曾经被江老师资助过的学生。”陈兰鄙视地看着她,“虽然我没出息,没考上大学,不过我这个人有良心,不会像疯狗一样乱咬。”

纪周彤恼羞成怒,“你怎么知道我是诬陷他?”

陈兰冷笑:“我当然知道。就是因为江老师没做,才会去报警,就像你刚才没偷胸针,你才有底气去报警一样。”

纪周彤一时竟然无法反驳她的话。

陈兰一字一句道:“周海燕,人在做天在看。”

“对啊,我没做,所以不怕天看!”

纪周彤厉声扔了一句,疾步离开。她并不是害怕,只是气愤吃了这样的闷亏,可这口气又无从纾解。

回到家里,纪红梅还没睡,躺在沙发上看视频,声音开得很大,一听就是脑残闹剧。

纪周彤强忍着厌烦走过去,把胸针的盒子打开,柔声道:“妈,我给你买了个胸针,你看看喜欢吗?”

纪红梅一扫她手里空着,便问:“衬衣没买?”

纪周彤乖巧地说:“没有,我就穿以前的吧。”

纪红梅的脸色缓和许多,再一看胸针也是她喜欢的款式,语气也好起来。

“工作定下来就赶紧结婚吧。找个时间把叶怀章约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我最近看了不少视频,都是讲有钱人的生活的,怎么吃饭,怎么说话,到时候不会给你丢脸。”

纪周彤心不在焉地嗯嗯,目光落在客厅里的一幅画上。

她爹为了彰显品位,在客厅里挂了几幅知名画家的油画,当然不是真品,真品他也买不起。

叶怀章第一次来她家,一直盯着其中一幅画看,她还以为他特别喜欢那幅画,离开后他才在微信里很委婉地告诉她,“那张赵无极的画,挂反了。”

幸好是微信而不是当面点出来,不然她可能羞臊到无地自容。

她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对父母,无知虚荣,想尽办法挣钱,挤破头要往上爬。可是偏偏又是这样的父母,给她提供了超越身边所有同学的资源,还有无条件的信任。她在心里鄙视他们,可她眼下又离不开他们。

她学习成绩平平,学校和专业很一般,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最想去的就是叶怀章家的同程实业,可是提了几次都被叶怀章婉言拒绝,最终替她介绍了朋友的公司海音科技。

也许是因为有了叶怀章的关系,尽管和一群名校生竞争,纪周彤也顺利地通过了面试。

人事经理李文静把纪周彤单独留下来,说一会儿有事和她说。

纪周彤待在会客室里,百无聊赖地翻起放在茶几旁书架上的几本杂志。其中一本商业杂志,刚好有一篇关于海音科技的采访报道,她一是好奇,二是打发时间,一目十行地扫过这些关于公司的长篇累牍的介绍,最后目光定在一张照片上。

公司的创始人封粟出乎意料的年轻,不到二十六岁,比起出众的外貌,更吸引人的是他那种超越同龄人的沉稳气度。那双眼睛,尤其让人过目难忘,明亮深邃,暗含锋光。

再往下,是一段记者和封粟的对话。

“为什么想到要研发乳腺癌传感器呢?”

“因为我母亲死于乳腺癌。”

“很抱歉。那后来做生物预警芯片是因为……”

纪周彤还没看完,李文静走了进来,笑吟吟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李经理您客气了。”纪周彤忙站起来,把杂志放回原处。

“老板交代过,说你是同程实业的叶公子打过招呼的人。恕我冒昧,叶公子是纪小姐的亲戚?”李文丽不愧是人事经理,亲和力简直无敌,脸上的每一个微表情都透着可亲可信。

纪周彤嫣然一笑,“他是我男朋友。”

“哦,难怪了。”李文静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态度也更加热情,“这是入职合同,你再确认一下,没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也许是看在叶怀章的面子上,薪水开得不低。

纪周彤毫无异议地签了字。

想到一个月后,就可以拥有自己支配的金钱,结束伸手找纪红梅要钱的日子,她兴奋不已,离开海音科技,就喜不自胜的拨电话给叶怀章。

叶怀章虽然还没打算和纪周彤结婚,但是做男友却是一等一的合格。定了很好的饭店,庆贺小女友顺利找到工作,正式踏入社会。

吃完正餐,纪周彤窝在叶怀章的怀里吃冰淇淋,自己吃一口,喂他一口。

正甜腻腻的时候,叶怀章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你好,哪位?”

