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杨铭自风语姿的小说 杨铭自风语姿全文免费阅读

杨铭自风语姿的小说 杨铭自风语姿全文免费阅读

2021-01-06 16:32:12   编辑:新波
  • 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 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

    少年杨铭自荒岭而出,登天路,踏歌行,走向那光怪陆离,神秘无尽,缤纷浩瀚的修炼之途!幸运修得长生一法诀,从此一路开挂,报血仇,封至尊,战天屠神。

    龙竹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 小说介绍

杨铭自风语姿是著名作者龙竹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玄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少年杨铭自荒岭而出,登天路,踏歌行,走向那光怪陆离,神秘无尽,缤纷浩瀚的修炼之途! 幸运修得长生一法诀,从此一路开挂,报血仇,封至尊,战天屠神。

《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 第1章 荒岭少年 免费试读

青塬镇,位于群山峻岭中,四周高峰大壑,峰峦起伏,群山巍峨,茂林遮蔽,与世封闭。

在荒林深处,更是妖兽出没,上古遗种纵横,凶禽猛兽,咆哮山河,万木摇颤。

时常有凶禽飞过,仿佛乌云横空,翅膀和身躯遮住了一片苍穹,路过青塬镇,俯视下方,两只眼睛宛若两轮血月般,凶气滔天,不过村落内都是一些普通人,对于凶禽毫无吸引力,最终飞向了山脉最深处。

这一日,寒冬时节,银絮飞天,琼瑶匝地,四下里白茫茫一片。

青塬小镇的边缘,正追逐着一群十几岁的孩童,细嫩的小手中都攥着雪球,互相打闹,好不热闹。

在离村子百丈远处,有一座山坳,半腰处蹲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眉清目秀,面如冠玉,孤零零地远望着村头正玩耍嬉闹的孩童们,从小到大都不带他一起玩,因为都嫌他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爹娘到底长什么样子?为什么自从我记事起,只有茹姨抚养我长大,而不见我的爹娘呢?”一个孩童内心深处究竟是渴望得到父母的关爱。

浓云低沉,冷风嗖嗖。

有几个孩子被自己的爹娘领回了村子,只有五个仍在村头玩闹。

少年看了看,眼圈有些发红,什么时候,他也能被父母寻找,领回家中吃热乎乎的饭菜?

“啪!”

一下清脆的铁夹弹击声响打破了少年的思绪,他转身瞧向声音发出处,顿时满面笑容,惊喜道:“啊,山兔!这次没有白狩半天,回去让茹姨烹兔肉,一定香死人了。”

他小脸被冻得有些发紫,但笑容依旧很纯真欣喜,迫不及待跑过去,连同猎物和夹具一起拣起,兴高采烈奔下山坳,由于积雪盖路,滑泞不堪,几次跌倒在地,又重新爬起来往村子那边跑去。

如此开心不仅因为将有美味入口,更是想让茹姨高兴些,这些年来,很少能看到她笑了,整日满脸愁容,若有所思,看得少年心存不安,担心有一天连着唯一的亲人也离他而去。

孤独是一种心境,但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而言,却是一种冷漠与残酷。

“给我站住!杨铭,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一个十三四的孩童,带领着四五个同伴截住了那少年的路。

杨铭刚才一时失神,竟不知觉间被几名孩童拦住,抬头一瞧,原来是邻街一个富家公子赵少,素日子专欺负弱小,不禁对他满脸鄙夷,哼道:“赵猛,我的事你少管,给我让开!”

赵猛身形高大,远不像十三四岁少年的个头,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杨铭喝道:“臭小子,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他身后四五个夥伴在旁帮腔作势,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态。

杨铭狠狠地翻了他一眼,毫不在意对方人多势众,说道:“给我闪开。”他实在不想跟这些整日欺负人的坏孩子说话,却又不甘示弱。

面对眼前弱小的杨铭的训话,赵猛和伙伴们都觉得滑稽,哄然大笑。

笑声甫歇,赵猛一把夺下杨铭手中的野兔,一脸坏笑道:“整天跑去村外瞎转悠,哼,难怪都叫你野孩子!”

杨铭年纪虽小,但内心深处有很强的自尊,听到“野孩子”的称呼格外刺耳,霎时间怒气上冲,浑身充满了力气,喝道:“我不是野孩子!”扑上前冲着赵猛的脸就是一拳。

“蓬……”

人虽小,但爆发力十足,似乎远超过了十岁孩子应有的力量,那是愤怒的力量!

赵猛啊的一声,仰天被打倒,摔出了丈许远处,当场昏迷过去。

其余的孩子都吓呆了,有两个掉头就跑不敢再惹他,剩下三个与赵猛关系甚笃,扶起晕倒在地的身子,撒腿奔出二三十丈外,回头见杨铭立在远处一动不动,没有追过来,这才放下心,破口大骂道:“臭小子,以小欺大,你有种给我们等着。”

杨铭一拳击出,怒气随之发泄出去,浑身筋骨变得舒坦,只是瞬间力量的凝聚,使整个身子仍处于一股热流之中,他也想不到自己的拳头原来这么厉害,只觉得在刚才那一瞬间,脑海中想到使劲、爆发,力量就真的出来了。

他弯身拾起野兔和夹具,怔怔半晌。

“野孩子,我不是……我不是……”

杨铭仰头望了望天际,低沉昏暗,雪花飘落,思绪随着寒风逐渐散远。

忽然,西边密林处传来一阵踏雪之声,脚步起落极快。

杨铭转身瞧去,一道人影穿过树林,虽然是步行,但速度快的惊人,踏雪飞奔,临近处他才看清那人身长七尺,中等年纪,披着蓑衣,全身罩满了一层白雪,背上斜插着一柄半厥刀,奔行之时,左手一直捂住右胸口,似乎受了伤。

那人距离杨铭只有四十几丈时,突然脚下一滑,扑通摔倒在地,雪深几乎遮住了横躺的身体角度。

杨铭心生好奇,向那陌生人处跑了过去,伸手摸探,鼻孔尚有余息出入,知道还没有死,立即用小手攥了一把雪团,对着中年人的嘴唇之上,使劲搓捏,利用手温的热量融化雪水滴入那人的唇上。

陌生人喉咙动了几下,缓缓转醒过来,见此情景登时会意,感激道:“谢谢小兄弟救我,不然非冻死在雪地里不可。”

杨铭见他醒来,朝对方纯真微笑,显出孩童的稚气,客气道:“不用言谢,叔叔你受伤了,干嘛还在风雪中赶路呀?”

中年男子按住右胸伤口处,顿了顿道:“我遇上了仇家……”

话未说完,远处林中蹄声大震,打破了村头的寂静。

那男子听到了蹄声,脸色骤变,转向少年道:“他们杀人如麻,小兄弟……你快跑到远处……躲起来,千万别让恶徒发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