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未删节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苏晓玥薄言卿)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未删节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苏晓玥薄言卿)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2020-09-24 09:31:41   编辑:夏菡
  • 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 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

    新婚夜,她身着婚纱代替妹妹出嫁,等待她的却不是新婚丈夫,而是他叫来羞辱她的两个乞丐——残暴无情,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只是,不知何时这场充满了虚伪欺骗的婚姻,却逐渐变了味。他步步紧逼,她日渐沦陷。却不想...

    野咲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 小说介绍

新婚夜,她身着婚纱代替妹妹出嫁,等待她的却不是新婚丈夫,而是他叫来羞辱她的两个乞丐——残暴无情,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只是,不知何时这场充满了虚伪欺骗的婚姻,却逐渐变了味。他步步紧逼,她日渐沦陷。却不想,在她拿来一纸怀孕报告单时,男人却只告诉她,打掉,她不配生他的孩子。她这才明了,他的最爱早有其人。伤心离开,却不想在多年后,被男人抵在墙上,“老婆,这么多年,我爱的一直是你。”

人气小说《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是来自作者野咲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晓玥薄言卿,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新婚夜,她身着婚纱代替妹妹出嫁,等待她的却不是新婚丈夫,而是他叫来羞辱她的两个乞丐——残暴无情,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只是,不知何时这场充满了虚伪欺骗的婚姻,却逐渐变了味。他步步紧逼,她日渐沦陷。却不想,在她拿来一纸怀孕报告单时,男人却只告诉她,打掉,她不配生他的孩子。她这才明了,他的最爱早有其人。伤心离开,却不想在多年后,被男人抵在墙上,“老婆,这么多年,我爱的一直是你。”

《蚀骨柔情:薄少专宠小前妻》 第三章 会咬人的狗 免费试读

说完这话,苏晓玥就把身体向后躲了躲,她很怕这个男人会被激怒,然后对她动手。

刚刚那番话,只是她一时间气不过,脱口而出,完全没考虑后果。

看到她的动作,薄言卿嗤笑一声,把手松开,从怀中掏出手帕来擦了擦触碰过苏晓玥的手指,“你最好是说到做到,不然的话,后果,你承担不起。”

说完,男人将手中手帕扔在地上,决然离去。

......

苏晓玥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她这才发现,她是直接昏倒在地板上,就在这儿睡了几乎一天一夜,浑身像是被拆开再重组一般疼痛得厉害。

但苏晓玥没心思管这些,找了一套衣服穿上,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薄家别墅。

她被送到这里之前,妈妈正好安排了一次全身检查,也不知道自己没能过去陪着,她会不会担心。

苏晓玥坐着公交车,到站后,又慢慢地向着医院走去。

因为身体不舒服,她走得很慢,时不时还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而就在她停下脚步时,却突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

陈泽阳?

竟然会在这儿遇到他?

当年,陈泽阳是她的未婚夫,两个人青梅竹马定下了婚约,可是......她却遇到了那场意外......

陈家觉得她作风混乱,就上门退了婚,苏晓玥因为那件事的打击,也没有心情纠缠,利落退出,但终究,那么多年的相处不是假的,看到他,她还是心中不免有几分触动。

苏晓玥咬紧了下唇,打算过去看看陈泽阳现在怎么样,只是,刚刚走近,就看到一个女人扑进了他怀中。

“泽阳,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好久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妹妹苏曼歌。

苏晓玥的脸色逐渐苍白,陈泽阳怎么会和苏曼歌在一起?

“公司有点事,怎么样,把那个女人送去薄家的事情,还顺利吗?”

“她那个病秧子的妈在我们手上,怎么会不顺利,不过,泽阳哥哥你一上来就问苏晓玥的事情,该不会是对她还旧情难忘吧?”

