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纪周彤封粟风花雪月海小说在线全章节阅读

纪周彤封粟风花雪月海小说在线全章节阅读

2021-11-25 15:00:59   编辑:之柔
  • 风花雪月海 风花雪月海

    纪周彤从小的家庭教育就是高压的,要学很多种才艺,要考很高的成绩。紧绷的精神状态在被怀疑不是家里的亲生孩子时彻底崩溃,她患上严重忧郁症。而封粟也从养尊处优变为生活一地狼狈,他母亲得了绝症而去世,父亲欠债...

    是今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风花雪月海》 小说介绍

经典美文《风花雪月海》是来自是今最新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纪周彤封粟,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纪周彤从小的家庭教育就是高压的,要学很多种才艺,要考很高的成绩。紧绷的精神状态在被怀疑不是家里的亲生孩子时彻底崩溃,她患上严重忧郁症。而封粟也从养尊处优变为生活一地狼狈,他母亲得了绝症而去世,父亲欠债逃跑,从小他就和爷爷相依为命,心里的恨意越来越强烈。他们的相遇是缘分还是劫难,没人能说准。

《风花雪月海》 第二章 免费试读

叶见春一直不太明白,周小鸥的卧室和书房都在二楼,为什么偏偏钢琴要摆放在一楼的客厅里。上课期间,保姆走来走去收拾东西,纪红梅躺在沙发上看视频,很影响孩子的专注力。

休息间隙,周小鸥扭过脸,不满地***,“妈,你上楼去看呗,别影响我上课。”

“我调成静音了。”

“可是你一会儿一笑啊!”

“笑一下就影响你了!”纪红梅一下子嗓门提高八度,开始发火,“以前你姥爷在菜市场卖菜,老娘就在菜市场写作业!就你们毛病臭毛病多,一个两个都跟大小姐似的,挑这拣那,要不是老爹老娘给你们挣钱,你们屁都不是!”

周小鸥气得小脸通红,又不敢和老妈犟嘴,在琴键上重重地敲了一声发泄不满。

叶见春已经在周家当了三个月的家教,对这一幕已经见多不怪。周家保姆和她关系不错,私下对她吐槽,纪红梅原本就脾气暴躁,现在到了更年期,再加上疫情期间周家的快捷酒店没生意,变本加厉化成了炮仗,一点火星就在家里轰炸,保姆也是忍不下去了,打算干到年底就走人。

叶见春上完课,离开周家,在大门外碰见周小鸥的姐姐纪周彤,正抱着男友叶怀章腻歪。

年轻貌美的女孩背对着她,双臂挂在叶怀章的脖子上,一下一下地啄着叶怀章的唇,又娇俏又顽皮,全然没感觉到身后来了人。

此情此景,自然不方便打招呼,叶见春尴尬地低着头,放轻脚步从纪周彤背后匆匆而过,只想别惊动这一对儿鸳鸯。

纪周彤没看见她,可叶怀章正面对她,只是男人面皮厚,被瞧见了也无所谓,反而还抱着一丝恶趣味,想看看她窘迫的样子。

叶见春一闪而过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叶怀章的脚。这个小小的动作被叶怀章捕捉到,不知不觉,目光就跟着她走了。

“我妈老催着我结婚。”纪周彤心里打着小算盘,浑然不觉男友的跑神。

叶怀章收回视线,笑吟吟地捏捏她的鼻子,“急什么,你才二十三。”

纪周彤娇嗔地问:“那你呢,你家人催不催?”

“急什么。”

叶怀章万花丛中过,早就练就了太极功夫,低头吻下去。

老奸巨猾。纪周彤心里嗔骂了四个字。

两人缠缠绵绵半晌分开,纪周彤进了家门。

纪红梅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怎么回来怎么早?你不是和叶公子约会去了?”

平时纪周彤和叶怀章约会差不多都要凌晨才回来,夜不归宿也是家常便饭。只不过纪红梅对这个未来女婿满意的不得了,索性也不管。

纪周彤没精打采地回了一句,“周一要去海音科技面试,我得准备一下,晚上要早睡。”

“这家公司怎么没听过?”

