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安念念响沅小可爱是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安念念响沅小可爱是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2021-01-16 11:26:14   编辑:元霜
  • 小可爱是我 小可爱是我

    响沅看着她的长发:“别剪了。怎么了?因为很丑。口齿不清的她说:“以前在学校,你不是说过,我的短发很可爱吗?”那时你十五六岁,现在几岁?别人”不爽了:“陆总,我只有24岁还好,公司里的人都是我的倒数第二...

    莫离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小可爱是我》 小说介绍

经典美文《小可爱是我》是来自作者莫离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念念响沅,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响沅看着她的长发:“别剪了。怎么了?因为很丑。口齿不清的她说:“以前在学校,你不是说过,我的短发很可爱吗?”那时你十五六岁,现在几岁?别人”不爽了:“陆总,我只有24岁还好,公司里的人都是我的倒数第二。

《小可爱是我》 第1章 01 请多指教,这是我的爱哭萌妻 免费试读

CHAPTER

01

请多指教,

这是我的爱哭萌妻

你总是小心翼翼地回避着

为什么不像别人一样问:

这个世界上你最爱的是谁?

我想要天不下雨,星光点点

在你安睡的时候亲吻你的耳朵

记录卡:我们结婚的第1090天

天气:雨转多云。她总是爱哭,人家是梨花带雨,她喜欢山崩地裂。

记录地点:家中书房

记录人:陆响沅

整理人:神秘者

响沅在公司开项目会的时候,助理Amy不停地示意他看手机,他这才看了一眼,七八个未接来电,来电显示为小迷糊。

会议只得中场休息,响沅到办公室给回了过去。

一接通她的哭腔就来了:“老公,那个人工耳蜗丢了,怎么办啊?我不晓得怎么没了……”

“你在哪儿?”响沅起身穿外套,给站在外面等候的Amy示意会议终止。

她开始语无伦次,紧接着她的手机就换到另外一个人手上。

“您好,我是安老师的学生,她在画室。”

响沅开车赶到画室的时候,几乎所有学生都围着她,男生端水女生递纸巾。

有学生劝:“老师别哭了,总会有办法的。”

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摸着空荡荡的右耳道:“完了完了,我老公说再开一次脑颅我就得死……”

响沅:“……”

元旦这晚,她连晚会都没有看,一个人在房间床上躲在被子里不知干什么。响沅刚挂掉岳父电话,她就给他递来一封信。

“你等我睡着了再看。”她闷闷地说,委屈地摆弄着戴着助听器的耳朵。

信封上写着硕大的两个字:遗书。

第二天早上,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跑进厨房。

“看了没?”

“没。”

“为什么?”

“等你死了再看。”

小H来响沅家的时候,拎着两斤土豆。

“哎哟,陆总好,请问贵夫人是否在家?”她龇牙咧嘴地笑。

“睡午觉,不要吵她。”

小H自己在玄关找了拖鞋换上,刚到客厅,那只小迷糊就醒了。看到好朋友兼闺蜜来家里,她这才有点活了过来。

两人在吃橘子。

响沅炸了新鲜的土豆片端了过去,小迷糊不怎么理他,也不吃。响沅坐过去,她就跑到小H另一边去坐,再坐过去又换一边,如此好几次,甚是气人,于是他伸手按住她的脑袋。

“干什么你?”她昂起头倔强地问道。

响沅挑眉:“玩‘打地鼠’。”

小迷糊“扑哧”笑出声,他这才温柔地摸了两下说道:“嗯,这只地鼠真可爱。”

自丢了人工耳蜗之后第八天,她才笑。

小H怒扔橘子:“我真是烦死你们了,麻烦请照顾下我们这些大龄单身女青年的心理健康好不好?”

响沅借助朋友圈的力量,一直在寻找小迷糊丢失的人工耳蜗。

经过一周多的转发,终于有人联系了他。

电话那端是个陌生男子,说有消息,却开口要钱。

响沅便给山竹打电话,让他一同去见。

山竹开着警车过来,正好办完公务,是吃午饭的时间。

“那人在哪儿?”山竹下车作势想要逮人。

双方见面现场,山竹却殷勤地给人倒水:“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在哪儿看到的东西,丢东西的是我姐姐,还请告诉我好吗?”

山竹的态度让那个人坐地起价,响沅没吭声把钱递上,这倒让那人嚣张起来了,拿着钱不说话像是还想要点的意思,响沅这才跟山竹说道:“宋警官,恶意敲诈勒索,这要判多少年?”

