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张浮生李大生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张浮生李大生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2021-09-09 12:40:34   编辑:书雪
  • 阴七门 阴七门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然而,如果人和树一样,扎根在一个地方的话,那么人挪,也是死!这叫做扎命生根!我爷爷是个棺材匠,在十几年前,处理了一个因为被扎命生根而灭的村子,而从那开始,阴七门便被拉开了序幕。...

    雨巷执伞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阴七门》 小说介绍

张浮生李大生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书中内容想想就很带感,各种大手笔描述,都不知道作者雨巷执伞人是怎么写出来的,最重要的是情节好看。下面看介绍: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然而,如果人和树一样,扎根在一个地方的话,那么人挪,也是死!这叫做扎命生根!我爷爷是个棺材匠,在十几年前,处理了一个因为被扎命生根而灭的村子,而从那开始,阴七门便被拉开了序幕。阴七门低调而神秘,他们有棺材匠、垫棺人、铭碑客、扎纸先生、阴人裁缝、掘墓力士,至于最后一门......

《阴七门》 第5章 免费试读

刺鼻的腥臭,熏天的腐尸,入眼犹如人间地狱!

这时候缓缓的一道身影走来,迎着阳光看不出长什么样,只听到一句:“哎,也不知是福是祸!”

“呼!”

去市里的车上我猛地惊醒,后背都汗湿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每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惊醒。

天色已暗,中巴停在路边不走了,这时候司机师傅喊道:“前面路塌了过不去,公司也派不出车来接,所以大家伙抓紧时间通知家里人来接。”

顿时车内一片嘈杂,不过遇到这种事也没办法,好在这距市里只是不到三十公里,不过我却犯难了,“师傅,车明天能走吗?能走的话我就在车上对付一晚算了。”

“那不行,一会我媳妇过来接我,这车都要锁的,你家里人都不来接你吗?”

“家里没人。”

“那这样,过了前面高粱地有个村子,你去那看看能对付一晚不,不是我不帮你大兄弟,实在是公司有规定,再说这荒郊野外的你睡车里算个什么事。”

头烧村的头烧酒远近闻名,还没进村我就闻到淡淡的酒香,村里家家户户酿酒,这都是祖传的手艺,路边随处可见酿酒的大缸。

“大娘,车子坏路上了,这天都黑了,能在您这借宿一晚吗?”村口一户人家,大娘正在整理酒糟,听到后抬眼看了看我。

“小伙子,你们怎么没一起来,招待所往前走灯最亮的地方就是。”大娘指了下方向,随后转身回屋,只是在进屋前嘴里嘀咕一句:“哎,不知是造酒还是造孽啊!”

大娘的这番话弄得我一头雾水,不过随后一想也就明白了,毕竟头烧村可是名村,所以就少不了上面来人考察啥的,很可能现在招待所就有考察人员,她这是认为我跟他们一块的。

只是最后她嘴里嘀咕的那句话,想来这些年头烧村没少被考察人员祸祸吧。

当我来到招待所,正好碰到客厅里三个人在吃饭,简简单单的几个菜并没有多奢侈,倒是酒有好几坛,但只有村管一个人喝。

村管名叫周正权,四十多岁身材不高皮肤黝黑,一杆旱烟从不离手,还有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三十多岁,女的很年轻,从穿着打扮来看,这俩应该就是考察人员。

在说明来意后,周正权立马说道:“正好今天招待所多收拾了一间房,闲着也是闲着,就留你睡吧,过来一起吃点吧。”

“那就多谢村管了。”

招待所里面虽然收拾了,但还是显得有些破旧,很明显并不是经常有人住。

吃完饭我便回了房间,淡淡的霉味而且隔音很不好,一般人还没什么,可是我打小经常在棺材里睡觉,早就练了一副好耳朵,外面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好奇心作祟,我越听越有劲,原来中年男子名叫楚明海,女的名叫柳初云,而且两人都不是普通人,来头烧村是办案的。

半年前,头烧村有个不到周岁的孩子丢了,来人查了好久也没结果,最后孩子年轻的父母受不了打击双双***。

然而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又有好个孩子丢了,而且不只是头烧村,上面非常重视这个案子,所以楚明海和柳初云两人来了。

“楚头,头烧村果然有问题,尤其是这个村管,我在他身上闻到了很熟悉的味道,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柳初云说道。

“嗯!我也发现了,现在只有一个地方我们还没看。”楚明海沉声说道。

“酒窖!”

谈话到此为止,接着我便听到一阵轻响,两人出去了,强压下心中的好奇,我不想掺和进去,毕竟我还只是个学生。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房间门一声轻响把我惊醒,紧接着透过门缝就看到一道身影,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来到床边后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件东西。

我感觉鼻尖轻痒,连忙屏住呼吸,足足过了五分钟脸上的东西才被拿掉,如果不是我憋气功夫还行,早就露馅了。

我被人扛着走了十来分钟,酒香味越来越浓,顿时心里一紧,偷偷看了下周边,发现这是个很大的地窖,放了百余口大缸,这里正是酒窖。

“人绑起来吧。”声音是周正权的,接着我就被丢到地上绑了起来。

躺在地上我仔细看了下周围,发现楚明海和柳初云两人手脚被绑嘴被塞住,周正权带着十几个村民,皱眉看着我们三个。

“村管,这三个准备咋整?”有人问道。

“等咱们处理好事泡了吧,现在是关键时候,千万不能出岔子。”周正权面色严肃,接着说道:“留下几个看着他们,其他人跟我走。”

趴在地上,此时我算是明白村口大娘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不过现在想再多也没用,当务之急是逃出去。

被绑之前我就留了一手,后半夜当看守人打盹的时候,我轻轻一挣便开了。

“楚头,这周正权到底是什么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弄晕看守后,柳初云面带愠色说道,如果不是我,他们就被泡酒了,怎么能不生气。

“不管他是谁,他该死!”楚明海冷哼一声,接着对我说道:“小兄弟你在这帮忙守着,我们去找周正权。”

“不如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这几个天亮都不一定能醒。”其实并不是我古道热心,而是觉得跟他们一起更安全,因为刚才我分明看到楚明海有枪!

离开大酒窖在地下通道走了没多远,我们便听到动静,声音是周正权的,好像是一段吟颂含糊不清,紧接着就听到他大喊:“快!”

一阵婴啼传来,我们三人同时大惊,不约而同踹开门,楚明海举枪怒吼:“都不许动!我是....”

声音戛然而止,看着这小酒窖内的一切,楚明海虎目圆瞪浑身紧绷,就连我这时候都被震惊了,至于柳初云早就惊呆在原地。

“九子送命!”我和楚明海同时喊道。

小酒窖里没有酒缸,然而酒香味却比大酒窖醇上百倍,毫不夸张的说,酒量不好的人在这里多闻几口可能都会醉。

真正震惊我们的,是酒窖一圈摆着的九个透明玻璃罐,水桶大小,每个里面装的不只是酒,还有那些失踪的婴儿!

每个婴儿都闭着眼握拳,蜷缩着身体就像睡着了一样!

而周正权身旁的玻璃罐,里面的婴儿是刚放进去的,手脚还不停的在罐子里乱抓,甚至前一秒他还在啼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