纪周彤心里冷哼,你除了几个购物平台和短视频APP你又知道什么。

“干什么的?”

“研发生产用于疾病预警专用的生物芯片。”

“啥玩意?”

纪周彤耐着性子解释,“就是用生物芯片对生物样品中的靶标进行检测,通过正常样品的数据与检测样品的数据比较,判断被检测者的身体是否患有疾病,对未患病者则可预告易感风险以及如何去避免。”

纪红梅不耐烦地打断她,“你说简单点,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

纪周彤吸了口气,“就比如说吧,可以通过胸罩上的传感器监测癌细胞的温度变化来发现早期的乳腺癌。”

纪红梅眼睛一抡,“叶怀章就给你介绍个卖胸罩的公司?”

纪周彤耐心快要耗尽,“不是内衣公司!我只是举个例子,让你好理解。”

“这公司能有什么前途?卖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

“妈,你天天逼着我学这学那,你自己什么都不学,什么都不懂,将来怎么和叶怀章的父母打交道?”纪周彤憋了许久的怨气爆发出来,“叶怀章本来对我很满意,也提过结婚的事,可是来家里见过你一次后,他就绝口不提带我见父母,你以为这是什么意思?”

纪红梅恼羞成怒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你现在翅膀硬了,就开始嫌弃你爹妈是吧!”

“你想让叶家看得起我们,不是你在家里挂几幅油画,我爸去拍几件瓷器,我和小鸥会弹世界名曲就够了的。你一开口说话就漏了底。”

纪红梅抓起手机朝着纪周彤就扔了过去。

目测距离砸不到自己,纪周彤也不闪躲,冷冷地看着手机掉到地砖上,讥讽地笑了笑:“妈,你从简城搬到A市,这扔东西的习惯可真是一点没变,打人的习惯也没变。”

保姆连忙过来打圆场,“大小姐,太太今天身体不舒服,你也上楼歇歇吧。”

纪周彤心力交瘁地上了二楼,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高三复读了一年,十九岁才入大学,一进校门就开始为自己的后半生打算。她和同龄人不同,她很早就有了结婚的想法,因为她对这个家,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叶怀章是她花了很大一番心思,选出来的结婚对象,比她大了整整十岁。

为什么选他呢,一是因为他是家中独子,同程实业将来是他一个人的,没兄弟姊妹来争。二来,他已经岁数不小,玩也玩好了,该定下来了,据说家里开始催婚。

富二代追她的也不少,太小的不安分也不收心,没玩好没玩够,女孩儿耗不起也等不起。所以她对十岁的年龄差没放在心里。叶公子也对她很满意,热恋期间也提过一回结婚,然而就在见了纪红梅一面之后,他就绝口不提带她去见父母的事了。

纪周彤卸掉妆容,露出下颌承浆处的一个小痣。据说承浆处有痣,是好面相,表示有好口福,晚年生活无忧。

还挺准的。

周勇明是个厨师,做的一手好菜,最拿手的就是大肠汤,后来开了个小饭馆,专卖大肠汤,生意越来越好,店面也越来越大,甚至有外地人开车慕名而来,后来一口气在简城开了四家店。

周家富裕之后,纪红梅开始当全职太太,开始疯狂地买名牌,给女儿报班学钢琴,学油画,学芭蕾舞,要把女儿打造成富家大小姐。十几岁才开始学这些,纪周彤那段时间简直要疯掉。

从简城搬到A市,纪红梅越发变本加厉了,动不动就是让女儿嫁入豪门,脱离底层,简直可笑得要死。有钱人的世界里,开一家小快捷酒店的周家简直不值一提,纪周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结识到一个叶怀章,已经是她能够到的天花板。现在,她只想尽快地和叶怀章结婚,离开这个家,远离令人窒息的纪红梅。

