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路廷昊唐宓最后结局 路廷昊唐宓完结版免费阅读

路廷昊唐宓最后结局 路廷昊唐宓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0-09-19 14:08:23   编辑:念薇
  •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男人全是疯子!前有皇帝老大莫名其妙地抱着我,后又来个冷面帅国舅糟蹋我的人格!这还不说,接着那个极品美男王爷好像也动了情,而那个撒旦般的帅气教主更是误认为我是他失去的妻。嗨!我只是个穿越过来的奶娘啊?我...

    歆月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小说介绍

男人全是疯子!前有皇帝老大莫名其妙地抱着我,后又来个冷面帅国舅糟蹋我的人格!这还不说,接着那个极品美男王爷好像也动了情,而那个撒旦般的帅气教主更是误认为我是他失去的妻。嗨!我只是个穿越过来的奶娘啊?我承认我是女人没错,我也确实还有几分姿色,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车轮战吧?拜托你们!我只想好好照顾我的泓儿,请不要将我带入任何桃色新闻中!

路廷昊唐宓是作者歆月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男人全是疯子!前有皇帝老大莫名其妙地抱着我,后又来个冷面帅国舅糟蹋我的人格!这还不说,接着那个极品美男王爷好像也动了情,而那个撒旦般的帅气教主更是误认为我是他失去的妻。嗨!我只是个穿越过来的奶娘啊?我承认我是女人没错,我也确实还有几分姿色,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车轮战吧?拜托你们!我只想好好照顾我的泓儿,请不要将我带入任何桃色新闻中!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第9章 冷面美男勾引计谋 免费试读

“这个,或许他现在正在找你呢。”路廷昊见唐宓哭出了声音,结巴的劝道。

唐宓摇首,何涛肯定是亲眼看着她消失的,会找她才奇了,估计他巴不得她消失,这样他又单身了,可以去勾搭任何女人。

“不管会不会,那个叫何涛的男人都不会再出现在我的生活,我现在是唐宓,我以后的生活有泓儿就够了。”唐宓用手背抹出眼泪,走至榻边,笑着抱起泓儿。

路廷昊听着,看着有种怪怪的感觉,心问,她莫不是将泓儿当成她的孩子了,如果真是这样可不好。

“咳,唐宓,泓儿是朕的儿子,他将来会继承皇位的,虽然你可以奶娘的身份留在宫中,但是以后尊卑还是有别的。”路廷昊以温和的话暗示唐宓。

唐宓抱着泓儿的手僵住了,路廷昊说的没错,泓儿是他的儿子,是皇子,将来极有可能会继承皇位,而她只能是个奶娘……

“妈……妈……”小泓儿突然舞着手吐出了清晰的妈字。

唐宓惊喜的看着手上的泓儿,她是不是听错了,泓儿还不到三个月,会叫妈吗?

路廷昊则是异常郁闷,他看着唐宓那欣喜若狂的表情,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刚才他也听到那声妈了,虽然大家都是叫娘,但是看唐宓的神情,他突然意会,这妈与娘应该是同一个意思。

路廷昊沉默的坐在一侧,看着唐宓将脸颊在泓儿脸上亲了又亲,竟然觉得很温馨。按说唐宓这样的动作是冒犯,即使她是奶娘,那也是婢,是不允许对皇子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的。

可是路廷昊却想都没想过要惩罚唐宓,也没想过要将唐宓赶出宫,他甚至连纠正的想法都不曾有过,他有些迷惑了。

为什么唐宓对泓儿这么好?他们是陌生人呀?

