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沈明润顾玄嘉是什么小说 沈明润顾玄嘉全本免费阅读

沈明润顾玄嘉是什么小说 沈明润顾玄嘉全本免费阅读

2020-11-24 16:04:16   编辑:山莲
  •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

    鹿西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小说介绍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沈明润顾玄嘉是作者鹿西河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言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第五章 免费试读

从皇宫里回来的第二天,沈明润又去拜访了外祖家。外祖家姓李,□□皇帝在时,就封了兴国侯,外祖父去世之后,由沈明润的舅舅承袭了爵位,也就是母亲一母同胞的兄长。

这天又恰逢休沐,沈明章和沈明润上午去了侯府,先见了外祖母和舅舅。

沈明润刚跟着仆从进到正房的院子里,就见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太太在丫鬟的搀扶下迎在了门口,面目慈祥殷切,气度雍容。料想这便是外祖母,沈明润脚下的步子快了两分,上前行了一礼。

“阿檀可算是来了。”李老夫人握住沈明润的手,叹息道,“你母亲去了江南,一恍已经这么多年了,这还是头一回见你。”

祖孙相见过后,沈明润又跟着进了正堂,见了外祖家的其他人。

舅舅与舅母育有两子一女。长子李训,次子李庭,幺女李钰,虽然小小的年纪,却出落的十分漂亮。李家的子女和沈明章都很熟悉,见着沈明润也十分和善高兴。

幺女李钰是个活泼鲜嫩的小娘子,拉着沈明润道:“平日里哥哥们都不带我玩,今儿终于有个姐姐了,今个儿还是我生辰呢,姐姐可要玩的尽心啊。”

李老夫人在一旁道:“今个儿是钰姐儿生辰,她最是闲不住的。”

沈明润早得了沈明章的提醒,此番过来,早已备下了礼物,是一对晶莹剔透的镯子,李钰欢喜地接下,握在手里仔细瞧着。她自己手上本来也带了个样式简单的镯子,见到这个,欢喜道:“姐姐这镯子真漂亮。”说罢,就把手上那镯子褪下来,换上了这只。

李钰的母亲孙氏嗔怪地看了眼女儿,朝沈明润道:“阿檀不要见怪,钰姐儿被家里宠坏了。”

沈明润含笑摇头:“钰姐儿正是活泼的年纪。”

用过午饭,下午客人才会过来,李钰拉着沈明润一脸好奇地问道:“姐姐,听说皇上要给你和大理寺的顾大人赐婚啦?”

沈明润眨了眨眼睛,对她道:“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

李钰扁了扁小嘴,掰着手指头道:“洛京里喜欢顾大人的可多啦,陈尚书家的姑娘,苏侍郎家的女儿,黄将军家的大小姐……”

沈明润看着最后李钰两双手都数不过来,好笑地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小脑瓜子,知道东西倒是不少。你呢,也喜欢这顾大人?”

李钰笑立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才不喜欢顾大人,我听我爹说啦,大理寺是审案查案的地方,这顾大人平时审案的时候肯定没少抽人鞭子,我才不喜欢呢。”

“唔,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沈明润逗她。

李钰被问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扑闪扑闪地道:“我喜欢斯文的。”

沈明润轻笑:“那有机会,你可要随我去江南看看,江南斯文人最多不过。”

李钰一听,小脸更红了,然后她岔开了话题。

“不说这个,”李钰笑嘻嘻地道,“姐姐你可不懂,与其跟着她们争风吃醋的,看她们争风吃醋可有趣多啦?”

“哦?”沈明润看着李钰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头头是道地说着,就不由得想笑。

“上个月黄小姐把陈二小姐的脸给挠了,陈尚书立马在皇上面前告了黄将军一状,第二天,黄小姐就上门给陈二小姐道歉去了,然后一个月都没脸出来见人呐。这两人现在可是水火不容,待会儿她们来的时候,姐姐就知道了。”

沈明润失效,这个小表妹,对这些消息倒是精通。

过了午时,宾客们就纷纷到了,因为李钰年纪小,请来的客人也都是年轻人,女眷为多,也有男子,都在前院由李训李庭还有沈明章招待着。

李钰虽然年纪小,娇气了一些,但是看得出被教的很好。女眷在后院集齐,李钰小小年纪,也不怯场,反而井井有条地将沈明润介绍给京城达官贵人的女眷认识。那黄小姐与陈二小姐也当陈不对付,宴会上谁也不理谁。

李钰也不生气,反而拉着沈明润津津有味地看了几眼。

过了未时,摆宴花园,宾客到花园里纷纷过来看小寿星。

沈明润见着人多,往旁边找了个稍微僻静一些的地方,正瞧着花丛里一朵开得正好的芍药,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沈姑娘。”

沈明润一回头,正看到一个面若冠玉的男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一错不错地看着她。

她一愣,然后又感到分外地惊喜:“卫大哥!”