“这得看当事人态度了。”“啪”的一声,山竹把警察证拍在桌上。

对方一看山竹不简单,当即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临走的时候干笑两声:“那个,我就拿电话里说好的价钱,多的我一点都不要。”说完,在那沓红票票中抽了两张。

这个人说他在14路公交车上看到小孩在玩,丢失的耳蜗是有完整的包装盒,图案很大比较醒目。看了两天监控之后,终是找到了那个小孩子的家,孩子父母以为他捡了副耳机回来便没有在意。

小迷糊的脑部有植入体,如果丢失现在的耳蜗,需要再从原厂家重新配货,周期有些长,另外价格也是重要因素。响沅上门去取东西的时候,特别诚恳,特地从超市买了很多昂贵水果,说妻子迷糊才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遗失,为表感谢他愿意再付一千元现金换回耳蜗,这倒把孩子父母弄得不好意思了,赶忙归还东西也说了抱歉。

那晚临睡前,响沅还在看团队交上来的PPT。

小迷糊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一定不丢东西了。”

“没有以后。”

“生气了?”她问。

“嗯。”

“别气。”

“哼。”

“拜托别气。”

响沅故意没理她,她竟怏怏地回床上睡觉了。

响沅合上电脑,扑到她身上:“你再求我一下会死吗?”

“我真的差一点要死掉。”她闷闷地说。

“你不会死的。”

没想到响沅的一句玩笑她竟当真了。当初给她戴上耳蜗的时候,他故作严肃地说耳蜗在人就在。她傻了,愣愣地问耳蜗不在了呢?

响沅说,那就得再开一次脑颅,人只能开一次脑颅,开第二次就得死了。当然这是响沅的策略,小迷糊不知道自己只是在颅骨表面钻了孔,所有人都跟她说开了颅。

骗她的目的只是想让她时刻保持警惕,不要弄丢耳蜗,因为她真的太爱丢东西了。家里的钥匙一天要找三四次,玄关处给她安的钥匙钩永远不挂,水卡电卡都能当银行卡去刷,丢了东西还爱发脾气。

知道真相的她,怒捶眼前人。

“大骗子,害我哭了那么多天。”

山竹在一旁翻白眼:“你还有脸哭,知不知道再配一个耳蜗要多少钱!三十万!你把别人一个卫生间戴耳朵上了!”

响沅带小迷糊到附近一家韩国烤肉店,找回耳蜗后她终于恢复了元气,吃得忘乎所以。饭间,她“哦”了一声说:“我想去剪头发。”

响沅看着她一头长发:“不要剪。”

“为什么?”

“因为丑。”

她口齿不清:“以前上学的时候,你不是说我短发很可爱吗?”

“那时候十五六岁,你现在多大了?”

“人家”不爽了:“陆总,我才二十四岁好不好,公司里我倒数第二小。”

“但你显老。”

小迷糊把饭勺一扔:“您吃吧。”

关于她的短发,按她的话来说,那是当年最流行的bobo头。

远看像蘑菇,近看还是蘑菇。

当时之所以剪那个发型,只是她为了挡住耳朵上的助听器,后来留了齐腰的长发,还是从不扎起,不是为了挡住什么,可能是习惯了。

习惯有东西可以盖住耳朵,她便有安全感。

小迷糊多次怂恿小H陪她一起去剪头发,小H要去新疆阿克苏支教两周,边忙着收拾行李,边将她踢给花田。

花田接到小迷糊的电话:“你要大点声,我有点听不清。”

“你在哪儿?”小迷糊问。

“我在泰国玩滑翔伞,不行我要吐了……呕……”

“……”

两个最好的闺蜜兼朋友都不能陪她,小迷糊只好给山竹打电话。

“警察叔叔,我要报警。”她说。

“好的女士,请说。”

“如果一个已婚男人尽不到丈夫该负的责任,甚至违法了,该怎么办?”

山竹急了:“陆响沅出轨了?”

响沅:“……”

小迷糊说:“他不陪我剪头发就算了,还强制不让我去剪头发,你说他这是不是侵犯了我的人权?”

山竹沉默好久:“我知道了,他该枪毙。”

响沅:“……”

小迷糊突然心血来潮说要去买鱼,今晚做酸菜鱼。

响沅问要不要开车带她去,因为她从未去过大的菜市场,只在小店买,就担心她找不到。小迷糊信誓旦旦地说不用,这点小事自己解决。

响沅加班回到家之后,那道酸菜鱼确实上桌了。

她还殷勤地给拉凳子,盛米饭。

响沅笑:“无事献殷勤。”

“我无奸无盗!陆总,请用餐。”

响沅夹了一筷子鱼肉,吃起来有点腥。

“那个……好吃吗?”

