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方言蹊慕槿辰是啥小说 方言蹊慕槿辰免费阅读无广告

方言蹊慕槿辰是啥小说 方言蹊慕槿辰免费阅读无广告

2021-02-27 16:20:15   编辑:冰荷
  • 庶女有毒:邪王盛宠鬼医妃 庶女有毒:邪王盛宠鬼医妃

    身为现代首席军医,方言蹊一朝穿越,成为了将军府的庶女,渣爹继母还有一个白莲花姐姐,不过这都不妨碍她在异世过的风生水起。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医是她,可预知天命的半仙大人也是她......且看将军府二小...

    傅五六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庶女有毒:邪王盛宠鬼医妃》 小说介绍

方言蹊慕槿辰是作者傅五六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咱们接着往下看身为现代首席军医,方言蹊一朝穿越,成为了将军府的庶女,渣爹继母还有一个白莲花姐姐,不过这都不妨碍她在异世过的风生水起。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医是她,可预知天命的半仙大人也是她......且看将军府二小姐纤纤素手祸天下!什么?王妃?京城里恶名远播的邪王殿下竟然也为她折腰!慕槿辰贴着她的耳朵,声音低沉:本王眼盲,可心不盲方言蹊一根银针抵住他:本小姐可不嫁给瞎子江山为媒,山河作聘,世人看见那眼瞎的王爷眼中重现光明,掩不住的光华,却只有那一人。

《庶女有毒:邪王盛宠鬼医妃》 第3章 免费试读

方言蹊避开将军府里的下人,一路来到了京城最繁华的地界,这里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永远都是车水马龙,朝歌夜弦,不绝于耳。

而京城最富盛名的烟花之地——浮月楼就在此处。

方言蹊熟门熟路地来到浮月楼,店里的小二似乎认识她,一见到她来就把她往楼上引,“方姑娘,楼主就在阁楼,您直接进去便好。”

“我知道了,多谢。”方言蹊谢过店小二,一个人进了阁楼,里面坐着一个大方娴静的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却有种世事洞明的老练。

“就知道你要来找我。”叶溪边给方言蹊倒茶边说道。

“你也知道圣旨的事?”方言蹊觉得奇怪,怎么就她一个人不知道吗?

叶溪不紧不慢地说:“昨日上午皇上又在朝上给他三儿子找媳妇,之前六任王妃都是世家大族的女子,可世家大族哪那么多合适的,这不就挑到你爹头上了,你猜你爹是怎么说的?”

想也知道方威疼方晴儿跟眼珠子似的,怎么可能让方晴儿嫁给一个没前途的瞎王爷,方言蹊翻翻白眼,道:“还能怎么说,他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会把我夸上天了。”

“聪明,方威说你才德兼备,秉性纯良,恨不得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牡丹花,皇帝思量了一下,决定把你嫁给慕槿辰做侧妃。”叶溪说。

慕槿辰,正是三王爷的名讳。

“你既然知道,那就赶快给我准备些东西,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方言蹊催促道。

“真要走,那你娘呢?”叶溪问。

方言蹊的娘是植物人,根本就没有行动能力。

“我先离开,到时候方府找不到人,定然会乱作一团,我再趁机回去,把我娘和秋棠都带走。”方言蹊早有打算,更何况,原主的娘和她现代的母亲长相一模一样,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玄机,她定然不会放弃。

叶溪的手指不着痕迹地碰了碰手里的茶杯,问:“你可是鬼医,江湖上多少人为求你一味药方甚至掀起腥风血雨,你何不表明身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鬼医之名一年前就开始在江湖上流传,据说鬼医可活死人肉白骨,一味药方千金难求,没有治不好的疑难杂症。

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鬼医的真面目,想要找到鬼医,只有来浮月楼才有机会,而且鬼医治病救人也不看身份,只看心情,是以,鬼医之名在江湖上愈发神乎其神。

“你就说愿不愿意帮我吧?”方言蹊直接说。

叶溪笑了:“咱们什么交情,今晚酉时,你到护城河来,会有人在那里接应你的。”

叶溪算是方言蹊在异世的第一个朋友,两人合作那么久,方言蹊对她的能力很放心。

依照叶溪说的,方言蹊准备好行李,避开将军府的一众人监视,踩着点来到了护城河畔,树下无人,只停着一辆马车。

方言蹊不疑有他,一把掀开车帘,却在右手刚接触车帘的时候,腕子上的五色镯划过一道浅淡的光芒,她脑海里看见马车进了将军府!