路昊廷并未心动唐宓,他只静静的看着她,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喜悦竟然让他很渴望,虽然他是皇上,可是他却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路昊廷被自己脑中的幸福二字惊倒了。

幸福,为什么他会用幸福二个字来形容,路廷昊不由自主的走近唐宓,他想分得一点幸福,分得一点喜悦,这种渴望是那么的强烈,强烈到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唐宓奶娘的身份。

“泓儿越大越可爱了。”路廷昊站在唐宓身后柔声道。

“其实做父母的最大的成就就是看着孩子健康活泼的成长,看着泓儿一天比一天大,我就觉得没有什么遗憾了。”唐宓看着泓儿,幸福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朕体会到了,这种平静的幸福很温馨。”路廷昊伸臂将唐宓与泓儿圈在怀中,闭上眼轻柔道。

唐宓的身体却僵住了,路廷昊那温热的鼻息让她颤抖,好像有一股电流自头顶传向四肢百骸。

路廷昊是怎么了?想吃她豆腐?还是一时忘情?可是不对,他忘的什么情呀,一定是想占她便宜。

“皇上,请自重。”唐宓别开头冷道。

路廷昊手僵住了,眼睛竟然没敢睁开,仿若大梦初醒一样,他在心中暗骂,我这是怎么了,竟然抱着皇儿的奶娘,一定是中邪了。

“皇上。”唐宓见路廷昊竟然没松开,提高音量带着怒意道。

路廷昊触电似的弹开,心惊的看着唐宓,刚才他竟然有种一家人的感觉,太可怕了。

“你在这别出去,朕出去看看太后。”路廷昊见唐宓以BS的眼神看他,有些狼狈的转过身。

他甚至未等唐宓回话就快步奔去了禅房,他在院中闭眼,深呼吸,到这个时候他还不太相信自己刚才做的。

这下他这个皇上的面子丢大了,竟然像登徒子一样,对奶娘无礼。不过方才那一刻他真的感受到了那种温馨的幸福,若不是留恋那种感觉,他也不会失常。

路廷昊试图给自己找个理由,可是唐宓之前泪涟涟的样子猛得自脑中弹出。

“我刚才一定是同情她,一定是这样的。”路廷昊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可是唐宓需要他的同情吗?路廷昊刚为自己辩解,心里就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皇上,太后请你前往。”黎沐群走入院内向路廷昊禀道。

“嗯,沐群,你觉得唐宓人如何?”路廷昊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没想到一时失神竟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啊?”

“朕什么都没说,你守好这里,最好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路廷昊说着就急离开了禅院。

黎沐群不解的看着有点落荒而逃的皇上,又看了看敞着门的禅房,猜疑的走了进去。

“唐宓,皇上刚才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黎沐群一进禅房即狐疑的问。

“黎沐群,你胡说什么。”唐宓脸抽了下,恼怒的瞪着黎沐群。

“胡说吗?刚才皇上离开的时候神情很怪?而且他问我你人如何?”黎沐群注视着唐宓渐变的俏脸,心中的疑惑更大。

“啊?”

“他非礼你了?”黎沐群冷冷的俊脸突得僵住了。

“没有。”唐宓转过身,借将泓儿放榻的动作掩饰脸上的慌乱。

“你在说谎,是不是你对皇上也有非分之想?”黎沐群像突然像抓到妻子红杏出墙的丈夫一样猛的冲至榻边,质问唐宓。

“你……”唐宓觉得这个黎沐群莫名其妙,气恼的侧首瞪道:“你有狂想症。”

“唐宓,我提醒你,他是皇上,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可能看中你这种有夫之妇的,而且你还是生过孩子的,就算有,他顶多也只是觉得新鲜,没玩过……”

“叭。”唐宓很愤怒,很愤怒的甩了黎沐群一个巴掌。

“黎沐群,请你尊重我的人格,我是什么身份,我自己清楚,不用你来提醒,现在请你滚出去。”唐宓受够了。

前一个男人莫明其妙的抱着她,眼前这个又神经病的来糟蹋她的人格,男人全是疯子。

“唐宓,我好心提醒你,你竟然打我?”黎沐剑震惊之后有点发狂道。

“谢谢小王爷的提醒,但是我不会道歉,打你是因为你嘴贱。”唐宓冷冷的回道。

“不识好歹的女人。”黎沐群气恼的甩门而去。

唐宓无力的坐在榻上,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得罪高僧的报应?

