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沈小仙赵妍小说全文阅读 沈小仙赵妍第2章

沈小仙赵妍小说全文阅读 沈小仙赵妍第2章

2020-10-21 07:51:30   编辑:妙春
  • 绝命缝尸人 绝命缝尸人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有残缺不入轮回,且让我来说一说,缝尸这门行当......

    十三爷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绝命缝尸人》 小说介绍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若有残缺不入轮回,且让我来说一说 ,缝尸这门行当......

沈小仙赵妍是著名作者十三爷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若有残缺不入轮回,且让我来说一说 ,缝尸这门行当......

《绝命缝尸人》 第2章 诈尸 免费试读

针是用寒铁,铁杵磨针;麻线在尸油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用特殊手段,方可制成。

缝针也有讲究,穿针引线,尽可能的还原尸体的原貌,且不留下痕迹。

准备充足后,我集中精神,将针的一头扎进了寡妇的脖子里。

可能是死的时间不长,寡妇的脖子上的皮肤还有些弹性,所以缝起来并不费力。

若是遇上那些死上很久的,皮肤和肌肉都已经溃烂,需要花费的时间会更多。

我手上的功夫不算差,可因为第一次,不免的有些紧张,下手也重了点。

“轻点,好疼啊!”寡妇忽然惨叫了一声,用力抓紧我的手,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被寡妇这么一吓,我手一抖,针落在了地上。

“继续啊,我不想死,快帮我缝上!”院子里再一次响起寡妇凄厉的声音,她一手捧着自己的头,一边挣扎着要爬起来。

“别动!”我一手压着她,一边重新拾起针,额头上冷汗直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针一线的继续缝补着。

原本十分钟就能完成的事情,我愣是用了半个多小时。

最后一针穿过,打结,寡妇也停止了挣扎,但眼睛却闭不上。

见此,我抹了把头上的汗,松了口气的同时,用手去帮寡妇把眼睛盖上了。

随后冲着门口喊道:“刘大爷,没事了,让村里人给她订口棺材吧,也怪可怜的。”

刘大爷从院外走进来,这么一会儿工夫,外面已经围了不下十几个村民了。

他们看起来比我还紧张,听说没事了,顿时欢呼起来,直夸我厉害,可以媲美老爹了。

刘大爷老泪纵横的,说这下子沈仙后继有人,乡亲们也不用担心以后村里出事没人管了。

以往这些话都是村民对我老爹说的,但今天主角换成了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很有成就感。

这时,不知道哪个村民忽然问了句:“哎,她怎么还睁着眼睛啊,不会是死不瞑目吧?”

他这句话说完,村民又炸了锅。

我也是冷汗直冒,朝着寡妇看了一眼。

那张惨白的脸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好像要突出来了一样。

按理说缝好了尸体,灵魂应该跟着阴差去转世投胎了才对,这是什么情况?

好在这一次帮寡妇合上了眼睛,我用裹尸布把她尸体裹紧,催着村民连夜去订棺材了。

事成之后,在刘大爷的带领下,村民给我凑了一沓钱,说着是规矩不能破。

我也没推辞,这些年赚的钱都被老爹拿走了,我一分没拿到,心想着这下也能挥霍一下,享受享受生活了。

解决了寡妇的事情后,已经快到晚上十点钟,刘大爷留我在他们家住,大晚上的走夜路不太安全。

从石村走回我家,最快也要两个多小时,想了想,也就留下来了。

刘大爷给我腾出了一个房间,然后到院子里烧纸,用草木灰拦在大门口,院子里又蹦又跳的。

这也是我们这的习俗,叫驱邪,我也见怪不怪了。

说起来也奇怪,晚上睡觉的时候,总听到屋子外面有鸡叫,闹得我一晚上也没睡好。

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我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

还没睡熟,就被刘大爷的老婆的尖叫声吵醒了。

睁开眼睛,我一个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冲了出去。刚到门口,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呛得我直恶心。

刘大爷的老婆蹲在门口,又哭又叫的,嘴里直喊着作孽。

刘大爷也是唉声叹气的,说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现在遭报应了。

目光越过他们二老,我看到院子里全都是死鸡,把整个院子都填满了。这些鸡无一例外,都是被砍断了脑袋,血流的满地都是,苍蝇在耳边嗡嗡的飞。

看到鸡脖子上的断口,我心里格瞪一下,难道说隔壁的寡妇又诈尸了?

想着的功夫,我转头朝着隔壁院子看了眼,正好对上寡妇那又黑又重的眼圈。

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昨晚明明我都处理好了,这是怎么回事?

正值清晨,太阳刚从山后露头,寡妇就冲着我诡异的一笑,转身进屋子了。

昨天洗头的盆,盆里猩红的水还摆在院子中间,裹尸布也被染红了,红的刺眼。

刘大爷和他老婆本就上了年纪,此刻好像又苍老了十几岁,坐在门口发呆。

这件事本来就怪我没处理好,没想到离开老爹第一次做事,就犯了大错。

仔细回顾过程,我都是按照老爹的步骤来的,没有出任何差错,可怎么就诈尸了呢?

想着的功夫,我把院子里的断头鸡尸体扫到一起,点火烧了。

断头鸡尸体遇火即燃,并且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恶臭。

见二老的样子,我于心不忍,扶着他们回了屋子,承诺一定把事情解决了再走。

老两口没回话,只是刘大爷不停的唉声叹气,脸上一副后悔的表情。

我也不好说什么,带上狗皮帽子,准备去隔壁看看情况。

正当我准备妥当,将要出门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空气骤然冷了几分,外面明明是大晴天,我却猛地打了个哆嗦。

推开门,寡妇站在外面,脸色也红润了起来,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很有礼貌的问道:“请问刘大爷在家吗?”

我一愣,本能的看向她的脖子,光滑如玉,哪里还有缝补过的痕迹?

说完,她就从我身边过去,到了刘大爷的面前,跪在地上:“刘大爷,谢谢你昨晚及时找了沈小仙过来,不然我还真不一定能活过来。”

刘大爷又惊又惧,问道:“你不是死了吗?”

寡妇轻笑一声:“大爷,我昨天是快要死了,但不是没死吗?”

刘大爷将信将疑,随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寡妇,神色一喜:“这么说,你没事了?”

忽然间,明明外面艳阳高照的,我却感觉一股凉意从脊背升起。

什么人,能砍了脑袋还能活下来?.

可如今外面还有太阳,如果她真的死了,为什么还能走动?

我用力咬了一口舌尖,认为自己是被寡妇遮了眼睛。

剧痛之后,我再看过去,寡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是怎么回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