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小说沈明润顾玄嘉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小说沈明润顾玄嘉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2020-11-24 16:00:11   编辑:绮烟
  •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

    鹿西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小说介绍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小说角色名是沈明润顾玄嘉的书名叫《大理寺少卿的追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鹿西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第四章 免费试读

审问完毕之后,顾玄嘉去向寺卿胡寺卿复命。

胡寺卿捋着有些花白的胡子,思忖道:“依你所见,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顾玄嘉点了点头:“杜十方为人一向谨慎,不然不会之前好几桩案子怀疑到他的头上,却一点证据都找不到。这次事情败落,简直就像他来自投罗网一样,实在有些蹊跷。”

胡寺卿觉得有些道理:“而且这人在此次的案件中,也将自己摘了出来,若按照刑法,最多关押他一段时间,的确有些不寻常。”

“对了,那罗九娘,查出来是什么人了吗?”

顾玄嘉摇了摇头:“罗九娘是杜十方在路上认识的,虽然自称是河南人氏,但也未必可信。这人在这次的案子里,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可惜上次让她逃跑了。”

胡寺卿叹了口气:“眼前江陵王前来进贡,皇上颇为忌惮,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出差错才好,对了,”胡寺卿收起严肃的神情,转而向顾玄嘉问道:“听说你那未婚妻到洛京了,怎么样,见着了?”

顾玄嘉无奈道:“大人消息果然灵通。只是皇上想通过此举让沈家回京,未必容易。”

胡寺卿笑道:“看来第一次见面不太愉快啊。不过行岚,你这自己挖的坑,没想到把自己给套进去了吧。”

顾玄嘉想起这一桩事情,面色顿时有些精彩,谁能想到,他顾玄嘉自从十九岁进了大理寺,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周到的处置,却在这件事情上,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想当初,皇上召他去商议这件事,他不过是看了一眼那沈明润的画像,随口提了一句:“听说沈家对子女都十分重视,这沈家小娘子容貌上佳,若是皇上把她纳进后宫,沈家应当也会尽力辅佐皇上吧。”

谁知道后来变成顾家和沈家的联姻呢。

他咬了咬后槽牙,心里憋着一口浊气。

————

沈明润第一天稍作休整之后,第二天上午就拿着面见太后的帖子进宫面见去了。

当今的太后是皇帝的生母,娘家姓赵,母族在先帝在时就已经凋落了,在后宫里也不算受宠,能够于腥风血雨中扶持三皇子坐上皇位,也不是等闲之辈。自新皇登基之后,太后就开始专心礼佛了。

这番召见沈明润进宫,自然是得了皇帝的授意,探一探沈家的意思的。

章华宫,紫铜莲花香炉的迦南香袅袅而上。

沈明润跟着宫里的云霜姑姑进到正殿里面见太后。跨过门槛的时候,云霜姑姑抬头扶了沈明润一把,低声道:“太后她老人家最是慈祥,姑娘不要紧张。”

第一次进宫,说没有一丝紧张,是不可能。沈明润冲云霜姑姑感激一笑:“多谢姑姑提点。”

云霜扶着这个江南来的小娘子,见对方抬起头来,云鬓花摇地冲她一笑,不禁有些恍惚。而后回过神来,不由轻笑,这沈家的小娘子,长相倒是有些先帝那位湘贵妃的影子。

不过说起来,这本就是一家人,纵使相像,那也是应该的。

赵太后一见到沈明润,也不由地一愣,已有些皱纹的脸上流露出恍惚的神色,待沈明润走至跟前,跪下行礼的时候,才回过神来,从榻上下来,亲自扶沈明润起身。

“你就是……沈家姑娘吧。”太后将沈明润扶起来的时候,目光还停留在她的眉目上。

“正是,民女沈明润,拜见太后娘娘。“

沈明润虚虚地搭着太后的手从地上站起来,见她还直直地盯着自己,眸光不禁有些疑惑。

旁边的云霜姑姑见状,上前扶了一把赵太后,轻笑道:“太后娘娘,您一直盯着沈姑娘,人家该不好意思了。”

“嗳,瞧哀家,头一次见着明润,想起位故人来,一时间,倒看痴了。”太后笑了笑,拉着沈明润一同坐到了软塌上,拉着她的手道:“哀家这里,不用拘束。”

虽然太后看起来的确和蔼,但是沈明润却不敢太大意,毕竟身份云泥之别,该有的礼数还应尽到。

不说说到那位故人,沈明润眸光一动,道:“太后娘娘说的那位故人,可是已故的湘贵妃娘娘。”

赵太后点了点头,回忆起往事来:“当年在先帝后宫里,我与你姑母也算是熟识,今儿见到你,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似的。对了,你祖父还好吗?哀家听说,你祖父的东山书院在江南颇有名气,朝里新进的江南士子里,有几个都是沈老大人的门生。”

