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李长乐穆川结局是什么 李长乐穆川免费阅读全文

李长乐穆川结局是什么 李长乐穆川免费阅读全文

2020-10-31 17:09:19   编辑:盼霜
  • 重生之公主恕罪 重生之公主恕罪

    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舞阳公主,骊山秋猎,深情错付。他长枪相逼,她怀着身孕,临死前告诉他,“穆川,你终会后悔。”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孤寂地活了二十余年。可再次醒来,她依旧笑靥如花。他以为是老天有眼...

    红蓼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生之公主恕罪》 小说介绍

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舞阳公主,骊山秋猎,深情错付。他长枪相逼,她怀着身孕,临死前告诉他,“穆川,你终会后悔。”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孤寂地活了二十余年。可再次醒来,她依旧笑靥如花。他以为是老天有眼,让他赎罪。岂知眼前的女人早以不是曾经的李长乐。

李长乐穆川是著名作者红蓼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文中李长乐穆川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李长乐穆川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舞阳公主,骊山秋猎,深情错付。他长枪相逼,她怀着身孕,临死前告诉他,“穆川,你终会后悔。”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孤寂地活了二十余年。可再次醒来,她依旧笑靥如花。他以为是老天有眼,让他赎罪。岂知眼前的女人早以不是曾经的李长乐。

《重生之公主恕罪》 第5章 百步穿杨 免费试读

日头渐渐落了,狩猎的队伍才陆续回来,围场上开始清点各家数目,过了会儿,高公公过来回报,“启禀陛下,陵王和太子殿下都是三十五只。”

长乐自然知道,狩猎开始之前,父皇便立下规定,拔得头筹者赏落日弓。

落日弓,是父皇征战柔然所得的战利品,因为上面雕刻着龙纹,有帝王的象征,所以前世里,引得太子和陵王相争。

永康帝摸了摸胡须,这落日弓唯此一柄,两人数目一样,又不能明目张胆偏向谁,“你们兄弟二人,有何想法啊?”

李长煊似是料到结果一般,向前一步,恭敬行礼,“这落日弓乃帝王象征,理应让给太子殿下。”

如此一来太子今日得到这落日弓,也不是因为拔得头筹,而是陵王不屑与之相争,这样的声名传出来有损东宫形象,李长琰自然不会愿意,“多谢陵王美意,但即有规矩,自然要守,皇兄又岂是贪图便宜之人。”

“尊卑有别,理应如此。”

“狩猎场上不分君臣。”

两人一言一语,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波涛汹涌,绵里藏针。

“父皇。”清丽的声音从纱缦中传来,打断了太子和陵王的话,台下有人好奇地抬了眼,隐约可见一个模糊的身形,一身红衣,绚丽多姿。

永康帝转过头去,神情之中多了几份宠溺与纵容,“怎么,朕的阿兮有何妙计?”

来参加狩猎的并非只有舞阳一位公主,但却只有她能坐在帝王身侧,享天家恩宠,一声“朕的阿兮”何其珍贵。

长乐轻笑两声,“阿兮只是觉得既然两位皇兄都不愿要这落日弓,不如交由儿臣处置。”

分明是互相假意推辞,怎么就算是不愿要了,舞阳公主这曲解意思的本领实在有点高,这落日弓价值连城,又有帝王象征,一介女子如何处置?

台下大臣心思各异,却又碍于帝王威严不敢进言。

但永康帝却是来了兴致,挑了挑眉,“那阿兮打算如何处置?”这语气一听就知是同意了。

女子轻拂衣衫,娇憨的声音由远及近,声声如耳,“父皇年轻时,箭可百步穿杨,今日若有一人可比父皇当年风姿,定配得上这落日金弓。”

永康帝年轻时,擅长骑射,百米之外,能射中柳叶的中心,且百发百中,被赞誉百步穿杨,纵观如今的北齐,能有此箭法的人,并无一人。

长乐此举分明有意刁难,但圣上不反对,又有何人敢触天子之怒。

李长煊有丝不悦,且不说他不行,就连常年征战沙场,当朝的穆国公,堂堂的镇北将军,也可未必有此箭术。本想借此机会,压倒东宫,却被长乐横插一脚,略有不爽。

李长煊进入围场,接过属下递上来的弓箭,百米开外已经设下箭靶,太监手中拿着一片树叶,箭必须穿过这片树叶,射进靶心才算合格。

陵王行事果断,率先发箭,那树叶飘飘落下,没点身也没沾上,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看了一侧并未准备的太子,“太子殿下请吧。”

“父皇。”李长琰放下弓箭,“儿臣自知箭术不精,就不献丑了。”

不战而降,懦夫行径,李长煊更是不屑,“太子殿下可是怕连靶心都射不中吗?”

李长琰虽然不擅言辞,但并未是退缩害怕之人,“前两日与顾小侯爷赛马,不幸受了点伤,略感疼痛,请父皇见谅。”

“对对对,确有此事,臣可做证。”顾烃延不知从哪冒出来,为李长琰证明,“那马不知发什么疯,朝围栏撞去,还好太子反应机敏,只有手臂受了伤。”说完,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一眼高台之上的女子,心间滚烫。

永康帝并不知情,“可请太医看过?”