“泓儿,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多好,那妈咪可以带着你离开这里,可以找个平静的地方,让你快乐的长大。”唐宓觉得好委屈,这种委屈还找不到人倾诉,只得将泓儿抱在胸前,含泪轻语。

黎沐群抚着火辣辣的脸,想着路廷昊的话,唐宓人如何?他也说不上唐宓人如何,只是从这些的观察中看出,这个女人很不一样,在她的眼里心里只有皇子,别的似乎都与她无关,可是她为何要对皇子这么好?

黎沐群越想越觉得皇上与唐宓有暧昧,心里替已去的妹妹难过,他甚至产生了个荒唐的想法。

黎沐群想起皇后妹妹含屈而去,心里本就不愉快,如今,路廷昊为外甥请的这个奶娘竟然如此年轻,而且之前他们神情明显都不对。

皇上的失常,唐宓的躲闪,让他有理由相信这两人有JQ。

说什么带孩子到王府是为了躲避贵妃别有用心的抚养,依现在的情形看,八成是皇上与奶娘有暧昧被后妃发现,故而才到王府避风头,黎沐群甚至觉得今***上来天宁寺都是刻意的安排。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他们姓黎的窝囊,妹妹被欺负到含屈而走了,他爹竟然连句话都不敢说,太憋气了。

想起小梨子含泪说自皇后怀孕后,皇上就不曾到未央宫,甚至在皇后临盆的时候都还在别的女人床上,越想,他对路廷昊的恨就越深,若不是碍于君臣,他早将路廷昊一阵暴打,可是现在,他竟然还无耻的将相好安排到王府,真是无耻之极,根本没资格坐在龙椅上……

“砰”黎沐群一拳打在院门上,门应声而裂。

“黎沐群,你这是做什么?”

路廷昊始终对自己先前的失态耿耿于怀,安抚好跟来的那些女人后,又过来了,那么巧的就让他看到黎沐群毁坏公物,气得喝道。

“皇……上……”黎沐群紧握的拳头还没松开,虽然听到了路廷昊的声音,却不敢转首,脸上唐宓甩出的掌印肯定还在,而且他现在的脸色肯定不好,不想让路廷昊看到他过多的情绪。

“转过身来,给朕一个理由。”路廷昊沉着脸道。

好歹也是一个王爷,竟然做出如此失仪之事,真是丢人丢到佛祖面前了。

黎沐群试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尔后缓缓转身,但是他始终低着头。

“臣知错,臣会补偿天宁寺的损失。”

“补偿?只是补偿就能解释你的粗暴行为吗?你即刻去找方丈忏悔。”

“是,臣这就去。”黎沐群巴不得立即消失。

“站住,你脸是怎么回事?”黎沐群自路廷昊身边经过时,那么倒霉的让老大看到了脸上的红印,被吼住了。

黎沐群直觉的以手捂脸,原本以为低着头皇上看不到的,没想到。

“刚才有只虫子咬,我自己拍的。”黎沐群依然抚着脸道。

“自己拍的?将手移开。”路廷昊带着笑意问。

虽然黎沐群不想移开,但是老大发话,不移就是无视老大,所以他还是松开了手,让那红掌印呈现在老大面前。

“沐群,什么虫子让你如此仇恨,竟然下手这么狠?”路廷昊带着笑意问。

“大哥,大哥……”黎沐剑冒冒失失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沐剑,你也来了?”路廷昊蹙着眉问向这边跑来的黎沐剑。

“啊,皇上?”黎沐剑愣了下,立即向路廷昊行礼,“沐剑叩见皇上。”

“免礼,沐剑,你来得正好,你先守在这,没朕的命令,不得任何人入厢房。”路廷昊说话的同时,眯眼看着一脸冷傲的黎沐群。

那个掌印很是清晰,虽然他知道黎沐群在说谎,但是他并不打算拆穿,这个院里除了他就只有唐宓,再看那掌印,绝对是唐宓所为,只消进去问问唐宓就清楚了。

“是。”黎沐剑点首。

“沐群,你去吧,去向方丈大师赔罪,另外再捐出一千两。”