沈明润道:“祖父致仕以后,闲不住,就在东山建了间书院,平时给学生讲讲课。”

“沈老大人一身才学,日后想必也是桃李满天下。”

“说起来,这次召你进京,是为了你和行岚的婚事。皇上想到你与行岚都到了适婚的年龄,所以有赐婚的意思,只是还没有问过你。”

沈明润看着脚尖,讷讷地道:“不瞒太后娘娘,民女从出生以来,就住在江南,恐怕适应不了洛京的气候。另外,我也想留在祖父和父亲母亲跟前服侍,倒不曾考虑过亲事。”

太后听着她的话,心里叹了口气,这沈家,恐怕还是不愿意啊。她略微笑了一下,道:“哀家明白你一片孝心,只是哪有姑娘家不出嫁的,那顾家郎君算是哀家看着长大的,最是一表人才。”

沈明润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太后只当她一个未婚的姑娘家,听这些觉得害臊,便适时的打住了。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可惜明润久居江南,若是能见上玄嘉一面,就明白哀家所言了。”

太后看了看沈明润,心里叹了一口气,想来这桩婚事,沈家是不太愿意的。

这时候云霜姑姑凑近太后身边轻轻说了两句话,太后眼睛一亮,拍了拍沈明润的手笑着道:“说曹操曹操到,皇上带着玄嘉过来了,你不妨好好瞧瞧哀家说的可是实话。”

沈明润一愣,抬眸向门口看去。

先是身着一身明黄龙袍的景明帝周重尧,后面逆光处还站着一道玄色的身影,身量很长,一身官服被穿得清冷到不近人情,袖口露出来的右手骨节分明,仿佛动一动手指,就能将人脑袋分家。沈明润目光上抬,猛然撞进那双淡然的眸子里,轻轻地抬了抬眉毛。

景明帝哈哈笑了两声,走近了道:“没想到母后这里来了客人,朕可是来的不巧?”

太后嗔了皇帝一眼,明明就是他自己安排的,还来装腔作势。

沈明润从塌上站起来,低着头屈膝要朝皇帝跪下。

“免礼免礼。”景明帝上前道:“沈姑娘从江南不远万里前来京城,想必舟车劳顿,这礼礼数都是虚的,沈姑娘不必拘泥。”

听此,沈明润只好福了福身,在皇帝落座后,才跟着坐下。

沈明润听着景明帝和太后闲聊了几句,然后话头一转,朝自己问道:“听行岚说,昨日李已经和沈姑娘见过了,不过,似乎有些不愉快。”

沈明润捏着衣袖上的滚边,行岚这两个字在舌尖上滚了一圈,心想这应该就是顾玄嘉的表字了,唔,听着倒是有几分风流倜傥。继而听到景明帝问的话,笑了笑:“一点误会罢了,还望顾大人不要同我计较才是。”

顾玄嘉看着沈明润投过来的眼神,笑容端庄大方,眸子明澈,仿佛昨天在码头上伶牙俐齿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暗暗咬了下牙,面上却云淡风轻地道:“昨天是顾某莽撞,唐突了沈姑娘,沈姑娘不要同我计较才是。”

景明帝看着这两个人,脸上都挂着堪称完美的笑容,一时有些狐疑,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倒是太后看着有些高兴的样子,笑道:“原来你二人早就见过了,方才我还对明润说起玄嘉呢。”

太后又道:“明润初来洛京,恐怕对京城了解不多,顾大人若是有空,不妨带明润四处逛逛。”

宣朝一向开放一些,未婚男女见面也不会被扣上道德帽子。

太后的命令,顾玄嘉纵使心里不愿意,不会违抗。倒是沈明润抢先道:“恐怕顾大人公务繁忙,不敢打搅。适逢下个月就到了姑母的忌日,明润想过两天就去去西山寺给姑母诵经祈祷。”

这话一出,皇帝和太后对视了一眼。

景明帝呵呵一笑:“是了,下个月就是湘贵太妃的忌日,沈姑娘有心了。那西山寺在京郊,你一个女子住在西山寺,恐怕有些不安全,朕就派顾爱卿去护卫你和贵妃的墓冢,也算是朝廷的一点心意。”

沈明润一愣,心里嘀咕着,皇帝为了撮合顾沈两家,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让一个大理寺寺卿去给一个知州的女儿做保镖,亏他想得出来。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拒绝,只好谢恩。

景明帝还朝顾玄嘉问了一句:“顾爱卿,应当不会不愿意吧。”

顾玄嘉抽了抽嘴角,拱手道:“臣自当尽心尽力,守卫好西山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