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柳芊芊沈珏小说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全文免费阅读

柳芊芊沈珏小说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全文免费阅读

2021-09-28 19:02:51   编辑:水桃
  •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瑶池修炼千年的锦鲤,因被仙人(就是男主)烤了吃(其实没被吃,只是被烤了)却魂魄未散成了凡间秦晚意,单纯却不圣母。因原型自带时来运转招财的BUff。前世乃战神,为封印魔君魂魄聚散,男主费尽心力才聚齐了她...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小说介绍

柳芊芊沈珏是《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里面的主角,作者是佚名,小说主要讲的是瑶池修炼千年的锦鲤,因被仙人(就是男主)烤了吃(其实没被吃,只是被烤了)却魂魄未散成了凡间秦晚意,单纯却不圣母。因原型自带时来运转招财的BUff。前世乃战神,为封印魔君魂魄聚散,男主费尽心力才聚齐了她的魂魄,用自己身体温养之后纳入了锦鲤的身体。魂魄并未完全愈合需要天火灼烧剔除杂质(魂飞魄散时沾染了魔气)才能成神。原身:父母双亡,给原身留下了财产托付给奶奶秦老太太,秦老太太却偏心柳芊芊,对原身的遭遇视而不见。在秦家过得不好,更是被陷害身亡。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第5章 免费试读

“咕噜——”

沈父沈母和沈珏都看向了秦晚意。

秦晚意捂着肚子,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这具身体也就早上的时候喝了柳芊芊送来的汤,经历一场生死,早就饿得不行了。

沈母一脸歉意地看着秦晚意,道:“是我不妥了,这时辰早该吃饭了。我这就去做,小意你坐会儿。”说着,便要起身往灶房去。

“您等等!”秦晚意忙拦在沈母面前,拉着她坐下,笑眯眯道:“您坐着,我去做饭就好。”说完,也不等沈母拒绝,直接去了灶房。

先前跟过去的时候,她也看清了灶房内的东西,此时直接走到灶台前,往里面填了些枯草,拿起火石点燃了。

“真是个好姑娘啊!”沈母叹道,见沈珏还在屋里,催促道:“小珏,你赶紧去帮帮你媳妇儿!”

沈珏心下无奈,但也确实不放心秦晚意一人在灶房,当即过去。

秦晚意正蹲在灶台前,听到声音回头,一张大花脸就这么暴露在沈珏的面前。

“你......”沈珏看着面前被锅灰糊得几乎看不清眉眼的脸,唇角忍不住翘了翘。

“我不太会做饭。”秦晚意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身为千年锦鲤,根本不需要吃喝,即便吃喝,那也是琼浆玉露和各种仙果,所以即便拥有原身的记忆,她也压根儿不会做饭。

“我来吧。”沈珏看着面前人无辜的样子,心下一软。

熟练的淘米下锅,把粥熬上之后,沈珏拿起野菜清洗干净,等着一会儿下锅翻炒。

在他做这些的时候,秦晚意一眨不眨地看着,自豪道:“我运气真好,嫁给了一个会做饭的男人。”

她在瑶池的时候也听仙女说过话本,说一个女子若能嫁给一个会做饭男子,那是顶好的运气,因为会做饭的男人会疼媳妇儿!

她不愧是锦鲤!嫁的男人是自己修成人形的机缘,还会做饭!

听得这话,沈珏耳尖泛起一丝红晕,轻斥道:“你去洗把脸,一会儿吃饭了。”

“好!”秦晚意并未注意到沈珏微红的耳尖,乖巧地点点头,去院子里的缸里舀水洗脸。

看着秦晚意乖巧的模样,沈珏眸色更是柔和了几分。

不多时,沈珏端着做好的饭菜回了堂屋。

家中碗筷并不多,边缘还有缺角。沈母怕秦晚意嫌弃,特意把最完好的那只碗留给了她,即便如此,这碗的边缘也还是有两个缺口。

秦晚意捧着碗,心说自己以后一定要多挣钱,不能再用这种破碗了,万一吃饭划伤了嘴可就不好了!

