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阿日兰斯沈时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阿日兰斯沈时婄无弹窗

阿日兰斯沈时婄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阿日兰斯沈时婄无弹窗

2021-01-16 09:38:12   编辑:紫蓝
  • 锦书难言情 锦书难言情

    大夏国的女将军,战死沙场。她与相爱之人纷纷重活一世,但命运却发生扭转,她依旧错过了他!

    爱美的兔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锦书难言情》 小说介绍

大夏国的女将军,战死沙场。她与相爱之人纷纷重活一世,但命运却发生扭转,她依旧错过了他!

阿日兰斯沈时婄是作者爱美的兔子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内容主要讲述大夏国的女将军,战死沙场。她与相爱之人纷纷重活一世,但命运却发生扭转,她依旧错过了他!

《锦书难言情》 第九章 如梦似幻 免费试读

沈时婄这般想着,正准备叫几个丫鬟过来替自己沐浴更衣,却不料一只熟悉的手伸了过来替她剥着衣裳。沈时婄也没细想,任凭那人替她忙乎着。毕竟是娇生惯养的小姐,沈时婄一身莹润如玉脂般的细皮上,看不见一丝一毫的瑕疵,与她前世布满伤疤的肌肤全然不同。她轻轻的摸了摸自己一身光滑的肌肤,脑中不禁生出一股如梦似幻的感觉。
“你下去吧。”眼见着身上只剩个遮体的肚兜,沈时婄连忙让身后伺候着的人出去,她已经很久没让人帮着沐浴更衣了,此时突然快被人剥个精光,她难免有些的不适应。
闻言那人只是稍作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继续去解着她脖颈后边挂着的带子,眼见着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能够遮体的肚兜也要被人剥下,沈时婄连忙捂着自己的胸前,转过身一个凌厉的手刀就朝着那人劈去。
“舅舅!你怎么在这?!”在看清那人的面容之时,沈时婄的手下意识的在半空中停顿了下来,紧接着原本来势汹涌的攻击轻易的被季泽化解了去。
“瞧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我也想着洗个澡呢。”相比较沈时婄的大惊小怪,季泽倒是淡定的多了。他抬手将头顶上的玉冠轻轻摘下,如瀑布一般细密的发丝瞬间流泻下来。看不出喜怒交替的狭长凤眸微微眯起,闪过一道神采莫名的光。近乎无色的唇瓣紧抿着,勾起一道十分不明显的笑意。
敏感的沈时婄在季泽的身上嗅到了一丝极为危险的意味,她抱着胸脯下意识的往后躲,正巧躲过季泽向前伸来要抚上她脸蛋的手。
他缓步朝着沈时婄靠近着,身上的衣物不知在何时被他剥了个精光。白皙精壮的身子在沈时婄的面前显露无遗。
“你......你......”沈时婄已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到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她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马上就要沐浴了,你脱衣服作甚?!”
“小婄儿最近记性可真是不好,我都说过了,我要沐浴了,怎么你在这沐浴,我就不成了吗。既然你我都要沐浴,那我们两个便一起不就好了吗,你也不必害羞,你全身上下哪一处我没见着过。”无视沈时婄一脸纠结的样子,季泽将水温调好后,便跨进了浴桶之中。坐在浴桶里的他半眯着眼睛,享受似的闷哼了一声。
季泽不仅厚颜无耻的占了沈时婄的地盘,还这样冠冕堂皇的说着浑话,若是换了别人沈时婄早就使用武力了,可偏生这人是季泽,纵使内心有气沈时婄也不会对着他发泄出来。
沈时婄背过身去,正想着把自己的衣衫穿好,身后一只湿漉漉的手臂便从浴桶中伸了出来,揽着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拖到了木桶中。而原本还挂在她身上的肚兜,在这挣扎之中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对此沈时婄毫无知晓。
被人猛地一拉扯,沈时婄一下子便跌入了桶底,温润的水流在此刻仿佛成了勾人夺魄的阎王,在不断的朝着她口鼻之中翻涌着的期间,差点夺去她的性命。好在沈时婄的反应远高于常人,在沉水的一瞬间她立马就站起了身子,再加上有季泽双手的托扶,没过一会她便从浴桶里钻了出来。
因刚刚呛了几口水,沈时婄的小脸如同涂上了一层醉人的胭脂色,叫人看着心神一荡。原本明亮清澈的一对凤眼,在这水汽氤氲的一层薄雾里,变得朦朦胧胧的,隐约似是有泪光闪过,上扬的眼尾泛着一抹红,一副似泣非泣的模样。季泽忍不住多看了她的脸两眼,早就知道沈时婄生的极好,可这般表情实着不多见。
沈时婄摸了把脸上的水,大口的呼吸着。
季泽连忙伸出手帮着她顺气,可在沈时婄毫无所查的情况下,他的一双眼睛却时不时的朝着她胸前那对白雪似的绵软瞟去。
季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沈时婄有了这样畸形的爱恋,明明知道这是世人所不容忍的,可他的心却总在不经意间被这小人儿的一颦一笑所牵动。前世的他一直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感情,甚至忍痛将她送去军营,只希望两人相隔两地之后,他对她的感情能渐渐被时间消磨掉,可没想到这却成了他的一道催命符,没过两年他就因为相思之苦而猝死,本以为这是一种解脱,可谁知道他这一醒来竟是回到了二十年前。
这也许是上天赐予他的一次机会吧,这次他一定要好好抓紧面前的小人儿。季泽这般想着,眼神也变得愈发幽深,象是漆黑的天幕,隐去了星星和月的光华,直叫人心里看着发慌。
此刻的沈时婄还不知道,自己已是被季泽当成了砧板上任他刀俎的肉了。
沈时婄挣开了季泽的怀抱,有些害羞的趴在木桶的一边,前世她毕竟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这样赤身裸体的跟男人待在一起她还是很不习惯的。
“小婄儿,我都说过了你大可不必如此害羞,你身上每一处地方,我比你自己还了解。”季泽这番话,乍一听倒是没什么毛病,可却意有所指。
季泽从一旁拿了一块皂角,沾了水后在掌中搓出一捧丰富绵密的泡沫,将其抹在沈时婄的头发上。他用自己柔软的指腹在沈时婄的头顶上轻轻的揉搓着,恰到好处的力道让沈时婄舒服的眯起了眼。再加上季泽的劝导,她原本紧绷着的身子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舒服吗?”季泽问道,他贴的极近,沈时婄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轻柔的气息喷在自己脖颈上的温湿感。但现在神志已是变得混沌起来的她,竟是对此没生出一丝想要反驳的念头,反而闭上了眼睛渐渐的睡了过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