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柳芊芊沈珏未删节全本免费阅读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柳芊芊沈珏未删节全本免费阅读

2021-09-28 18:12:38   编辑:若南
  •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瑶池修炼千年的锦鲤,因被仙人(就是男主)烤了吃(其实没被吃,只是被烤了)却魂魄未散成了凡间秦晚意,单纯却不圣母。因原型自带时来运转招财的BUff。前世乃战神,为封印魔君魂魄聚散,男主费尽心力才聚齐了她...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由知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芊芊沈珏,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瑶池修炼千年的锦鲤,因被仙人(就是男主)烤了吃(其实没被吃,只是被烤了)却魂魄未散成了凡间秦晚意,单纯却不圣母。因原型自带时来运转招财的BUff。前世乃战神,为封印魔君魂魄聚散,男主费尽心力才聚齐了她的魂魄,用自己身体温养之后纳入了锦鲤的身体。魂魄并未完全愈合需要天火灼烧剔除杂质(魂飞魄散时沾染了魔气)才能成神。原身:父母双亡,给原身留下了财产托付给奶奶秦老太太,秦老太太却偏心柳芊芊,对原身的遭遇视而不见。在秦家过得不好,更是被陷害身亡。

《农家有喜:锦鲤小福妻》 第4章 免费试读

众人寻声看过去,发现是秦老太太。

早先前柳芊芊和宋朝阳的事情爆出,她便是脸色阴沉不再作声,如今眼看着白花花的银两就要被送出去了,心里哪里甘愿,当即站了出来。

“秦晚意,你一个姑娘家这般定了自己的婚事?知不知羞!?”秦老太太瞪着秦晚意,语气不善,“这般作为,是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中!”

秦晚意扶着沈母,微微侧身看向秦老太太,语气冷淡,“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我父母早逝,沈婆婆乃沈珏母亲,如今已答应,至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先媒妁可后补,婚事已成,我知什么羞?”

“而所谓长辈......”秦晚意似笑非笑地看着秦老太太,语气更是冷了三分,“这些年我在秦家,秦家如何待我,您老也是看在眼中的。多年磋磨,我与你们的那点血缘情分早已消磨殆尽。”

“你......”对上秦晚意的眼,秦老太太心里有些心虚。

秦晚意却半分在意也无,淡淡道:“从今往后,我秦晚意与秦家恩断义绝、再无瓜葛。此后,我的事,你们无权过问。”

言罢,扶着沈母离开,连一个眼神都不再分给气急的秦老太太。

“秦晚意。”

秦晚意看向沈珏,只见他神色有些莫名,“你为何要嫁我?”

他是十里八乡闻名的扫把星,霉运通天,除了父母无人愿意亲近他,更别说哪家姑娘会看上他了。

听到问话,秦晚意愣了愣。

其实单论皮相来说,沈珏绝对是女子都喜欢的类型,即便是看过无数仙人的她,也觉得沈珏好看极了。

当然,最重要的其实是沈珏对她莫名的吸引力。

她身为千年锦鲤,想要修成人身是需要机缘的,而她预感,自己要的机缘就在沈珏的身上!

只是这话,不能说与沈珏听。

秦晚意眼里浮起笑意,道:“自然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沈珏噎住,但心中并不信秦晚意这话,细想下来,如这情形秦晚意嫁给他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待风波过去,秦晚意也是要离开的。

又何必在意这许多。

想到此,沈珏淡淡道:“你不后悔就行。”眼底却是划过一道暗色。

“不后悔!”秦晚意立刻道,清脆的声音叫人喜欢极了。

沈母忍不住拉紧了秦晚意的手,“好孩子。只是我家......家穷,莫要嫌弃才好。”

“娘,您放心,不会的。”秦晚意笑眯眯地回,心说自己可是千年锦鲤,可是时来运转招财的体质!

然和沈家父母和沈珏到达沈家的时候,秦晚意还是傻眼了。

土砌的墙,屋顶上一半是瓦一半却是茅草,屋子里的窗户更是没一个好的,堂屋里面只有一张破旧的小木桌,旁边放着一张长凳,只是一只腿缺了一截儿,拿砖头垫着。

此情此景,秦晚意脑中唯有四个字:家徒四壁。

心里虽是吐槽,秦晚意却并不如何放在心上——有她在,以后都会好起来的,再说了,她现在身上还怀揣着六十两白银呢!

“若是后悔,还来得及。”沈珏自然是没错秦晚意的神色,微垂了眉眼,倒了杯茶水递到她手边,语气疏离。似乎笃定她不会留下一般。

“我为何要后悔?”秦晚意白他一眼,接过茶水小口小口的抿起来——她活了千年,还是第一次喝茶呢,有点涩。

沈珏见她如此笃定的模样,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只是面上并无变化,他放下茶壶让父母和秦晚意坐着休息,自己去了旁边的灶房。

灶房内,沈珏看着里面的情景微微蹙眉——家里除了一小袋糙米和一些野菜,就再没其他吃的了。

半晌,沈珏轻轻叹了口气,走到灶台前的小矮凳坐下,随后解开了上身的衣裳,露出左手手臂上的伤口——是先前与宋朝阳打架时被地上石头划破的,当时不觉得,如今一看才知伤得很深。

家中清贫,并无药酒,只能用这木炭灰敷在伤口上,以免伤口化脓发炎。

秦晚意在堂屋坐了好一会儿,不知为何心里总不太安心,同沈父沈母说了一声,循着方才沈珏走的方向走到了灶房外面,怀揣着好奇,她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脑袋,偷偷往里面瞧。

男子上身衣衫尽褪,露出精瘦的腰身,那流畅的线条,看得秦晚意忍不住吸了口口水。

“谁?!”沈珏眸色一厉,起身看过去,谁知衣衫不稳,尽数落了下去。

这一下,秦晚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抬腿就想跑,可她一慌腿就不听使唤,左脚绊上右脚,直接摔进了沈珏的怀里。

今后她一定好好练习用人腿!

秦晚意心中暗恨。

沈珏也没想到偷看的人竟是秦晚意,与怀里的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秦晚意讪笑着对沈珏道。

“起来。”沈珏没回应她的话。

秦晚意想起自己还在沈珏的怀里,脸上红晕更甚,忙站直了身子从他怀里出来,不敢对上他的眼睛。

“出去。”沈珏又道。

秦晚意却是摇头,问他,“你是打算用这个敷在伤口上面吗?”她指着木炭灰,脸上都是不赞同。

“与你无关。”沈珏冷淡道,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肩上,重复,“出去。”

“我出去可以,但是你不能再这么处理伤口!”秦晚意瞪他,“你手臂上的伤一看就知道不轻,必须请大夫!”

说完,立刻跑去堂屋叫来沈父沈母,让他们看好沈珏,自己去请大夫。

然而村里并没有大夫,秦晚意只好在别的村民那里买了些药回来。

“小意,辛苦你了。”沈母脸上带着愧色,家中并无银两,这药如何得来的,他们都心中有数。

若是他们自己受伤,定然是不愿接受的,可伤的是小珏......

“娘,咱们是一家人!”秦晚意看着沈母,笑盈盈的,然后走到沈珏身边,柔声道:“我给你上药吧。”

沈珏看着面前的女人,只觉得她一双眼睛里装满了星星,叫人心中欢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