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姬束叶飞鸾免费阅读无弹窗 姬束叶飞鸾最新章节

姬束叶飞鸾免费阅读无弹窗 姬束叶飞鸾最新章节

2021-04-07 17:58:20   编辑:紫真
  • 姬束叶飞鸾 姬束叶飞鸾

    一辈子玩儿毒的叶飞鸾阴沟里翻船,连人带实验楼一起炸飞了,不成想阎王爷不肯收她,一觉醒来夺舍重生成了大昌国静安侯府的嫡长女。

    涑茴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姬束叶飞鸾》 小说介绍

姬束叶飞鸾是著名作者涑茴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下面看精彩试读!一辈子玩儿毒的叶飞鸾阴沟里翻船,连人带实验楼一起炸飞了,不成想阎王爷不肯收她,一觉醒来夺舍重生成了大昌国静安侯府的嫡长女。

《姬束叶飞鸾》 第1章 泼她一盆冷水 免费试读

初冬时节,京城却已是寒意刺骨。雨淅沥沥地下,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小水洼。

梅兰妆披着一件红色大氅站在檐下,身旁丫鬟春玉撑着伞,口中还在劝,"姑娘,咱们还是回去吧,大姑娘不是都已经醒了吗,身边又不缺人伺候,很快就会好的。倒是您,身子骨弱,哪里受得住这般风吹雨打的…"

话音未落,一盆水泼了过来,正好泼主仆二人身上。

子佩拿着木盆,居高临下道:"身子骨弱就别在这站岗装门神,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姑娘苛待了她。"

她语气尖锐近乎刻薄,梅兰妆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眼眶立即含了泪,人也摇摇欲坠。春玉气愤道:"我们姑娘好心来探病,大姑娘闭门不见就算了,何苦还说这样的话?当真看我们姑娘无父无母好欺负吗?若是老夫人知道…"

梅兰妆及时呵斥,"春玉,闭嘴。"

子佩只觉得作呕,冷笑道:"谁探病还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是来探我家姑娘死了没有吧?让表姑娘失望了,我们姑娘好得很,用不着您操心。"

梅兰妆浑身发抖,"你…"

子佩撇嘴,满眼不耐,"侯府不是戏园子,表姑娘有这唱跳俱佳的本事,还是到老夫人那演吧,我们姑娘可不好这个。"

她骂完还呸了声,直接把不屑和厌恶两个词挂脸上,转身就进了屋。

"什么玩意儿,装腔作势扭扭捏捏,也不怕闪着腰。"

子矜走过来,"你小声点,别吵着姑娘。"

子佩立即噤声,隔着帘子瞧见主子正坐在床头垂眸看书,"姑娘刚醒没两日,大夫叮嘱了要好好休养,不可操劳伤神的,怎么又看上书了?"

子矜无奈,"姑娘吩咐的,说是今日精神好些了,左右呆在屋子里闲得慌,看看书就当打发时间了。"又问,"表姑娘走了?"

子佩撇撇嘴,"不走还在外面淋雨吗?八成又去老夫人那告状了。姑娘那药里肯定是她动了手脚,眼见着侯爷不在府中,想要我们姑娘的命。装得那么柔弱,心思却这般狠毒,等侯爷和世子回来,一定要把这个恶妇赶出去,否则一日都不得安宁。"

里头传来一声浅笑。

"子佩如今越发厉害了,都快赶上京兆府尹断案了。"

两人立即走进去。

"姑娘。"

叶飞鸾放下书,眉目尚余憔悴之态,却难掩倾城丽色。

"让你出去给她个教训,怎么反倒是把自己气着了?"

子佩撇撇嘴,"奴婢就是瞧不管表姑娘虚伪做作的模样,明明一门心思的想害姑娘,偏装得一脸的姐妹情深,佛口蛇心,令人作呕。还好姑娘您醒过来了,还发现了她的奸计,没能让她得逞,日后也断不会再受她摆布。"

叶飞鸾暂时没吭声。

子佩哪里知道,她的主子,静安侯府的大姑娘,早已魂飞天外。如今住在这具躯壳的,乃是来自异世的一介孤魂。叶飞鸾自己也没想到,实验室爆炸,她自己连同所有人都跟着整栋楼被炸毁。不成想,一睁眼居然穿越到了异时空,一个中国历史上不曾存在过的朝代--大昌。

刚醒过来的时候叶飞鸾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可两日下来终于确定,这是真的。她不但穿越了,还接受了来自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如此地匪夷所思,却又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冷静下来后,她便开始了解自己如今的处境。

巧的是这具身体和她同姓,容貌与她几乎一模一样,却小了许多,过了年也才十五。乃静安侯府嫡长女,生母早逝,还有个同胞兄长,也就是侯府世子,叶长稀。上个月便随父静安侯去北方平叛,尚未回归。

而方才来探病的那位表姑娘梅兰妆,是老夫人娘家侄女儿,因双亲亡故族人不容,三年前便来京城投靠侯府,平日里与叶飞鸾姐姐妹妹的,装得挺像那么回事,实际上却是个白莲花绿茶外加一副蛇蝎心肠。连身边伺候的子佩和子矜都瞧出来了,几次委婉提醒,偏叶飞鸾是个花瓶,空有容貌却没脑子,对梅兰妆深信不疑,结果小命都折在了人家手上,悔之晚矣。

叶飞鸾是玩儿毒的,穿越过来第一天就发现自己喝的药有问题,却没让两个丫鬟声张。梅兰妆大约是见她活过来觉得不可思议,想要一探究竟,却不想这具身体换了芯子,直接把她拒之门外。这会儿,怕是已经哭到老夫人跟前了。

她猜得没错。

梅兰妆被子佩泼了一盆冷水,怒火中烧,连衣服都没换,就柔弱袅袅的去了畅心院。

畅心院人还不少,二夫人三夫人都在,正围炉说话。梅兰妆走进来,一声'姑祖母’还没落下,老夫人就直接坐直了身体,"你不是去绛雪居看你大表姐了吗,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梅兰妆还没开口,春玉就跪了下来,哭道:"老夫人,您可要为我们姑娘做主啊。"

二夫人赶紧让人帮梅兰妆解下湿漉漉的大氅,换上新的,又搬了凳子过来,让她坐在炉子旁烤火。

老夫人满面肃容,道:"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来。"

春玉便说了,"大姑娘病了这几日,我们姑娘一直忧心忡忡,今天听说大姑娘醒了,便去探望,却不料被挡在了门外。我们姑娘也不敢硬闯,只能在廊檐下等着,足足站了小半个时辰,人都要晕了。谁知那子佩出门就是一盆冷水迎面泼来,这大冬天的,我们姑娘身子骨又弱,这不是要她的命吗?这还不算,子佩还出言不逊,十分张狂傲慢,把我们姑娘骂得狗血淋头,如此刻薄,也不知是受了谁的指使…"

梅兰妆方才一直哆哆嗦嗦的坐着,不甚风折的模样,眼圈儿红红眼睫染泪,我见犹怜,却一句话都不说。等春玉状都告完了,才适时打断。

"春玉,够了…"

虽是呵止,语气却并不严厉,隐忍居多,再配合她梨花带雨的神情,任谁一眼看去便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老夫人本就偏心她,听此言观此景,登时怒火滔天。

"岂有此理!"她满面怒容,"侯府竟有如此胆大欺主的丫鬟,来人,去绛雪居,把子佩子矜给我捆了,今日,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