听到这话,陈泽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那个蠢女人,我怎么会在乎。”

“泽阳哥哥,你好无情啊。”苏曼歌嘴里这么说着,身子却靠在了男人的胸口,手指暧昧地在他胸口画着圈,挑逗意味十足。

“呵,要不是当年长辈们说好谁提出退婚,就要赔偿对方5%的股份,我也不至于要在宾馆里找人睡了她,这些,都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听到这话,苏晓玥的身体震颤了一下,眼睛瞪大。

她完全没想到,当年的真相竟然会是如此不堪。

那天,是陈泽阳给她打电话,说他在酒店里胃疼,让她去送药,苏晓玥担心他的身体,冒着大雨过去,因为打不到车,才会在那种空无一人的路上独自前行,才会被......

可陈泽阳竟然说,他早就在酒店里布置了人,等着她过去......

苏晓玥咬着嘴唇,感觉到一丝丝的血流了下来,但她不觉得疼,再怎么疼,也不如她此刻心里的疼痛。

怪不得,那她逃回家中,明明没敢把那件事告诉任何人,却在躲在房间里偷偷吃药的时候被人抓了个正着,原来这一切,都是早已经设好的局。

呵呵......

苏晓玥脸上浮现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当年,她竟然还觉得是自己的错,主动提了退婚,把爷爷留给她的股份都给了陈泽阳作为补偿。

原来,她才是那个傻子,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那两个人说了几句后,陈泽阳被苏曼歌撩拨得有些受不住,拉着她就要上车,一转身,却看到了树后面躲着一个人。

“是谁?”

陈泽阳吓了一跳,刚刚他们说的话,难道都被人听到了?

苏晓玥这才反应过来,转身想跑,但是酸软的身体却提不起力气,反而是被陈泽阳一把抓住。

“苏晓玥?”

看到是她,陈泽阳一脸的惊讶。

见已经逃不掉了,苏晓玥冷静下来,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没错,是我!”

“你这个***,刚刚你都听到什么了?”

陈泽阳看着苏晓玥泛着恨意的眸子,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

苏晓玥看着陈泽阳那如同恶鬼一般的狰狞面孔,呼吸困难,却还是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猛地一口口水吐在了他脸上。

“陈泽阳,你怎么不去死!”

陈泽阳被激怒,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就在苏晓玥觉得自己即将被掐死时,苏曼歌走了过来,“算了,泽阳哥哥,和她计较什么呢?杀了她,会脏手的。”

听到这话,陈泽阳松开手,一把将苏晓玥甩开,她的后背撞上了身后的树干,顿时口中一片咸腥,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就算现在不对她下手,我想,薄少也是不会放过她的,我们只需要看好戏就够了。”苏曼歌轻笑着,拉着陈泽阳。

“说得也对,还是你聪明。”

陈泽阳一想到薄言卿的手段,也是一阵不寒而栗,苏晓玥现在落在他手里,他的确没必要自己动手。

“苏曼歌!”苏晓玥咬着牙,恨不得上去撕碎了她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苏曼歌浅浅一笑,凑近了苏晓玥的耳边,“其实我和泽阳哥哥早就好上了,只不过,你太蠢,一直都没发觉,还有啊,你手里的那些股份,如果不交出来,估计每年分个几百万没问题,也不用向苏家摇尾乞怜了,不过......谁让你是个蠢货呢?”

说完,苏曼歌站起来,尖锐的高跟鞋底,狠狠地辗在苏晓玥腿上。

鞋跟刺破了皮肤,划出一道很深的伤口,苏晓玥疼得冷汗直滴,但是,却生生地忍住,没有叫出声来。

见她如此倔强,苏曼歌冷笑一声,把已经沾上了鲜血的鞋子移开。

“说来,我真是要感谢姐姐,替我嫁给了薄少,以后,如果你被他弄死了,我会带着你妈妈的骨灰去看你的,也好让你们母女在地下可以团聚。”

“苏曼歌,你敢动我妈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哎呀,说的我好害怕啊,可是,苏晓玥,你知道吗,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提醒你一句,别想着和薄言卿说什么真相,要不然,先死的一定是你那个卧病不起的妈。”

苏曼歌被苏晓玥狠厉的目光看着,却是笑得花枝乱颤,拉着陈泽阳走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