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主角叫夏子君易云深的小说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子君易云深的小说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全文免费阅读

2021-11-25 14:12:50   编辑:天荷
  •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

    订婚前夕,又傻又丑的夏子君被爆出未婚怀孕,成为全城笑柄。前未婚夫:“长得丑就算了,居然傻得怀了谁的孩子都不知道,娶你只会拉低我的智商。”“你有智商吗?”夏子君嘴唇扬起讥诮,潇洒转身。五年后,夏子君化身...

    又见胡杨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 小说介绍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小说主角名为夏子君易云深,由又见胡杨倾情著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订婚前夕,又傻又丑的夏子君被爆出未婚怀孕,成为全城笑柄。前未婚夫:“长得丑就算了,居然傻得怀了谁的孩子都不知道,娶你只会拉低我的智商。”“你有智商吗?”夏子君嘴唇扬起讥诮,潇洒转身。五年后,夏子君化身白富美逆袭归来,前未婚夫手捧鲜花跪地求婚:“子君,以前是我有眼无珠,只要你肯原谅我,我做牛做马都可以。”夏子君冷笑的看着他:“我又不是动物管理员,要牛马来做什么,滚——”三金影帝发抖音:“我心中的女神,夏子君!”国际武术冠军发微博:“我唯一没征服的人,夏子君。”中医传承人:“遇到你,我才明白什么是救逆回阳。”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佬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 第4章 免费试读

房间里,夏子君依然坐在老爷子床边,乖巧又温顺,不争不抢的样子,让夏老爷子心里稍微舒坦了些。

“爸,若欣也是一时冲动,没控制住脾气,你不要跟她计较。”余新芝给老爷子倒了杯温水,低声解释着。

老爷子看了那杯递到跟前的水没接,只是淡淡的开口:“我只不过让子君也进娱乐圈发展她就冲动,那子君要和陆少订婚,她岂不是更冲动?”

“什么?”余新芝大吃一惊:“陆家不是同意让若欣代替子君和陆少的婚约了吗?”

“代替?”老爷子冷哼出声:“陆家同意了,你们问子君同意了吗?”

夏仁宽看向夏子君,直接切入主题:“子君,当年的事情你自己心里也有数,现在陆家同意让若欣代替你成为婚约的女主,你就把真正的夏家大小姐身份让给她,成全她和陆少吧!”

夏子君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靠在门口的夏若欣走进来,急不可待的道:“你五年前未婚先孕,把夏家的脸都丢尽了,这几年夏家因为你在滨城都抬不起来,你把夏家的大小姐身份让给我,也算是对夏家名誉损失的补偿。”

余新芝也在一边说:“刚刚爷爷也说了让你进娱乐圈,只要你把夏家大小姐的身份让给若欣,我们就帮你找经纪人和助理,找专业人士来带你,给你的事业铺路。”

夏子君沉吟了下:“身份怎么让?!”

余新芝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公告递给夏子君:“这上面写得很清楚,就是当年你撒谎了,其实你并不是夏家的孩子,你只是贪图夏家的钱,然后联合医院血检科医生做了一份假的DNA鉴定,但事实上当年并没有抱错的事件发生,若欣才是我们的女儿。”

“你签了字,然后我们把这份公告在网上发布,你和若欣的身份就换过来了。”

“放心,我们不会不要你,你依然还是夏家人,我们还是会管你的。”

夏子君看着眼前的公告,漆黑的星眸泛起寒意。

明明是陆家不知缘由不同意解除婚约,明明是夏家想要攀住陆家那棵大树不愿意解除婚约,现在反倒是怪她阻挡了夏若欣的路?

况且当年是因为余新芝车祸受伤,夏若欣不能给余新芝输血,这才发现夏若欣不是他们亲生的,然后夏老爷子找到医院,才查出她的下落,怎么就成她主动找上夏家了?

夏子君星眸微抬,正欲开口,床上的老爷子抢先了:“不行。”

余新芝吃惊的看向自己的公公:“爸,我们也没说不管子君,这只是权宜之计,都是为了若欣和夏氏好。”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若欣和夏氏,但子君五年前已经因为怀孕生子声誉尽毁,好不容易五年过去了,她终于能回来了,你们居然要再一次毁掉她的声誉?”

“你们还想让她去国外躲五年吗?人一辈子有多少个五年?!”

夏子君从包里拿出一贴膏药贴在老爷子的手腕上,然后起身轻声的道:“爷爷,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你要去哪里啊?既然回来了,就回家来住吧,住外边多不安全。”老爷子赶紧关心的问。

“我有地方住。”夏子君应了这声,转身朝门口走去,对于屋子里的夏仁宽夫妇,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夏若欣稍微怔了下,然后急急忙忙的追出门去,在院子里追上夏子君,尖锐着嗓音喊:“夏子君,你什么意思?”

夏子君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她还要回去陪熠熠吃饭,于是直接开口:“婚约让给你可以,但身份不行。”

话落,转身就朝院门口走去。

“夏子君,你给我站住!”余新芝怒吼着,可夏子君直接把她的话当空气。

夏若欣赶紧小跑两步,在院门口拦张开手臂拦着她:“夏子君,你该不会是舍不得盛鑫哥哥吧?还在做梦的想着要嫁给他?”

被人三番两次胡搅蛮缠,夏子君只觉得烦:“让开!”

“果然是还在做梦想嫁给盛鑫哥,臭不要脸的***,我打烂你这张脸!”

气恼之下的夏若欣再次失控,抬起手就朝夏子君的脸上打去。

只是,她的手在距离夏子君脸颊三厘米处被生生停住,夏子君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夏若欣用力的挣扎了几下,挣脱不掉,气急败坏的怒骂着:“夏子君,不要以为额头上的胎记去掉了,盛鑫哥就会喜欢上你!无论你怎样倒腾你的脸,无论你变得多漂亮,你依然是在五年前生过小野种的残花败柳,对了,你那小野种姓什么?该不会是姓杂?!”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院门口响起,愤怒中的夏子君用尽了力度,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夏若欣的脸上。

她漆黑的星眸此时迸射出熊熊的怒火:“我生的不是小野种,下次再听到你这样说,就别怪我把你的舌头剪掉!”

落下这句,伸手,直接把拦在院门口的夏若欣拽开,大踏步走了出去。

夏子君力道大,夏若欣被她这一拽直接摔到在地上,嘴角也流着血,看着走过来的夏仁宽哭泣着告状。

“姐姐说她才不管夏氏的死活,她一定要嫁给盛鑫哥.......”

......

五月的滨城,正午的阳光依然毒辣。

夏子君坐在出租车上,目光看向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记忆中的风景都不复存在了,从眼前闪过的都是钢筋混凝土的森林,给人一种冷硬的感觉。

小野种.......姓杂......

这两个词,让夏子君心里的怒火久久不能平息。

五年前,究竟是怎么怀孕的,目前仍是个迷。

夏煜熠的生父是谁,到现在也还没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次回来,她倒是要亲自查询一下五年前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当年被抱走的那个孩子,到底被他们带向何处,有没有被好心人捡到,有没有活下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