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白矜矜赵子俊免费阅读小说 白矜矜赵子俊第4章

白矜矜赵子俊免费阅读小说 白矜矜赵子俊第4章

2021-09-28 18:00:45   编辑:书蕾
  • 一夜情深,尘少放肆宠 一夜情深,尘少放肆宠

    三年前,她替男友入狱,出来后惨遭背叛,又被亲生父亲及继母等人虐待,亲生母亲被赶出疗养院,在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他,他给她一切,宠她,护她,把她放在心尖,他说,你值得被更好的对待,仍谁都没有想到,扑克脸...

    挽玥烔希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一夜情深,尘少放肆宠》 小说介绍

白矜矜赵子俊是著名作者挽玥烔希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三年前,她替男友入狱,出来后惨遭背叛,又被亲生父亲及继母等人虐待,亲生母亲被赶出疗养院,在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他,他给她一切,宠她,护她,把她放在心尖,他说,你值得被更好的对待,仍谁都没有想到,扑克脸的大总裁谈起恋爱酸死人不偿命。

《一夜情深,尘少放肆宠》 第4章 免费试读

她恨他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啊!”

一道惨叫声传进了白矜矜的耳边,接着她整个人被双大手给抱起。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沁入了她的鼻腔。

白矜矜猛地睁开眼,对上了一双淡漠且骇人的眼眸。

这张脸冷若冰霜,让人望而生畏,好似站在云端上的主宰者,能够掌控他人的生死。

是绝美的,也是高不可攀的。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眼前?

“你们是谁?”

许丽华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和保镖。

竟敢坏了她的好事。

男人连看都不看许丽华,直接抱着白矜矜走了,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保镖。

男人走后,许丽华凄惨的哀嚎声回荡在整个赵家。

白矜矜的身上有多少道伤,许丽华的身上就会多出一倍。

也许是因为男人身上强大的气息,让白矜矜有些受不了,再加上她有伤在身,直接晕了过去。

男人面无表情的脸微不可察的有了变化,似无奈。

......

雷霆风居。

医生们提心吊胆的为白矜矜检查身体,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的身后站在一尊大佛。

房间里的气氛极其压抑。

男人冷冷的盯着上下忙碌的医院,面目阴沉的吓人,整个雷霆风居都笼罩在了乌云下,随时面临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就连一直服侍男人多年的管家权叔也不敢说话,心里却起了好奇。

少爷居然带了个女人回家。

“如何?”男人淡漠的面容有些了不耐烦。

医生们犹如惊弓之鸟,立即转身面对男人,将白矜矜的情况一一汇报给男人。

眼前这尊大佛可是江城的王,惹不得。

男人越听,脸上的神色越阴沉,医生们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冒出了冷汗。

他们是覆家所属的私人医生,却是头一次遭受这等压力。

看来,床上的女人对覆少不一般。

医生们做好了要被男人惩罚的准备,没想到却听到了一句:下去。

医生们舒了口气,麻溜的带着东西离开了房间。

“你也下去。”

权叔恭敬的点头,退出了房间。

男人坐到了床边,目光紧盯白矜矜,这张小脸,依旧没变,如记忆中美好......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靠近白矜矜的脸时,却缩了回来。

江城的王居然会有害怕的时候!

......

翌日。

阳光透过窗子伴随着清凉的风拂到了白矜矜的脸上。

经过一夜的休养,在加上医生们用了最好的药,白矜矜很快苏醒。

房内的布置非常奢华、高调,直接彰显了主人的高高在上的地位。

白矜矜怔了下,脑子里出现了张陌生男人的面孔。

那人救了她?还将她带回家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道温和的女声传进了白矜矜的耳边。

白矜矜下意识的应了声,门外的人听到回答,推开门走进了房。

来人是王嫂,在覆家多年,受男人的命令前来照顾白矜矜。

王嫂简单的介绍了自已。

白矜矜眼里带着谨慎,道了谢,正要起身,王嫂却一脸惊恐的拦住了她:“小姐,不可。”

王嫂看出了白矜矜眼里的防备,立即解释:“小姐,我对您没有恶意,您是少爷最尊贵的客人,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不敢轻待”

少爷?

是那人吗?

白矜矜提出了要见男人的要求,王嫂没有拒绝,答应了,扶着她下楼。

白矜矜心里有些便扭,她并不习惯有人伺候,但又拗不过王嫂。

楼梯呈盘旋状一路延伸到大厅,两侧的扶手均雕刻着威严的巨龙,每个细节极为严格,不容马虎,将巨龙的气势雕刻的羽羽如生。

白矜矜犹如进入了严森诡异的宫殿,每一步都带着小心。

她刚下大厅,就看到了昨日救她的男人。

男人正在用餐,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了极好的教养。像教科书般的动作,又多了份赏心悦目的韵味。

她跟随着王嫂走到了男人的面前,男人的目光看向了她。

带着威严、冷傲。

“坐。”

白矜矜嘴唇微缩,低下头,有些不自然的坐到了离男人最远的位置。

男人比监狱所受到的那些折磨还可怕!

这是白矜矜心里的第一印象。

“我不吃人。”男人幽幽的飘出了句。

白矜矜身子一颤,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挪位的意思。

可她害怕啊!

男人眼眸闪过一丝无奈,随即恢复了冷淡的神情,坐到了白矜矜的旁边,伸出手将白矜矜整个人禁锢在他的范围。

“我说了,不吃人。”

他盯着白矜矜,再次重复刚才的话。

白矜矜听出了男人语气里的不满,吓的瑟瑟发抖,甚至忘记了之前所受到的折磨,更忘记了她是谁。

男人身上的气息不断的回荡在她的鼻尖,让她有些飘忽,好似在梦中。

不知是幻听,还是现实,白矜矜的耳边传来了男人细微的叹息声。

男人竟然放过了她,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权叔手里拿着一叠文件走到男人的跟前:“少爷,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白矜矜偷偷的撇了眼男人,又迅速的收回视线。

男人正好看到了她的小动作,面摊脸竟有了一丝笑意。

权叔差点惊得掉了下巴,有生之年啊!竟然看到少爷笑了。

“给她。”

权叔点头,走到了白矜矜的面前,语气恭敬的将文件递给了她:“白小姐,这是少爷跟你签订了契约,您可以看看。”

契约?

白矜矜疑惑的看向了权叔,难不成是医药费?可男人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

权叔笑了笑,向白矜矜详细的说明了一番。

她算是听懂了。

大致的意思就是帮她报复那对狗男女,拿回她该拿的东西。

唯一条件:她必须成为男人的附属品。

她有点看不懂......

怎么算,都是她最有利。

她......并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的男人企图的。

图脸蛋?

她觉得不太可能,像这样的男人,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更何况,她还做过牢。

而且,男人竟然知道她的事情!

白矜矜心里起了波澜,抬眸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他为什么帮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