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爱你言不由衷全文阅读 邢溪薄彦之小说最新章节

爱你言不由衷全文阅读 邢溪薄彦之小说最新章节

2021-03-06 15:22:13   编辑:从安
  • 爱你言不由衷 爱你言不由衷

    宋悦死了。可在宋悦死后的第三天,邢溪拿着一份伪造的亲子鉴定一跃成为了宋家唯一的继承人,而且还和商场新贵薄彦之订了婚。直到......暗藏的秘密以残忍的方式揭开。那个时候她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跪在薄彦面前...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爱你言不由衷》 小说介绍

爱你言不由衷小说主角名为邢溪薄彦之,是佚名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宋悦死了。可在宋悦死后的第三天,邢溪拿着一份伪造的亲子鉴定一跃成为了宋家唯一的继承人,而且还和商场新贵薄彦之订了婚。直到......暗藏的秘密以残忍的方式揭开。那个时候她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跪在薄彦面前,“我可以离婚。”可男人却只是淡然一笑,“薄太太,你以为离婚了,你肚子里的种就可以不是我薄家的了?”若爱是负累,请原谅我是怪人。

《爱你言不由衷》 第2章 免费试读

说着,就扣住了她的下巴。

邢溪怔了一下,本能地就捉住了他的手,“你......”

“张妈。”

她的下颚被掐住,连带着直接对上了那双冷漠到深不见底的眼眸,及其冰冷,“把药看着给她灌下去。”

邢溪挣扎不了,说话的声音都被剥夺了。

那中药苦涩地厉害,平常喝的时候都要配上蜜饯之类的,这会儿直接这样生生灌下去,她的衬衫都跟着打湿了。

等到她仓皇地跌倒在地上,男人才蓦然松了手。

“张妈。”

薄彦之微微理了理自己衬衫袖口的褶皱,嗓音都是漫不经心的,“以后每天一副,亲眼看着她喝下去。”

张妈愣了一下,却还是点了点头,“......是。”

“哦,对了。”

都已经走到了门口,却还是微微掀起眼眸朝着大口喘气的女人瞧了一眼,“这段时间你就待在这里不要出去了,”顿了顿,唇瓣挑起了笑,“好好做你的富太太,别让自己的身份被宋家人发现了,怪可惜的。”

邢溪一只手抚着胸口,好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

差不多过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她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恍恍惚惚地看着地上的手机,突然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你之前说过要带我走的话,现在还算数吗?”

......

江城下了前所未有的一场大雪,几乎要淹没整座城市。

黑色的凯迪拉克越过重重雪片之后,迎面过来了两辆黑色的奥迪直接拦住了去路,开车的男人猝不及防,直接点了刹车。

邢溪背脊紧紧绷着,呼吸都跟着沉了。

“我们走不了了,对吗?”

男人看着雪中从容走下车的那道身影,隐忍的同时直接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方向盘上,直接见了血。

“抱歉,我没保护好你。”

浓浓的黑烟中,薄彦之穿着黑色的大衣和长裤,旁边的人撑着伞,一行人亦步亦趋地朝着她走来,灯光照过去,只能看到那紧绷的下巴。

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愣了一下,当下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没撑伞,直接站在雪里走过去拦在了薄彦之面前,眉目都是拧起的,“薄彦之,你不要欺人太甚。”

薄彦之不由停下了脚步,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欺人太甚?”

他舌尖顶了顶上颚,视线越过男人落在了副驾驶的女人身上,突然就轻笑了一声,“你带着我的妻子逃走,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拦路的男人登时就冷了眸,“薄彦之,溪溪根本就不喜欢你!”

“那又如何?”

他微微抬眸,眼角眉梢都带了轻蔑的笑意,“在我眼里,你不过是可以任人踩踏的一只蝼蚁,什么时候敢在我面前叫嚣了?”

说完,直接朝着身侧的助理看了一眼。

男人虽然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可是在练过的助理面前基本上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摁在了雪地里,单膝跪了下来。

邢溪坐在车里,背脊一阵发凉。

薄彦之就站在车前不远处的位置,缓慢而慢条斯理地走到了她身侧副驾驶的车门旁,像是在等着她下来。

她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推开车门下了车。

“薄彦之。”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旁边被摁住的男人,缓缓道,“这件事与他无关,你放过他我现在就跟你回去。”

“呵。”

安静无声的雪声里,独属于薄彦之的嗤笑响了起来,连带着她的下巴都被捏住了,“邢溪,富太太做久了,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了?”

“你不要碰她!”

旁边被困着的男人大抵是动了脾气,想要站起来可是却被牢牢地摁了回去,薄彦之瞧着,眉心瞬间就微微拢了起来。

“还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他微微站直了身形,有些戏谑地睨了比自己低出许多的女人一眼,“可是怎么办呢,我今天心情不好。”

“来人,给我打断他的一条腿,丢到海里去。”

邢溪的瞳孔一瞬间就放大了。

“不要!”

她呼吸蓦然绷紧,下意识就朝着被摁在地上的男人跑了过去,可刚迈出一步就被身侧的男人直接扣住手腕扯了回来。

“邢溪,你给我记住了。”

薄彦之将她困在车身和自己面前,眉目都带了无止境的凉薄,“当初看着你成为宋家唯一继承人的人,是我;瞒着所有人护着你的,也是我。你要是得罪了我,你现在爬地有多高,我就让你摔下去的时候有多重。”

“你听明白了吗?”

邢溪怔了一下,原本心里那点仅存的希冀瞬间就破碎了。

“来人,送夫人回去。”

薄彦之大约是觉得这里的天气有些冷,直接就让人将她扶到了车里,在模糊的车玻璃中,她还能看到外面被摁在雪地动弹不得的男人。

血迹沾染了雪,在地上开出了一滩鲜红的花。

邢溪好几次都想要冲出去,可是视线落在不远处好整以暇抽烟看好戏的薄彦之,眼眶也不知道怎么就跟着红了。

“够了。”

安静无声的路旁,薄彦之的声音淡淡然地响了起来,“别打死了,废一条腿之后直接丢海里就行了,看着真碍眼。”

“是。”

邢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下去的,又是怎么接受的,只是觉得她这一年多的时间从未看清过面前这个男人。

这个十恶不赦,罪恶滔天的男人。

别墅里,邢溪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只套了件佣人准备好的属于男人的白衬衫,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身上的皮肤都被搓红了。

薄彦之就坐在沙发里,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问,“洗干净了吗?”

她放在身侧的手微微紧了紧,呼吸紧绷的同时不由得后退了两步,说话的声音都有几分战兢兢,“我还怀着孕。”

下一秒,耳畔传来了男人的轻笑。

“你以为我能做什么。”

顿了顿,放下手里书本的同时朝着她看了过来,嗓音都是不紧不慢的,“张妈准备了药,你今天还没喝。”

她睫毛颤了颤,视线落在了桌上的药碗里。

“薄彦之,这是什么药。”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