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章节目录 苏清苑秦彦寒结局免费看

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章节目录 苏清苑秦彦寒结局免费看

2021-03-06 15:14:14   编辑:易梦
  • 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 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

    婚礼当天,家族破产,父母双双车祸,温柔谦和的未婚夫亲手把她送入监狱!一夜之间,苏清苑落入地狱。众人都以为曾经的苏家千金将要万劫不复了,哪知她这个负债落魄的丧门星,却唯独被权势滔天的傅爷挑中,还独为她着...

    油炸橘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 小说介绍

人气小说《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是来自作者油炸橘子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苏清苑秦彦寒,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婚礼当天,家族破产,父母双双车祸,温柔谦和的未婚夫亲手把她送入监狱!一夜之间,苏清苑落入地狱。众人都以为曾经的苏家千金将要万劫不复了,哪知她这个负债落魄的丧门星,却唯独被权势滔天的傅爷挑中,还独为她着了魔、疯了神。苏清苑本以为这是一场救赎,却不知是一个精心编织的陷阱......她讥笑的看着赎罪的男人,“傅靳尧,我好累,别再招惹我了。”傅靳尧圈地为牢,红了眼,“如果这是一场错,那不妨错到底吧。”他每日每夜守蹲在她楼下,生怕旁人惦记上。只要乖乖的叫一声傅先生,都恨不得把心掏给她......

《替罪娇妻:偏执傅爷的心尖宠》 第3章 免费试读

苏清苑被人挤得东倒西歪,耳边全是唾沫星子。

苏家主要做房地产生意的,可她这些年一心扑在秦彦寒身上,对家里的生意没有过多关注。

可即便如此,也从不认为苏氏盖的房子会出问题!

她苏氏的产业从太爷爷那辈开始就稳居深城第一,有将近一百余年的历史,至今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大家冷静一下,我会证明苏氏的清白,这件事一定会水落石出!”

只可惜苏清苑说的再怎么坚定,也没有任何人信。

“啊呸!事实就是你们苏家黑心,只顾着圈钱,把我们这些老百姓耍的团团转,今天不赔钱,谁也别想走!”

苏清苑被推搡在地上,她仰头看着这些气愤填膺的人们,心沉到了谷底。

钱钱钱......

耳边的声音一阵让她眩晕,她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不远处的树荫下秦彦寒冷漠的旁观。

这一瞬间苏清苑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秦彦寒策划的!

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上去,死死的攥住他的衣领,猩红着眼眶。

“秦彦寒,你的良心是石头做的吗,苏家帮你们秦家不少,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甘心?!”

“良心?”

秦彦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抬手,就把她丢开,“害死婉仪的时候,你有没有摸过自己的良心?”

苏清苑狼狈的跌在地上,脑袋磕在凸出的石头,额头流出猩红的血。

秦彦寒上了帕拉梅拉,摇下车窗,以一种施舍的姿态俯视着,只是在看到她额心的血渍后,目光闪烁几下,就移开了视线。

“听说你爸妈的治疗费还要一百万,我家里正好缺个保姆,想清楚了就来。”

说罢,只对她讥笑一声,便开车扬长而去。

苏清苑怔愣的看着车尾,直到鸡蛋菜叶砸在她脸上,才反应过来。

“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苏氏骗人,天打雷劈!”

耳边的嘶鸣,和周围群众看热闹的指点,让她眼前漆黑一片。

她拼命的抱着身体,像一只慌张无措的小兽,额头的血模糊了视线。

谁能帮帮我......

帮帮我......

苏清苑踉跄着身体,就在倒下去的瞬间,上天似乎听到了她的祈祷,她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模糊的血色中,只能看到男人精致的侧颜。

“别怕。”

低沉悦耳的嗓音,似乎有一种安抚人心的魔力。

这道声音,让苏清苑觉得熟悉。

她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只是双手死死的攥住那人的衣服,仿若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夜半,外边的雨淅淅沥沥的下。

简陋的公寓内,男人看着床上睡得极其不安的女孩,手指划过她的侧脸。

许是苏清苑的神经太过紧绷,以至于刚刚触碰到她,苏清苑就猛地睁开眼睛。

“醒了?”

对,就是这熟悉的嗓音,一下子让她回到了三年前。

她的视线从天花板到身边的男人,在看到男人那张精致完美的容颜时,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尖锐和不可置信的嘶鸣。

“你,你是,你是傅靳尧!”

苏清苑瞳孔一阵紧缩,以为自己眼前出现了幻觉。

傅靳尧只是靠在床边,浑身散发出的气场却让人难以忽视。

他与三年前一样,那张脸让人无时无刻都能为之疯狂。

每一笔都仿佛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眉稍一点红痣,那双桃花眼冰冷而J欲,让人望进去就会深陷。

曾经郑楚楚就打趣,他比女人还要美,只是这种美过于攻击性,导致大家只能远远的瞻仰,生怕自己玷污了那份神圣。

傅靳尧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沉寂半刻,点头,“嗯。”

苏清苑吞咽一口吐沫,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出来,戳在他脸上。

很冰,但是有温度。

是活着的。

“你真的没死?你真的是傅靳尧?”

她愣了。

傅靳尧的视线划过她惊讶的表情,眼底深邃,“我死了你很开心?”

苏清苑忙收回手,摇头:“当然不是!你死后我和搜救队在海里找了你一个月,只是连尸体都没找到。”

想到什么,她忙问,“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来学校,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

“你很担心我?”傅靳尧默了一瞬。

苏清苑点头,“是啊,毕竟当初你是为了救我,才掉进海里的,话句话说,我的命还是你救的。”

说到这里,她才留意到,这间房子是傅靳尧曾经的公寓。

一室一厅的公寓墙面已经泛黄,透着一股暮气沉沉的感觉。

家具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是干净,桌面上的摆设还是三年前的样子。

听郑楚楚说,傅靳尧是个孤儿,家里没什么亲人,只一个人住。

当初他出事之后,还是她操持的他的葬礼,但只做了衣冠冢。

他还住在这个公寓里吗?

这么多年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傅靳尧的指尖划过脸侧她方才触碰的地方,随后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苏清苑静静的捧着热水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死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她除了一丝丝的害怕外,就是庆幸!

他还活着,这真的很好。

“在想什么?”傅靳尧看她的头都要埋进茶杯,俯身问道。

苏清苑尴尬的摇摇头,她睡得是傅靳尧的床,上面还有专属于男人身上的冷香,此刻又距离自己这么近,心脏不受控制的乱跳。

“没,没什么事,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她抬头就能碰到他似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