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裴诗陆庭深是啥小说 裴诗陆庭深免费阅读无广告

裴诗陆庭深是啥小说 裴诗陆庭深免费阅读无广告

2020-08-14 10:01:23   编辑:涵雁
  • 她似眼里的星辰 她似眼里的星辰

    直到现在,裴诗,还是北城这座城市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名字。人人都知道,裴家大小姐,卑劣下作,无恶不作,不折手段,几乎牵涉了所有肮脏不堪的名词。四年前,她设计上了陆庭深,成功拆散了北城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嫁...

    唐小唯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她似眼里的星辰》 小说介绍

直到现在,裴诗,还是北城这座城市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名字。人人都知道,裴家大小姐,卑劣下作,无恶不作,不折手段,几乎牵涉了所有肮脏不堪的名词。四年前,她设计上了陆庭深,成功拆散了北城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嫁入陆家。可惜最后她被他亲手送入监狱。四年后,当她结束了牢狱之灾,重回北城时,他早已经和他所爱的人结婚,生子。她不过是想要见她的孩子一面,他却处处刁难:“裴诗,想见孩子可以,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裴诗陆庭深是著名作者唐小唯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裴诗陆庭深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咱们接着往下看直到现在,裴诗,还是北城这座城市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名字。人人都知道,裴家大小姐,卑劣下作,无恶不作,不折手段,几乎牵涉了所有肮脏不堪的名词。四年前,她设计上了陆庭深,成功拆散了北城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嫁入陆家。可惜最后她被他亲手送入监狱。四年后,当她结束了牢狱之灾,重回北城时,他早已经和他所爱的人结婚,生子。她不过是想要见她的孩子一面,他却处处刁难:“裴诗,想见孩子可以,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她似眼里的星辰》 2、我是她妈妈 免费试读

北城长途汽车站。
裴诗拎着包从拥挤的大巴上下来,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站在烈日笼罩的公交车站。
阳光刺得眼睛都睁不开,她却舍不得挪开步子,如饥似渴的呼吸着灼热的空气。
四年了,她终于离开那所暗不见天日的监狱,站在北城的阳光下了。
她现在身无分文,连生存下去都成了困难。
包里的夹层放着她和陆庭深的结婚戒指,她先去典当行,当了那枚戒指,拿到了一笔钱。
虽然那笔钱远远不及结婚戒指的价钱,但如今婚姻都没有了,她还留着戒指做什么?
有了钱,裴诗去报亭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你好,请问是顾子钦吗?我是裴诗。”
“少……少……裴小姐……您出来了?”
裴诗拿着听筒的手一抖,哑着声音道:“我想见见陆靖嘉。”
“这个……”那边为难道:“我要去请示一下陆总。”
等待中的裴诗心急如焚,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自己的女儿,如今她已经四岁了,不知道过得好不好,乖不乖……
很快,顾子钦回复她:“裴小姐,陆总说时机成熟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见到小姐。”
时机成熟……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
四年了,她整整四年没见过嘉嘉。
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顾子钦有些不忍:“裴小姐,裴老太太在怡心敬老院。”
父母死后,奶奶和陆靖嘉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
陆家小少爷两周岁的生日宴 。
陆家位于半山腰的豪宅门前,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 北城谁不知道,陆家小少爷陆一骁,是陆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所以,他虽然才只有两岁,却已经是城中名人了,曝光率极高,人人关注。
而相比之下,陆家的另一个孩子,却逊色多了,那是陆庭深的前妻裴诗所生的女儿,现年已经四岁了,却从未在公众面前出现过。
虽说这是小孩子的生日宴,可是却一点也不输给城中任何一位名人举行的宴会。
由于来往的人数极多,穿着驼色大衣的裴诗低着头,混在人群里,没有人注意到她 。
可是走到大门时,还是被警卫拦了下来,“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警卫看到她的脸,惊讶的瞪大了眼:“您是……裴……裴小姐?!”
裴诗抿唇不语。
“对不起,裴小姐,我们……”警卫这话还没说完,另一位警卫却按了一下他的手臂,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裴小姐,请进。”警卫让开,将通道打开,请她进去。
整个大厅,灯光通明,处处都铺着红地毯。
裴诗在大厅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陆家人的身影。
裴诗准备上二楼,就在这时候,楼上却走下来一个女人,“裴诗,你出来了?”
这一句话,无疑是在人群中投了个炸弹,所有人的眸光,现在都齐刷刷的转过去,看向站在楼梯处,身着驼色大衣的女人。
原来那是裴诗?
她出来了?可是她怎么有脸出现在这里?
裴诗知道何明芯是故意的,她故意叫出她的名字,让众人都认出她来,让她处于这些震惊,鄙视,不屑,讥讽的眸光中。
有时候,这些眸光,往往是可以杀人于无形中的。
可惜,现在的裴诗,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才二十出头任性妄为的女孩了,四年的牢狱之灾,让她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平静。
身着合身得体的礼服,脸上的妆容精致的无懈可击,何明芯款款的从楼上走下来,一下来,她就握住裴诗略带冰冷的双手,语气轻柔,眉眼温暖:“裴诗,你终于出来了。”
“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在监狱里过的很苦吧?”何明芯语气虽是在关心,可是眼神却满满的都是挖苦,讥讽,嘲笑。
裴诗不着痕迹的松开何明芯的手,转了一下被她捏痛的手腕。何明芯恨她,她知道,即使时至今日,她已经嫁给了陆庭深,成为了陆太太,但她对她的恨,依旧没有减少。
“我想见见嘉嘉。”
她已经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嘉嘉,所以即使有千万个不愿,还是来到了陆家,可是没想到,今天却正好是陆庭深儿子的生日宴。
她以这样尴尬的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但她已经来了,就没有退路了,今天她必须要见到陆靖嘉。
“嘉嘉现在正在学习,不方便见别人。”何明芯一口回绝,眉眼冰冷,姿态高傲的看着裴诗。
她将她说成别人……
“我不是别人,我是她妈妈……”裴诗立刻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