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上官宏孟晴儿免费全文 上官宏孟晴儿小说在线阅读

上官宏孟晴儿免费全文 上官宏孟晴儿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22 14:03:04   编辑:访烟
  • 杏花零 杏花零

    朝代更迭,风云四起。礼部侍郎上官青云陷入文字狱,实则是牵涉另一惊天密事。深处危局,托孤孟谢两门,以玲珑图设计,保得一家平安。其子上官宏投入孟家迎娶孟家独女千金,忍辱负重,辅佐妹妹上官兰儿,终报家国仇恨...

    欧阳浦东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杏花零》 小说介绍

上官宏孟晴儿是作者欧阳浦东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文中上官宏孟晴儿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咱们接着往下看朝代更迭,风云四起。礼部侍郎上官青云陷入文字狱,实则是牵涉另一惊天密事。深处危局,托孤孟谢两门,以玲珑图设计,保得一家平安。其子上官宏投入孟家迎娶孟家独女千金,忍辱负重,辅佐妹妹上官兰儿,终报家国仇恨。其女上官兰儿寄于谢府所养,在谢家辅佐下,入宫侍圣,历尽坎坷,终登后位,终于揭开玲珑图神秘面纱。若冰公主,这个英气逼人、落雁沉鱼的女人,影响了兄妹一生。上官府、谢府、孟府之两代三门恩怨情仇,围绕后宫秘事、争宠夺嫡、家国情怀自此一层层展开。飘零半生终归去,更多少无情风雨,独一夜,杏花零!

《杏花零》 第十七章·吴三桂暂收锋芒,孔若冰回京复命 免费试读

只见他高楼大厦,只见他金缕玉衣,只见他功名利禄,可记得水中月,昨日花!

若冰姑娘巾帼不让须眉,众人均暗自称赞,好一个美娇娘,真一张伶俐嘴!

若冰姑娘接着道:“兄应熊与建宁公主对伯父甚是挂念,因额驸已晋升少保兼太子太保,极为顺意,但为琐事所累,不能同往,特让我代为问安。”

意思就是你爱子尚在京城作为质子,如此嚣张作甚!

吴三桂忙说:“有劳侄女了,呵呵!”

吴应熊乃吴三桂颇为重视的儿子,但清兵入关后,因吴三桂权势过盛,多尔衮和孝庄便将建宁公主下嫁吴应熊,但不准离京,作为质子。后吴三桂派密探接其回滇,其并未返回,并将康熙撤藩之事告知吴三桂,后吴三桂造反,吴应熊及其子均被康熙出私牢。

若冰姑娘提到吴应熊,登时点到命穴,吴三桂即刻失了初时神采。

吴三桂干笑道:“应熊能与公主永驻京城,常可见于圣上,为圣上分忧,是其福分,请侄女回禀圣上和太皇太后,长伯定肝脑涂地,保境安民,不负皇恩!”

若冰姑娘道:“一入滇黔,民风淳朴,军队整肃,足见伯父无愧于先皇所赐平西王,不瞒伯父,路上于洛阳府,初遇腌臢之事,本以为只是鸡鸣狗盗之辈,谁曾想竟然涉及官场如此之深。”

若冰姑娘便把洛阳府凌云观所遇之事一一道来,边说边看吴三桂等人脸色。

吴三桂听罢:“竟有如此贼人,勾结掌控官员巨贾,实在胆大包天,罪该万死。”

若冰姑娘道:“伯父所言极是,此等墨吏着实可恶,甚至可能结交京官王爷,您也知晓,皇家最是忌讳地方大隶结交京官王爷之类。

且这一组织可能已在江北建立多个凌云观之类,极可能会在南境边陲发展,伯父千万叮嘱部下,莫要着了贼人蛊惑之术,葬送了大好前程。伯父治下应该不会出现此种情况吧?皇帝已命人彻查此事,我已差人速去平南王、靖南王处,想来那二位王爷应该不会出现差池!

伯父治下最是让人放心,只是朝中竟然有人诬陷伯父有谋逆之心,气得皇上命人即刻将其斩首,还说若再有人诬陷平西王,便如此官,从此朝堂便无人再玷污王爷清誉了。

经此一事,皇帝深觉对不住伯父,说您为大清江山立下赫赫之功,如今镇守边陲,还受此大辱,便遣侄女前来,以示恩典,不日赏赐便可抵达,侄女自然乐得来了,巴不得就在伯父身边尽尽孝道!”

