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庶妻难当季灿宇文暄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庶妻难当季灿宇文暄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2020-09-24 09:45:39   编辑:曼香
  • 庶妻难当 庶妻难当

    今日的你对我爱理不理,明日的我叫你高攀不起!区区皇子又算什么?季灿冷笑一声,拿着穿越后的一把烂牌,从相府备受冷待的小小庶女,翻身成为所有人仰视的存在!陆氏:“女儿,嫁给三皇子以后就能吃香喝辣!”“不,...

    林幽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庶妻难当》 小说介绍

今日的你对我爱理不理,明日的我叫你高攀不起!区区皇子又算什么?季灿冷笑一声,拿着穿越后的一把烂牌,从相府备受冷待的小小庶女,翻身成为所有人仰视的存在!陆氏:“女儿,嫁给三皇子以后就能吃香喝辣!”“不,我不嫁!”季灿毅然决然的拒绝,转头就嫁给了三皇子他好兄弟。好兄弟卫庭:“......真香”想着渡过难关就和离的季灿:“相公,你清醒一点!”

独家新书《庶妻难当》由知名作者林幽著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季灿宇文暄,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今日的你对我爱理不理,明日的我叫你高攀不起!区区皇子又算什么?季灿冷笑一声,拿着穿越后的一把烂牌,从相府备受冷待的小小庶女,翻身成为所有人仰视的存在!陆氏:“女儿,嫁给三皇子以后就能吃香喝辣!”“不,我不嫁!”季灿毅然决然的拒绝,转头就嫁给了三皇子他好兄弟。好兄弟卫庭:“......真香”想着渡过难关就和离的季灿:“相公,你清醒一点!”

《庶妻难当》 第四章 都是孽缘! 免费试读

三皇子一行人到了季灿身边之后,季灿真是靠着毅力撑着没有倒在地上,若不是有长襦裙遮着怕是别人都能看出来她不住颤抖的双腿。

没办法,只要一看到这人她就能想起自己疼了数月的屁股,人还没靠近呢,屁股就生理性的开始隐隐作痛,一双腿更是怕的发软。

纵是害怕,也得硬着头皮打招呼:“良......良婕见过三殿下。”

季凝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然后也甜甜的叫了声“三殿下”,随后便跑到季文昉和季湉的身边。

三皇子宇文暄在看见季灿的时候便皱起了眉,周身的冷意不断释放,之前被下药的事情像是黑历史一般,使得他在看到季灿的时候本能性的就觉着恼火!

衣袖被旁边的人轻轻拉了几下,转头看去正好对上季湉一双盈盈的眼:“殿下,大姐姐她已经知错了,您莫要在气了。”

宇文暄看了她一会儿,目光逐柔和下来,微微颔首,决定这次就先不计较了。

一旁的季文昉也担心生出什么事端,当即就对着三皇子道想要请教一些字画上的事情,生生将人拉走了,临走前还不忘给季灿一个责怪的眼神。

季灿在他们路过的时候特别怂的缩了一下肩膀,心道也不是我想出来找晦气的,那三皇子不想见到她,她也不想见三皇子丫!

都是孽缘!

两个男人离开后,季湉立刻就变了脸,作为被惦记未来了夫婿的相府嫡出的二小姐,她还真是没办法给自己这个庶出大姐姐什么好脸色:“大姐姐可真是好本事,走到哪都能碰到。”

季湉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年纪不大,但说起话来却有模有样的,自己十五岁的时候才上初中,每天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别说那时候的她,就算现在的她也没有这样变脸的好本事!

叹了口气:“二妹妹想错了我,其实我是来给母亲认错的。”

季湉的表情变得古怪,她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季良婕竟然要去给母亲认错?从前不是倔强的很吗?

连同她那个目光短浅行为粗鄙的娘,从不把母亲放在眼......今儿这是怎么了?

怕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季湉冷哼一声转身先向着院子走去。

季灿见状犹豫了一瞬便跟了上去,季凝也不知怎么想的,也跟过去了,姐妹三人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带着身后的丫鬟一起去了主院。

这原身季良婕是真的有毒,活了十六七年,跟这个相府的女主人说话的次数竟是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原身从小就养在陆氏的身边,难怪眼见这么短,被养的那么蠢。

算了,装聪明难,装蠢却是不难,只要让大夫人觉着她不敢再肖想三皇子了便好,其余的,姑且先这样吧。

院里的丫鬟通报了一声后,将人引到了后面的花园。

突然衣袖被往下扯了几下,季灿转头一看是春香:“小姐,错了,是这边。”

季凝站在不远处,看着她,讥笑着说:“看姐姐真的是来诚心认错,是想要跳进那边湖中以死明志吗?”

小小年纪还真恶毒!

季灿转过身,微微皱眉一脸不认同的教育道:“妹妹慎言,让别人听到,还要以为是母亲也想我去死呢,”

这回季凝闭嘴了。

不远处的季湉深深地看着季灿,大姐姐她似乎哪里有些不太一样?

察觉到了季湉的视线,季灿回之一笑。季湉当即冷着脸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走去。

不多时几人便到了主母王氏所住的院落,王氏身边的婆子恰巧出来,看见季湉等人立即上来福了一福道:“小姐们来了,家主和夫人此时正在后园赏花呢。”

“知道了。”季湉点点头,便抬脚进了院子。

季灿跟在后面进了门,才发现这主母的院子就是气派,前后三进三出,从前她只在前厢房拜见过主母,还不曾进过内院。

一路穿过亭廊便进了后院,入目皆是奇花异草,较之刚才经过的花园里的更加特别。想来应该是主人特地用心照顾了的。

刚踏上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季灿便看到不远处庭中正在品茶的两个人,正是季廉和主母王氏。虽未近前,季灿已感觉到王氏气度非凡,年岁带来的风韵和这些年做当家主母的威严在她身上得到了极好的融合。

季廉饱读诗书,容貌又俊俏,年少时便名满都城,但王氏本家父亲更是一度权倾朝野,两家算是强强联合。

“父亲,母亲。”季凝蹦跳着进了亭子,依偎在王氏的身旁,抬头望向季廉,满脸的孺慕之情,“父亲今日怎么有空在这儿喝茶?”

季湉跟着走了进去:“是啊,您都许久没有陪我们了。”

季灿站在亭子外看着他们玩的一家人游戏,倍感腻歪,也由此明白了自己这个女儿在季廉心中的地位。

她已经站在这里快半刻钟了,竟是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自己,当真是无情至极。

季灿刚想转身走人,反正这些人也当作看不见自己。手上却突然感觉一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心中微微一颤,她愣愣的擦去眼角的泪水,满脸错愕。

流眼泪的不是她,而是......季良婕......

心头季良婕的回忆不断翻涌着,在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还未长大以前,还会对自己的父亲有所憧憬。

经常会趁着娘亲午睡的时候跑出来远远地看上父亲一眼,儿时的那一眼与现在亭内的画面不断重叠,这个身体扮演的角色仍旧只是个旁观者。

或许这个家,根本从未有人在意她这个庶女的存在,除了陆氏......

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季灿转身就走,心里暗骂了一句自己,哭什哭,没出息!

她还未走几步,就听见听见季凝甜美的声音:“对了,父亲母亲,刚才女儿和哥哥以及三殿下往这边来的时候,恰巧碰上了灿姐姐,三殿下好像有些不太高兴,哥哥便带他去了书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