“臣遵旨。”

黎沐群很憋屈的离去,方才听到路廷昊带笑的声音他就在心底挣扎了好久。

皇上明摆着是要嘲讽他,如果沐剑问这话还能接受,但是皇上明明知道这院里只有他与唐宓,竟然明知故问,他甚至觉得皇上那话里有警告的意味。

想起,现在皇上又进了厢房,又只有他与唐宓,他会不会再非礼唐宓?会不会向唐宓施暴?唐宓是否也会向扇他一向扇路廷昊呢?

虽然气恼,但是不管皇上与唐宓之间会发生什么,他似乎都不能管,就算他不要命了,也管不了,真是窝囊。黎沐群气恼的又是一拳头挥出,只是这次却是挥在墙上,所幸没造成破坏。

那一拳并不解气,黎沐群又走至道旁的一棵大松树,对着树干一阵疯打,直至树皮剥落,上面有点点红印,这才停手,将头抵在大树上。

“泠儿,你才去了多久,他竟然又……”黎沐群咬牙的恨恨声,引来树上鸟儿的惊鸣。

不,绝不能让路廷昊得逞,即使只是奶娘,他也不能让路廷昊得手,他要制止,他要先路廷昊一步将唐宓抢过来。

黎沐群闭眼靠在树干上,唐宓现在住在王府,他是近水楼台,只要他多花点心思,用点计谋,一定能手到擒来的。

虽然他没有路廷昊那样的尊贵,但好歹也是一个王爷,唐宓虽然长得甜美,但是毕竟是已婚妇人,能被他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王爷看上,也是她的福气,总比在皇宫里与人争宠的好。

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好,看路廷昊先前的神情,似乎很紧张唐宓,如果他能将唐宓抢过来,不但能解气,而且还能挫挫皇上的威风。

黎沐群睁开眼,是更冷的阴谋味,原本他觉得这个奶娘还算不错,但是现在,唐宓在他眼里,也成了攀龙附风的庸俗女,这种女人,就应该让她受到惩罚。

原来黎沐群最后要出一趟远门的,但是现在他得好好计划一下,而且他要找到凌风,他总觉得妹妹死的不是那么简单,虽然她身子从小弱,但是宫里太医众多,不可能真的就这么去的,如果真是月子病,那早在生下皇子的时候就有可能去了,不可能到快满月的时候,这其中没准就是阴谋,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看着拳头上的血印,黎沐群嘴边扬起了残酷的冷笑。

唐宓,你就等着吧,你会为这一巴掌付出代价的。

路廷昊目送着黎沐群转角,看他那紧绷的背影,料想先前肯定发生了不简单的事,算算唐宓住到怡安王府也有好几天了,莫不是这几天沐群对唐宓有了什么暧昧的想法?

黎沐剑看着转过身朝厢房去的路廷昊,很是纠结,他原本是想找唐宓的,没想到竟然遇到皇帝老大,唉,这下竟然也没了神。

只是大哥方才离开时神情好怪,而且好像被人甩过了,会是谁呢?大哥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差?

“黎沐群,你再进来,别怪我给你脸色看。”唐宓听得门外有脚步声,大声道。

路廷昊抬起的脚颤了下,果然有问题,唐宓的话足以证明刚才沐群那掌印是她所为,难道他对唐宓动手脚了?

“黎沐群,泓儿睡了,你最好不要进来。”唐宓以为黎沐群站在门外,又补充了句道。

“是朕,唐宓,泓儿睡了吗?”路廷昊轻推开门,走入内室问。

“路廷昊。”唐宓惊愕的脱口而出。

“你好大的胆,敢直呼朕的名讳。”路廷昊笑道。

“叫都叫了,又收不回来,真不明白你们避个什么讳,名字取了不就是给人叫的吗?非得叫皇上好听吗?”唐宓坐在榻上,随口发了句牢骚。

“嗯,很有道理,不过如果大家都直呼朕的名讳,岂不乱了套?”

