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绝对权力小说全集 周林于莉莉微信内阅读

绝对权力小说全集 周林于莉莉微信内阅读

2021-09-04 16:32:50   编辑:从彤
  • 绝对权力 绝对权力

    职场上,别人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机会。从一名小科员到权倾一方,他的每一次升迁,都伴随着别人的倒霉来完成的。在政治羽毛日渐丰满的过程中,他将这种出神入化的技巧运用到了极致。且看他是如何巧妙利用别人倒霉的机遇...

    阿竺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绝对权力》 小说介绍

《绝对权力》是作者阿竺著作的官场类小说,书中内容真实,情节描写细腻,扣人心弦,非常好看。绝对权力精选内容推荐:职场上,别人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机会。从一名小科员到权倾一方,他的每一次升迁,都伴随着别人的倒霉来完成的。在政治羽毛日渐丰满的过程中,他将这种出神入化的技巧运用到了极致。且看他是如何巧妙利用别人倒霉的机遇来完成自己人生的跳跃……

《绝对权力》 第6章两位主官公开宣战 免费试读

秘书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周林的表情和动作,再也不敢说话了。

由于周林的固执,他错过了一次自救的机会。

第二天,周林以代市长的身份跟樊文良一起参加了全市政协会议,中午陪委员们共进午餐,下午,他顾不上休息,又参加了代表团团长会议,晚上,逐个走访了各个代表团,半夜回到宾馆后,他又再次将政府工作报告熟悉了一遍,实在太累了,就倒在床上睡了。

直到此时,一切还都是那么风平浪静。

又过了一天,太阳照样升起,今天是人代会召开的日子。

周林在镜前认真地刮着胡子,打着领带。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利于他的言论,但不知为什么,他心里仍然放不下那件事。难道,亢州,真有樊文良和王家栋不知道的事?

领带绕了一半他就停住了。

但他转念一想,就算他们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他们敢拿组织意图开玩笑?敢拿这件事做文章吗?哼,就是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他是上级党委内定的唯一市长候选人!

无论是樊文良、王家栋,还是整个亢州市委领导班子,谁都不希望这次选举出事,他是市长,不是之前曾经被他们选掉的检察长和法院院长。

为这事,锦安市委书记翟炳德特地把他和樊文良叫到锦安训话,当面让樊文良向上级党委保证,保证这次选举不出现任何问题。

没办法,这是组织的意图,任何个人都无法与之抗衡,更无力改变。

想到这里,他快速利落地打好领带,暗笑自己庸人自扰。

人代会召开的当天,周林作为亢州撤县建市后的第一任代理市长,在热烈的掌声中,迈着坚定的步伐,大步走向演讲台。

他衣着整洁,站在台前,精神振奋,表情严肃,目光扫过全场,直到掌声平息,他才对着话筒,振声说道:

“各位代表:现在,我代表亢州市政府,向大会做政府工作,请各位代表审议,并请全市政协委员提出意见……”

此时,台上的他信心满满,声音铿锵有力,慷慨激昂。

可是,就在他代表上届政府做完工作报告后,也就是大会进行投票选举之前的晚上,意外还是发生了!

八封举报信同时送到了八个代表团团长的手中,信中罗列了周林到亢州后乱搞男女关系的种种劣迹,甚至还扒出他在三源的一些事……最严重的就是这次跟女下属于莉莉乱搞,被人家老公当场捉奸,并且暴打一顿,有图有真相,并且还捎带出他跟宾馆别的女服务员种种不堪……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猝不及防,提前没有任何征兆,时间节点掐算的如此精到,专门选在半夜时候爆发。

举报信和小字报引起的轰动不亚于一颗炸弹,代表们都被震惊了!

早上才得到消息的周林,手里拿着小字报,气冲冲地闯进樊文良在代表驻地的临时办公室,用手指着樊文良,气急败坏地说道:“谁给你的权力让你这么干?”

樊文良见周林如此无理,并且跟他公开宣战,他一反常态,“啪”地拍着桌子一下子站了起来,严厉地说道:“谁给你的权力让你这么放肆!”

周林仍不示弱,他大声说道:“你敢拍着胸脯说这事跟你没关系吗?”

樊文良抓起桌上的小字报,举在手里晃动着说道:“你敢拍着胸脯说你没干这事吗?”

事到临头,周林也豁出去了,他梗着脖子说道:“我什么都没干,那些都是你们这些别有用心的人炮制出来的。”

樊文良冷笑了一声,举着打印在纸上周林被打的照片说道:“这照片也是别人炮制的?这个司机也是别人提前找好专门等着你来打他的车然后陷害你?”

“我打车是因为不想麻烦司机,再说了我那天什么都没干?”

“是的,你什么都没干,但是被人家老公打了,被记者们拍到了,既然什么都没干,干嘛急着跟于莉莉划清界限?还一大早就跑到锦安报社和电视台去请客,让亢州为你的荒唐埋单!”

樊文良说到这里,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票据复印件,“啪”地摔在桌子上。

周林走到跟前,拿起那些复印件,这些复印件有的是他跟报社、电视台高价签订的广告合同和票据,其中还有他在高档饭店请客的发票。

看着这些票据的复印件,他气得手就抖动了起来,嘴唇颤抖着说:“原来你提前把什么都做好了,就等着我伸出脖子挨宰,去你的狗屁东西!”

周林说完,箭步冲到樊文良跟前,将手里的一沓复印件,冲着樊文良的脸狠狠地摔了过去。

哪知,这些东西并没有如周林的愿望摔到樊文良脸上,旁边立刻出现一个人,像一堵高大的墙,及时挡在樊文良的前面,才没使这些纸张砸到樊文良。

周林定睛一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家栋的走狗彭长宜。他再一看,旁边座椅上还坐着一个更大的走狗——组织部长王家栋。

就见王家栋稳稳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低着头,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举报信,就跟屋里没他周林一样。

没有比他这种方式更能侮辱周林的了,周林立刻火冒三丈,从他看到小字报的第一眼起,他就笃定地认为樊文良是整件事的幕后授意者,王家栋是总导演,彭长宜是具体执行者,目的就是出他的丑,混淆代表们的视听,从而达到把他踢出亢州目的。

他伸出胳膊,一用力就将彭长宜甩到一边,指着彭长宜大声骂道:“滚,有你什么事!我不管是什么人指使的你,我只问你一点,那天我在走廊和秘书说的话是不是被你听到后,报告给了你主子?”

彭长宜故意眨着眼睛,脸上做出一幅无辜的表情,说道:“我……我不明白您再说什么?”

周林看着他,冷笑着说道:“果然能装。好,装吧,继续装,你们继续装!”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