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林九陈思白小说免费试读 林九陈思白第10章

林九陈思白小说免费试读 林九陈思白第10章

2021-09-07 16:22:35   编辑:凝山
  • 邪棺龙婿 邪棺龙婿

    我是父亲从墓里盗出来的。出生便是命中带煞,克死至亲,九年克死九条人命,连村里都是牲畜死绝,庄稼尽枯。爷爷机关算尽,以命相换,方才窥得天命,为林家求得一线生机……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邪棺龙婿》 小说介绍

林九陈思白是作者佚名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内容主要讲述我是父亲从墓里盗出来的。 出生便是命中带煞,克死至亲,九年克死九条人命,连村里都是牲畜死绝,庄稼尽枯。 爷爷机关算尽,以命相换,方才窥得天命,为林家求得一线生机……

《邪棺龙婿》 第10章 姻缘 免费试读

看到黄爷爷留的纸条后,我才想起,自己身上还有桩婚约。

婚约是十年前,爷爷死前为我定下的,要娶的是陈家独女。  

我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九阴之体,鬼命出生,天煞孤星。

按照八字配对,必须娶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女子,与我结合。

这样才能阴阳平衡,压制孤命。

而古来就有“八字合,方娶亲”的说法。

更别说我经过十年的玄学熏陶,道门学艺,早就对天地间的命运安排有敬畏之心。

所以想起婚约后,一刻也不敢耽搁。

草草收拾几件黄爷爷留给我的法器、书籍后,便启程前往西京。

来到西京,我用最后剩的钱在城郊短租了一间房,暂时安定了下来。

钱有些不够,于是琢磨半天后,便打算在寺庙周围摆个摊子,用这十年所学赚几天的吃饭钱后,再去找陈家娶亲。

而摊子可以不局限于算命,也能雕点石刻印章,写几幅字画。

反正这十年虽然没有上学,但学的东西可比在学校要多,养活自己是完全没问题的。

琢磨完,我立马就行动起来。

穿上黄爷爷给我留的青衫长袍,背上行囊,坐着公交跑到了附近的寺庙边。

寻了一空地,我把八卦河图往地上一铺,四本道家典籍做镇纸,拉开马扎往那一座,摸出方石,一边雕刻一边等待客人。

也许是地处偏僻,这间寺庙的香火并不旺盛,游客稀少,我的摊也从早一直摆到上午,始终无人光顾。

街对面卖凉皮的老板都看不下去,朝我喊道:“小兄弟,要不这样吧,正好我们俩都没客人,你帮我算一卦,我请你吃凉皮怎么样?”

我搓了搓了手指关节,冲他点头:“好啊。”

“行,我这就来!”

老板咧嘴一笑,跟孩子似的颠颠跑出来,一屁股坐在摊前的马扎上,低头扫了一眼河图,叹道:

“专业啊,小兄弟,看你这一身和这一套,还真想回事儿啊!”

我笑而不语,细长灵活的手捏起刻刀,继续在石上雕琢,同时问道:

“我们先来点基本的吧,你叫什么?”

老板楞了片刻:“周钦。”

我合眼思索片刻,手上娴熟精准地雕琢起来,慢条斯理道:“周钦嘛,你这名好是好,但末笔是白虎,疾病须忧苦。狱讼必牵连,出往多阻拦啊……”

老板愣了片刻,前倾问道:“这具体怎么说,小师傅?”

我笑而不语,举起手中小石,轻轻吹了几口,手中粉尘散开,只见方石上竟然出现一条蹲伏咆哮的白虎,栩栩如生!

老板惊了,脸上又信了几分,对我的态度愈发恭敬。

我把白虎石雕放在一盘,又从怀中摸出一张黄纸,连同着墨的毛笔递上,“你再写一个字吧。”

老板尴尬了一下,接过毛笔,随手在黄纸顶头写了个“一”字。

他不太会使毛笔。

我拿回黄纸,注视三秒,便拿起毛笔,沿着他的“一”字写画起来。

不多时,玄妙神秘的字符在黄纸上显现。

“小,小师傅,这又怎么了吗?”老板弱弱地问。

我写完符,叹了口气,边折符纸边道:“这‘一’字,是生的最后一笔,也是死的第一笔,再你结合你的名字,命犯白虎,有疾病之忧......”

我顿了顿,道:“老板,你最好关了店,最近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自有分晓。”

“难怪我最近老胸口痛,还以为不是什么大病!”

老板手一颤,摸着心口,脸色惶恐,“那我还有救吗?”

我把白虎雕像和三角符纸一并递给他,道:“把这尊白虎放在你家鱼缸对面,背对阳台。”

“你怎么知道我家有鱼缸的?”老板一惊。

我笑而不语,接道:“黄符是留给你家闺女,这几天请她回家里吃吃饭。”

老板已经不敢问了,连连点头,把黄符小心收起,站起来刚要走时。

忽地刹车声传来,剧烈尖厉!