这人正是卫元缜,江南士族之首卫家的长子,亦是祖父的学生,还是阿兄的好友,与阿兄同一届的考生,不负众望地拔得头筹,是皇上钦点的状元郎。因着祖父和兄长的关系,沈明润与卫元缜也颇为熟悉。

卫元缜看见她脸上绽开的欢喜,感觉四肢都暖融融的,俊秀的脸上,笑意更暖几分。

“算起来有两年没见过卫大哥了,卫大哥在洛京住的习惯吗?”

卫元缜笑着点了点头:“不习惯也习惯了。”

另一边,李钰正在接受别人的祝贺,这两位正是顾玄嘉和谢侯爷的儿子谢呈。李钰看着顾玄嘉有些害怕,眼神不由得向旁边转着,正看到沈明润在和卫元缜说话。她小脸一呆,嘴里喃喃地道:“我竟然没看过卫郎君笑得如此好看。”

顾玄嘉顿了一下,顺着李钰的视线看去,正看到脸上笑意融融的两个人。

后花园里芍药牡丹开得正好,两个人又都是容貌上乘的人,加上其乐融融的氛围,倒让人觉得分外和谐起来。

谢呈捣了捣顾玄嘉,揶揄道:“这看起来倒是一对郎才女貌,怪道人家看不上你呢。”

顾玄嘉抿了抿嘴角,复而笑道:“这又与我何干。”

旁边李钰一脸快要哭出来的小模样,嘴里哽着道:“没想到阿檀表姐竟与卫郎君这般要好,我……我……”说罢,李钰竟然拨开丫鬟,径自往沈明润和卫元缜那里走了过去。

沈明润顾着说话,一时竟然忘了李钰,这下李钰直接地闯过来,看见她方才还好好的笑脸一片哀怨,倒是吓了一跳。

“钰姐儿这是怎么了?”沈明润摸了摸她的小脸,问道。

李钰扁扁嘴道:“没想到阿檀表姐和卫郎君这么熟识。我……”对着心仪的人,李钰纵使平日里胆子再大,也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抬起挂了两滴泪珠的眼睛瞧了一下卫元缜,见到对方探究的眼神,又猛地缩了回去。

沈明润心里通透,一瞧着这样子,也有些乐,抬手把李钰的泪珠子抹掉,笑道:“我和卫大哥在江南就认识了,他是祖父的学生,”又转向卫元缜道,“卫大哥这两年在京城,不知道认不认识我这小表妹。”

李钰了悟,对了阿檀表姐和卫郎君都出生江南,熟识也不奇怪了,这么想着,又巴巴地看了卫元缜一眼。

卫元缜和李训是好友,自然也知道他这个妹妹,李训平日常说自己妹妹过于娇气,此番一看,娇气是娇气了些。但是卫元缜今年都二十多岁了,李钰这样的年纪,在他眼里也就是个小妹妹罢了。

他弯了弯唇,俯下身子道:“自然是认得的,钰姐儿,今天是你的生成,怎么不高兴了?”

李钰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卫元缜,笑得又这般好看,不由得一呆,愣愣地道:“没……没有不高兴。”

沈明润拍了拍李钰的肩膀:“好啦,客人还等着你呐。”

李钰这也才想起来,往后看了看,这会儿想起不好意思来了,小脸红红的回到了位置上。

李钰走过后,沈明润余光中,竟然看见顾玄嘉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走了过来。卫元缜看见顾玄嘉,眼神暗了一下,见沈明润目光疑惑,又向她解释道:“那顾大人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旁边那位是谢侯爷的儿子,谢呈。”

沈明润点了点头,谢呈这厢已经拉着顾玄嘉走到了跟前。

谢呈长着一副桃花眼,见人未语先笑,倒是不讨人厌,他先向沈明润笑着道:“早就听说沈家女郎进京,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女郎觉得洛京比之江南如何?”

沈明润道:“我刚到洛京,不甚了解,想必是,各有千秋。”

谢呈哈哈一笑:“既然如此,玄嘉对洛京可谓十分了解,不妨让他带着你逛一逛。”

沈明润不接话,只是轻轻挑了挑秀致的眉头。

卫元缜却道:“顾大人公务一向繁忙,区区小事,明章自会看着安排,卫某也可代劳,就不麻烦顾大人了。”

谢呈心里,哎呦了一声,看向顾玄嘉的神情,也带着几分看好戏。毕竟,他还挺少看见顾玄嘉吃瘪的。

顾玄嘉神色淡淡,轻轻地抬了下眼皮,看向沈明润:“沈姑娘要去西山寺祈福,恐怕没那么多时间吧,况且……”

沈明润抬眸,琢磨着他还能有什么事的时候,看见他一脸公事公办的神情道:“上次的事情,有几处不甚明了,还得问问沈姑娘。”

她心思转了一下,点了点头:“随顾大人安排。”

谢呈在一边摇了摇头:“顾玄嘉,你可真会煞风景。”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