“你是皇上,你说什么是什么,如果皇上没什么事,请先出去,泓儿刚睡,别吵醒了他。”唐宓说着起身先走出了里间。

“唐宓,我离开后,沐群是不是进来了?”路廷昊跟着唐宓身后走出来,做不经意的问。

“你既然知道了还问什么。”唐宓转身不高兴的看着路廷昊。

“你打他了。”

“皇上,你有什么一次将话说完好吗?”唐宓有些不耐烦道,“你们一君一臣要做什么?车轮战,我只是个奶娘,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别对我另眼相看。”

路廷昊好奇的看着唐宓,她对他前后的态度差别很大,以前在宫中的时候,她说话轻声软语,可是今天不但生疏,而且语气很大火气。

“你在王府还习惯吗?”

“还好。”唐宓思绪随着路廷昊的话就想到了黎家,她沉默了会放低音量问,“皇上,一定要住在王府吗?”

“你不想住那?”路廷昊听到唐宓后面的问话,眉头立即蹙起。

原本他只是试探唐宓在王府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现在见唐宓似有离开的意思,立即就联想了黎沐群的反常,想到他脸上的那个掌印,脸立即沉了下去。

“其实我与小梨子可以照顾好泓儿的,不一定非要住在王府,那里毕竟是太后的娘家,万一太后回娘家看……”唐宓知道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是实在又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所以说的时候有些结巴。

“黎沐群伤害你了?”路廷昊没等唐宓将话说完即恼火的问。

“没有,我只是觉得王府里太拘束,并没有别的。”唐宓猛摇首。

看路廷昊现在的样子,八成与先前黎沐群一样想叉了,唉,好烦,这叫什么跟什么,就这么一会,都能有这么多误会,还是早点回宫好,毕竟那里只有女人与太监。

“那你为何打他?”黎沐群逼视唐宓。

“我……”小小气结,无奈的叹道:“那是因为他嘴巴不干净。”

“如何不干净?占你便宜了?”路廷昊上前一步,直视唐宓追着问道。

“没有,没有,你们君臣都在想什么?我是女人没错,我也确实还有几分姿色,但是我是有过丈夫的人,而你们,是皇室贵族,就算你们看得上我,我也对你们不感冒,所以拜托你们,以后将我当大婶看,甚至当阿婆我都没意见,只是请你们别将我带入任何桃色新闻中。”唐宓捧着头气恼道。

都说女人的心思猜不着,摸不透,原来男人更是摸不透,而且还很无厘头,讨厌死了。

路廷昊原本还想再质问什么,却被再次叫走,而唐宓这才松了口气,照时间看,现在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了,最起码有一个时辰他们不会来骚扰她了吧。

唐宓,关好门,靠在榻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直到有人敲门才醒过来。

“唐姐,吃饭了。”唐宓打开门,见黎沐剑端着斋饭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前。

“沐剑怎么是你,现在什么时辰了?”唐宓揉了揉额有点晕沉沉的感觉。

“唐姐,都已经未时,午时用餐时,太后他们都在,没敢送过来,现在他们都走了。”

“都走了?路廷昊也走了?”唐宓脸上有了笑意。

“蜜糖,你直呼皇上名讳可是死罪哦,小心有人告发。”黎沐群带着笑斜倚在门上。

“小王爷若是要告请便,但是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你虽然是王爷,但是也没有权利乱改我的名。”唐宓沉着脸瞪向黎沐群。

“阿宓,生气了,以后不叫你蜜糖就是了,三弟,娘让你将泓儿抱过去。”黎沐群上前看着正在眨眼的小皇子吩咐道。

“泓儿还……”