车子开到附近的公交站,叶怀章放慢车速看了一眼站台,果不其然看见叶见春正在那里等车。

一般长相出挑的女孩儿会在眉眼间不由自主地透出自信,可是看叶见春习惯性地垂着眼皮,低着头,表情有点丧,但越发有股楚楚动人的味儿。

他在周家第一次见到她,并没有怎么注意她,漂亮女孩儿他见的多了。叶见春吸引他,是因为很巧有一次他见到她弹琴。这女孩平素清清冷冷,如雪如霜,但是当她弹琴的时候,就整个人活了起来,东风夜放花千树,夺目耀眼如出匣明珠。

叶怀章生了一副好皮囊,又有好家世,很少有女孩儿能对他视而不见,但是,叶见春就是个例外,在周家碰见十几次,她竟然连多看他一眼都没有。他见过很多好看的女孩子,但是这么耐人寻味的,不寻常的,倒是少见,他的好奇心被勾起来。

鬼使神差的他停了车,叫了声叶小姐。

低头垂目的叶见春抬起小巧的下颌,目光有短暂的迷茫,然后出乎意料的,她竟然对他笑了一下。

叶怀章莫名心里一动,于是临时起意,要送她一程。原本他没打算叶见春会答应,想必她会客气的婉谢,然后出乎意料的,她居然大大方方上了车,说:“谢谢叶公子。”

叶怀章眉眼含笑地望着她,“客气了,你怎么叫我叶公子。”

叶见春说:“我听纪小姐和周太太都这么叫你。”

“你和她们不一样。”男人的劣根性在跃跃欲试,叶怀章撩妹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习惯成自然。只是说完,又觉得有点过,毕竟是私下里第一次打交道,于是补上圆滑的解释,“我们都姓叶,往上几辈儿说不定是亲戚呢。”

叶见春点头,“是的,说不定排起辈分来,叶先生还得叫我一声姑姑呢。”

叶怀章没觉得小姑娘是在占自己便宜,风流多情的男人想到了过儿和小龙女。所以,这是在反撩他?可是偏头再看叶见春,却是正襟危坐的清纯模样,既没有撩人的眼神,也没有撩人的神态。

叶怀章也不敢贸然试探,怕自己自作多情下不了台,正琢磨着下一句说什么。

叶见春先说了话,“叶先生,你穿多大码的鞋子啊。”

问他鞋码?叶怀章忍不住笑了,这小姑娘怎么不按路数聊天呢。

“那你可得给个红包,我才能告诉你。”套路张口就来。

“好啊,那我加你微信,给你发个红包。”

“手机号码就是微信号。”叶怀章把自己手机号念了出来,叶见春点了好友申请。

路口红灯的时候,叶怀章通过好友,小姑娘立刻转了个红包过来。

叶怀章也没点开,笑微微地说:“42码。”

叶见春“哦”了一声,没有了下文。

叶怀章有点摸不着头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问我鞋码?”

叶见春摸了一下耳垂,微微笑了笑,“我不太会和人聊天,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刚刚见到你和纪小姐在一起亲热,我没好意思看你们,低头走过的时候,刚好看见你脚上的鞋子很好看,所以就瞎问了一句。”

叶怀章倒是有点尴尬了,抿唇窘笑。

叶见春突然指着前面的路口,“叶先生,我突然想起来要去书店买书,你把我放在路边吧。”

叶怀章停下车,叶见春客气礼貌地对他点点头,头也不回地进了路边的书店。

那个红包,叶怀章自然不会要,他不过是变相地加她微信而已,回到家里,一时心痒,发了条信息问她买了什么书,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她的好友。

素来都是叶公子删别人,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先被女人删。

叶怀章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打了个电话给纪周彤,要叶见春的手机号。

纪周彤自然问他缘由。

叶怀章解释:“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想要找家教,做个顺水人情。”

纪周彤想想也是,叶怀章要是对叶见春有什么心思,也不至于明目张胆地找她要号码。

叶怀章拿到电话号码,拨通电话,开门见山地问叶见春为什么删微信。

他原本想着叶见春肯定特尴尬,谁知她坦然说:加微信为了给你发红包,红包发了就不用留着微信了吧?

叶怀章:“……”

纵横花丛的叶公子破天荒地第一次翻车,还翻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