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苏槿棠祁淮左小说 苏槿棠祁淮左全文免费阅读

苏槿棠祁淮左小说 苏槿棠祁淮左全文免费阅读

2021-09-28 19:52:47   编辑:翠兰
  • 重生八零空间小富婆 重生八零空间小富婆

    前世,父亲早断,母亲下落不明,家境贫寒的她被迫下嫁给酒鬼渣男,落了个凄凉悲惨的下场。恶病缠身没能夺走她的性命,却没想到最终惨死在堂姐的手里。再睁眼,重生回到十八岁。手持空间虐渣渣,撕白莲,斗极品,发家...

    满天星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生八零空间小富婆》 小说介绍

苏槿棠祁淮左是作者满天星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父亲早断,母亲下落不明,家境贫寒的她被迫下嫁给酒鬼渣男,落了个凄凉悲惨的下场。恶病缠身没能夺走她的性命,却没想到最终惨死在堂姐的手里。再睁眼,重生回到十八岁。手持空间虐渣渣,撕白莲,斗极品,发家致富奔小康。于是她立志要逆天改命,带领家人走向康庄大道。除此之外,她还要将前世错过的男人追回来,给他生猴子。

《重生八零空间小富婆》 第2章 免费试读

“大姐,你醒醒啊......”

“二姐,你说大姐要是死了怎么办?”

“别胡说,大姐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

下湾塘生产大队苏家,一个穿着补丁粗布衬衣的男孩哭得双眼都肿了,他身旁还有个扎着麻花辫的女孩,同样哭得也很伤心。

他们面前那张老旧的木床上,苏槿棠双目紧闭着,她面色苍白如纸,呼吸微弱。

唯独额头上那血迹斑驳的伤口显得格外的刺眼。

“呜呜,大姐你别死......”

苏锦洋的哭声太凄惨,泪珠子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一旁的苏槿栀也是哭得停不下来。

姐弟俩一起哭,声音很大。

很快就吵醒了在楼上睡觉的张桂花。

房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很是粗鲁的推开。

张桂花是村里出了名的脾气不好,她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对着姐弟俩就是一顿吼,“大晚上的哭什么哭?存心不想让人睡觉是不是?!真是晦气,除了哭丧不知道你们还会干点什么。平时下地干活也没见你们这么有劲。”

苏槿栀哭着跑过去,跪在张桂花的面前,拽住她的衣服,苦苦哀求:“大伯母,求求你送我姐去卫生所吧!她不仅摔伤了头,现在还发高烧了,都昏迷一下午了还没醒。再不送去看医生,我担心她会......”

张桂花冷哼一声,“送什么送?!送去医院不要钱啊?我供你三姐弟吃喝了这么多年,还想从我身上捞钱?想都别想!”

八岁的苏锦洋也跑过去跪在张桂花的跟前,哭兮兮的说道:“大伯母......求求你了!只要你肯送我大姐去治病,我们会努力干活的。”

“你还好意思说,这家里就属你偷懒最厉害。只会吃不会干活的家伙,养你还不如养只鸡,养只鸡还会下蛋,你一天除了吃和哭,什么都不会!我看见你就心烦。”

张桂花伸出手指狠狠地戳了戳苏锦洋的脑门,越说越生气,语气尖酸刻薄。

苏锦洋被她戳得摔倒在地上,手肘撞在地面都磕红了,可毕竟年纪还小,被骂了也不敢还嘴,一着急就只会默默流眼泪。

“大伯母......”

苏槿栀还想再开口求张桂花,只是话刚开了个头,却被张桂花冷眼扫了过来,“你给我松手,再不松手我抽死你!”

“求求你,送我大姐去医院......”苏槿栀拽着她的衣服,死活不肯松手,声音嘶哑的哀求着。

她就算是被打死,也要让大伯母把她姐送医院。

明明瘦得皮包骨,风一吹就能倒,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张桂花一时间竟没瓣开她的手。

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张桂花的脸色沉了沉,狠狠的一巴掌甩在苏槿栀的脸上,声音尖锐地骂道:“你个死丫头,力气这么大,看来平时没少偷吃吧?要是被我抓到你们再偷吃,就给我滚出去!”

苏槿栀的右脸被打得肿了一片,对上张桂花凶狠的眼神,吓得她松开了手,瘦小的身子不停地颤抖,委屈的哭道:“我没有偷吃......我真的没有......”

二楼原本已经睡下的苏槿兰此时也被吵醒了,她脸色难看的走进来,身上穿着新睡衣,满脸不耐烦地埋怨道:“妈!大晚上的,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吵死了,到底还让不让人睡了?明早我还得早起上学呢。”

张桂花狠狠地剜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苏槿棠,恶狠狠的说道:“还不是这两个晦气的蠢货,大晚上的不睡觉鬼哭狼嚎的。非要缠着我送苏槿棠那死丫头去医院。”

苏槿兰的目光也落在了依旧昏迷不醒的苏槿棠身上,忽然有丝心慌起来,“妈,她都晕过去这么久了,该不会真的会死吧?要不你还是送她去医院看看......”她倒不是真关心苏槿棠的死活,只是人是她推的,要是真死了,传出去她的名声也就毁了。

更何况要是苏槿棠死了,家里就没人干活了,到时候少不了得让她帮忙的时候。

张桂花毫不在意的冷哼一声,“不就是从楼上摔下来磕到了一下脑袋嘛,哪有那么娇气?她要真死了,拖到后山上的小树林里挖坑埋了就是,还能省不少粮这三姐弟,谁都别想从她的口袋里掏一分钱!

苏槿兰转念想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反正苏槿棠死了,还有苏槿栀,干活也轮不上她。

“你们两个别哭了!要是再听见你们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我就撕烂你们的嘴!”

张桂花不耐烦地扔下这句狠话之后,带着苏槿兰各自回屋继续睡觉。

苏槿栀到底还是很惧怕张桂花,想起她的警告,下意识的止住了哭声,只能小声抽泣着。

苏锦洋也不敢再放声哭,努力憋着眼泪。

耳边的咒骂声,终于消停了下来。

苏槿棠感觉头痛得好像要裂开,脑袋嗡嗡嗡地响着,浑身难受得不行。

她皱了皱眉,吃力地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一片黑漆漆的房顶,房顶中央陈旧的木梁上挂着一只已经烧黑了的白炽灯。

她不是死了吗?

被苏槿兰从天台推了下去,根本没有生还的余地。

可是这是什么地方?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槿棠想要坐起来,结果发现自己浑身酸软,根本就使不出丝毫力气。

最终,她还是忍着头痛坐了起来,再次仔细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破旧的土屋,黄泥糊的烂墙,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有些地方已经有了裂痕,墙角结满了蜘蛛网。

不远处那张破旧的五斗橱上,放着两个已经褪色的搪瓷杯和保温壶,搪瓷杯上用红字写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

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环境,苏槿棠双瞳缩紧。

这不是她生活了四年多的大伯母家吗?!

“大姐,你终于醒了!”

耳边传来一道欣喜的惊呼声,率先发现苏槿棠醒来的苏槿栀跑到床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眼前的女孩分明就是自己的妹妹,十几岁时的模样。

苏槿棠脑袋嗡嗡的,震惊地望着她,满脸不敢置信,“你是小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