“梅太医说并无大碍,父皇无需挂心。”

太子带伤狩猎,本就处于弱势,却能和陵王并齐,现在又加试射箭,身子恐怕是吃不消的。只是那好端端的马怎么会朝围栏撞去?

永康帝神色一凛,“既然太子受伤不能比试,诸位,有谁愿意挑战一下?”围场之上皆是年轻一辈,却无人敢上前说话,连这份胆量都没有,实在让人失望,“难道大齐男儿都这般畏畏缩缩,不成气派吗?”

天子怒气一触及发,众人皆是一惊,“陛下息怒。”

太子受伤,不能比试,按理这落日弓应该直接归于陵王,陛下此举显然已经有所怀疑,太子受伤只怕与党政有关系。

李长煊是觉得太子这一招用得妙,不费吹灰之力就让父皇起了疑心,但也不是没有挽救的余地,他和董书淮快速交换了眼神,后者立马明白。

“陛下息怒,论这舞刀弄剑,当以穆国公府为首,微臣不才,不敢陛下和公主面前献丑。”这话直接是把穆家弄出去顶锅,毕竟穆家以武闻名,这比试也应该是穆家男儿先上。董家本就是文臣,这话是挑不出错误。

“穆国公府?”长乐轻喃一声,似是好奇。

舞阳公主离宫时才十四岁,不知道穆国公府实乃正常,“可惜今日景禹出征未归,那孩子箭术倒是了得,阿兮见了必然欢喜。”

“父皇,穆国公府还有一个孩子。”缦纱微扬,女子轻抬脖颈,声色依旧,“我记得,他叫穆川。”

透过那缕空的轻纱,高台之下,那人端坐在人群最末端,仿佛置身于外,不落凡尘。一袭黑色,默然空乏,周边都色调都冷淡了几分,前世,他到底是怎么入了她的眼的。

经长乐一提,永康帝似是有了印象,“朕倒是忘了,对,是武选夺魁的穆川,朕记起来了。”

北齐嫡庶分明,他只是个庶出,生母低贱,所以即使是入了朝,武选夺魁,也没有人会记得他,而刚刚,那个人,那个坐在高台之上,夺目耀眼的女子,居然叫了他的名字。

他站起身,在所有人的注目中,走过去,俯首跪拜间,额角隐隐可见女子红色的裙边,“微臣兵部提督穆川,参见陛下。”

“免礼。”永康帝抬手,“难得公主常识,即是穆国公府的人,想必虎父无犬子,你的骑射也不在景禹之下吧。”

穆景禹是嫡子,有穆忠齐一手教导,九岁拜师平阳侯,骑马射箭,兵书阵法,尽得真传。而穆川作为庶子,几年前才被接回府,他与穆景禹,如何相提并论。

旁人只知穆家男儿应该骁勇善战,帝王看的是结果,用的是能人,至于这过程怎么样,又有谁会关心。

从前在这种场合,他只能坐在席位尾端,扮演着无关紧要的角色,没有人会记得他,穆家门庭再显赫有什么用,与他有何干系。

太监将检查好的弓箭递上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理智告诉他,不必去显露锋芒,可是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别人可以轻视,但她不行,争的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无法去细想,只见那士兵手中的树叶一扬,他闭上眼睛,猛然发箭。

树叶缓缓飘落,千钧一发之际,那树叶似是被吸住一般,箭枝强大的张力如同磁铁一般,只是瞬间,便被推入靶中,一箭穿心,分毫不差。

他慢慢睁开眼,周围是吸气声,除了惊叹就是怀疑,下意识地,他竟不敢转身,其实他并是要证明什么,他只是不想让她失望,那样的天之骄女不应该失落。

围场上负责评分的太监,看了一次又一次,那射中箭靶的箭生生穿过柳叶的叶心,这箭术若不是亲眼所见,真怀疑是人为插好的。

连高公公都不敢置信,亲自检察了几遍,“陛下,这这......”

“能预判风速和柳叶下降的时间,又能射中叶心直击箭靶,好一个百步穿杨!”永康帝年轻时,也只能稍稍穿过叶边,那点成果也是被先帝苦练了数十年,穆川能够如此精准,恐怕这箭术上的造诣非同一般,小小兵部提督实在大材小用,“有如此本领应该得以重用,萧升。”

被突然点名的禁卫军统领萧升立马得令,“未将在。”

“禁卫军可还有职位空缺?”

萧升淡淡道,“回陛下,参将一职暂无人接管。”

“先交由你手下,待回宫后再拟旨。”

从兵部提督至禁卫军参将,从五品到三品,鲜少有人跳级晋升,长乐却不以为然,眼底冷漠一闪而过,纤手掀开纱缦,在侍女的搀扶下,走到穆川面前。

淡淡的香气袭来,他不敢抬头,笨拙地接过侍女手中的木盒,“谢公主赏赐。”他跪拜在她的衣摆下,压抑着仰望与渴求。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