若冰姑娘一张利嘴口吐莲花般说得吴三桂心惊胆颤,先打压气焰,再警示衷心,最后加以安抚,由其嘴中讲出真是滴水不漏,又句句诛心。

吴三桂又是一阵喊冤谢恩,明日便上表忠心等等,一众人各怀心腹事,自不言明,酒宴已毕,若冰姑娘等人各自回房休息。

吴三桂密室,几名心腹站于一旁,只见副将杨坤道:“王爷,孔若冰好生厉害,旁敲侧击,听其所言,多半京城那位四王爷露了底了。”

参将胡守亮道:“王爷,我亦是觉得公主话中确有几分道理,四王爷已无根基,世子在京侍圣,平南王和靖南王安于现状,而且皇帝又对王爷推崇备至!没得去趟他叶布舒的浑水。”

吴三桂沉道:“嗯,二位所言极是,人心初定,时机尚未成熟,要学那朱元璋,广积粮,缓称王。况那平南王与靖南王貌似与我等共进退,互为倚重,何尝不是相互掣肘。我等不能为叶布舒所累,即日起,平西王府与那叶布舒便无半点瓜葛,料他日后也没有什么斤两,莫要引火烧身就是。

就是这丫头忒的伶俐,英气形似其父,心智必仿孝庄,看来孝庄果然才智过人,其倚重之人皆为龙凤,不愧辅佐三朝皇帝!”

大计已定,心神即安,双方都放下心来,不几日,赏赐到达,平西王府喜事连连,张灯结彩,好生光耀,平西吴三桂心中自然便开阔些,若冰姑娘达到此行之目的,敲山震虎,完成使命。

众人闲逛几日,游山玩水,领略风光,便起行告辞,自是一番挽留,宴请,并带诸多礼物派一队车马一同护送回京,路上无事,平安抵京。

到达京城,众人惜别,各自回府,上官府自是一番欢天喜地,其乐融融,待他日太皇太后宣召觐见。

若冰姑娘回到宫中向孝庄复命,听的孝庄哈哈大笑:“这世上,恐怕只有你方能让平西王如此尴尬又无可奈何,一想到他收敛光芒,真想我也在场,那可真真的有意思!给你记一功!赏你好玩意儿。哎呀,好!好!好!”

若冰姑娘笑到:“您又取笑儿臣了,仗着皇帝和母后,不过狐假虎威罢了,南境目前倒也无甚大碍,反倒是洛阳府之事,初现端倪,着实让人细思极恐?”

孝庄太皇太后又道:“不错,从人财物三方面控制府衙,必非常人所能谋划,还要细细查来。对了,你书中所言那上官青云之子上官宏,倒是为我们立下功劳,择日召其入宫,哀家和皇帝要看看他到底是何等人才,是否如冰儿所说那般!”哈哈哈。

接着,孝庄看着若冰姑娘,拉住她的手,委屈的说道:“你住处已收拾停当,且与哀家住上几日,莫要着急办事,这些时日,可闷住了哀家,连个说笑可心的人都没有,听到没?!哀家呀,好好和你说说你离开这些时日宫里的事,我不说,你也听不到!哈哈哈哈!”二人一阵说笑,孝庄是真真的亲热她这位义女。

自上官宏云南归来几日,府内上下顿时热闹起来,夫妻自是缠绵恩爱,上官兰儿整天吵着哥哥讲路上遇到的事情,上官夫人每天高兴的喜上眉梢,又拜见了孟府和谢府两位叔伯。

入夜,掌灯,中厅,上官夫人与上官宏。

上官夫人不无担忧的说:“宏儿,你已经成家立业,不日便要加官受封,为娘真替你高兴。但今日要与你说一件事儿,你也该知道了。”

上官宏道:“母亲,您但说无妨,儿听着便是。”

上官夫人道:“记得你父亲含冤而死,怀疑有人陷害,为保护你兄妹,安排两件事,一是将你托付孟家,迎娶晴儿;第二件就是将你妹妹兰儿托付谢家。”

上官宏道:“父亲与谢孟二府交好,这我自幼便知,如此安排十分妥当。”

上官夫人道:“并无不妥,你父亲要妹兰儿解除婚约,自明年由谢家抚养成人,入宫!

如此安排,我相信你父亲自有其道理,日后你定要护你妹妹周全,也要查出真凶!”

上官宏怎舍得妹妹离开身边,自幼随他玩耍,相伴左右,兄妹情深,暗暗发誓定护得妹妹周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