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BOSS宠妻套路深全文免费阅读 (君祁宸言芷溪)小说无弹窗广告

BOSS宠妻套路深全文免费阅读 (君祁宸言芷溪)小说无弹窗广告

2020-10-21 15:49:56   编辑:诗丝
  • BOSS宠妻套路深 BOSS宠妻套路深

    这个野男人竟是她婚约对象,可他不仅把她忘了,心里还住着一位白月光!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她不能忍!言芷溪本只是想拆穿白月光的真面目,顺带报复野男人。没想到这男人五年前就早就对她情根深种,而她才是那个...

    丸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BOSS宠妻套路深》 小说介绍

经典美文《BOSS宠妻套路深》由著名作者丸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君祁宸言芷溪,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这个野男人竟是她婚约对象,可他不仅把她忘了,心里还住着一位白月光!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她不能忍!言芷溪本只是想拆穿白月光的真面目,顺带报复野男人。没想到这男人五年前就早就对她情根深种,而她才是那个无情无义的负心人?

《BOSS宠妻套路深》 第十三章 她也脆弱 免费试读

君祁宸把油门踩到底,一路狂奔到医院。

抢救室门口,言芷溪蹲坐在那,对他的出现置若罔闻,整个人木呆呆的,像失了魂魄的提线木偶。

“芷溪!”

“言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他冲过去,却被人拦住。

牧元亦冷着脸,阻止他的靠近,“芷溪现在不需要你。”

“她是我妻子。”

“妻子?”牧元亦嗤笑,一拳打在君祁宸的脸上,“那***的在哪儿呢!”

“爷爷晕倒的时候,你陪在她旁边吗?她在救护车上哭得像个水龙头一样,你在她旁边吗?你给她擦眼泪了吗?”

“你以为言芷溪很牛逼是吧,是不是还以为她没你可以活,那个女人没了你就不行?”

“那你知不知道,言芷溪,其实脆弱的不堪一击!”

又一拳头,带着怒意狠狠砸在君祁宸的脸上。

君祁宸踉跄一步,脸色因为牧元亦的话蓦然变白,他攥紧了指节。

“言芷溪,你听我解释。”

“她不想听。从现在开始,言芷溪不需要你守护。”牧元亦猛地用力把他推开,冷冷得抬起手指,指向楼梯口,“君少爷,请滚。”

君祁宸的脸色也沉下来,“那守护她也轮不到你。”

牧元亦毫不示弱,上前一步,直视着对方的双眼挑衅道,“谁让她男人无能!”

两个人针锋相对,火药味一触即发。

“元亦,让他过来。”言芷溪开口了,她的声音沙哑,透着疲惫不堪,空洞的眼神越过牧元亦直直落在君祁宸的身上,带着漠然和冰冷,“我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君祁宸走到言芷溪眼前,慢慢俯下身,靠近。

下一瞬,清脆的耳光毫不留情打在他的脸上。

“君少爷,没人逼你。”

君祁宸怔住。

“你不想让沈卓瑜走没必要在我面前演戏。假装送她去法国,回头让她毁了我的婚礼,你刚刚找她,我也都看见了,羞辱我,有意思?”

“现在我爷爷因此进了医院,你满意了?”

泪痕已经花了她的新娘妆,可是脸上的冷漠和受伤狠狠刺痛了君祁宸的眼眸,心头一痛,猛地把少女紧搂在怀中。

“对不起。我去找她,是让她离开。”

言芷溪冷静的把他推开,直直盯着男人的眼睛,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望,“还在骗我。”

“谢谢,有被恶心到。”

“芷溪!”君祁宸皱起眉,然而他的手刚触到言芷溪的肩头,却猛地被拍下来。

“别碰我。”

言芷溪面无表情,全身上下都在抗拒君祁宸的靠近。

“我爷爷已经这样,想必君爷爷也不会阻拦我们离婚。恭喜君少,得偿所愿,以后一别两宽,再不相见。”

她的话,让君祁宸的心好似被什么狠狠扎了一刀,呼吸时扯痛着伤口,一抽一抽,让他疼痛的厉害。

“我不同意。”

“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言芷溪眼角的泪花未干,嘲讽似的勾起嘴角。

“这句话,当初你说的,我现在送给你。”

“现在请君少滚离我的视线。”

“我不想看见你。”

君祁宸还想说什么,却被猛地推开。

牧元亦站在他眼前,好像是一堵墙,把他和言芷溪隔离分散。

拳头被紧紧握着,君祁宸闭上眼睛,将所有的情绪藏进眼底深处。

许久,他深吸一口气。

“好。”

转身,男人的脚步缓慢而无力。

就在这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少爷不好了,少夫人上了新闻头条!”

打开浏览器,铺天盖地的都是言芷溪的果照,以及她的负面新闻!

官二代。

砸场子。

毁了前男友的婚礼。

仗势欺人。

……

这些标签加在一起,发生了混合式的效应,网友对言芷溪的声讨呈恐怖的几何式递增!

“给我压!”

“压不下去了,现在这件事的关注度很高,已经惊动了上面,连言老都受到了牵连。少爷,言家要完了。”

瞳孔猛地一缩。

君祁宸立刻捂住话筒,倏地回过头。

已经晚了!

言芷溪听到了最后一句,头慢慢抬起来。

嘴唇无声翕动,哆嗦了两下,喑哑的声音才发出来。

“言家……怎么了?”

与此同时,牧元亦也放下电话,他刚收到消息,脸色已然惨白一片。

两个人同时低下头,谁也不敢看她。

瞬间,两行清泪无声落下,言芷溪红着眼,执拗而倔强地望着他们。

“告诉我,言家怎么了!”

“为什么都不说话了!”

言芷溪站在原地,瘦弱的身影摇摇欲坠,“我都听见了,因为我,爷爷半辈子英明毁于一旦。”

“你们是不是也要这么说!”

吼着叫着,她忽然大哭起来,抬手便给自己一耳光。

“呜呜……我是混蛋。”

“芷溪,你听我说!”君祁宸赶紧抓住她的肩膀,阻止她继续伤害自己,“不怪你,言爷爷刚进医院,这些事就被人添油加醋放到网上。”

“一定不是巧合。”另一边,牧元亦也满脸凝重,“我们家的人查出来,的确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打垮言家。”

“芷溪,你不能倒下。”见她哭倒,君祁宸顺势接住,在他的怀里哭到上气不接下气。

这时,医院走廊尽头,走过来一队人。

“郑伯,你怎么来了。”

牧元亦看到来人,一脸惊讶。

来人是京市的检察厅郑厅长,神龙见首不见尾,就连牧元亦也只见过他几次。

平日笑脸待人的郑厅,此时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牧少,我奉命带言小姐回去调查。”

牧元亦忽然眯起眼睛冷笑,“言老情况尚且不明,就敢带走言小姐,这是不把言家放在眼里了!”

郑厅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堪。

“都是上面的意思,还请牧少不要为难我一个跑腿的。”

“来人,带言小姐走一趟。”

说完,脸一板,也不顾牧元亦,径自要把言芷溪带走。

“言家不放在眼里,那么君家呢。”

君祁宸沉着脸转身,牢牢把言芷溪护在怀里,冷冷道。

“言芷溪是君家少夫人,也要带走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