“泓儿刚醒,肯定饿了,你们先去,我要喂他。”唐宓抱起泓儿向两个男人道。

黎沐剑识样的到了外间,但是黎沐群却没有离去的打算。

“黎沐群。”

“我只是不想去外面晒太阳,放心,我保证不偷窥。”黎沐群厚着脸皮转过身道。

“我再说一次,请您出去,我要给泓儿哺乳。”唐宓气得直发抖动,这么死皮赖脸的,敢情有病。

“好,好,我去外间就是了,别生气,生气后的奶水可是不好的。”黎沐剑摆手退出了门外。

唐宓有种要发疯的感觉,这个冷面王爷,今天是遇鬼了,从出门到现在就没一点正常,根本不像前几日的样,以前还会装装酷,可是现在没外人,整个一赖皮,真不知道几时才能到未央宫。

回程的时候,唐宓坚持抱着泓儿挤上了马车,总算安全的回到了怡安王府。

回去后,唐宓就生闷气,什么皇帝吗?竟然儿子都不管,难不成让她带着泓儿寄人篱下一辈子。

泓儿皇子的身份是不会受委屈,可是她呢?等泓儿戒奶后,她会不会被王府扫地出门?离开她是高兴,可是前提是泓儿在她身边。

原本她就觉得泓儿像是她的儿子,今天智贤大师又说母子,她现在更是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她不能离开,她要守着儿子一辈子。

可是现在在王府,她与泓儿在一起的时间明显少了,就连睡觉都不能睡一起了,唐宓心隐隐的痛,如果在现代,在皇宫,她可以每天搂着儿子睡,但是在这王府里,竟然是不被允许的,她好想离开这,就算回皇宫也好。

“唐唐,想什么这么出神,我敲门都没听见?”黎沐群幽灵一样站在唐宓身后,吓得唐宓一惊。

“小王爷,我说过请唤我大名,而且王妃也说过,这里男人止步,你为何会出现在这?”唐宓原本想指责他不敲门,但是他一开口就堵住了。

其实黎沐群根本没敲,他是故意的,他要实施报复计划,要尽快将唐宓勾到手。

“唐唐,现在泓儿每天吃奶的时间很固定,而且现在有我娘带着,你成天坐在屋子里真担心会闷出病,明天我带你上街转转,你可以买一些喜欢的用品,还可以给泓儿挑件礼物。”黎沐群看着唐宓慢条斯理道。

唐宓直觉的想拒绝,但是在黎沐群说可以购物时又有点心动,到后面说到泓儿时,唐宓已经掉进了黎沐群的这个上街的计谋中。

她竟然傻傻的点了点头。

“可以带泓儿一起去吗?”唐宓脸色柔和的问。

“当然……”黎沐群有点犹豫,其实不用想也知道他娘不会同意,但是为了计划,他偷也要偷出泓儿,“呵呵,当然可以了。”

唐宓心喜,甚至有些感动,就连黎沐群亲昵的叫她唐唐,她都忘记***了。

第二天上午,黎沐群果真信守承诺带着唐宓与泓儿出门了,当然,他是用了点小计谋,从小梨子那骗来的泓儿。

“唐唐,你想为泓儿买什么礼物?”黎沐群坐在唐宓对面,注视着逗泓儿玩的唐宓。

“一会看,我想买些材料自己做。”唐宓抓着泓儿的小手,让他轻拍她的脸。

黎沐群有些呆了,唐宓此时灿烂的笑容就像春天的阳光,让人迷醉,那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很是诱人,***的脸颊,他也想伸手去摸。

“唐唐,你相公怎么舍得让你出来做奶娘?”黎沐群问了一句傻之又傻的话。

唐宓愣了下,除了路廷昊从来没人问过他丈夫的事,她穿越到古代有二个月了,何涛现在怎么样了?有找他吗?亦或是报案了?