我和老板同时扭头看去,同时目瞪口呆。

一整排的黑色轿车停在街口,围绕着中间的一张迈巴赫。

迈巴赫上,身着正装的司机小跑下来,拉开车门。

从后座上,一男一女下车,打量四周。

其中男人英俊挺拔,一张希腊雕塑般的脸,黑发整齐向后梳去,一身简单的休闲西服配衬衫,潇洒异常。

女人浓妆艳抹,妖艳魅惑,身着短小红裙,露出长腿香肩,紧紧搂着男人的手臂,蹭来蹭去。

“那好像是个女明星诶?”老板怔怔地看着女人。

但我却没有理会,因为我的注意力,被另一张车上下来的少女给吸引住了。

犹如夜空中烟火炸开,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少女一张素净的鹅蛋脸,平直眉,鼻梁高挺小巧,眼神清纯而幽怨,消瘦高挑的身子杵在那里,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诶诶,李愈哥,我们一定要在这种地方吃饭嘛!”红衣女人把男人的手臂挤进胸里,左摇右晃。

“这有什么不好。”名叫李愈的男人耸耸肩。

女人嗲叫道:“这里不配你的身份呀!”

“不配就不配呗,不配的婚我都要结,更别说吃饭的地方了。”

李愈说着,若有若无地扫了眼背后的少女,“你说是吧,陈思白大小姐?”

我稍稍凝神,听到他们说的话。

她叫陈思白吗,好名字,而且话说她也姓陈啊!

而那陈思白听见李愈的揶揄,精致的小脸一白,眉头微蹙,道:“故意带着女伴来相亲就算了,还故意随便找家小馆子,来当相亲约谈的地!

李愈,你要是不接受你父亲和我父亲定下的婚约,就直接拒绝好了,何必这样侮辱我!”

李愈撇撇嘴,露出兼具无奈与自嘲的表情。

那红衣女人却率先开口反驳:“呵呵,陈思白,你陈家无非一暴发户,有什么资格和李哥的家族相提并论!”

陈思白冷冷道:“那你呢,一个二流的小演员被当做挡箭牌很骄傲?”

“陈思白你她......”红衣女人勃然大怒,直接松开手,提起包,向陈思白走去。

陈思白后腿半步,短发的老妇突然从她背后窜出,挡在陈思白身前。

“够了!”李愈怒吼,止住了二人的争吵。

红衣女人吓了一跳,咬咬嘴唇,小声说句“抱歉”后,又退回去抱住李愈的手臂。

李愈一把甩开,不耐道:“行了,我肚子饿了,点饭吃去!”

说罢,便朝着我和老板走来。

红衣女人瞪了眼陈思白,跟在他后边,一脸嫌弃地打量着店面和我。

“哑婆,没事的,不用担心。”陈思白拉拉老妇的衣角,也走了过来。

老妇一脸忧色地看着自家小姐,还是跟了上去。

老板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客人,赶紧迎了上去,满脸局促:“额,那个,几位要吃些什么?”

李愈随便找了个空位一座,扫了眼菜单,“啧”了一声,“有什么上什么吧。”

他身后,红衣女人看了我一眼,在鬼纹胎记和瞎眼上停留几秒后,厌恶顿时从脸上冒了出来。

“噫!”

她捂着嘴,皱着眉,尖声问道:“老板,这不是你家的服务员吧,是的话我就不吃了!”

闻言,李愈白了一眼女人,神色不耐。

老板看向我,手足无措:“啊这,小师傅?”

我早已习惯陌生人对我脸上鬼纹的反应,无所谓地笑笑,坦然道:“放心吧,我只是一个臭算命的,不打扰你们用餐。”

说完,我拍拍长袍,往外走去。

正巧和陈思白擦肩而过,她扫了眼我的胎记和瞎眼后,立马发觉这样很不礼貌。

赶紧面露歉意,点头小声说了句“抱歉”。

我的心停跳了半秒,也冲她点点头示意后,打算回到自己的摊上。

身后突然有人叫住我。

“喂,算命的,进来给我算一卦呗!”

我回头,就看见李愈一脸好奇兴奋地朝我招手。

“对就你,进来给我算,算好的话我给你钱!”李愈又重复了一遍。

我犹豫了一下,下意识看了眼他旁边的陈思白:“好。”

我说着,走过去坐在了李愈对面,故意把左脸露给陈思白,而右脸则对着那红衣女。

李愈好奇地打量着我,道:“你可别诳我啊,要知道我爷爷以前也是算命的,我还是挺懂这些东西的。”

“李愈哥,真的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红衣女一脸放光地看着他,特婊地拍手。

“你先别说话。”李愈皱眉。

女人“哦”了一声,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面不改色,坦然的看着李愈,问道:“那么,李兄想算什么?”

李愈勾起嘴角,扫了眼低头沉默的陈思白。

“姻缘。”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