“你好。我是周海燕的老乡。”

“周海燕?”叶怀章并不认识这个人,于是下意识地念出了这个名字。

纪周彤脸色一变,挖冰淇淋的勺子掉到了衣服上,连忙从叶怀章怀里伸手去抽纸巾。

叶怀章有点摸不着头脑,接着问:“周海燕是谁?”

“周海燕就是纪周彤,她没告诉你吗?”

叶怀章一愣,侧头看见纪周彤惊慌失措的脸。

他没有回答,反问电话里的人,“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让周海燕知道。我找到了她。”

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电话挂了。

叶怀章盯了几眼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然后看看纪周彤,虽然没开口,但是眼神在询问。

纪周彤无法避而不答,她弱弱开口问了句“谁啊”,声线崩得很紧。

“不知道。不认识。”叶怀章微微皱眉,略带好奇地问:“你以前叫周海燕?”

纪周彤知道以叶怀章的老成,肯定能看出来她此刻的不对劲,于是索性承认。

“对,我小时候叫过这个名字。”

“为什么改名字呢?”

纪周彤低下头,隔了一会儿才出声,“因为我上学时曾经遭受过霸凌。”

叶怀章惊讶,“霸凌?”

纪周彤点点头,皱起的眉头之间,明显带着不想回忆过去的抗拒。

叶怀章善解人意地说,“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纪周彤没有顺势听从他的话。如果她不做出合理解释,会在叶怀章心里留个疙瘩。她不想他对自己生出什么怀疑。

“我老家简城那边特别重男轻女。城里稍好一点点,尤其是乡下,为了生儿子,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女孩在家里地位低下,就像是物品一样,只是到了年龄给兄弟们换彩礼的工具。就你曾经见过面的沈倩倩,她初中一毕业就被家里逼着定亲,为了不让她参加中考,答案前一晚把她锁在家里。

我妈也吃过这种苦,早早辍学,打工供舅舅上学,所以她发誓不会对自己的女儿这样。让我去学钢琴学画画学芭蕾舞,很用心培养我,后来家里很有钱了,也没有追生男孩来继承家业,几乎所有女生都很羡慕我,尤其是那些家里重男轻的,嫉恨我,孤立我……我妈知道后,立刻给我转学,还给我改了名字。”

纪周彤难受地扶额,“我真的不想回忆那些被霸凌的过去。”

“可怜的宝宝。”叶怀章把她揉进怀里。

纪周彤抱着他的腰身,嗓音发紧,“那个人电话对你说了什么?”

叶怀章若有所思地摸着她的头发,“没说什么,就是告诉我,她找到你了。奇怪,她找你干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不知道,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打过去问问。”

叶怀章把电话递给她。

纪周彤接过手机,看着那个陌生号码。

她虽然不知道这个打电话的人是谁,但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那件事。

如果不是当着叶怀章的面,她根本不会有任何紧张和恐惧,可是现在他就在身边,她说什么,电话里的人说什么,他都能听见。

这种不可控不可知的状态难免让她忐忑不安,但幸运的是,电话拨出去,对方却已关机。

纪周彤暗暗松了口气,“我猜测是过去那些对我嫉恨在心的同学,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她既然要找我,不然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挑拨的?”叶怀章笑吟吟地看着她。

“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改过名字啊。”

叶怀章笑道:“就这点小破事?”

“我没说也是不愿意提起被霸凌的事,不想勾起不好的回忆。”

叶怀章揉揉她的肩膀,说:“我明白。”

“以后奇奇怪怪的电话你不要接。”

“你放心,我不会傻到因为一个电话就对你有什么怀疑和不信任。”叶怀章捏了捏她的鼻子,笑吟吟道:“瞧瞧你,小脸都急白了,怎么,你男朋友就那么容易被人挑拨?”

纪周彤搂住他的脖子,印上去一个吻。

“我男朋友最好了,所以我要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第一天上班,我不能给我男朋友丢脸。”

“好乖。”叶怀章轻笑。

车子停在周家大门外,纪周彤没有像以往那样,腻歪很久才放他走,而是在他唇上贴了一个吻便下了车。

目送着叶怀章的车子离开,她身体一软,慢慢地坐到台阶上。

打电话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那个店员陈兰?

她为什么打电话给叶怀章?

春天刚刚开始,跳广场舞的人群已经出现了,真是不怕冷。

叶怀章关掉车窗,把音乐隔离在外,拿出手机。

诡异的是,一个小时前关机的电话竟然通了。

“喂。”

依旧是刚才的那个女声,听上去年纪不大,普通话略微带点南方口音。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