响沅点头:“嗯。”

“我今天真的跑了好远买的,华凌今天人超多,好多人都在买这个鱼,嘻嘻,我挑了最大的。”

响沅一听“华凌”,就停下筷子。

“你去华凌买的?”

小迷糊“嗯啊”一声:“那儿有个卖鱼的市场。”

看着桌上那盘鱼肉,大大的鱼头杵在那儿,响沅感到胃部一阵排山倒海,起身到卫生间就干呕起来。小迷糊跑进来一看吓坏了:“你怎么了,是不好吃吗?”

“你这个迷糊,华凌那是观赏鱼市场,你买的那条鱼……该是清道夫。”

晚上睡觉,小迷糊躺在床上还在翻着手机。

“清道夫就是可以吃啊。”

响沅靠在床边看书,又听她念叨:“人家就想剪个头发就那么难吗?我那么辛辛苦苦做饭,还不领情。”

说到这里,她突然坐起身,一骨碌跳下床,跑去卫生间。

听到阵阵呕吐声,响沅放下书进卫生间,轻轻拍着她的背:“你是不是偷吃鱼了?”

她摆手,呕吐半天才说:“那鱼就是可以吃啊。”洗碗的时候,她就想尝尝清道夫究竟什么味,夹了一筷子觉得不错就吃了半截尾巴,没个把小时胃就起反应了。

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响沅看着她吐完漱了口才回床上睡觉。

响沅看了几页书也没心思再看下去,小迷糊已经熟睡。那样的事情她干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她坐凳子总喜欢跷二郎腿,响沅多次劝阻,说跷二郎腿影响脊椎,严重的还会对心脏和脑子不好。她不信,后来两人一起去朋友那儿听医疗讲座,说到跷二郎腿的危害,响沅看她:“老公说的都对不对?”

小迷糊抓住他的手臂还在犟:“就不对,跷腿才舒服呢。”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悄悄把腿给放下摆正了。

其实,两人婚后这样的小事特别多,只不过响沅是个好脾气,但后来发现小迷糊总是对他阳奉阴违,短暂地乖巧之后就把叮嘱给甩到太平洋去了。这样就罢了,问题是,自己的老婆不听自己的话就算了,听别人的话,那这可就严重了。

小迷糊很早以前工作的单位跟响沅是同一个写字楼,刚入职的时候是深冬,响沅每天早上都要提醒她穿秋裤,小迷糊总是偷偷地穿上又脱下,后来被发现,小迷糊说显腿粗。

一次大雪天,小迷糊跟同事外出办事,回公司的时候在电梯里遇见了响沅,他应该是从地下车库上来。响沅是想打招呼的,偏偏小迷糊头一歪,转移视线。

很明显,她想装不认识。

电梯里,小迷糊的男同事继续聊着刚刚在路上聊的话题:“赶紧找个男朋友吧。”

小迷糊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她假装咳嗽,轻轻“嗯”了一声。

紧接着,同事又说:“总该有人提醒你穿多点啊,这几天那么冷,容易感冒。明天一定要把秋衣秋裤穿上。”

响沅就听见小迷糊爽快地说了声“好”。

其实小迷糊哪把话听进去了,她一直悄悄透过电梯中的镜面观察响沅的表情,所幸响沅公司楼层到了,正当她松口气的时候,响沅的举动把人狠狠吓了一跳。

他快速按了关闭按钮,动静太大,感觉像是砸上去的,旋即转身一把拉过小迷糊,将她抵在轿厢壁上,低头对上唇瓣,轻吻。要不是小迷糊没有大幅度反抗,同事还以为遇到色狼了。

她脸颊的红晕瞬间蔓延到耳根子,响沅直接开口问:“我是谁?”

“啊,陆……陆响沅。”

“我到底是谁?”

小迷糊愣了片刻,身旁同事插嘴:“那个,这位先生……”

响沅道:“告诉他。”

“是……我老公……”

同事当即:“?”