“我又说错了?”黎沐群有点沮丧,从来没勾引过女人,不知道要如何去引诱,似乎他现在做的事,都是在讨唐宓讨厌。

“没,我……我丈夫有了新欢,我们……我被休了。”唐宓回避道。

“我不是有意的。”黎沐群有些手足无措,从唐宓的神情,他能看出她的心伤,他是真的很抱歉,早知道他就不会问了,怪不得他问小梨子的时候,那丫头死活不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没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当两个感情淡的时候,分开才是最好的,虽然在皇宫里不自由,但是心却很平静,而且还有泓儿,我觉得我还是幸福的。”唐宓抬首睁大眼向黎沐群挤出一个笑。

“啊……”街上有人在尖叫,马车在一个颠簸后停了下来。

“唐唐,有没有磕着。”车子一晃,黎沐群即将唐宓与泓儿揽入怀中。

“我没有,不知道泓儿……”

“让开,别挡了爷的道。”车厢似乎被人狠踹了一脚,唐宓与泓儿更是紧贴在黎沐群怀中。

“唐唐,小心。”黎沐群抱着扶稳唐宓,一脸寒霜的下了马车。

“阿诚,为什么停车?”黎沐群出马车后,是唐宓第一次见的冷漠,而且罩着寒霜,很是骇人。

“爷,这……他……”

“你们挡了爷的道,马上滚一边去。”站地黎沐群不远的彪悍大汉走了出来。

“滚。”黎沐群只是一个滚字。

大汉愣了下,仰起脖子指着身后的豪华轿子道:“你可知道车里坐的是谁?这可是……”

“滚,别再让我说第三遍。”黎沐群声音更冷,吐出来的字仿佛结了冰。

“谁在外面吵?”随着一声娇嫩的软语,从轿里伸出一双绣着牡丹的金丝鞋。

唐宓一看就傻眼了,光看那鞋,这轿中的小姐,就不简单,虽然黎沐群是个小王爷,不怕,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在众目睽睽之下。

“我们让一让也没有关系的。”唐宓拉了拉黎沐群的前袖柔声道。

“这里是京城,竟然有人如此嚣张,小王凭什么要让。”黎沐群甩开唐宓的手,冷道。

“啊,群哥哥,原来是你。”轿中的人终于显现了,但是一露面即大叫着向黎沐群扑来。

唐宓抱着泓儿立即退至一边暗自叫苦,一听就知道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与黎沐群认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熟,群哥哥,虽然叫哥哥没什么,但是发嗲的声音有够肉麻的。

算了,还是自己抱着泓儿去转转吧,估计黎沐群一时半会是脱不了身了。

趁着人群越聚越多,唐宓抱着泓儿悄悄的离开了,她需要透透气,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

“泓儿,妈咪带你去买好玩,先为泓儿挑个漂亮的手链。”唐宓离开人群后,长舒气道。

“妈……妈……”泓儿舞着手哇,哇叫。

“别急,妈咪这就带你去买,不过说好了,妈咪没钱,只能买个便宜的,不可以嫌弃哦。”唐宓笑捏了捏泓儿的小鼻尖。

唐宓一心放在泓儿身上,根本没注意到早在他们下车的时候,对面茶楼就有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看,在她带着泓儿悄悄离开时,那双眼睛的主人,就迅速离开了茶楼,此时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以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

“泓儿,看,首饰铺。”唐宓走了一条又一条街,终于看到一家卖饰品的铺子,虽然人不多,但是站在门前就能看到精美的首饰。

“妇人买首饰吗,里面请。”小二立即热情的迎来。

“嗯,请问有没有适合我儿子戴的,不要太华丽,简朴点的就好。”唐宓轻声问。

“有,有,我们这从头到脚,只要你想得到的都有。”

唐宓挑来挑去,最后只挑了一只脚镯,原本是一对的,不过她没那么多银子,勉强只能买一只,小二原本不愿卖,唐宓磨了好久,老板才出来说话。

“泓儿,等妈咪以后有钱了,再来为你买另一只。”唐宓将脚镯为泓儿套上,很满足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