“快吃吧,只是这粗粮味道不好,你将就些。”沈母一边说着一边给秦晚意夹了一筷子野菜。

秦晚意大口吃下,只觉得粥下肚,肚子里暖呼呼的,味蕾上更是被野菜的酸甜占据,她舒服得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夸道:“好吃!”

“好吃就行好吃就行。”沈母沈父连连点头,自己这才开始吃饭,还有意无意的把唯一的菜让给秦晚意。

秦晚意自然没错过这些,心里把沈母沈父对自己的好都记下——原身要是能有这样的家人,也不至于含冤而死。

沈珏低着头喝粥,并不把秦晚意的话放在心上——粗粮野菜,哪有什么美味可言。

吃过晚饭,天色已然黑下来,沈父沈母把主卧让给了沈珏和秦晚意就去了旁边的小房间休息,留下沈珏和秦晚意面面相觑。

“睡觉嘛?”秦晚意问。

屋内只有一张床,被褥也只有薄薄的一层。

“我睡地上。”沈珏说着就要把外衫铺在地上当做褥子。

“等等!”秦晚意愣愣地看着他,“你睡地上会生病的。”又想起仙女的话本子,明白了,笑眯眯地对沈珏道:“你上床睡,我睡里面,你睡外边,谁也不越过去,好不好?”

新婚夫妇,害羞嘛~

她懂!

沈珏开口想要拒绝,却听秦晚意又道:“如今你可是家里唯一能挣钱的人,你要是生病了,爹娘谁养活?”

拒绝的话就此咽了回去。

秦晚意往里面缩了缩,给沈珏留出一大片床铺,见他还是未动,调侃道:“怎么?你怕我偷偷占你便宜?”

本是玩笑的话,秦晚意却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先前在灶房所看到的一幕,偷偷咽了口口水。

沈珏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瞥了她一眼,到底是上了床。

二人并排躺着,秦晚意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破旧的屋顶,觉得新奇极了。

做人的感觉,好奇妙。

不知不觉,秦晚意睡了过去。

沈珏微微侧过脑袋看着熟睡的秦晚意,心里奇异的感觉愈发的浓。

这是第一次,有人不嫌弃他。

秦晚意是在鸡鸣声中醒来的,天色已亮,身边沈珏已经不见踪影。探手一摸,被褥已然冰凉,想来沈珏已经起身多时了。

慢吞吞地爬起来,秦晚意去院子里洗脸,看见沈父沈母坐在院子里用竹条编竹筐,却并不见沈珏。

同沈父沈母打了招呼,秦晚意问道:“爹,娘,沈珏呢?”

沈母笑道:“小珏上山打猎去了。你饿不饿?灶房给你留了饭,你快去吃。”平素都是沈珏早起去山上打猎,他们在家中编竹筐,等沈珏下了山,就拿着竹筐去镇上集市卖了。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娘。”秦晚意吃过饭,又把碗刷了,沈珏还未回来。

想了想,秦晚意对沈父沈母道:“爹娘,我去找沈珏。”说完,就出了门。

见她如此,沈父沈母脸上都是笑意。

沈珏背着一把自制的弓箭行走在山里,本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他寻了有半刻钟,却什么也没见着。

今日怕是又空手而归了,沈珏心想。

他早已习惯了什么都猎不到。

“沈珏!”

正打算回去的沈珏,忽然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

下一秒,一道倩影出现在视野里,是秦晚意。

“你来做什么?”沈珏皱着眉看向秦晚意,山里危险,一个弱女子独自前来,出了事怎么办?

心中虽关切,沈珏却是一字也未说出。

秦晚意笑眯眯地道:“我来找你呀!”然后又提了提自己的手,“喏,我在路上捡的兔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