方言蹊陡然一惊,刚准备放下车帘撤退,却已经来不及了,车内埋伏的人没给她机会,下手快准狠,一个手刀劈在了她的后脖颈。

方言蹊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玉庭轩,她自己的房间里,只不过此刻房间里挤满了人,她一眼扫过去,除了方晴儿,还有主母杜丽娟,她许久未见的父亲方威,以及两三个婆子,手里拿着的,是凤冠霞披。

    看到方言蹊醒了,父亲方威厉色道:“孽障!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方威年轻时征战沙场,人到中年也依旧身强力健,一嗓子吼得中气十足。

方言蹊忍气吞声两年,此刻终于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反正,她马上就要离开将军府,成为三王爷的侧妃了不是吗?

“女儿愚钝,敢问父亲,女儿做了何事?”方言蹊语气中含着淡淡的嘲讽。

“你还好意思问,大婚在即,你竟然还妄想逃婚,结果被三王爷的人抓了个正着,幸亏三王爷没有计较,不然,你把整个将军府置于何地!”方威越说越生气,一巴掌狠狠甩在方言蹊的脸上。

方言蹊的嘴角瞬间淌出一行血,她用手擦了擦,笑了。

“父亲,看这样子,我昏迷应该有三天了吧。”方言蹊说,她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还有不少的迷药,看这架势,方威让她三天不吃不喝,一觉睡到了大婚当日。

方威没说话,他身旁的林丽娟开口,担忧地说:“老爷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是为了整个将军府好,言蹊,你身为将军府的人,肯定也是能够理解老爷的。”

方威闻言点点头,林丽娟识大体让他很满意,反倒是方言蹊在他眼中愈发任性。

方言蹊冷眼看着林丽娟,不知怎得,林丽娟竟有些不敢与她对视,这小蹄子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气势了,林丽娟心惊道。

“我不理解!”方言蹊啐了一声,“这么多年,将军府上下何曾对我和我娘有过半分照顾,能活下来都是我命大,现在却要我为将军府着想,你们的脸怎么长的?真是大的令我叹为观止!”

似是没想到平日里逆来顺受的女儿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方威愣了一瞬,紧接着火冒三丈,大骂:“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同时巴掌高高举起,就要往方言蹊脸上打,方言蹊毫不畏惧地直视他:“父亲确定承受得起三王爷的怒火吗?”

行将落下的巴掌瞬间停住,方言蹊接着说:“若是我嫁到三王府,三王爷看到她的侧妃被人打死,会不会认为是您在刻意羞辱他呢?到时候三王爷要做什么,您可别怪我没为将军府着想过!”

方晴儿见方威果然收了手,心里气急,怎么不打死这个***!

“父亲!”方晴儿及时出声,“妹妹说的有道理,新娘子怎么能受伤呢?”

方晴儿上前拉着方言蹊的手,好言好语:“今日是妹妹大喜的日子,妹妹该宽心才是,你放心,姐姐一定会好好照顾姚夫人的。”

方言蹊瞬间红了眼眶:“你们把我娘怎么样了!”

“畜牲,怎么说话的!晴儿好心替你照顾,你就是这个态度,你还有没有良心!”方威怒斥道

方言蹊凄然一笑,每次都是这样,方晴儿无论说什么大家都会相信,而她在父亲眼里,只是个没良心的畜牲。

娘亲在他们手里,方言蹊就算千万个不愿,也只能妥协,她听见自己说:“好,我嫁。”

方晴儿见她松口,眉眼弯弯:“妹妹,这就对了嘛,再说,三王爷英俊潇洒,不知多少女子为他终身不嫁,何愁不是良配呢?”

方言蹊冷笑一声:“如果我娘出了什么事,你们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方威闻言又要开骂,林丽娟忙拉住他:“老爷消消气,吉时马上就要到了,先让言蹊准备准备吧,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还是你懂事。”方威欣慰地拍拍林丽娟,转而恶狠狠地瞪了方言蹊一眼,“我们走!”

三人离去,秋棠哭啼啼地上前:“小姐......”

方言蹊拍拍她的肩膀:“我没事。”

一个老婆子上前,恭敬地说:“二小姐,请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