事后小迷糊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说这个同事是老板的弟弟,当时投简历前就听说这家公司不怎么招已经成家的女性尤其是已婚未育的,于是她就隐瞒了自己结婚的事情,响沅这样一来,就暴露她撒谎了。

“这家公司你不去也罢。”响沅看着她说,“看不到女性的价值,就跟不懂得人性的美一样。用你们的努力和牺牲来设阻碍,你却甘愿沉默但又觉得委屈,你将时间成本浪费在上头才是委屈。”

“我……我……”支吾半天的小迷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响沅伸手在她脑门上一戳:“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小迷糊拧眉,不解。

“你再给我好好反省。”

响沅最在意的,让他不满的,就是小迷糊那么爽快地听别人的话。他不愿意不开心,这个世界上,能让这只小迷糊听话的,就只能是自己。

那么冲动地亲吻她,在那样的公众场合,也是响沅第一次。

而这份心意,小迷糊应该能懂得。自此之后,她再也没有隐藏响沅的存在,他的话也永远比别人说的,还要对。

很多人都说女人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对的是错的,错的是对的,要其实不要,不要其实想要。小迷糊也是,可能她运气不好,遇到了陆响沅,他总是轻易就能摸透她的敏感和任性,也许,这就是一物降一物。

到月底的时候,大家都还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响沅同学群里有人发出一条消息。

“3月7日是林老师生日,暂定于全聚德饭店,望各位同学拨冗出席,共叙情谊。另外林老师布置了作业,请高考在600分以上的同学带着怀念日记到现场,风格不限,字数不限。”

紧接着就收到小迷糊发来的微信:“看到了吗?”

响沅回:“看到了。”

“你准备写什么日记,可以提前给我看看吗?”

“再说。你在哪儿?”

“我在过马路。”

“过马路不要玩手机。”

“嘻嘻,你看窗户。”

响沅起身走到百叶窗边,公司在九楼,底下的行人都瞧得很清楚,看到她拿着手机冲上面摆摆手。这天下班后,小迷糊临时起意要去高中母校看一看,只不过现在学校安保措施越来越严了,他们已经进不去了,只能绕着铁栅栏漫步在校外小道上。

两人牵着手,小迷糊看着操场的方向感叹:“时间真快啊,仿佛昨天我还在这里念书。”

“对啊。”响沅低头看她,她在欢脱地摇手蹦跶。

“要不你背我吧?”她又突发奇想,“你就背我绕一圈。”

响沅依她,俯下身子让她上背。

小迷糊用力跳上去,惯性让响沅步伐有些不稳,就引来她啧啧两声:“你是有多久没背我啦?生疏得很。”

“我生疏?”响沅内心叹气,算了,不和她计较。

然后,小迷糊就开始吧啦吧啦说着,还不停地问他对不对。响沅回:“你说什么都对。”

这不禁让他想起每次小迷糊醉酒后的样子,总是缠着他问对不对。最近的一次是山竹过生日,她喝得醉醺醺的,给他打电话,响沅到的时候,岳父和山竹围在一棵树旁,都在默默看着抱着树说话的小迷糊。

看到响沅,小迷糊蹲在地上指着他:“这位同学,你过来,我要跟你介绍下我朋友。”

她拍拍树干:“这个是我最好的朋友……特别特别好,你看它长得抽象中带着俊气,温柔中还透露一丝霸气,怎么样,值不值得做我的朋友?”

“值。”响沅拉她,“起来回家。”

响沅弯腰,小迷糊轻车熟路一个扑腾爬了上去。

山竹在一旁看不过去,对着小迷糊大腿就是一下:“不让你喝非要喝,每次都把我姐夫累得半死。”

响沅悠悠看山竹一眼:“你打谁呢?”

“嘿嘿,我这是帮你教育一下,要不我背吧,她太重了。”山竹看小迷糊死死勒住响沅的脖子又说,“你看她这样都多少次了,次次让你背。”

“十七次了。”

小迷糊在他的背上还在唠叨,拍拍响沅的肩膀指着前面:“你去跟它说一下,叫它不要晃……”

响沅深呼一口气,朝山竹说:“你去说。”

山竹摸不着头脑:“什么啊?”

“跟前面的路说一下,让它不要晃。”

山竹:“……”

小迷糊:“响沅,我不想坐车,我想你背我回家。”

“好。”

“那你可不可以叫这个世界不要转?”

“可以。”

“它老这样在我眼前转,太讨厌了……嗝……对不对呀?”

“对。”

现在响沅背着清醒的她走着,她依然在问些对不对的话题。小迷糊还说:“我这样你会不会烦我?”响沅说不会。她静默半晌,他扭头望她,看那美目盼兮,星光熠熠。

因为你总是欢闹,我才能微笑。

“我太期盼高中聚会那一天的到来了。”她说。

响沅点头,情意深深:“我也是。”

就犹如眼前走的只是青砖小道,心里过的却是未来遥遥一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