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秦浅陆庭深小说全文阅读 秦浅陆庭深第15章

秦浅陆庭深小说全文阅读 秦浅陆庭深第15章

2020-08-18 16:01:32   编辑:元霜
  • 萌宝来袭:爹地,请签收! 萌宝来袭:爹地,请签收!

    五年前,秦浅和陆庭深的婚礼当天。陆庭深指控他父亲买凶杀人,父亲秦天被警察带走,没有再回来!秦浅用死亡换取自由和肚子的宝宝。五年后,又被怎样的阴谋卷入进来,又会发生怎样的纠葛?

    素颜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萌宝来袭:爹地,请签收!》 小说介绍

秦浅陆庭深是著名作者素颜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五年前,秦浅和陆庭深的婚礼当天。陆庭深指控他父亲买凶杀人,父亲秦天被警察带走,没有再回来!秦浅用死亡换取自由和肚子的宝宝。五年后,又被怎样的阴谋卷入进来,又会发生怎样的纠葛?

《萌宝来袭:爹地,请签收!》 第15章 免费试读

秦浅觉得呼吸一窒,但也却是片刻,看着他醒目深邃的面容,稳了稳情绪,她所有的不安来源于小童的失踪。

她扯了扯唇角,似凄似嘲,事到如今,她若是矢口否认会让事情更糟糕,事实永远改变不了。

“我没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孩子是我十月怀胎的,你不想要那是因为你不爱她,可是我爱她,你不要,我要,小童只是我一个人的,我可以保证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至于诈死,是我的自由更和你无关,你要的只是我的肾,我也给了,我也知道你同样遵守了约定,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陆庭深怒极反笑,看着她依然倔强的面容,永远都不知错,几近残忍的开口,“既然你这么想死,不如真的去死如何?”

秦浅除了脸色苍白,平复下来之后,好似他在说什么残忍的话语来伤害她,她都可以做到不去在意了,仿佛死了心真的可以不用再伤心了。

她缓缓抬眸,与他对视的瞬间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似是迷茫,他的愤怒又来自什么,他厌恶她,那她就以死亡结束他们之间的孽缘,让他和他心爱的女人厮守到老。

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们不会有机会再见面。

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小童的存在,她私自生下了他的血脉。

“如果你想我死,我可以死,但是我希望你能让他们带走小童,我可以保证她不会影响你的人生,她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你只要当她不存在就好。”

陆庭深眸光一沉,只因她眼底尽是无畏无惧的光,薄唇轻扬,不近人情,“好,我成全你。”话落,转身便将秦浅压进沙发,掌心下是纤细冰凉的雪颈,能清楚的感觉到动脉跳动的触觉。

只要他稍稍用力,他就可以让这个欺骗他,还敢生下他血脉的女人永远消失。

陆庭深的举动让常池和叶恬两人心惊肉跳,叶恬不停挣扎,哽咽的大吼大叫。

“住手,陆庭深,你这个混蛋,你放开她,住手,快住手,呜,浅浅,住手……”

常池用力咬牙,拼命的想要挣脱,却被一拳打在腹部,整个人都蜷在地上,死死盯着沙发的方向,口腔仿佛一股血腥蔓延。

“浅浅……”

秦浅只是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心,对于生死她早就看淡,唯有放不下的是小童,可她也知道,即便她不在了,她的小童也不会无依无靠,她还有阿池和小恬。

只是不舍,想要看她长得,看她成家嫁人……

呼吸摄入逐渐减少,颈间是灼痛感,她闭上眼,眼前却是小童可爱的小脸,眼角滑落一抹温热。

而陆庭深看着她一心求死的表情,不可抑制的加重的力道,脑海闪过的却是秦浅那张毫无血色,了无生气的面容,在这几年里在他梦境徘徊,纠缠他,折磨他。

他是真的恨,恨不得掐死她!

哪怕他是一个孤儿,从小到大也没人敢招惹他,偏偏这个女人,是他仅有的几次挫败。

楼上,小童气鼓鼓的脸颊抬头盯着林海,“叔叔,你让我出去吧。”

林海有些为难,楼下的嘶喊声确实让他一惊,那么愤怒惊怕,应该是他们陆总做了什么才会造成这种情况。

“可是……”

“浅浅!”

一声高过一声,小童急的眼睛都红了,她是真的担心她妈妈了,眼球一转,踮脚拉过林海的手就用力咬了一口,跑掉了。

林海没有躲开,怕伤到她,于是默默的承受了,回头看着已经没影了的小人叹了一口气,小腿不长跑的还挺快。

“陆庭深,你特|么的就是个混蛋,你给我放手,放手听到没有!”

“你敢伤害她,我杀了你,放手!”

小童站在楼梯口就看见她妈妈被刚才那个叔叔欺负,红着眼蹬蹬跑下去,小小身影,重量轻轻地不引人注意,照着陆庭深的胳膊就是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坏叔叔,放开我妈妈!”

小童!

秦浅睁开眼,因为窒息让她的视线很晕眩,只能看个框影,动了动发青的嘴唇,“小,小童……”

陆庭深也在那一瞬间松开了收,脸色阴郁的回眸,与小童那双清澈的目光对视,微微眯了眯眼,落在被咬的地方无动于衷,只是抿紧了薄唇。

“咳,咳咳……”秦浅翻了个身,从沙发上跌下,捂着灼痛的喉咙不断的咳嗽,一抬眼,入目的景象让她几乎肝胆寸裂,“小童!”

她上前一把将小童抱开,脸上的神情可以称之为恐惧,警惕的看着陆庭深,紧紧的护着怀中的人,仿佛他下一秒能把她的女儿怎么样。

陆庭深看着母女两个用同样的神色看着他,那样的仇视,有那么一瞬,他胸口郁闷无比。

“你是坏人,不许你欺负我妈妈!”小童的眼泪不停的流,说话都一噎一噎的,是真的被吓到了。

秦浅只觉得心都碎了,因为她的女儿很少会哭,她心疼不已,不停的安抚。

“小童乖,小童不哭,妈妈没事,小童不哭了哦……”

小童的一双小手紧紧抓着秦浅的衣襟,不停的抽泣,视线却紧盯着陆庭深,一点都没有惧怕,只有警惕,生怕他会在伤害她的妈妈。

叶恬看着这一幕,眼泪仿佛决堤了。

陆庭深看着母女二人,尤其是那张酷似自己的小脸,除了那双明媚的眼像秦浅,其余地方仿佛都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个认知让他心底涌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这是他的骨肉,却让他这样陌生。

“林海!”

林海只是低下头。

陆庭深只觉得自己的怒气无处安放,耳边尽是母女两人的哭声,惹的他心烦,这真是多年不曾有过的体验了,这几年他愈发冷清,无动于衷,很少有事能掀起他的情绪。

秦浅,呵!

他眯了眯眸,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浅,声线冷厉,“明天这个时候,你一个人来这里。”

秦浅咬了咬唇,没作声,显然是不想,陆庭深却忽然弯下身,而秦浅下意识的捂住小童的耳朵,很怕她会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陆庭深顿了片刻,声音沉冷“你知道如果我想,你现在没有任何机会站在这里和我对话。”

秦浅心下一惊,咬唇抬眸,“陆庭深,你到底要怎样!”

“没我允许不准你离开禹城,这笔账我们慢慢算,如果你敢走,我就送秦天去见你母亲。”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