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禹温画孙思常完结版全本免费阅读 画人榜章节列表

禹温画孙思常完结版全本免费阅读 画人榜章节列表

2021-07-19 15:56:36   编辑:半青
  • 画人榜 画人榜

    你我本常人,因何为画人“这,这卷轴之上什么也没有呀。”榜上灵垂泪,画中人颠笑“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四方大陆中,画神四方聚“回来了。”“嗯,回来了。”

    说东画西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画人榜》 小说介绍

《画人榜》是一本巨好看的仙侠小说,作者是有名的网络作者说东画西,小说男女主角是禹温画孙思常,书中重点讲述了你我本常人,因何为画人“这,这卷轴之上什么也没有呀。”榜上灵垂泪,画中人颠笑“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四方大陆中,画神四方聚“回来了。”“嗯,回来了。”

《画人榜》 第4章 忽起忽落 免费试读

“怎么了丫头?”老人温和的声音一下子将禹温画从昨晚的惊心动魄中拉了出来。

“啊?没事。”禹温画站起身子,伸手给老人掖好了被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老人又怎么会看出来禹温画在想什么,只觉得这孩子温顺纯良像极了自己死去的孙女,自己的那个东西似乎也找到了人托付,声音越发的慈祥起来。

“放宽心,我这老骨头可没那么容易散架。”

昨晚,等禹温画凭着直觉到达的时候,老人已经是满身是血的瘫坐在地上,满地狼藉,不远处还躺着几具尸体。

而那个男人,不光救了自己,还救了这个老人。

可惜自己询问男子姓名的时候,男子只是嗤之以鼻,大概不愿相信自己这么个弱女子能帮他什么吧。

“爷爷,我今天还去卖菜,您在家里千万别乱走动。”禹温画强打精神,对着老人轻声细语温柔说道。

这个人在自己危难之刻救了自己,自己断然不会轻易抛弃他。

哪怕,对老人还是一无所知,他的名字,家室还有亲人一概不知。但是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这她还是铭记的。

不过,也不能说得上是一无所知。她多多少少猜出来了点,昨晚那几具尸体应该是他的家人,或是同族。

禹温画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老人浑身哆嗦,泪眼婆娑的喊着“别打了,别打了。”眼中也净是对看待亲人的眼神。

这个已至暮年的老人究竟经历了什么,就连自己的家人都要杀死他。她终究是不了解的。

“前面的站住!”禹温画挑着担子,边走边胡思乱想,突然的一声暴喝,险些没让她将自己手中的担子扔出去。

她定了定神,这才转过身子,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不知何时到了自己身后,虎目圆睁,一脸凶相。那人见禹温画停下来,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到了近前照着地上啐了一口。

“你tm个老婆子,走的倒挺快,大爷我在后边叫唤了半天,怎么也追不上。”

禹温画满脑子都是心事,根本就没想到这种人迹罕至的道路上会有人。

“上了岁数了,耳朵不大灵了。”她压低嗓音缓慢的说道。

那大汉瞅了禹温画一眼,语气不善。“我看也是。”又伸手随便的抓了几下禹温画担子中的菜,随及转头朝后边吆喝道,“这老太婆的菜还成。”

这时禹温画才注意到大汉身后远处缓缓跟来一辆,哦,不,是一队马车,最前边的马车上的男子一甩马鞭,大声吆喝:

“管他的,赶紧的,我馋酒了,你随便买点,兄弟们对付对付就得了。”

“撂下吧,多少钱。”大汉不耐烦的说道,他也着急进城,那城中满香居的酒香似乎都飘到这儿了。

禹温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菜会被包圆,一时之间有些措手不及,那最前边的马车已然到了眼前,那男人微微拉了拉缰绳,朝着禹温画抛了一锭银子。

“赶紧搬上来,都着急着呢。”

禹温画瞧着自己手中的银子,沉甸甸的。这,自己是走了狗屎运了?

随及又不由的高兴,小心翼翼的把那一锭银子塞到了腰间的荷包中,接着往城中走,有了这一锭银子,自己说不定能给老人家买点药。这样老人也能好起来。

这次没有去那个有些偏僻的街市,而是去了这天井幻国京城中真正的闹市,因为在这里有一家十分有名的药馆。在医疗技术不发达的这个世界,禹温画估计这个有名的药馆也不一定能有多大功效,但是她还是怀揣着点点希望来了。

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这才让她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人口也并不稀少,尤其是一些嬉戏的孩童叫嚷着,欢笑着,突然给了禹温画一种不真实的错觉,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爬了上来。

这一切,或许,就是一场梦也说不定。

“哎呦。”禹温画走恍惚之际,直接被飞冲过来的小孩子撞到在地。那是一个比自己个头矮了不知道多少的孩子,却硬生生把自己撞到了。

那孩子脏兮兮,瞧着把禹温画撞到了,也不上前,只是吐了吐舌头,一扭头又跑了个没影。

禹温画也不在意,自己特别喜欢走神,以前出去逛街的时候也不是摔跤就是撞杆子的,也习以为常了。

只是有些意外的事这个孩子的力气。

排了半天队,又细细的询问了一会儿,临近中午禹温画才终于等到药童将要买的药制成药丸带了过来,禹温画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心中微微舒了一口气,走上前去,边走边掏出自己荷包中……

石头!

禹温画摸着质感和那锭银子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心中凉了半截,一拿出来,是一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石头。禹温画拿着那块石头僵硬的站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

“你这老太婆脑子有毛病吧,当我们医馆好欺负怎么?一块破石头来糊弄人。”那药童本就挨了一上午的训,这下子可算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见到禹温画满脸窘迫,顿时火往上撞,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大骂,惹得不少人纷纷侧目,怎么会放过这看热闹的好机会。

禹温画僵硬的站在原地,眼中泪水不停打转,最后直接决了堤。她尽可能的低着脑袋,不让被人看笑话。只是心中的那一股委屈却是怎么也忍不下去,反倒是越来越多。

就在药童准备拿起扫把想将眼前这个让自己白忙乎的老太婆赶出去的时候,一个板栗稳稳砸中了他的脑门。

他吃疼大叫一声“哎呦喂!”刚想张嘴骂是那个混账东西敢砸我,一见来人,嘴边的话一下子又咽了下去。

“这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李小四今天也会看人下菜了。”徐德摇头晃脑的走了进来。

他今天是来替孙思常买药的,本不打算声张,也不爱多管闲事,可没曾想这一侧脸,偏偏就看到昨个那个卖菜的女人,那个来路不明的姑娘,顿时心念一动便直接走了过来。

徐德也算是这一带有名的地痞流氓,一般人不敢轻易招惹他。一见到徐德进来,周遭低低的议论声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

“咋了,刚刚不是叫唤的挺欢的,叫呀。”徐德上前两步,气势压人,随手将自己刚刚买的的板栗塞到了禹温画手中,指着那药童大骂,看着那药童气势萎靡,这才作罢,转身将禹温画领了出来。一走下台阶,禹温画才忍不住低低呜咽起来,不停的伸手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她上学时听说“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的故事时还很是嗤之以鼻,现在真是体会到这滋味了。

“这是丢钱了?”徐德多年混迹于此,自然是知道这闹市之中的丑恶嘴脸,也多多少少能猜出点什么。

禹温画抹着眼泪点了点头,其实这点事情不足以让她哭,就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堵在胸口,这才让她有了一个宣泄口才哭出来的。

徐德看着自己身边这个低低啜泣不止的柔弱伊人,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自己虽然以前是流连于烟花之地,但是哄姑娘却是头一遭。

“别哭了。”徐德半天也就挤出这么一句,伸手将替禹温画买的药塞到她手中,“你第一次来这都是难免的,这街上流窜着不少的小偷,下次你就知道注意了,没事。”

禹温画深吸一口气,也算是清醒一点了,她伸手微微攥紧那沉甸甸的药袋子,轻声说道:

“今天还真是谢谢你了,钱,我,等些日子还你。”禹温画伸手随意的抹了一把脸。

也就是这个不经意间的动作,却是让徐德的眼瞳一缩。眼前女人哭泣使得额头流了不少的汗,缕缕发丝微微粘到了额头上,女子一只狭长的眼眸和眼旁边鼻梁上一颗娇艳红痣。

这长相。

徐德脑海中又突然想起了昨晚自己不着边际的猜想。一个试探缓慢的爬上了自己的心中

“你住在城郊吧,现在赶紧往回走吧,天黑了,路不好走。”徐德看似随意的一指,“走那边吧,抄近路。”

禹温画缩了缩身子,微微握紧了自己袖口的一个小小的刀柄。

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禹温画始终保持着警惕之心,此时渐渐的明白了老人仔细叮嘱的用意,这个诺大的京城鱼龙混杂,自己一个没有靠山的小女子确实生存不易。

慢慢增多的人群让禹温画回神。

“那是怎么了?”这条路虽然有路人,但始终不多,此时前面竟然隐隐有一种堵的水泄不通的趋势,委实让她感觉到不正常。

徐德眼中微微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一拍自己的脑袋。

“哎呦,瞧瞧我这脑子,真是,忘了这茬,这一堆人可有的好挤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